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玲珑剔透
玲珑剔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643
  • 关注人气:2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课堂教学更亲近学生

(2014-06-04 16:36:33)
标签:

育儿

学生

教师

课堂

什么样

分类: 教育话题

让课堂教学更亲近学生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  周彬

当人与人初次见面时,要表示你真的感动了他,或者打动了他,那就看你有没有让他因为感动而大笑,或者因为打动而哭泣。但是,不管你让他笑了,还是你让他哭了,毕竟还是初次见面,这种笑与哭都不会对他产生持久的影响,就象看相声只会让我们开心,但不会让我们幸福;看悲剧会让我们哭泣,但不会让我们伤心。与之相应,要是我们想真正的教育学生,那就不仅仅丰富他们的知识,更重要的要深刻他们的思维;那就不仅仅是改变他们的行动,更重要的是改变他们的思想。可是,如果我们真要做到这一点,从而让课堂不只是停留在知识的传授上,那我们就不能和学生只是处于初次见面的状态。其实,对学生的了解有多深入,我们课堂对学生的影响才有多深刻!

一、“重视教学”与“远离学生”

有一年我自己搬家,由于家里的书实在太多,就请了一个工人来帮忙;这位工人到是一位非常勤快的人,搬起书来极为迅捷,远远超过我对他的预期。可是,等到他高效地完成工作任务之后,我才发现我的痛苦才刚刚开始,看着原本井然有序的书群,现在变成了杂乱无章的书堆。到了这个时候,我才醒悟过来,我需要的并不是一位高效的搬运工,而是一位根据我的需要来帮我整理书籍的人,那怕他搬运的时候慢一点,甚至慢很多也没有关系。但再仔细想想,自己这种想法也份外的可笑,当人家在搬书的时候,不就是用快与慢来评价他的吗?同样的道理,我们不就是用教学的好与坏来评价教师的吗,可是我们又是否去问过学生,所谓的好教学是否对学生学习有真帮助呢,所谓的坏教学是否对学生学习有负帮助呢?

我们往往喜欢伶牙俐齿的教师,讲起话来如行云流水,让人赞叹不已;我们往往喜欢思维敏捷的教师,讲起题来滔滔不绝,让人佩服不已;我们往往喜欢表情丰富的教师,上起课来如沐春见,让我开心不已。于是,我们就把大家对教师的喜好,转化成对“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的标准,那就是口才一定要好,这样才讲得清楚;思维一定要快,这样才讲得深入;表情一定要丰富,这样才讲得有趣。一旦我们确定了“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的标准,于是在课堂上,教师就想方设法地表现自己的这些能力,让自己在课堂上口才表现得更好,思维表现得更深刻,表情表现得更丰富,从而证明自己是一位更好的“好教师”。

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在不断的追问,究竟“什么样的课才是一堂好课”。通过询问学生的真实感受,也通过观察优秀教师的具体做法,更主要是通过逻辑上的推理,我们觉得一堂好课至少应该达到若干标准,比如这堂课一定要“学生有参与,师生有互动,时间有保障,内容有规范,教师有反思”等等。如果课堂真的达到了这样的效果,我也觉得这样的课是一堂好课;但是,真正可怕之处,在于教师按照这些好课堂标准,去执行自己的课。如何想办法让学生参与进来,如何设计师生互动环节,如何想办法把课堂时间还给学生,如何让教学内容不超标等等,虽然最后教师把这样标准都做到了,但并不等于这是一堂好课。真正的一堂好课会自动散发出这些味道,但往课堂上喷洒了有这些味道的香水,反到是破坏了课堂的自然味道。当我们过度的重视“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什么样的课堂是好课堂”的时候,我们把眼光放在了教师身上,把眼光放在了课堂身上,却忽视了课堂中的学生,反而让我们离“课堂助学功能”越来越远。

二、课堂脱离学生就不可能好

当我们脱离学生来探讨“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什么样的课堂是好课堂”时,这无疑于是想为天下所有的病人,寻找到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治疗方案,寻找到一位能包治百病的好医生。虽然我们需要寻找到更好的治疗流程,我们需要培养出更为优秀的医生,但如果脱离具体的病人来谈什么样的治疗流程是科学的,什么样的医生是优秀的,对病人来讲是多么的不公正,又是多么的无意义!事实上,那怕是同样的疾病,对于不同的病人,采取的治疗方案也是不同的。科学的流程和优秀的医生可以让具体的治疗方案更有效,但却不能让具体的治疗方案去满足适应“流程的科学”和“医生的优秀”。所以,纵然治病有多么科学的流程,但如果不与病人进行交流,不结合病人具体的病因,恐怕再优秀的医生,恐怕再科学的流程,也难只好病人的疾病;即使治好了这种病,但也治不好这个人。

课堂并不是证明教师优秀,而是帮助学生变得更加优秀。当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光彩夺人时,在舞台背后,化妆师的心里一定美滋滋的;但如果这个时候化妆师冲上舞台,告诉下面的观众,他是如何把演员化妆得如此美丽的,估计下面的观众最反感的,并不是演员本身的“现形”,而是这位化妆师的“出丑”。当一个小孩走得很快时,教他走路的这位教师可能要跟上他的步伐,这时候走得快是教师的一种优秀;当一个小孩走得很慢时,教他走路的这位老师也一定要慢慢的陪着他走,这个时候走得慢就成为教师的另一种优秀。所以判断教师优秀与否,并不是教师自己走得快还是慢,而是教师是否帮助学生走得更快。如果一味的评价教师自己走得快还是慢,而脱离学生本身的成长实际,教师在教好部分学生的同时,可能错过了教好更多学生的机会,甚至会因为教师旨在表现自己的优秀,而扼杀了学生的学习兴趣。

