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胤然
黄胤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329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不褪色的经幡 - 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2015-10-08 11:44:46)
标签:

黄胤然游记

胤然原创

文化监理师

色达游记

五明佛学院朝圣游记

分类: 胤然文旅游记

成都康定酒店去五明佛学院拼车的故事


2015年9月23号晚上从重庆坐高铁赶到了成都的康定酒店门口,按照冷月居士的建议在这里找拼车第二天去色达五明佛学院。前后花了两三个小时的沟通,在被转了两三次之后,终于在晚上确定了一个第二天凌晨4点半出发的车。


本来500元定了一个丰田越野车副驾驶的位置,6点钟出发,最后被藏族司机小多吉告知变到了最后一排,而且是早上4点钟出发。只好通过朋友又联系到了另外一个藏族司机介绍的藏族司机,但都是要早上4点钟出发,我就都没有和他们确定下来。最后第三次从入住的康定酒店出来到门口由小多吉带到了一个藏族司机格桑的车前商量,前排500元没变,最后协调的结果是4点半他们叫醒我,在酒店门口上车。


但此时在边上我第二个联系的司机显得很不高兴,跟我说什么“我们藏族人是讲信誉的”。我心里就很好笑,恰恰是你们藏族司机不讲信誉,把我从第一排变到了最后一排,时间从凌晨6点变到了凌晨4点,我才被迫联系到了你,这是其一; 其二,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确定要坐你的车,只是联系你问了一下价格,就必须要选你的车,什么强盗逻辑?这和2005年去西藏旅游发生的事儿非常相似,当时在拉萨大昭寺广场不懂人情世故的我手里接过一个藏族姑娘递过来破石头,完蛋,永远都退不回去了,必须得买下来,我差点儿叫警察了。


康定酒店门口那一排司机其实都是相通的,无论你坐谁的车最后他们会抓阄,凑上满载量才走。副驾驶一人,费用500元; 第二排3人,每人400元; 第三排后备箱他们又“中国藏族创造”出了两个位置,每人350元。这是2015年9月底左右的价格,不同时期价格都会变动。这样总共满载是6个人。但连后备箱都坐上人了,请问这6个人的行李怎么办?实操起来后排两人是很不舒服和麻烦的。有时不得不把行李绑在车顶上。


格桑司机汉语说的非常好,他曾经在北京待过4年。在上小学时最后因为差两块钱的学费交不起,被迫辍学。他很早就独立,什么事都干过。但第二天4:45出发,到了晚上10:20才到达五明佛学院。除了他说的走马尔康那条近的路线路况非常不好、坐在车里很颠簸的理由以外,他并没有说而我后来才知道之所以选比较好走、但要多绕200多公里的路,是因为他要送车里的一个人去甘孜的地方。


当天凌晨酒店门前坐车时还有一个小插曲,有一个哥们儿跟他的藏族司机说好也要坐前排,但是那个司机把他转给格桑时并没有跟格桑交代清楚,而前一天晚上格桑是明确答应我了的。所以格桑极力劝他坐后排,只要350,但那个哥们江姐一般宁死不屈,这样就面临空一个车位少收一个人的钱。阴差阳错地正好有一个四川女中年,她的藏族司机居然计算错误,最后没她的座位了,结果正好就顶替那个“江姐男”坐进我们的车。阿弥陀佛,总算可以走了。


中途那个“四川中年女”因为后座不舒服,问格桑讨了两张餐巾纸垫在底下,脱了鞋放脚。额滴神,味道越过第二排,流窜到我前排,把尾大领锈熏晕了,唉,苦才是人生啊,没关系!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走一条偏远线路,路过康定。据说和很多景点一样,那首歌更美,而不是景点本身。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格桑选择的路线是我上次走塔公八美的路线,所以也要翻越折多山口。在途中的一个地方他停车让我们往后看,那就是被浓云遮盖的贡嘎雪山,四川省的最高峰,和云南省的最高峰梅里雪山一样神秘,令人无限神往。想起我几年前参团去海螺沟,连续两天的大雾,只能看清200米内的距离,让我错失了在眼前一睹贡嘎雪山的风采,遗憾至今。


