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乡插队回忆录

(2017-05-30 21:34:48)
标签:

知青

下乡插队回忆录

苏高中67  魏惠琴 

  

     每年的121516日,是老三届校友下乡插队的纪念日子,以前在上班的时候,忙忙碌碌,无暇思考和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再说平时也难得碰上几个校友,无法纪念和交流。现在老三届校友基本都已退休,我们又有了“梦网”这个平台,虽说不少校友还身负照顾老人和第三代的责任,但总能够抽出一点点时间来,经常上网看一看,回忆在学校和插队生活的点点滴滴。前两天,看了“苏州日报”(20091218日)登载的一篇文章,题为“毛泽东决定下放知青始末”,有兴趣的可看一下,揭示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在文革期间对红卫兵(知青)支持态度变化的全过程,无论是政治斗争的需要也罢,是文革派别斗争的牺牲品也罢,我们失去了上大学深造的机会,告别了故乡和亲人,来到陌生的乡村,生活在一群陌生的农民之中,把我们的青春和热血洒在了那片陌生的土地上。我还算是幸运的,在农村生活了三年,第一批被招工到西山煤矿,有不少校友在农村(农场)待了整整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让我们慢慢的回忆、思索吧!以此作为我“下乡插队回忆录”的前言。

           ()    艰苦生活磨练的开始

196812月中旬的一天(我已不记得下乡的确切日期),只记得天空阴沉沉的,北风怒吼,天气非常阴冷,我和同班同学蒋华敏与她的妹妹三人,乘船向我们插队的目的地——吴江县南麻公社中旺大队第六生产队驶去。生产队的小船在南麻镇的轮船码头接我们,中旺六队离南麻镇不算太远,小船载着我们,沿着小河,慢慢驶去,两岸的村庄一个跟着一个在我眼前闪过。虽说“文革战鼓”的余音还在耳边迴响,胸中满怀着“革命理想”,希望“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但是,陌生的村庄,陌生的农民,陌生的生活,到底是如何一回事呢?心中充满惆怅。

南麻公社,位于吴江县西南部,东接坛丘,西连铜罗,南临浙江,北靠震泽,因地处南麻漾畔而得名。南麻系太湖平原地区,境内河流纵横,荡漾众多,土地肥沃,气候温和。农业以种植水稻、三麦、油菜为主,副业有蚕桑、畜禽、蔬菜、林果等。这样美丽、富饶的地方,由于在计划经济时代,形成了产业结构上的单一经济,收益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强劳力,低收益,一个劳动日仅几毛钱,辛辛苦苦劳动一年仍是一个透支户,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受到了极大的挫伤。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经济环境里,中国农村迎来了2000多万知识青年,中国农民畅开胸怀,安置了城里学子的劳动、生活,2000多万知识青年从此揭开了自己生命旅程新的一页。

小船到了生产队,我们三人被安排在一座三开间的茅草屋里,这儿原是队里的仓库,座北朝南,门口是一片排场,即农民晒谷、晾衣、乘凉的场地,站在排场上,放眼望去,近处是一块块的麦田,远处是一片片桑树林和村庄,好美呀!蒋华敏与她的妹妹住在东边一间,我住在西边一间,中间一间放农具什么的。茅草屋冬暖夏凉,我们一直住到队里造好知青小屋才搬走,只记得茅草屋里没有通电灯,到了晚上点上煤油灯,非常不方便。

我们被安排在姚美珍夫妇家搭伙,这是我到农村后第一个交上的朋友。姚美珍不到30岁,勤劳能干,丈夫仁林(不记得他的姓了,大概是招女婿)忠厚老实,家里有一个5岁不到的儿子,还有一个小女孩(童养媳,未来的媳妇)。他们待我们象自家人一样,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总想着留给我们。但是,在那样的年代里,农民生活贫苦,我至今难忘的是:菜从来不在锅里抄着吃,而是在灶头上饭锅里的蒸架上蒸,如青菜、咸菜、南瓜等,在菜里滴几滴菜油,饭好菜也熟了,省时又省柴火,一举两得。乡间灶头用新米烧的大锅饭,那真是喷喷香!

 

()劳动锻炼第一课

    二十岁刚出头的我们,脑海中充满着革命理想,带着一种青春的冲动,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从城市来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要闯过的第一关即生产劳动,争工分,养活自己,不能再向父母伸手。虚心向农民学着干农活,什么锄地、拔秧、插秧、稻田除草、割麦(稻)、挑河泥、采桑叶、养蚕、割猪草、撒猪粪等等都干过。我最怕干的活是稻田除草,赤脚站在田里,蚂蝗多的叮住你,吸足血象个小茄子,用手拍也拍不下来,小腿被叮得象马蜂窝一样,稗草长的象秧苗一样,总是分不清,草倒没有除尽,秧苗被错拔了。最重的活是挑河泥,由此落下了“腰椎间盘轻度突出”的腰疾,不小心每年都要复发。最苦的是每年大战“双抢”,即从七月十五日到八月十五日的一个月时间,抢收抢种,那时又没有拖拉机,全靠两只手、一把锄,起早带黑拼命干。大伏天的烈日晒得田里的水差不多要沸腾了,但人还得下田插秧,上面太阳晒,下面热水蒸,晕到在田头是经常发生的现象。下乡第一年的“双抢”战斗,我们表现非常好,受到了农民的好评,我还被评为“五好”。最脏的活是撒猪粪,用手把猪粪撒在稻田里作基肥,一天活干下来,用肥皂拼命洗也洗不掉这臭味。最萧洒、轻松的活是采桑叶,身背竹篓,在那一片片桑树林里,听着小鸟在林中嘻戏,望着蓝天一朵朵白云,手里采着一片片桑叶,可惜当时只能填饱肚子,根本不敢痴想照相机之类奢侈物品,如能照相留念,肯定是非常美的一张照片。但是遇到过一次危险,村里河流众多,采桑叶经常要乘小木船越过几条河,有一次我背了一大篓桑叶上船,不小心一脚踩空掉在了河里,幸亏同去的农民赶快把我捞上船。

