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马同槽

(2012-08-26 11:08:41)
标签:

马志明

马六甲

马骞

田立禾

单口

黄袍加身

何云伟

粉红色的回忆

分类: 多彩生活

     昨天晚上,“老骥新驹”马氏相声专场如期举行,因身体原因阔别舞台多年的马志明先生,带着自己的新节目《黄袍加身》与广大观众重新见面。因为我之前从未在现场看过马志明的表演,所以这次特意去一睹少马爷在舞台上的风采(此次演出的导演为马骞,和马氏父子共同支撑着整个晚会,可谓是“三马同槽”了)。

    这场演出打破常规的没有安排主持人,而是由快板演员张万年担任串场主持,张先生先演唱了一个小段《慌大嫂》作为开场板,之后又用四板联唱的形式引出每一对演员。这种尝试虽然很新颖,但是个人认为让一个老先生在这样一个大场合担任主持工作还是不太合适的,显得不太正式,毕竟这是一场晚会相声,而非传统意义的相声大会。

三马同槽

    前面两个节目是郝梦春、张斌的《我们80后》和刘国君、谷宗翰的《瘦身传奇》,这是两对非常知名的青年相声演员,这两段咱们就放在一起说。现在相声舞台上非常流行这种把网络元素加以扩展加工整理丰富的相声作品,虽然在深度和回味上缺乏一些,但是在娱乐性上则有其独到之处,这也是适应快餐时代所需要的一种文化,属于与时俱进的一种探索。

三马同槽

    第三段是佟守本、张永久的《聊星》,之前的宣传一直是说佟与刘英琦搭档,不知为何换成了张永久(有观众说刘英琦老师住院了,不知确否,可是《今晚报》的演出报道依然写的是刘英琦的名字,这就很不应该了),可能是临时搭档的缘故,配合不是很默契,中间有不少疏漏之处,在台上也多有恍惚。不过返场的小段《妻妾论》(我给起的名字)尚好。

三马同槽

    第四段是何云伟、马六甲的《学电台》,《学电台》是何云伟的保留曲目,这次演出以《双学电台》为标榜,但还是何云伟的分量重,其中他模仿马三立的嗓音学唱《粉红色的回忆》,惟妙惟肖,令人拍案叫绝,将演出推向了一个高潮。马六甲所唱的只有三段京韵大鼓和两首歌曲,其实他的嗓音学刘、学骆都不太对工,只能听个大概而已。

三马同槽

    第五个节目是马六甲、尹笑声合作的相声小段,应观众的要求,这是马六甲逗哏的段子,虽然是幼年打下了良好的基本功,但是毕竟十九年不上舞台了,在台上还是显得有些紧张与生疏,显得不够自然,不过最后那个贯口能够顺畅的说下来,也显示了一定的艺术功底。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尹大爷(马六甲的称呼)的捧哏,老练沉着,非常有准谱,在尺寸和节骨眼的把握上都格外的老道。这样一个老艺人,对于一个新活还能发挥的如此出色,实在是令人敬佩,不过作为五代从艺的家庭,马六甲带着眼镜演出,还是个小小的遗憾。

三马同槽

    第六个段子是黄铁梁、尹笑声的《打灯谜》(《倒叫门》),这也是本场唯一一个传统节目(因为这场标榜新作品专场,当然以黄尹的高龄,让他们去创演一个新作品实在是勉为其难),《打灯谜》是黄铁梁最为拿手的一个节目,从年轻时就一直不断的贴演,晚年大红大紫之后更是常演不衰,这次演出因为时间关键码掉了一部分内容。尹大爷可能是连续捧了两段的缘故,有些疲劳,在台上小有失误,所幸自己给补救回来了,而观众也非常理解。2011年4月1日,在同一剧场里,田立禾、张文霞也上演了《倒叫门》,比较起来,田张实在是要强于黄尹,很多双人配合的身段、高矮的亮相,均为黄尹所无。返场节目为他们的拿手节目《三节拜花巷》,这也是由黄尹挖掘整理的一个段子(比较起来说,黄尹在相声的挖掘整理方面所做的贡献要强于刘文步、郑福山)。

三马同槽

    第七段是田立禾的单口相声《学方言》,田先生上了年纪,声音非常的沙哑,表演起来也有力不从心之处,但是垫话部分的小贯口依然一气呵成,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学方言》看起来似乎是个传统节目,其实是田先生创编的一个新节目,以78岁的高龄依然能上演新节目,这在同龄的老艺人中恐怕是屈指可数的。田先生的头脑还是很新的,兹举二例:

三马同槽

    一  在建国前,咱们天津男人见面,都习惯称呼人家“爷”,建国后,最流行的称呼叫“同志”,现在时代不同了,现在如果有人在夜总会里叫我“同志”,我能大嘴巴子抽他!

    二  (婚礼祝辞,学杨柳青话)以后你们小两口要是打起来了,我就告诉你们一句话,我们老两口子啊,就是打酱油的!

    这种词汇出于一个78岁老人之口,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之外,不过田先生确实是老了,他在铺纲中也表达了“廉颇老矣”的无奈:

     “我现在是听一天少一天了,将来如果有机会,我坐在轮椅上也要为大家演出,旁边跟着两个穿白大褂的,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还有两个穿蓝大褂的,是——殡仪馆的。”听来很是伤感。

    最后攒底的节目是马志明和黄族民表演的《黄袍加身》,少马对这段节目的把握还是基本上遵循着自己20多年前表演《看不惯》的那种风格,立意非常的深刻,演员的表演也是令人满意的,不过可能由于打磨的时间不长,马家的味道还不是很浓郁,说功的成分不强,但是最后的那个底“我没当皇帝恨当皇帝的,我要是当了皇帝比他还混账”的确是入木三分、发人深思。

三马同槽



    少马返场的节目为《劫机》和《学大鼓》,在《学大鼓》中他学唱了白派大鼓《永别紫鹃》的片段,马氏父子的学白派的特点是在阎秋霞的基础上,把阎腔中一些甜嗲柔媚的地方加以放大,不过少马爷现在上了年岁,嗓子已经不如年轻时了,听起来反而觉得苍凉古朴多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