格桑司机他们这次一共3辆车从成都开到色达五明佛学院。中途在甘孜后排两个人下了,又换上来新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后来跟我们关系很好的藏族小伙子尊治,他是去五明佛学院出家的。


车开到离色达还有两个小时的地方,3辆车中的一辆突然在后边坏了,格桑把我们放在就近的一个小镇上吃饭,然后他开车回去帮忙。小镇突然又停电,饭馆只好摸着黑给我们炒菜。我摸着黑,把从秘鲁买的两包红茶错当做能消除高原反应的秘鲁可可茶了、泡在美国买的Thermos保温杯里了,当时还不知道。

 

很快修好了车吃完饭继续赶路,先到达五明佛学院时已经晚上10:20了。我首选是住在五明佛学院里面的喇荣宾馆,车里另外同行的3个mm都统一选择住在色达的彼岸花开青年旅舍。喇荣宾馆40多个床位的大通铺我没有住,只能包一个4个床位的房间。等住进来,我CIA的鼻子告诉我每一个床铺,都保留了上几拨客人留下的臭袜子味儿-证明她们几乎从来不洗,只是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一天将近18个小时的车程,以及床单、被子和枕头的袜子臭味,再加上我拼命喝的以为能消除高原反应的可可茶(实际上是红茶),没想到尾大领锈在海拔4200多米的五明佛学院居然有高原反应了,一晚上没睡着觉。后来听说拼车的另外3个mm,在海拔3800多米的色达县城,也有高原反应,一晚上头疼的厉害也睡不着,念心经咒语好像都不管用了。


朝觐路上的明珠 - 五明佛学院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第二天,9月25日天气不错,格桑拉着她们3个上到五明佛学院,我们一起转坛城、看天葬,看喇嘛们辩经。在高原蓝、高原白、高原红的圣洁气氛里,高原反应的不适似乎又没有了。


坛城一共三层,但主要是转底下两层。我一般一次都转三圈,每圈念不同的法号箴言和咒语。五明佛学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红房子,好像天路上长长地跋涉者等待开悟的行者。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9月25日晚上我坐车下到色达也住彼岸花开青年旅社。我对这个青旅的评价是: 下次来色达,肯定还住这里! 硬件设施不错,老板娘和前台工作人员的态度非常好,网上他们家的评价也很高。前台根据高原特色有免费的葡萄糖粉可以泡着喝,以便缓解高原反应。


这一天我们用格桑的车在五明佛学院转了一天,费用是100,由成都来的MM付账。大家一起吃饭时我来付帐,算是中国式的AA制。


9月26日,也就是第三天,两个朝完圣的MM先做格桑的车回成都了。另外一个河南来的小宇,很虔诚,从尼泊尔请了一尊一尺多高的佛像,特意替她母亲来这里装藏。这个90后的小姑娘身世坎坷,身体也很虚弱,按她的话说,即使平地里多走几步也会累得气喘,更何况是在海拔4200米的五明佛学院里来回奔波、转经、磕大头,而在这一切之上的那种对佛教的虔诚,有时很让人感动,甚至惭愧。我算计了一下时间,还不紧张,也想再去五明佛学院感受一下,就留下来和小宇二上五明佛学院。


经小宇介绍,也认识了一个五明佛学院的汉族小师父,园尚,原籍广东,他来这已经12年了,12岁左右被父亲带上山,就直接留在这里出家了。他一人送了我们一本索达吉堪布的书《苦才是人生》。后来和我们一起拼车的藏族小伙尊治,也在我们晚上拼车下山前,赶过来送了我两本儿藏文经书,他说不一定要看得懂,把它放在家里,好好待它,它就会给你带来吉祥。


这天晚上听了半个小时索达吉堪布北大讲课的录像,小宇也终于完成重要的圣任 - 拿到了请五明佛学院的专职师父加急装好的藏,就一起回色达青年旅舍了。


小宇的那个佛像是1000多元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大佛塔附近的一个店里请来的。又扛到五明佛学院,短短3天时间,东找西找,终于在看天葬通过一个素不相识的汉地师傅,找到另外一个讲经的汉地地师傅,拜托后者找到自始至终一直没见过面、也甚至不知道名字的藏族专职装藏喇嘛来装藏。在我看来,这一系列都几乎是太赶而不可能完成的,但被这个弱不禁风的90后小姑娘执著地完成了。看来关键时刻,还是看谁吃的秤砣重,就能谁就能笑到最后,完成圣任。

