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进轩
陈进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60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鼓娘子

(2009-05-28 19:44:06)
标签:

中篇连载八(上)

杂谈

分类: 中篇小说

 

第八章(上)

呼天丰卖血

运河往西九十里是黄河,过了黄河就是河南界。

在那个特殊的灾荒年代,河南省的灾情比山东还要严重,填肚子容易些的,只有关东大平原。但是,河南省的范县一带,因其大部分土地在黄河滩里,滩里地广人稀,又多是松软的沙质土,适宜种地瓜,所以,滩里的饥荒程度又比其它地方轻了许多。闯关东,千里之遥不是三四个月可达的,想就近混饱肚子,最可选的地方就是黄河滩区的范县一带。在讨荒路线上,曾踏遍大半个中国的游荡鬼呼天丰,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呼天丰已经老了,他也没有力量把白莲母女带到更远的地方。他对白莲说:“当初大明皇帝迁晋民东出,移民司选了两条路线,一条是出三门峡走洛阳的南路,一条就是沿淇河奔淇县、范县的北路。我们要去的地方,正是三百年前老祖宗走过的路,兴许还能碰上祖根。要问我家哪里住,山西洪洞大槐树……说的就是这一带。咱们以花鼓戏安摊,那里人听着亲热,讨要起来方便些。”

白莲只是紧紧地把女儿花姐抱在怀里,只要能逃出个活命,随便哪里都可以,而对于呼天丰说的那些,她不懂,也没心听。但是,当包袱打好趁天不亮动身时,她的心却又一次搅碎了。她深情地望着眼前的小床,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年轻的土改队长搂抱她的一幕。就在这张床上,她的身子献给了那个对她来说陌生又亲切的人,由着那个人把她从凄苦中送上欢悦的顶峰。那一年,她十六岁。十六岁的少女身子是值金值银的,尽管在那之前,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守给谁,朦胧的希冀中,也许会有一个清晰的影子,也许只是戏中的某个少年。在她与呼天丰同床共眠的岁月里,她没想过呼天丰会对自己怎么样,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盼着呼天丰要了她,还是怕着一辈子守清白。直到年轻的公家人古大胜,以果断的动作扒去她的衣服时,她才懂得了一个女人会在心里最终爱着一个男人,一个她自愿着把坚守的身子呈现的男人。于是,她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幸福的进攻时,她就在心里把年轻的公家人和自己的终生连在了一起。他娶了她,成了她的丈夫,他对她说过的甜言密语可以忘掉,难忘掉的却是第一次蕴含了痛苦和欢乐的小床。还有,离婚分手时他说过的那句话:“白莲,将来我会去看你……”

年轻的母亲扑通一声又跪到了地上,眼泪成串地滚落下来。我走了,他到哪里去找我?那么,不走了吧?不走,能不能活着见到他?不走,还要靠偷麦苗活命吗?麦苗,麦苗……当她的意识又回到运河堤上的小屋时,羞愧和恐惧的铁锤再一次把她击倒了。呼天丰默默地看着她。“走吧莲儿,他不会来找你了。”

白莲又一次把头埋进草铺里,亲吻着他留在草铺中的气息。好久好久,她站起来,说:“我还想给才才嫂留个话,我不能这样偷偷地走。”呼天丰一句话也没说,他把睡梦中的花姐搂到自己怀里,看着白莲重新解开包袱,然后从花鼓上摘下一束花穗……

在村子里死一般的寂静中,他们上了路。早春的夜风在运河平原上吹着,没有声响,只有寒冷,偶尔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孩子的哭泣,声音像风吹的过冬干草。白莲的对襟小袄揣不住女儿,她把一床薄薄的褥子包在外边。小花姐的额头上浸出一层细细的汗珠,她一点也不冷,紧身包裹她的是呼天丰用老鼠皮缝制的皮套。天亮时,他们赶到了一个村庄,但是呼天丰制止了白莲要进村的想法。

呼天丰走到前面,白莲揣着女儿跟在后边,在离村子半里路的地方,呼天丰拐了弯,他们顺着一条河沟绕过那个村子,又向西走了三十多里路。一路上,她们一句话也不说,只有小花姐张着嘴巴要吃时的哼叽声,才会让她们停下来。找个背人的地方,白莲接过呼天丰递给她的蚯蚓粉,舔一点含在嘴巴里,用唾液浸透了,然后再用舌尖送到女儿嘴里。第三天的下午过了黄河,河西就是河南界了,呼天丰的腰仿佛挺了一些,他说:“过了渡口再走几里路,有个大集镇,这个地方我来过。隔省如隔天,没有人知道呼家楼了。”

白莲也松了一口气,三天的奔波已使她身心交瘁,现在一听说到了无人知晓的外省,心里又突然生出一种断线风筝的空落感觉。既有自由了的欢快,又因了那样的自由失却根基,心里松松紧紧,说不出的滋味。但是,不管怎么样,先顾生路再说吧。于是说:“我们就在村里歇吧,我已经没力气走了。”为了交涉方便,呼天丰提出以祖孙三代相称,白莲同意了。

一到村口,呼天丰竟表现出了少有的兴奋,他甚至忘了劳累和饥饿,跌跌撞撞地冲到一棵柳树下,伸出胳膊去搂树身,又仰起脸仰望那硕大的树冠,口中还自语着:“不会错,就是这里,那时候有个茶馆,坐西朝东正对着渡口……”一句话没说完,却见白莲扑通一声栽倒了。原来白莲经过这连日来的奔波,那虚弱的身子原本就被饥饿掏空了,冷不丁到了一个落脚处,紧绷的一口气松下来,人便如拆了砖脚的墙,再也无力支撑了。呼天丰吓坏了,一连声地呼叫,呼叫声惊动了村里人,见这逃荒的老少实在可怜,便帮着把白莲抬进村口一处敞棚,有人端来水,帮着灌进口中。好久,白莲才缓过气来,而突然被母亲砸到身下的小花姐,却险些憋死,青紫着小脸,半天才哭出声来。