辛苦一年,第一年的劳动分红我分到了120块钱,回到苏州买了两样物品:一只皮革箱子、一条毛毯,这两样东西跟随着我招工到西山煤矿当工人、上调苏州科技局,又搬家好几次都不舍得扔掉,因为它们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这是自己平生第一次劳动所得买的物品,又是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这“财富”值得自己一生回味和享受。

我们的辛勤劳动得到了农民的认可和信任,69年上半年(具体哪一个月记不清了)队里让我担任了小队会计,虽说农活可减轻一些,但责任重大。在三年里,我还担任过小学代课教师(教复式班)、公社广播站广播员。709月,我出席了吴江县上山下乡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南麻公社出席会议的共有7位女知青代表,我们在县里照了一张合影,照片片头题名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漫步从头越”。确实,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非常艰苦,有苦有悲,有泪有喜。当时的大队会计(后担任大队书记)姚珍湖曾在我的日记本上赠言:“您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四面向’的号召,来到我处插队,真正是毛主席的好青年。希望您认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锻炼成为一个敢挑重担的无产阶级红色接班人。” 日记本和赠言我珍藏至今,作为走出校门跨出的人生第一步,为今后的人生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招工到西山煤矿当工人,也是非常艰苦,拉小板车运煤、下矿井挖煤等;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和挫折,都能坦然面对,跨过这沟沟坎坎,这都和在农村三年的锻炼和教育是分不开的。

知青时代远去了,但这激情燃烧的岁月,总是让人心驰神往;这或甜蜜或悲伤的回忆,总是让人热血升腾;这精彩纷呈的人生段落,总是让人热泪盈眶。

 

()生活锻炼第二课

    闯过了劳动关,能否过得了生活关,这是对我们的又一次考验。知青小屋造好以后,我们三人搬进了自己的家。知青小屋,座北朝南,三开间,灰瓦盖顶,红墙,我住到了东边一间,蒋华敏和她妹妹住在西边两间。一间房,又是卧室,又做厨房,一张单人床,是队里给我们做的,进门右手里砌一座土灶,做饭用,一张桌子,一盏煤油灯,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

以前在农民家搭伙,省去了做饭的麻烦,现在劳动归来一身泥、一身汗,还得自己做饭、洗衣,真是苦不堪言。亏得我11岁母亲就病逝,从小独立生活惯了,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人家出身的女孩,慢慢的也就适应了。那时,乡下没有自来水,吃的是河水,淘米、洗菜、洗衣服、洗马桶等都在一条河里,我是过敏体质,一吃河水,浑身就发红疹,奇痒难忍,特别是四肢,抓得象“赤豆棕子”。每天的伙食只能填饱肚子,根本不会去讲究什么营养、健康,分到的菜籽榨的菜油要省着吃,自己养的母鸡生的蛋不舍得吃,都带到城里去孝敬老人和亲戚。现在想想,这么艰苦的生活环境能熬过来还真是不容易。

在劳动空隙之余,还得去种自留地,不然你就没有菜吃,在乡下,不可能天天去赶集,再说你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经常化钱到集镇买菜吃。种蔬菜,施肥、浇水,这是个力气活,挑一对木桶,到河里打水,还没等走到自留田边上,七晃八晃,水已打翻得差不多了。亏得农民朋友经常来帮忙,还把自家自留地的新鲜蔬菜割来送给我们吃,不然这日子还真的不知怎么过下去?

