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进轩
陈进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68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鼓娘子

(2009-05-09 16:54:52)
标签:

中篇连载二

杂谈

第二章

  呼家楼成起来了小戏班

 

就在呼家楼人忐忑不安的在老呼家的土地上徘徊的时候,呼天丰则在呼家老宅的西跨院里清理三间偏房了。他先用石灰水刷了墙壁,又把结了蛛网的窗户重新裱糊了白纸,就连地面上的铺砖,他也用磨石蘸着清水打磨了一遍,直到把多年没用的老屋弄得亮亮堂堂,他才站在院子里边看边点头,口中还念念有声。

呼家老宅里的内情村里人所知者甚少,直到温暖的东南风吹绿了河边的杨柳,南飞的燕子又返回老巢,欢快的公鸡带着它的妻妾儿女咕咕叫着从墙脚地头扒出虫子吃时,人们知道节气已经不能再等了。不管呼天丰的话当不当真,不管心里多么玄虚,放着土地不种,会给他们带来割肉般的痛苦。后来他们不再观望了,就连那些准备退还土地的人家也横着心开始整地,只不过在这些土地上他们故意的少施了肥,下的种子也比往年少,以免呼天丰有一天追要土地时少受些损失。地整过了,春苗安上了,还没有人看见呼天丰在土地上出现过。没有人知道呼天丰一天天猫在家里干什么,更没有人猜得透他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玩出什么花样,他们的心反而更不踏实了。甚至有人盼着呼天丰出来,再把他说过的不要土地的话重复一遍,却又怕着他看见苗子变了主意。

在呼天丰回来后的大半个春天里,呼家楼人的心是半悬着的。这种既盼又担心既恨又无奈的滋味,比肚里塞麦糠还难受!这之间,在实在夜不能寐的日子里,也有几户呼家土地种得多的人家,试探着找机会去见呼天丰,希望从他口中尽早的得到准信,哪怕让那个小女子说一句也可以。女人们则端了一瓢米面或者一兜子杂粮,悄悄地进了呼家老宅,但是呼天丰只是摇头晃脑地傻笑,一句关于土地的话也不说,要么就把送米面的女人挡在门外,不着边际地说一句:“呀呀,太多了,我们还没吃完呢……”套不出准信的女人回到家,心里生着闷气,口里却学着呼天丰的样子,学着学着自己也笑起来,末了往往自己加一句:“咱安心种着就是了,呼天丰他狗屁不通!”

呼家楼人就在这样的内心折磨中一天天等待着,眼看着庄稼苗在和风细雨中一天天拔高,该锄草的还要锄草,该治虫的还要治虫,该盼望的还要盼望。只有那些春耕时少施了肥或者春种时少播了种的人家,虽然担心着呼天丰会使新花样,毕竟产量上要受损失,心里又比他人多了一层后悔。有人开始骂呼天丰用软刀子割肉,有人甚至于干着活也不时地向呼家老宅里张望,他们心里的疙瘩越系越紧了。

终于有一天,呼天丰兴冲冲地走出了家门,他一路东张西望,最后他朝在地头上歇息的人堆里走来。歇工的人身上冒汗了,有几个人猫着腰向地里走去,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呼天丰过来仍然不说土地的事,反倒问起谁家有十几岁的小女孩。村里人又纳闷了,同时怀着警惕的反感。他们不知道呼天丰又要搞什么花样,他们互相使着眼色,莫名其妙又异常坚决地摇着头。他们摇着头用眼角观察呼天丰的表情,发现他十分的失望,口中自语着:“真是的,怎么会没有呢,这么多人家?”惋惜着站起来,又向另一条路上走去。

呼天丰在呼家楼的土地上跌跌撞撞地奔波了一个上午,结果他连一个有小女孩的人家也没问出来。他实在不明白,呼家楼几百户人家的村子,几乎家家都有小女孩,为什么他们都说没有呢?在决定无功而返时,他站在村头的场院里冲地里的人喊:“我要在家里办一个花鼓戏班,谁家愿意把自己的或者亲戚家的女孩子送来学戏,谁家就可以白种呼家的土地……”

呼天丰那沙哑的嗓音划破了春日的宁静,人们这才大吃一惊,同时又带了一丝茫然,一丝悔意,一丝上下不安的焦虑。教孩子学戏,还要赠送土地,并且连地租也不要,天下哪有这样的事!真是天大的好事啊,可是这样的事偏偏出在呼天丰身上,让人兴奋又让人不安,他们再也不能安心地干活了。呼天丰喊过这番话之后又朝地里张望,这时候正好有一个叫安放五的人牵着牲口走来,他记得安放五小时候就在呼家当放羊的小工,当得知安放五也种了呼家的土地时,他兴奋地说: “你家里不是有个小闺女吗,你要相信我说的话,你原来种的地还仍然是你的……”

安放五说:“我不明白你说的啥意思?”

“别急着走啊,你听我说。”呼天丰拦住安放五又开始从头说起,“我是说,你要是把家里的女孩子送

去学戏,我就让你白种呼家的土地,我什么都不要。你听明白了吗?”

安放五说:“那你图啥?”

呼天丰说:“你听过花鼓戏吗?那身段,那音韵,还有那脆甜瓜一样的鼓点,我敢说你听了就得着迷!我这么对你说吧,我喜欢,我就图热闹。”

安放五说:“你把地都甩出去了,你吃啥?”