课堂并不是满足学生爱好,而是帮助学生更有学习兴趣。学生肯定喜欢口才好的教师,也喜欢思维敏捷的教师,也喜欢表情丰富的教师,还会喜欢长得漂亮或者帅气的教师;但教师的好口才,教师敏捷的思维,教师丰富的表情,都只是拿来满足学生对美好人物的爱好。如果教师的口才、思维和表情不用来帮助学生的学习,不让学生在学习上获得成就感,相信学生会越发的把教师当作明星来敬仰,但不会当作教师来学习。有人说,要是天下的教师都象“都教授”那样帅气,相信学生的学习兴趣就不再成为问题;我看未必如此,“都教授”可以满足学生对美好教师的爱好,但一旦“都教授”对学生开讲,真正判断“都教授”好坏的并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他对学生学习是否有实实在在的帮助;真正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并不是天天可以看见“都教授”,而是自己在学习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进步。

课堂并不是讲授学科知识,而是帮助学生学习学科知识。要让学生掌握知识,至少有两种方法,一是告诉学生什么是对的,二是告诉学生什么是错的。如果教师只是向学生讲授什么知识是对的,于学生而言,既然这个知识已经被证明是对的,那他也就不再去思考为什么是对的,只要记住就行了。如果教师告诉学生什么知识是错的,于学生而言,他既要去思考与“错的”相对应的“对的”是什么,同时还要提醒自己以后千万别犯类似的“错”。所以,当教师只在课堂上做教材的代言人,做正确知识的代言人时,教师讲的都是对的,但对学生的学习并不一定有实际价值;要让课堂对学生学习真正有帮助,不但要告诉学生什么知识是对的,还得告诉学生,他们对知识的理解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一旦涉及到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就意味着教师首先得理解学生,然后才可能理解“学生是如何理解知识”的。

三、越深入学生课堂才越深刻

世界上有没有最好的厨师?我想是没有的,因为不同的人口味不一样,再伟大的厨师,要么因为他做的菜能够满足更多人的口味,要么因为他做的菜能够满足更高地位人的口味,但从用餐人的角度来看,有可能最伟大的厨师,烧出来的菜远不如自己母亲烧出来的菜美味。并不是因为母亲是伟大的厨师,而是因为母亲更了解自己孩子的口味,更重要的是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孩子,不仅包括他的口味,还包括他喜欢在哪个时段吃饭,他喜欢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吃饭,他喜欢在什么样的情境里吃饭。我们可能偶尔想去品尝大厨们的手艺,但这种品尝只能偶尔为之,毕竟大厨们永远不会象自己妈妈那样为我们量身定制。尽管教师不可能象妈妈那样为学生量身定制课堂教学,但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只有越深入的了解自己家的孩子,妈妈才可能做出让孩子更喜欢的饭菜;同样的道理,只有越深入的了解自己的学生,教师才可能让自己的课堂教学更亲近学生,从而让学生更喜欢自己的课堂教学。

 

课堂主要是拿来助学的,而不是拿来教学的。教师要让课堂发挥良好的助学功能,就必须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是什么?虽然今天的教材,和几十年前我们学习的教材,已经有较大的变化,但仔细看看,核心知识还是没有什么大变化的。可是,虽然这些核心知识没有什么变化,但学习这些核心知识的动机,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对几十年前的我们来说,学习知识是为了改变命运,所以多们更看重结果,为了结果愿意忍受过程中的煎熬;可是,今天的学生学习知识是为了满足自己当下的求知欲,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于是他们更看重对当下学习过程的参与和享受,对于学习的结果究竟是什么,他们没有我们那么功利,也不可能象我们那样坚守,更不要说对学习过程的忍受了。从某种程度来讲,今天学生的学习动机才是内在的,才是过程性的,我们当时的学习动机才是外在的,才是功利性的。只不过因为他们和我们不同,我们就去指责他们眼光不够长远,就去指责他们不愿忍受学习过程的痛苦等。从这个角度来讲,当学生不再为外在的利益而学习时,教师对课堂过程的设计,对学生学习求知欲的满足,对学生成就感的照顾,都显得份外的重要。

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学生学习需求,更需要了解学生。我们只需要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所以我们只需要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甚至我们只需要保留学生的学习需求,从而尽可能去扼杀学生的“非学习需求”。可是,没有对学生的整体感知,怎么可能深入地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呢;如果学生只剩下学习需求,作为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完整或者完善的人呢?所以,不论是为了深入地了解学习需求,还是为了培养一个完整的人,都必须全面地感知和接受学生本人,而不仅仅是他的学习需求。

正如马斯洛所言,当人饿了时,并不是这个人的胃饿了,而是这个饿了;并不只是他的胃有进食的需求,而是这个人有进食的需求。同样的道理,我们要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前提是我们得了解学生这个人。今天学生的爱好是什么,他们是如何规划和设计自己兴趣的;在班级中,他们以什么样的学生为荣,他们以什么样的教师作为自己的学习榜样;在学生群体中,他们共同的价值观是什么,又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价值观的。随着社会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变化,他们的兴趣与爱好,他们对未来的目标和设计,他们的价值观可能都和过去的我们不一致了;我们不能因为和我们不一致而否定他们,更需要的是我们如何去感知他们,去接受他们,只有在感知和接受的基础上才可能去引领他们。我们不是想办法把今天的学生规范、设计和造就成昨天的我们;而是借助于我们的力量,去帮助他们更好地规范、设计和造就明天的他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