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涯shige
天涯shig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4,248
  • 关注人气:1,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天谣(组诗)

(2020-04-07 15:03:14)
标签:

官道梁

诗歌

原创



春天谣(组诗)


这春天的悲伤一眼望不到边

春天了,窗外柳梢渐渐绿起来了。
下午安静的,不像前几天风那么大。
我躺在阳台上的藤椅里晒太阳。
阳光很亮,暖暖的照在我身上。

好久没有拍照了,光线这么好!
打开手机拍照模式,调到人像,
调到大光圈,找到第二档2.8。
先顺光拍了一张,皱纹纵横。
后逆光一张,强光也难掩中年沧桑。

突然看到,手机消息提醒:
“今天的意大利, 惨烈,震惊世界”
“运尸的军车一眼望不到边”
“每半小时下葬一人”
“成批的医护人员倒下。”

这不好的消息来自遥远的意大利。
这春天的疫情一眼望不到边。
这春天的悲伤一眼望不到边。

           2020. 3.22


又听见鸦鹊喳喳叫了
                      
听见鸦鹊喳喳叫。沙哑的叫声
是这个春天唯一的缝隙。这叫声
仿佛是从斑驳的树皮敲打出来的
从枣树到田埂,从沟谷到石碑
那么急迫而有力,有铜镲的质地

乍暖还寒的官道梁,鸦鹊喳喳叫
田野上偶尔走动几个人
有时候是胶轮车,被骡子拉着
有时候人背肩扛,都是给地里送肥料
人间苦多,人们还得为活着劳作

有人把拾掇的旧秸秆点着
田垄里升起一股青烟,像祭奠
想起这个春天那么多走远的人
有的举家上路,死前不曾见面
有的抛妻别子,丢下白发亲娘…

恍惚间,望着他们孤独的背影
悲怆的面容,朝落日走去
鸦鹊喳喳叫了,铜镲一样的声音
一定衔着他们冰凉的名字
落日才如此盛大而光芒万丈

       2020. 2. 24


黄河冰凌

想起三十年前,也是初春时节,
一个人在偏关老牛湾看黄河冰凌。

巨大的冰块与水相拥而下,前赴后继。
冰与冰撞击发岀的沉闷的声响,
这声响好像来自七十米深的水底。

整个下午,河面上冰凌一波一波流泄。
冰凌之上阳光闪烁,刺眼的阳光向两岸泼溅。

在大河拐弯的时候,冰凌会举着自己侧身闪过,

然后扑向另一块跌倒的冰。
推搡,揉压,抵消,妥协……像一场革命。

之后,河面越来越平和,像回忆。

      2020. 2. 12 并州


春天谣

春天是怎样绿起来的?布谷声声,
河面解冻,小草拱岀地面。

那个淘气的孩子,
用铅笔刀在杨树上刻的那个字,
不用读岀声来,他的脸就红了。

人们背着种子走向田野。
在塬上暖暖的风中种下土豆。

只是你瞧瞧吧!满目青翠,
覆盖了多少往日的荒芜和萧瑟。
有谁知道,是那么多灰烬把人间垫高了,
那高岀部分就叫做春天。

      2020. 2. 12   并州


庚子十四行
         
旧雪未消融,屋檐上冰凌披挂
只有新贴的春联告知万象又要更新
鸟巢空空的,生命因居高而愈加凄冷
圪针丛挂满炮屑。梁上有人跪拜祖先
纸灰温热,像人们祈祷的心

工业园区蓝顶子厂房依旧泛着夕光
寒风中,褪色的广告牌哗哗作响
采石场堆砌的渣土,看上去像乱坟岗
疫情使得人心惶惶,人们只顾埋首前行

有一瞬,我眼含热泪,不知悲从何来
人间疾病横行,连偏远一隅也不放过
走在空空的街巷,我渴望与人擦肩而过
渴望有人突然喊我的乳名,喊错也好
回过头来的我,有惊慌之后的欢喜
      
          2020. 1. 30


春天的消息
              
黑压压的消息,来自四面八方,
恐怖,惊慌,煎熬,甚至绝望。

来自一座冬日阴冷的城,来自
久已束缚的内心和张望的眼神。

不敢相信,看到的是不是真相,
与万物为敌,一定是旷日持久。

这突如其来的问卷,惶恐不安,
不像我们饕餮盛宴时得心应手。

大街上人不来不往,酒肆商铺
空空荡荡。死寂一般的春天啊!