神秘的天葬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芸芸众生,生无尽;悠悠苍天,天有眼,盘旋在等你的那一边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下午格桑带我们上了坛城附近的一个小制高点,拍摄了五明佛学院的全景照片,同时还在附近最大的天葬台感受了神秘、恐怖、而又虔诚的天葬。我几乎被这个庞大的独特建筑群震撼:天葬台是在过去多年前的老天葬台的基础上的基础上扩建的,集实用与宣播于一体的非常正规的一个天葬文化建筑群。我在向上走时,看到几个人爬进去一个张着大黑口的巨大动物的雕塑,以为那是门。等爬进去才知是个死胡同,那个口的内壁上挂满了整齐排列的人的头骨,乍一看非常统一的标致,我开始以为都是艺术模具,所以即使我稍微直起了身,后脑碰了后边墙壁上的几个头骨哗啦哗啦地响,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当时只是担心万一碰掉几个道具工作人员会过来说。等我出来在看天葬时,格桑告诉我,那个里面全是真人的头骨。因为天葬师会直接通过头颅判断这头骨是否完美,凡是完美的,他都会留下来处理后,最后挂到那个张着大口的洞内。其他的就和肢体一起处理后由秃鹫来接引上天。


这个天葬台每天下午1点钟左右都要由1到2个穿着正规藏族红底花纹特别服装的天葬师来主持仪式。每天逝者家人抬来天葬的遗体也不止一个。格桑借用一个活佛告诉他的话解释给我们听,活佛说:人死之后如果是土葬,要浪费很多土地资源;火葬,既浪费资源也会污染环境。顺着这个逻辑去理解,只有天葬,是一种最干净、最绿色、最环保、最本来的“回家”仪式。而藏传佛教又赋予它独特的灵魂接引上天的信仰理解。格桑说,藏人人死后,要由活佛测算决定是天葬、还是火葬、土葬。


格桑把我们带到偏高一点的地方远远地观看,他说几百上千只秃鹫吃完后,很多会一起飞过看台的头顶拉屎。虽然旁边的告示明确写着禁止拍照和摄像,但是在天葬师肢解时,还是有很多汉人抬着长枪短炮拼命按快门。格桑善意地告诉他们这样不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的亲人,远远被别人拍摄,感受又如何?


我注意到看台边上一直有一堆烟火在烧着,格桑说那是逝者生前的衣服和用品,也是仪式的一种。同时附近放几袋糌粑粉,几头牛就过来抢着吃了。


之前远远望去,很多人抬来的都是很短的箱子或袋子,格桑解释说,逝者的家人之前都要把逝者身体齐腰折断,所以看起来显得很短。他多年前,有一段时间甚至也协助一个天葬师处理过很多逝者的遗体,甚至动用专用石头。在汉人看来,这些毛骨悚然的、完全异类的景象,在藏族看来,天葬是一种神圣的仪式。生前的无限辉煌和荣光,或者无尽的悲哀和苦难,却统一在秃鹫们的眼里嘴下,被看成了佛祖曾极力让我们印证的不二,警醒在世的我们,还有机会在探求真谛、觉悟真相的道路上及早抽脱幻惑的美相,向正确的方向能多走一步算一步。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燃烧逝者衣服旁吃糌粑粉的牦牛们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等待就食的秃鹫,乌鸦鸦的秃鹫,乌鸦鸦的人群。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第二天转那个特大的转经筒时,一个汉地出家人在门口教大家念墙壁上贴的一个咒,很奇怪,念完咒后我再去转三圈时,一点也不觉得像第一天那么吃力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咒语加持吧。

 

壮观、热闹、戏剧般的且一句听不懂的啦嘛辩经大会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晚上正好碰上了在大经堂的喇嘛们连续3天的辩经。虽然我一句藏文也听不懂,但是我深深地知道,内心深处和他们这种语言文字的表象所要表达的内涵和真谛,却在2500年前早已心心相印了。时下的外衣有很多种,最具欺骗性的,莫过于语言了,很多时候人们都直接把它当做本来。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青旅那些事,不是事又是事:

睡彼岸花开头一个晚上我住二楼,下铺是一个50多岁的老哥们儿,老婆住在3楼宿舍。他一晚上呼噜不断,但尾大领锈早有防范,塞上德国耳塞,基本上还是睡着了。我要是这老哥们儿明知道自己呼噜这么大,就应该文明地和老婆单独开一个房间,而不是和我们挤宿舍影响大家睡眠。



第二晚我换到了另一床的下铺,没想到我的上铺是一个新来的30岁不到的小伙子,晚上11点半才开始回来铺床铺,在我头顶上折腾半个小时还不带消停,这一晚上又没睡好。3点钟干脆爬起来去大厅睡一会儿,发现我上铺这哥们昨晚就把臭鞋烂袜直接放在我床铺头这一边,而不是像我规规矩矩地放在墙边。看来当代国人欠教的太多了,无论老的少的,教都教不过来,算了,“滚回加拿大吧!”



住了这么多国家的青旅,感觉最文明的室友,真的只能还是属于日本人 - 只有他们真正继承了华夏民族礼仪的传统(南怀瑾语)。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色达金马广场,从色达去五明佛学院的班车,以及从色达回成都的吉普车,都在这附近见面沟通拼车。


回程故事:


之前一个同住青旅的哥们儿告诉我们一个色达藏族司机旺真多的电话,在色达金马广场见面沟通,结果还是要早上四点钟起来搭他的车回成都。当时谈好的价格是,副驾驶500元,第二排400元。小宇有可能要抱着佛像去马尔康一个她母亲联系好的出家师父那里,那个色达的藏族司机说,如去马尔康是300元。


27日早上藏族司机旺真多4点钟准时来接我们,一共两个车去成都。他之前曾告诉我们,即使坐不满,他的车也必须要去成都。小宇装佛像的箱子因为略大,只能牺牲后座一个位置放行李 - 因为那本来就是后备箱不应该被创造者成座位的。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大声打手机说着我一个词都不懂的藏语,非常惹人讨厌! 最后才知道他不停地联系沟通,是因为在五明佛学院为另外一个车多拉了一个人,暂时挤在我们吉普车的第二排。我们在前面慢慢开等从色达出发的第二辆车赶上后,再把这个人接回去。但开了一段还没见车赶上来,后排四人挤坐得很不舒服,只好停车下去一两个人,在路边等。早上黑不隆冬的,车外很冷。耽误了一个多小时,车终于赶上来了。因为很烦这个司机,所以等车时我有意看了一下他的车,果不其然,发现这个车前后居然都没牌照,黑车啊?!


因为两辆车还有3个空位没坐满,司机在路过的每个村口就问有没有去马尔康和成都的,他最后从200多还到150元了,去马尔康的路人嫌贵还是没人上车。


最后终于在一个村口有3个人要去成都,旺真多把小宇的箱子绑到了车顶上,空出后排一个座位,之前先把佛像从箱子里面抱出来,放到我们车后排一个五明佛学院的一个小喇嘛旁边。


后来小宇车上联系好了师父,最后还是决定在中途马尔康下车。但此时这个旺真多司机很自然地反悔了,说即使马尔康下也得给去成都的车费,我们谁去说他也都烈士般铁嘴钢牙不让半步,把小宇气得够呛,但没办法,低文化素质和高文化素质冲突时,很多情况是前者取胜。


从色达到马尔康,大部分路都是非常颠簸的烂路,如同腐败的官场一样烂。从马尔康到成都就都是好路了。


在马尔康休息时,藏族司机旺真多终于前后换上了车牌。但是在过了某个收费站后,他又下车拿两个吸铁石把最后一个数字9换成了7,NXP! 真倒霉搭了这么一个黑到家的车。驴友们千万小心,选车时应该多个心眼。


晚上8点左右终于到达成都康定酒店,我去前台取回3天前忘记在房间里的手机充电器,又去武侯祠东街的一个藏族风情餐吧米西了一顿藏餐,算是对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快速朝圣的一个了结。

永不褪色的经幡 <wbr>- <wbr>色达五明佛学院朝圣之旅

再见了五明佛学院,朝觐你之后,剩下的事儿,全都是自己的事儿了。迷时眼见,悟时心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