劳动和生活的艰苦,说实话,咬咬牙还能熬得过去,农民朋友也经常到我们的知青小屋来玩,大家说说话,但亲情的缺失、文化、精神生活的空虚,这才是最大的痛苦,深深地困扰着我。听说有少数同学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还坚持学外语、数理化,真是难能可贵,但我们却象“傻瓜”一样,只知道不怕苦、不怕脏,好好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到了晚上,在煤油灯下,陪伴我们的是嗡嗡飞舞的蚊子和上窜下跳的老鼠。以后的路怎么走、走到哪,何时才是尽头,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

 

()和乡亲们交朋友

    吴江农村,民风淳朴,乡亲们好客,在那样艰苦的年代和岁月里,全村老少给我们三位女知青给于热情的关怀和支持,无论是在劳动和生活方面,给了我们在农村生活那么多年的信心和力量。当然,在和乡亲们的交往中,也有误解和不理解的事发生,那就是乡亲们希望我们成为中旺六队的媳妇的善良愿望被我们婉拒和谢绝后,面对村里传开的闲言杂语,只当耳边风罢了。我在1984年上干部专修班写的一篇作文“我的‘影集’”里,就表达了我对乡亲们的深情怀念和感激之情,现摘录如下:

打开我心爱的“影集”,一页又一页,那里有童年的欢乐、少年的忧伤、学生时代的英姿……,我的眼光停留在一张我和三个农村少女的合影上,思绪进入三年农村生活的回忆。

队里的三位女青年姚文英、姚阿五、姚采珠成了我农村生活的挚友。姚文英,生产队长的女儿。她的父亲是一个勤劳、能干的“田把式”,精通农活,带领全队群众苦干,但队里的生产一年不如一年,他叹息道:“我是没本事干了!”是啊,在那样的年月里,再有本事也无能为力呀!她的母亲常年生病卧床不起,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任凭她和父亲累死累活地干,但年年还是“透支”,负了几百元的债。姚阿五,是全队女青年的活跃分子,她家是全队劳动力最强的人家,但年终除去柴、米、油钱外,所得无几,她能向父母亲讨得五到十元钱,扯上一两块花布做件新衣服,就算是最大的辛运了。姚采珠从小是童养媳,长大后和所谓的未婚夫合不来,她大胆地反抗封建婚姻,和副队长——一个能干、劳动称得上全队第一的男青年恋爱了,但受到了有些人的非议,但她不怕,为了争取自己的幸福斗争着。

这三位女青年纯洁、勤劳、聪明、能干,是她们使我逐渐消除陌生感,熟悉了劳动,熟悉了农民,熟悉了生活。

在劳动中,她们手把手地教我干农活,并且帮助我。一年中最辛苦的是“大战双抢”,即从七月十五日到八月十五日的一个月时间,抢收抢种。“百分之百的种植双季稻”,这是“以粮为纲”政策的硬性规定,但害苦了农民。那时又没有拖拉机,全靠两只手、一把锄,起早带黑拼命干。大伏天的烈日晒得田里的水差不多要沸腾了,但人还得下田插秧,上面太阳晒,下面热水蒸,晕到在田头是经常发生的现象。有一次,我实在熬不住了,她们三人立刻把我扶到田头树荫下,叫我休息一会,随后又立即跳下田,又快又整齐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还帮助把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在劳动中,她们帮助我干活已成了家常便饭,过后她们都不向别人张扬,不使我难堪,还把我的工分记上,当时,我的感激之情正是难以表达。

在生活上,她们也象亲姐妹一样关心我。看到我没有柴烧了,就把自家的柴搬来;看到我没有菜吃了,就把自家自留地上的新鲜蔬菜割来,把自己也舍不得吃的鸡蛋送来。没有她们的帮助,这三年的农村生活真不知怎样过呢?

在一次去集镇赶集时,我们四人走进了照相馆,留下了这友谊的象征。

合上“影集”,我思绪万千,离开农村已十多年了,过后也没有机会去看望这些农村姐妹们。党的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曾经生活过三年的农村也一定会象全国农村一样,生机勃勃,日新月异,我衷心地祝愿她们幸福、欢乐!

 ()熏豆茶、白米酒、酱油肉——永远的怀念

     当年的风和雨、悲与壮、泪和血、思与情都将是一代知青说不完、道不尽的跨世纪话题。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佩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这是我最喜爱的一首歌。哦,甜美的歌,流畅的曲,给人以宁静、祥和的慰籍。这是怎样的意境呢?一代知青不是都经历过、体会过这样的意境吗?怎么会有如此摄人心魄、令人回肠荡气的魔力?每当这类旋律在心中回荡,我胸中便升腾起迷雾般的悠思和惆怅。

    199556日,我班(苏高中67届二(4)班)28人,赴吴江南麻,进行了“苏插重温麻洋情”活动;19981114日,为纪念下乡插队30周年,我班33人再赴吴江南麻寻踪访友,并举行“知青亭”奠基活动;2008107日,为纪念下乡插队40周年,我班近20人又赴吴江南麻,在南麻镇中心小学内的“知青亭”前合影留念,在“知青亭记”碑前,重温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每次回到第二故乡,总是受到当地政府和领导的热情款待,受到乡亲们的热情接待,虽然老面孔越来越少,新面孔越来越多。在我们回家时,乡亲们把一袋袋的熏豆塞在我们的包里,带回苏州,给全家人尝尝鲜。看到那青青的熏豆,仿佛又尝到了熏豆茶那咸咸的、淡淡的青香,白米酒那浓浓的酒香,酱油肉那谗人的肉香,那永远的怀念,一辈子不能忘。知青们把青春留在了那片土地上,有的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乡亲们永记心间;那载入共和国史册的历程也成为知青们一生的财富。

 

                                         200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妈妈的爱
后一篇:聚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妈妈的爱
    后一篇 >聚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