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曼娟
张曼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537
  • 关注人气:2,0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端庄的诗相遇倜傥的词】张曼娟、方文山跨界对谈

(2009-05-24 10:33:43)
标签:

张曼娟

方文山

创作

文化

(转载节录自台灣中国时报2009.05)

   

  张曼娟从十年前的「藏诗卷」系列开始,尝试以现代情怀结合古典诗歌,用轻盈的散文笔风,藉由一篇篇现代故事,带领读者穿梭古典诗词的世界。二○○五年,她又开办「张曼娟小学堂」,引导小学生读经、读诗、写作,也掀起一阵风潮,让她成为文坛「古典新诠」的代表人物。

  

【端庄的诗相遇倜傥的词】张曼娟、方文山跨界对谈

 

同样在流行歌坛掀起这波浪潮的代表人物,则非作词家方文山莫属。近年,他与周杰伦合作创作「中国风」歌曲,将古典诗词融入现代流行音乐,魅力席卷两岸。但他不忘七年前初走红时,第一次面对大众,就是张曼娟邀他到任教的东吴大学中文系上演讲。

 

回忆起这段往事,方文山比出头皮发麻的样子说:「我永远无法忘记那次经验!我买了好多书、花好多时间准备,还拟了一份像论文一样的大纲,紧张背稿,直到当天上台,还怕得到一动都不敢动,简直就像一只待宰的牛!」

 

近日,张曼娟推出「藏诗卷」系列新书《此物最相思》,特地邀来方文山从「古典新诠」的角度分享彼此的创作理念。

     

Q两位都致力于结合古典和现代,并因而引领潮流,可否谈谈创作缘由?

    张曼娟(以下简称张)我一直在大学里教古典文学,直到一九九九年与麦田出版社合作一系列「藏诗卷」,才想到把我在课堂上演绎抒情诗的经验写出来,也就是把古典诗词与现实的爱情作结合。这套方法,也让学生发现到「我的心事,原来古人也了解!」也会因此再去读更多诗。

   

    方文山(以下简称方:我写中国风的歌词,就是想保留这种美学构图一致性的场景,如《上海一九四三》、《东风破》、《青花瓷》,都是刻意用歌词把时空浓缩在那个气氛里。但我不是洞烛机先地知道这会流行,至今中国风的歌词也只占我作品的七分之一,可以说是无心插柳,因为外界的回响很正面,所以才继续延续这个创作类型。

 

Q最爱哪一位古典诗人或词人呢?

    我喜欢李清照和李煜的词。唐诗格律太工整了,宋词本来就有旋律,字句结构变化又丰富,很接近流行音乐。

    

   方文山的选择是对的!李煜的词,是我见过最简单、最精致、感情最有深度的表达,比如「一江春水向东流」,简单到小学生都能琅琅上口,他能用这么简单的方式,去写这么深刻复杂的情感,非常厉害。

 

Q在现今的影像时代,怎么引导年轻人阅读?自己有什么阅读癖好?

    我明显感觉到大学生不爱阅读的情况,一年比一年严重,虽然他们也上网阅读,但网络信息替换太快、真假难辨,所以他们会困惑,会有一点摆荡在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惆怅感,以及什么都抓不住的虚空感,甚至比我们更虚无,感到许多事随时可以发生、随时可以结束。所以这几年我开小学堂带孩子读经,因为经典存留了两、三千年,至今仍然有用,也许他们读了比较不会那么朝生暮死,会在生命里多一点永恒的安定感。我承认文字实在无法抵抗强大的影像力量,我们只能在细微的地方,让他们知道阅读有无可取代的力量,但不可取代的部分越来越少了,所以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常告诉他们阅读是投资报酬率最高的事,人家写一本书要几年时间呕心沥血,你却花几天时间就消化掉。而且阅读不能偏食,我就是杂食性动物,我喜欢看龙应台针砭时事、蒋勋谈美学,也喜欢潮流杂志。

 

    最近小学堂的学生介绍我看《暮光之城》,我一看就被迷住了。因为我从小就是「吸血鬼」爱好者,但吸血鬼往往不脱古老、死亡、血腥,老是住在棺材古堡里,好无趣,所以我一直很想写一个吸血鬼在繁华大都市求生存的故事,看到《暮光之城》里的吸血鬼进入青春校园,家族成员还会去打棒球,真是太赞了!

 

◎张曼娟──恋爱有洁癖有包容

 

  张曼娟从古典诗词下手,又特别着墨爱情题材,加上亮眼的外型,总给人「浪漫文人」的印象。但她笑说,打从大学就读中文系开始,她就一直避免碰触爱情题材,「因为我原本界定自己是严肃的学术研究者啊!」

 

    但后来发现,爱情才是她最有兴趣探求的领域,「我写爱情题材,是想保留一种永恒不会消失的爱情氛围,因所有文学作品中,永远不会过时的就是爱情故事,一首情歌也可能比任何哲学或宗教思想更有抚慰力量。」

 

    在新作《此物最相思》一篇文章里,她写到曾有女记者问她,如何下定决心离开劈腿男友,她淡然回答:「接受这个情人的不完美,直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让我们赫然大惊:「难道张曼娟可以忍受男友劈腿?」

 

    她现场笑答:「年轻时我是洁癖型的,爱情里绝对容不下一粒沙,若遇到这种状况一定会分手,就算分手会让自己痛苦得死去活来。但我现在老了,变得懒惰了,所以觉得如果还是很爱,只好包容他身上的一切,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爱他了。」她附上一句:「当那一天来临,就算他没劈腿,我也会跟他分手的!  

 

【端庄的诗相遇倜傥的词】张曼娟、方文山跨界对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