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怎敌这似水流年

(2010-10-03 19:00:33)
标签:

音乐

阎王殿

宋体

孟丽君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似水流年

早前学校的百年大讲堂有放过昆曲《牡丹亭》、《玉簪记》,引得爱好者争相观看。而我对戏剧所知极为肤浅,书本上得的一知半解,都没有直接听来的真实。多数时候提起戏曲,脑子里必定会萦绕着绵绵不绝的“咿——呀”。但依戏曲种目而言,情绪里实在也混着好些欢喜的成分。

因幼时家里人都爱听戏,譬如爷爷爱皮影戏、京剧,爸爸妈妈最喜评剧。于是在此熏陶下,我也听了一些曲目,脑子里还留得些许残存的片段。

皮影戏剧目已经毫无印象,只记得那皮影做的着实精致,影人动起来也相当逗趣,但我实在听不得它的唱腔,每次看到爷爷饶有兴致的样子,颇为费解。

京剧的剧目片段倒还记得《铡美案》与《包公赔情》,因为妈妈给我讲过包拯的故事,至今记忆尤深。不过仍是消受不起那唱腔。人说唱念做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可惜我是真的不会欣赏。每当我看那老生甩着袖子,伴着铿锵有力的锣板齐鸣,偏偏咬着一句台词拖沓很久也唱不出来时,总归还是绝望了。其时,家里有本《三侠五义》,我读得甚欢,暗暗觉得小说实在比戏曲精彩多了。我倒是很喜欢京剧里面青衣、花旦的面妆,初见便觉得美绝尘寰,也常常采了很多奶奶种植的小月季,簪满了头,对镜自赏。

相对而言,评剧的剧目算是较为熟悉并喜欢的。在《花为媒》、《杨三姐告状》、《刘巧儿》里,我对一些经典片段还有印象。比如“报花名”这段,倒喜欢得紧,“春季里……桃花艳,梨花浓,杏花茂盛,扑人面的杨花飞满城。夏季里端阳五月天,火红的石榴白玉簪,爱它一阵黄呀黄昏雨呀,出水的荷花,婷婷玉立在晚风前。”一则因其唱词优美,朗朗上口,二则因其情致清新自然。而白玉霜、新凤霞等艺术家也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后来,在现实中自己主动接触的戏曲种类实在少了,只是对黄梅戏一直念念不忘。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但是对《女驸马》、《红楼梦》中的经典唱段,颇为喜欢,大概是因其旋律线条的活泼、明朗。有时兴致来时,也哼上一段“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对于古代女子考中驸马的桥段,我向来喜欢。相对于《女驸马》冯素珍,我觉得陈端生的《再生缘》更加出色,因为里面塑造了一位惊才绝艳的千古奇女子——孟丽君,那份“论才学,我孟丽君绝不输给男人”的傲气着实令人神为之夺。《孟丽君》在戏种上版本众多,各具风采,不过我独觉得黄梅戏最得神髓。

后来读《倚天屠龙记》时,喜欢上了一段唱词:“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多牵挂。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那碾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炸,哎呀由他!则见那活人受罪,哪曾见死鬼带枷?哎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我后来才知,殷素素的这曲《山坡羊》来自昆曲《思凡》中小尼姑色空的唱段,当时看到这时,因着故事情节的吸引,觉得这段唱词正契合主人公的心境与遭遇,乃是好词。金庸先生学贯东西,在他老人家的著作中,如此类者信手拈来,而经其引用并略作修改之后,几乎都能传诵一时。因此缘由,我对昆曲始终保留了一份好感。

另有一段原因来自《红楼梦》。我又从曹公处领略了一段精彩,“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所幸电视剧里也演绎了出来,真真曲致缠绵,幽怨伤感。这便是《牡丹亭》里的皂罗袍一段了,此段引得黛玉心旌神驰,又黯然神伤。及至最近,新版红楼梦也大走昆曲风。但电视剧令我喜欢不起来,只片头曲前面十几秒,有些意思,可惜接上后面的歌曲,实在令人郁结。

我们出生的这个年代,流行歌曲正大行其道。我们喜欢周杰伦、梁静茹、王菲、陈奕迅、孙燕姿、刘若英……我们习惯戴着耳机走在路上,在《东风破》、《青花瓷》中体味别具古意的情思;在《红豆》、《流年》、《西厢》中体味“如花美眷,怎敌你似水流年”的忧愁;在《绿光》里抬眼,恰望见天边一抹夕阳;在《遇见》中含蓄地期待那一目柔光。忽然间发现,戏曲里的传奇已在流行声乐中轮回、重演,只是似乎,减了哪般气质。(2010年9月10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