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进轩
陈进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60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鼓娘子

(2009-06-01 16:48:08)
标签:

中篇连载九(上)

杂谈

分类: 中篇小说

 第九章

 好景不长

灾荒终于熬了过去了,呼家楼的上空又飘起了夹杂饭香的炊烟。人们从各自的土屋里走出来,走到大街上,走到田野里,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爽的空气;大街上,可以看到刚刚退去苦涩的笑脸,人们隔世般地互相打量着,陌生而又熟悉的苍凉的泪眼便各自湿润了。而田野里的庄稼却是郁郁葱葱地勃发着生机,从饥饿的死亡线上挣扎着活过来的农民,发狠地侍弄着禾苗,他们的积极性空前高涨,不及上工的铃声响起,就有人走到了地里。他们挺着刚填饱肚子的腰杆子,毫无怨言地挥汗劳作,恨不得那庄稼一时三刻就结出籽实来。他们还对沟渠河边的杂草野棵,表现出一种少见的复杂感情,联想到不久前它们的救命之恩,走过时那脚步不由地就加了小心。他们变得心细腿勤,那怕夜里有一点风雨,他们也会爬出被窝往地里跑,只到亲手扶起吹倒刮歪的禾苗,他们的心才会踏实下来。他们还对天灾人祸作了比较,发誓下一辈子打死也不能遭蹋一粒粮食。他们还绞尽脑汁向村干部献计献策,说高粮地里可以套种小杂粮,说沙土岗子上可以多栽地瓜。

务实的农民之心永远是热的,而目光里充满的希望则是对生命的礼赞。

呼家楼小学又开学了,呼天丰因为年龄的关系已不能任课了,他的腰驮得不成样子,胸腔里好像装了一只大风箱,呼噜呼噜的喘息使他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他的热情依然不减,看见学生进来就高兴的胡子一翘一翘的,翘起的胡子被他的沉重呼吸吹起来,好像风卷的茅草叶。在学生善意的笑声里,他又用衣袖擦拭黑板,结果又被飞扬的粉笔沫呛出一阵更大的咳嗽。在司五仓的要求下,教育部门分下来两个公派教师,分担语文和算术课。呼天丰自知任课无望,又要求允许他留在学校干勤杂工,不拿工资也行,后来见白莲也被解了职,他干了几天就不干了。

呼天丰天生是个闲不住的人,闲下来浑身难受,他就领着被几天饱饭撑起来的小花姐在院子里装猫变狗,惹的小花姐咯咯地笑个不停。也许是受了花姐的启示,也许是他希望白莲尽快地走出阴影,总之,他又突发奇想,兴冲冲地对白莲说:“学校不用咱们了,咱们自己办个幼稚班不行吗?”

白莲摇摇头说:“我不懂你的意思。”呼天丰手舞足蹈,连说带比划,仿佛又一个热闹景展现在眼前。他说:“咱们可以把村里不该入学的孩子招起来,我算了一下,全村这样的孩子应该有上百个。再往少里算,五六十个总会有的。”

“招起来干什么?”

“办学呀!”

“那么小的孩子会学吗?”

“莲儿你可能不了解,不会说话的孩子也会学,会学就会摹仿,会摹仿就证明他有接受能力。你看花姐,她才几岁?她看见我做各种动作为什么笑?她笑,是因为我学得像。她怎么意识到我学得像?说明她拿我跟真猫真狗比了。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当然,不会说话的孩子先不收也行。”

白莲还是摇头,说:“三哭四闹五缠缠,六岁半上没闲闲。那么些不懂事的孩子弄到一块,万一磕磕碰碰的怎么办?还有,渴了饿了,要拉要尿,两个人能顾得过来?”