“是啊,我吃啥?”呼天丰自语似地嘟哝着,忽然又像刚想起来一样兴奋地说,“我不是把家家的孩子都收起来,我只准备收二十个,二十个就可以成戏班了。那些没有孩子学戏的人家就要交租,交多交少以后再说。另外,我还可以让学戏的孩子拿点米面呀!你看,我收二十个学戏的孩子,一个孩子拿十斤,二十个孩子就是二百斤。二百斤也差不多够我们吃半年的了。你说一个孩子拿十斤不多吧?”

安放五显然动了心,他正好有个闺女,叫春花,今年十三岁,放到地里也干不了多少活。关键是他这几年一直种着呼家的五亩地,要真像呼天丰说的,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只是呼天丰的话能真信吗?他连亲娘老子都骗得傻愣傻愣的……安放五迟疑了一阵,又说:“你的话有几成真?”

呼天丰说:“你同意了现在我就可以给你写文书,不管你种了几亩都是你的!”

这天上午,安放五成了第一个从呼天丰手里划走呼家土地的人,呼天丰的厢房里也就多了一个学戏的孩子。当天晚上,安放五的小屋里挤满了来打听的人。他们不相信呼天丰,却相信得到土地的安放五,他们一遍遍地从安放五的口中掏话,希望从安放五与呼天丰的对话中了解真实的原因,并把呼天丰亲手写的土地过户文书看了一遍又一遍。有人开始后悔了,也有的人虽然得到了证实仍然从心里怀疑,怀疑真实性是不是呼天丰说的那样图热闹。更多的人则把目光投向了安放五的小闺女春花身上,问她在呼家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那个唱花鼓戏的小女子说的什么话。到后来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再问什么了,才各自打着小九九,在冲动、兴奋、疑虑、猜测和不可名状的浮躁中过了一夜。他们的梦中还在二者之间徘徊:是把孩子直接送到呼家呢,还是等着呼天丰再来问呢?还有,第一次没搭他的碴,他会不会记恨?

但是,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发现一切思虑都是多余的,因为呼天丰又站在村头上,还是和昨天一样,看见谁就对谁说昨天的那一套。这一次,呼天丰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不到晌午,他就收到了二十个愿意学戏的孩子。他异常兴奋地摆着手,对其他几家也要送孩子学戏的人说:“好了好了,二十个孩子正好一个班。”那些没有被呼天丰挑走孩子的人家,则后悔地连连跺脚,后悔不该多疑心,让别的人家占了先。与一年十斤米面相比,交租无论如何也是吃亏的呀!

就在有人高兴有人烦恼而庄稼又不能不用心经管的时候,呼天丰则在家里乐呵呵地看着白莲教孩子们练身功。他坐在椅子上也跟着比划,过一会,他又跑到场子里,说:“学身功要讲究腰柔腿软,还有脖子,脖子也不能直挺着。你们看我……”说着就扭转起来,他那骆驼一样的高大身躯,被细腰长腿支撑着,扭转起来就像风刮的干树枝,转着转着还差一点儿把自己弄倒,惹的一屋子小女孩都吃吃地笑。坐不了多大会,他又凑过去,对白莲说:“我看该教手眼身法步了吧?”或者说:“走鼓点吧,鼓点一起步子就齐了。”白莲斜他一眼,他又呵呵笑着回到椅子上。他也有静下来的时候,静下来他就把眼眯起来,眯着眼看白莲示范莲花步,随着白莲脚下无声地移动,他的嘴巴也紧紧地抿在一起,仿佛连呼吸也停止了。直到所有的孩子都跟在白莲后边走成一个磨盘状,有谁的前脚忽然别住了另一个人的后脚,他才又咧开嘴,口中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自己的脚也会不自主地在地上又搓又蹬。

但是,呼家楼人对孩子学戏没多大兴趣,让他们勉强同意或者说真正动心的是那几亩土地,现在土地到手了,再让孩子去跟一个浪荡子学戏,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反悔吧,又说不出呼天丰哪里不好,往明处挑吧,话又不好说出口,于是有几家就想出了软磨的招儿,这个说在家推磨碾面哩,那个说在家看弟弟妹妹哩,想着法子编理由,能磨一天是一天。于是,今天少三个,明天少五个,眼看着人越来越少,反正没有人齐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呼天丰就急得满院子里转圈子,可是他又忘了她们是谁家的孩子,他甚至叫不出她们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的名字。他只好让白莲继续教另外的孩子,自己则从村里到地里地瞎扑,碰上了就对人家说许多戏上的事,偏偏他说的那些话庄稼人又不愿听,这越发惹的他多说话,直说的口水四溅,汗珠子也滚下来。到最后干脆又加一句:“不让她们交十斤米面了,交五斤行吗?”说过了又在口中叽叽咕咕地算:“一人五斤,二五一百斤。算了,一斤米面也不用拿了……”

呼天丰像粘糕一样死贴死粘,反倒弄得编理由的人家不好意思了,只有再让孩子学戏去,二十个人的小戏班就算保住了。从春暖花开一直到收了大秋,再没有一个逃学的。收秋以后,呼天丰想让这些孩子彩排,他就让那些该交租的人家免了地租,改成给戏班买戏妆,说是上红下绿一人一身,外带鼓弦乐器胭脂粉之类。

就在这一年的初冬,村里来了一个神秘的年轻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花鼓娘子
后一篇:花鼓娘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花鼓娘子
    后一篇 >花鼓娘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