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缘再会

(2012-01-07 21:37:05)
标签:

刘立福

白宗魏坠楼

叉杆解狱

跪铁索

压饸饹

收山

杜笑山

愿景

杂谈

分类: 多彩生活

   今天下午,刘立福先生在同悦兴茶社继续贴演评书《白宗魏坠楼》,这也是旧历年前的最后一场演出了,长达14期的《白宗魏坠楼》也终于到了大结局的段落,刘先生表示,如果年后有机会,还将再次出山为观众奉献自己的拿手书目。

   上得台来,念罢了定场诗,简叙前文之后,转入当天的演出。上期正说到常玉英从南善堂跑出来之后,坐着人力车,到戒严司令部告状,却意外的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常芝英相遇,常芝英和常玉英自浙江仁和县一别,一个落草为寇,又时来运转的当上了戒严司令,一个又颠沛流离的受尽了屈辱,兄妹相逢自然别有一番情感,常玉英把自己在南善堂的一段艰辛的经历对哥哥讲了。彭斌在旁催促着常芝英,将儿女情长暂时放到一旁,及早将杜笑山的口供问出来,好了结此案。常芝英于是给妹妹鼓足了勇气,让她出庭作证,和杜笑山当堂对质。常玉英问道自己的丈夫白宗魏现在何处,常芝英正在无言以对的时候,在旁边的荣源老伯急忙给打上了圆盘,谎称白宗魏现在自己的熙来饭店,因为染病在床,所以没能来。常玉英这才放下心来,答应出庭作证。

    再度开庭审杜笑山的时候,常芝英提前嘱咐叶长发和张五臣,千万不能说出白宗魏坠楼的真相。彭张叶点头答应了之后,开庭再审杜笑山。这段书的重点就是刑讯杜笑山,虽然常玉英将自己在南善堂的经历在法庭上哭诉了一遍,在铁的事实下,杜笑山依然执意不肯招供。而且张五臣屡次对他施以非刑他也没说一句实话。为什么他一个少爷出身的文明混混却能在坚持这么长时间,原因就是他始终怀着一种想法,一是认为褚玉璞会出面救他,二是认为如果自己熬刑不过,伤重而死,褚玉璞也会枪毙了彭张叶三人给自己报仇,另外彭张叶也会因为有褚玉璞做后台而心存顾忌的。正在僵局的时候,突然闯进了司令——常芝英,结束了第一段书。

    第二段书说的是常芝英坐镇,彭张叶继续审问杜笑山,然而不管用什么样的酷刑,杜笑山始终不肯招出任何口供,最多就是将责任推在了褚玉凤身上。直气的张五臣火冒三丈,。一不留神冲口而出,说出了白宗魏坠楼身亡的真相。常玉英闻听这个噩耗,登时昏厥过去。常芝英抱着妹妹上楼,将她给弄醒,常玉英跪在地上,抱着常芝英的马靴为自己的丈夫白宗魏痛哭不止,常芝英正在无可奈何之际,突然常玉英从他的腰间抽出手枪,开枪自杀身亡。常芝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顿时痛哭不止,但他毕竟是个官面上的大人物,马上就冷静了下来。派自己身边的马弁把张五臣叫来,跟他说明了,常玉英就是自己的妹妹,让张五臣无论如何也要要出杜笑山的口供,否则提头来见。张五臣吓坏了,气冲冲的跑到刑事法庭,大骂杜笑山:“杜笑山——我日你娘!”结束了第二段书。