白莲病了,发烧说胡话。饥饿的小花姐哭得像要死的猫一样,上气不接下气,呼天丰一筹莫展了。蚯蚓粉已经喂光,村里人也早被饥荒吓怕了,家家关门闭户,任凭呼天丰怎样哀求。不忍心的,也有人家扔出半块菜团子,塞牙缝似地吃几口,倒惹得肚里更饥饿。这也罢了,只是白莲的病咋治?情急之中的呼天丰忽然想到了卖血。卖了血就有了钱,有了钱就能买药,呼天丰无路可走了。

从村子到范县县城,足有十几里的路程,呼天丰把半块菜团子塞到白莲手里,抖抖小包,又抖出一些蚯蚓粉,用水调了喂过小花姐,便连滚带爬地往县城跑。在县医院东边的护城河里,呼天丰松开腰带死命地喝起水来。

在早年四处游荡的那些岁月里,呼天丰不止一次听说过卖血前喝水多出血的事。在陕西的米脂,他还亲眼见过几个以卖血为生的人,那些人在卖血前都要喝很多水,一个个把肚子撑的西瓜一样,憋得再难受也不撒尿,有谁实在忍不住了,撒了尿一定会再喝水补上。其实,呼天丰情急之中想到卖血,也是一时想到了早年的见闻,只是没想到人上了年纪,想多喝水也喝不下,明明是前心贴后心的空肚子,趴下去喝几口,却又噎得能受,仿佛那水都是成块成团的。好容易把肚子喝出了鼓形,呲牙咧嘴地走到医院卖血处,更没想到还要过血头这一关。

血头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呼天丰进来之前,正用一只脏乎乎的黑手撕扯着腿上的干皮,尔后再用手指粘了口水抹那掉皮处。看见呼天丰一脚门前一脚门后地向里张望,他就把口中的一团污水子弹一样射出去,没好气地说:“要进来就进来,要走就一边去,探头探脑地干什么?”呼天丰紧着把后边的腿跟上来,赔着笑脸叫了一声“领导”,那汉子又噗哧一声笑了,两排焦黄的板牙连牙根也露了出来。

“你喊我什么……领导?我领导个屌!怪腔怪调的,哪里人?”

“山东……”

“山东人跑这里干什么?”

“我卖血。”

你卖血?”那汉子惊叫着站起来,这才记起腰带是松着的,一把抓住下滑的破棉裤,又一屁股坐了下去,那两排黄牙却再也没有合上。“你还卖血?你的骨头阎王爷都嫌敲不响,你还想挣邪钱?”

呼天丰双腿一软,扑通跪了下去,说:“大叔,你行个方便,让我把血卖了吧,家里有病人等着用钱买药。你别看我瘦,我这是饿的,三天饭进肚,我还是硬朗身子!”

血头不想再搭理他,瞪着眼继续撕腿上的干皮,干皮扯下来放到嘴上闻闻,咧咧嘴,又讥讽起来:“老棺材板子了,你还硬朗?”呼天丰把一张苦脸按到地上,咕咚咕咚地只磕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血头被他的样子吓着了,一只脚在呼天丰肩头上踢了一下,说:“行了行了,你这头就当是下辈子替我儿磕的吧。这辈子我连女人几个奶头都不知道……我答应了,你去给我买两个烧饼吧!

呼天丰见血头吐了活口,慌忙爬起来,哆哆嗦嗦地脱下自己的褂子,说:“这褂子还有五成新,送给大叔做个引路钱吧。”血头见从他身上再难挤出油来,便伸出一只手挑住了褂子,又对着亮处照了照,咧着大嘴说:“是我的了,还得借给你用……过来,包上你这张老脸。待一会,我叫你伸胳膊你再伸胳膊,你一句话也不许说,屁也不许放一个!”

血头用呼天丰的褂子包上呼天丰的头脸,这才转身用手指敲了敲身后的活板窗口,冲里边喊:“抄家伙吧,又送来一桶!”窗子里边的人刚碰到呼天丰的胳膊就尖叫起来:“血头鬼你收了人家多少好处,从棺材里拉出来的死人你也叫他往里伸?”血头把一只手捂在呼天丰嘴上,呲着大黄牙冲里边的人说:“俺老婊侄来了,你说我能不照顾他?别罗嗦了,抽吧。这年头你还想要肥的?眼珠上看不见骨头就是肥的!”

里边响起清脆的玻璃碰撞声,还有听不很清的嘟哝声。呼天丰差一点儿被血头的大手捂死,但是,他终于拿到了五块钱,他应该挣六块七,一块七毛钱被血头抽走了。他抓着那五块钱发疯似地跑出医院,听见血头在后边喊:“傻熊,稳一会再走,你这样瞎跑是想拱坟头啊!

呼天丰买了退烧药,剩下的钱他想给小花姐买点补品。转了几条街,才买到一包不用粮票的饼干,自己则给人家要了一碗凉水,然后就捂着咣啷咣啷响的水肚子跑回来。刚到村口,呼天丰又一下子傻眼了,他看见呼家楼的支部书记司五仓,正和另一个人用绳子绑担架!

司五仓又气又急,看见呼天丰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说:“你可真有本事啊,一个眨眼你就把人带到河南来了!我是怎么对你说的,叫你往外带人了吗?你半辈子游荡还没过瘾是吧?”

呼天丰一头栽到地上,嘴角上挂着一串白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花鼓娘子
后一篇:花鼓娘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花鼓娘子
    后一篇 >花鼓娘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