密集的消息压过来,遮天蔽日。
待时间,它收拾的残局够多了。

     2020. 1. 27大年初三


通往春天的路
                 
汽车从杨家峪出口驶入G55高速,
一路向北。两旁是寒风中安静的村庄。

街巷行人稀少。残雪尚未消融。
满目荒草。鸟巢一闪而过,像哀悼。

绿皮火车咣当咣当,仿佛一口气
从童年开了过来,追赶着多病的春天。

一切都会过去的:疑惑,伤疼,别离,
只有怀念刻在心底,够一生抚慰。

夹杂着悔恨,我们重新打量生活。
没有哪一年的春天不是如期而至?

用不了多久,春色就会染绿大地,
我们看到的将是被青草覆盖的山川。

春雨中我们激动的像孩子。那时,
我们分不清眼角是雨水还是泪水。

毕竟灾难过去了!通往春天的路,
即使泥泞不堪,我也愿意不停往返。
  
       2020. 2. 4 于并州


冬夜诗稿

再往北,火车就驶向寒冷的北地了
你拖着前半生,迎面是大雾中的旷野
多么熟悉的场景:白杨这把老骨头
像古器皿的纹理,又像废弃的旧栅栏

你在大雾中迷茫,找寻身体丢失的密码
火车经过拒马河,它的流水声低于汽笛的轰鸣
这条孤独的大河一直在你的心底流淌
越是清冷时节,河水发出的音节越响亮

村庄一闪而过,忽然觉得地名也如人名
生命加速撤退中,你还能记住其中几个
万物避重就轻。田野上一棵歪脖子树
像牧羊人的鞭子,已抽打不岀多余的痛

            2019. 11. 20 


冬夜十四行
       
母亲,北京昨夜下雪了,气温骤降。
上午我去五棵松公园看雪,公园安静。
雪不大不小,落满公园每一个角落。
挂满枝桠的雪,是我喜欢的雾凇。

有的枝条雪太厚,挂不住就掉到地上。
我用手机拍照了,一对母子的羽绒服,
格外鲜艳,像雪地上一团温暖的火苗。
不知咋了,就想到你,想到官道梁。

不知道故乡下雪没?想起小时候,
总是一觉醒来,就看见院子里的雪。
父亲呵着气扫雪,从鸡窝扫到猪圈。
村庄安静的,只有扫帚刷刷的声响。

母亲,这个冬天真的很冷。雪花飘飞,
是它们内心的冷在奔跑,并向我涌来。

     2019. 12. 7 北京 大雪


玉渊潭公园的下午

大雪消融,林间泛起潮湿的气息,
微缩的山水拎着寂寞的原乡。
一群鸽子,像碎银在天上飞。
废弃的电视塔,怀抱生锈的闪电。
我目测,鸽子飞不过那么高的塔尖。

北面有一小片潭水尚未结冰,
供一群鸳鸯练习寒冷时期的爱情。
新修的堤桥唤起我童年的记忆,
它看上去没有课本上那座桥壮观。

想起那年三月,春寒未尽。
医院探望大哥之后,来到这里。
我和妻子坐在北面山丘上,默默无语,
整个下午,看樱花纷纷落向人间。

     2019. 12. 17北京



这一年

这一年,从北到北,从冷到更冷。
积雪堆满旷野,星光照亮草垛。
这一年,大雪和我都来自他乡,
满城灯火与我无关。
这一年,命运赐我伤痛,
也让我一次次咬紧牙关。
这一年,一座雪白的孤岛,
守着三个亲人。
                     
       2019. 12,6


山巅

山川无有悔恨之心,草木也是。
独坐天门关,尘世的缺憾向我涌来,
不安犹如群山起伏。每一次山风吹过,
都有遥远的伤痛折返。日子如此清冷。
夕阳滚烫,大地冰凉。和它一样,
你看看废弃的马车,一只轮子深陷田野
它倾斜的角度,让夕光无法到达内心。

你们看看,荒芜的冬天,我的葱茏,
和为这场告别准备的呼啸的寒风。
那是通往春天的一条山路,
野花和积雪占据同一片泥泞。
           
           2020. 01. 07


红枫树

住院楼窗外,有一棵红枫树,
没事的时候我就隔着玻璃看它。
几乎每天都有叶子变黄。

对面一片楼房挡住了西山,
这个时节正是满山树叶红。
记得多年前的晚秋我常去,
像看望久居山中的朋友。
我在山中拍过很多照片。
有一年,我追着一片美丽的红叶,
从山岗一直追至山谷,
像追一段逝去的青春。
我把它带回家,夹在一本诗集里。

今后我还能不能每年秋天去看你?
这多病的中年,山高陡峭,荆棘当道。
不过也无妨,我会在阳光暖暖的下午,
坐在窗前,想念眼前这株红枫树,
像坐在晚风微凉的山岗看一片红叶舞蹈。

          2019. 10. 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