    第三段书说的是张五臣用尽了各种非刑审问杜笑山,起初杜笑山还抱有幻想,可是当他知道戒严司令常芝英就是常玉英的亲哥哥、白宗魏的大舅子的时候,他彻底绝望了,如实的招出了自己贪图褚玉凤的一千块钱,帮助他设计诱骗常玉英,将她囚禁在南善堂,白宗魏找上南善堂,又是他用手枪逼迫着白宗魏写下了卖妻字据,导致了白宗魏精神失常,坠楼身亡,后来此事被《晨午晚报》和《商务日报》披露了,杜笑山花了三千五百块钱贿赂萧金波和董秋浦(这笔钱为褚玉凤所出),杜笑山一错再错,最终踏上了不归路。杜笑山虽然招供了,但是他始终不甘心为褚玉凤顶罪,而按常芝英的想法,是先枪毙了杜笑山,再报给褚玉璞。这边戒严司令部正在准备囚车,准备枪毙杜笑山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是督办公署打来的,常芝英给推脱了;第二通电话是杨伯才打来的,常芝英又给推脱了;第三通电话打来了,这一回是褚玉璞亲自打来的,褚玉璞出场了,这段《白宗魏坠楼》到底如何结局,“谢谢诸位,有缘——再会!”(刘先生这段《白宗魏坠楼》后面还有三天的内容,但是能够在何时接演前文,只能等待时机了)。

   在今天的演出中,有几个花絮值得一谈,一是刘先生虽然年近九十,但是表演杜笑山“跪铁索”的时候,依然有双脚蹦起的表演,可见老先生对艺术的负责,二是刘先生在此处兴致所致,唱了一句【靠山调】的名段《叉杆解狱》的“跪铁索、坐板凳、外带着压饸饹”,还是饶有韵味的;三是刘先生在演出之中,穿插介绍了民国时代老天津杨瞎话讲报的情况,刘先生绘声绘色的讲述,引起了现场书座的强烈兴趣,这也可以作为一种珍贵的史料。

    这段《白宗魏坠楼》,刘先生反复强调,虽然有一定的事实依据,但是演义的成分很大,前几年有专文披露过白宗魏坠楼案的真相。在真实的历史中,白宗魏的妻子为舞女金铎,花费无度,白宗魏为了养活妻子,不得已拼命作画,后来褚玉凤得知金铎貌美如花,顿起霸占之心,借买画之机接近金铎,并常趁白宗魏不在旅馆的时候来私会金铎,后来将金铎带到新旅社。白宗魏到新旅社寻妻,又到南善堂找杜笑山辩理,却被杜笑山用枪逼迫着拖出了南善堂,在告状无路,伸冤无门的情况下,白宗魏不得已才于1927年10月27日在尚未开张的中原公司屋顶坠楼身亡,但并为影响中原公司的开业,1928年1月1日黎元洪亲自为中原公司剪彩,当时是万人空巷。后来的评书艺人就根据这段案件,演绎丰富而成了评书《白宗魏坠楼》,各有巧妙之处,这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具体体现(刘先生说,杜笑山的孙子还是他的书迷,非常喜欢听评书,这也是一段很有趣的曲坛轶闻了)。

   另外很多朋友在留言中都提到了郭德纲的五回版的《白宗魏坠楼》,郭的录音我还真没有听过,刘先生此次演出,从开书到白宗魏从中原公司屋顶上坠楼身亡,恰恰说了五天,不过他这个书目尽管省略了很多内容,还是演了14天之久,为此次出山所表演书目用时最长的一个目录了,我个人认为郭德纲的版本和刘立福的版本在路数上不具有可比性(当然在部分内容上或许有吸收和借鉴也未可知)。

   从2010年10月2日的《小翠》到2012年1月7日的《白宗魏坠楼》,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已是耄耋高龄的刘立福先生为广大评书爱好者共表演了73场次(和平文化宫48期,同悦兴茶社25期),19个书目,我很荣幸能够坐在书场中一期不落的欣赏刘先生精彩的表演(再加上2010年中国大戏院的《张鸿渐》,一共听过老先生20个书目),这实在是和老先生有缘,才有这种机遇,但愿我写的这组文章能够对朋友们了解刘立福先生的艺术有一个初步的理解,这也是我的初衷所在。

    最后说一个真实的故事吧,在2007年冬天,我第一次在天华景戏院看刘先生的《莲香》的时候,散书之后,我们同行的一个女学生很可爱的问道:“什么时候还有下次啊?”当时大家都想不到,在三年之后,87岁的刘立福先生能够重登舞台,继续演说了一年的评书,而区区20个书目对于刘先生来说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还有太多的绝活是他没有留下的呢,现在这个问题也是喜欢刘先生的朋友的共同心声:

   “什么时候还有下次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平安夜
后一篇:借花献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平安夜
    后一篇 >借花献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