呼天丰说:“你说的这些都是具体问题,天下没有具体问题再好解决的了。比如,他要哭,我就让他笑,一笑就不哭了。还有……”

“好了好了,我讲不过你。”白莲缠不过呼天丰,只好顺着他的意思说。“你认为可以就办吧,但是,千万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见白莲同意了,呼天丰高兴的哼哼叽叽,立刻翻箱倒柜地寻找好玩的东西,结果他把一个乌木框镶铜角的算盘拆了,用算珠做轮,又把一只箱子的钉拔下来,锯成一块块的小板,最后做成车子,安上轮子就会哗啦哗啦地满地跑。他还把橱锯开做成了木马,几天功夫,他就把个院子弄得像个杂货摊。在正式办幼稚班之前,他还到南河堤上刨了一捆茅草根,说这东西熬水喝,既好喝,又清火。总之,反是能想到的他都想了,到最后他自己也不知道再准备什么了,这才挨门逐户地去招孩子。

呼天丰要办幼稚班的事又引得许多人起哄,但是,更多的人对这件事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他们觉着每天下地干活,把孩子留在家里或者带到地里都不放心,现在有人给自己看孩子,正好省了一个家庭妇女的工,别说学啥不学啥,能照管着不出闪失就是大好事。这个呼天丰虽然在庄稼活上狗屁不通,人倒是个热心肠,于是,一家带头,其他人也跟着把孩子送了过来,第一天有四十多个,到了第二天又来了二十个,整个呼家祠堂变成了孩子窝。家里来了这么多的伙伴,可把从小就饱尝了孤独的小花姐乐坏了。她又蹦又跳,摔倒了自己爬起来,摔疼了也不哭。看见女儿高兴,白莲的脸上也布满了少见的笑容,她按照呼天丰的分咐,先用茅草根熬了一锅水,又炒了一瓢黄豆,趁热拌上红糖,晾透了以后又甜又酥。孩子们有吃有喝又热闹,一个个乐得欢蹦乱跳,热冷都不顾了。第一天,白莲就听到了许多孩子父母的感谢话,这使白莲的心中灌满了甜蜜,越发做得尽心尽力。更主要的是,原来隐在心里的对于自己命运的感叹,也被无忧无虑的孩子们的天真欢歌冲淡了许多。从这一点上说,她对呼天丰是感激的,尽管古大胜留给她的美好还会在脑海中闪现,但是,她知道那一且都与她今后的人生无关了。

呼天丰办幼稚班的消息传到公社,公社教育组先来了一个人到呼家楼视察,不几天又组织各大队来参观学习,接着就做为典型在全公社推广了。呼天丰受到了表扬,公社还发给他一面锦旗,上面印着“支援生产先进典型”八个大字。呼天丰没想到自己的突发奇想会有这么大的轰动,他高兴得冲着白莲大笑,还把那面锦旗绑在竹杆上,高高地挂上房顶,下来又对孩子做鬼脸,说:“将来你们娶媳妇的时候,我把锦旗插到你们的床头上!”

这天晚上,呼天丰熬了半夜终于写成了一篇八百多字的典型发言稿,他反复地念,反复地修改,直到他自己完全满意了,才和衣躺下。第二天一早,他就拿着发言稿要白莲背,他那唱戏道白般的语气再加上摇头晃脑的架式,惹的白莲也忍不住笑起来。她说:“你写的文章你念就是了,还要我背什么?”呼天丰说:“莲儿你咋不明白?你知道什么是典型吗?典型就是尖子,就是楷模,搁古时候就是状元。了不得哩!我为什么要你背?你背熟了好去公社大会上发言啊!你这么年轻,又有一张好口才,人家就会高看你哩,说不定你就有了展翅的机会!来来,我念一句你背一句,注意听我的语气……”

白莲还是推辞,她说:“明明是你的功劳,我不能挑这个头!”呼天丰急了,说:“你还要我怎么说,我都土埋脖梗的人了,你说我得了光彩又能怎么样?好莲儿,你听我说,我看社会比你看得准。”白莲不好再坚持,只得顺着呼天丰一句句地学,她毕竟是从小背惯了戏文的,两遍下来就会背了。接着练习语气和神态,慢慢的也有了好效果。

就在白莲沉浸在新生活带来的满足之中时,她不会想到远在四十里之外的县城,还有一个人又为她的命运做了新安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花鼓娘子
后一篇:花鼓娘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花鼓娘子
    后一篇 >花鼓娘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