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7年第4期发评论《云南小小说创作漫谈》

(2017-05-16 16:52:19)
分类: 发表记录

《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7年第4期发评论《云南小小说创作漫谈》

《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7年第4期发评论《云南小小说创作漫谈》

补齐云南文学的短板

——云南小小说创作漫谈

文/万吉星


  在碎片化阅读的今天,小小说(也称微型小说、短小说、千字小说)以其篇幅短小、语言凝练、构思新颖、立意深远等特点,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越来越多的作家加入到了小小说写作者的队伍中来,越来越多的大家、名家开始关注并参与这一新兴文体的创作,其中不乏王蒙、冯骥才、莫言等重量级作家的身影。当这一体裁的文学样式在全国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大好态势时,云南,这个偏处一隅的边陲之地,小小说的春天却迟迟没有到来。

  纵观云南文学创作,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文体在文学大观园里百花齐放、力作频现、异彩纷呈。但置身于全国小小说风生水起的大背景下来审视云南的小小说创作,则成了云南文学创作的一块短板,每每谈到云南的小小说,总感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有担忧、有困惑,但更多的则是希望。

  一、小小说的定义、起源及基本特征

  关于什么是小小说,如何定义小小说,目前业内众说纷纭,广西钦州学院副教授韦妙才在综合各方的论述后给出了一个相对较为完整的定义:小小说是一种发轫于中国古代寓言和古代笑话,以典型细节反映生活,表现一定的思想意义,构思新颖、情节完整、结局意外,具有空白性、朦胧性等特点的篇幅在1500字以内的文学体裁。它常常通过“微小”的篇幅,叙述“微小”的生活片断,表现“重大深刻”的思想主题。[1]

  中国当代小小说从20世纪80年代萌芽,90年代开始受到报纸副刊的青睐而迅速走红,逐步规范,到21世纪之初已渐趋成熟。特别是1990年的汤泉池笔会,即首届小小说理论研讨会的召开,明确提出了第一代小小说作家的概念,这标志着小小说作家不再是散兵游勇。可以这样说,到九十年代初,小小说作为一种新兴文体已以独立的态势出现于当代文坛,也从那时,开始出现了小小说成为小说四大家族(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小小说)之一的说法。

  小小说是一种以小见大、以少胜多、含蓄隽永、耐人寻味的精美的文学形式,与那些有曲折的故事情节、复杂的人物关系和典型的环境描写的中长篇小说相比,它像小说园地中一枝玲珑小巧的奇葩、一座精致的盆景,有着自己“小、新、巧、奇”的特征。

  小:即篇幅短小,取材小,入题角度小,通过抓住生活中的一个小事件、小场景,见微知著,以小见大,从中提炼出比较深刻的思想主题;新:即立意新颖,风格清新,每一篇都能反映出作者对现实生活的独特感受;巧:即人物形象要典型,情节要有吸引力,结构精巧严密,特别要在剪裁和布局上下功夫,力求使时间、场所、人物尽可能地压缩、集中,用较少的笔墨,实现四两拨千斤的功效;奇:即结尾新奇巧妙、含蓄隽永、出人意料。许多优秀的小小说常常在结尾处画龙点睛,出奇制胜,使人拍案叫绝。

  二、云南小小说创作的困境

  之于我省近年来创作势头强劲的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体裁而言,云南的小小说创作还处于萌芽阶段,处于嗷嗷待哺的婴儿期,亟待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支持。简言之,云南小小说创作是当前我省文学创作的一块短板,面临着诸多困境。

  (一)没有专门的组织,全省小小说创作如一盘散沙。当前小小说这一体裁越来越引起文学界的重视和关注,众多省份均成立了小小说学会、研究会,挂靠于各级作家协会,负责组织、指导、服务于当地小小说的创作及作家的培养,成为各级文联组织联系小小说作家的桥梁和纽带。如上海文艺出版社、《小说界》发起成立了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陕西省成立了精短小说研究会(由陕西省作家协会主管)、河南省成立了小小说学会(由省作协副主席担任会长),此外,广东、广西、四川等众多省份在省作协的支持下也纷纷成立了小小说学会。而在云南省,在众多的各类文艺家协会、学会中,却没有小小说这个文体的组织,全省的小小说作家们尚处于散兵游勇的自由搏击状态,与其他省份可以抱团取暖打包推介的小小说作家相比,云南的小小说作家在全省文学创作的这盘大棋中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更别说形成拳头优势,要想在全国小小说界争一席之地,路漫漫其修远兮。由于没有小小说学会等组织作为后盾,云南小小说作家在创作、培训、改稿、推介等诸多方面,皆各自为阵,小小说作品也只能散见于各类报刊,相比其他省以地域为单位集中时间、集中刊物,持续推出一批小小说作家的做法而言,一直玩散打的云南小小说作家们显得孤立无援势单力薄,难以在全国小小说界刮起一股“云南民族风”。

  (二)省内缺乏发表小小说作品的阵地。当前,越来越多的刊物逐渐认可了小小说这一文体,并且关注度逐年增加。在云南,目前尚没有专门的小小说刊物,在纯文学刊物《边疆文学》《大家》《滇池》以及各州市文联主办的纯文学刊物中,基本都未开设小小说栏目,仅在《昭通日报》《曲靖日报》《文山日报》等报刊的副刊上,偶尔会刊发几篇小小说作品,但尚未形成气候,影响力微乎其微,更谈不上繁荣云南小小说创作了。云南的小小说作家们不得不借省外的刊物借船出海、借鸡生蛋,到具有地域保护原则,主发本土小小说作家作品的省外刊物上去分一杯羮,其难度较大,能抛头露面的机会不多。发表难、省内找不到发表小小说的阵地,这些因素严重打击了云南小小说作家的创作积极性。

  (三)云南小小说创作队伍小实力弱。小小说经过多年的发展,在一些精心扶持的省份,均培养出了各自的小小说领军人物,从而带动了一大批小小说作家。如山东的蔡中锋、山西的刘国芳、重庆的游睿、陕西的刘公、湖南的戴希、湖北的李国新等主要从事小小说创作的作家,均在全国公开刊物发表了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小小说作品,成为当地小小说创作的一面旗帜和标杆,引领和促进了一方的小小说创作。而在云南众多的作家中,群英荟萃,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领域,不乏在全国叫得响的大家、名家,但主要从事小小说创作的作家却少之又少,即使有部分作家愿意从事小小说创作,也多为偶尔客串,仅是副业,权当其他文体创作之余的一种消遣罢了。关注小小说创作的组织、刊物、媒体、读者很少,把主要精力用来搞小小说创作的作家更是屈指可数。山东作协主办的《时代文学》2017年第1期刊发了笔者的小小说《爱心墙》后,责任编辑曾给我打电话说:以前很少关注云南的小小说创作,该刊物发表云南作家的小小说作品更是第一次。听完这话顿感汗颜、担忧。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云南小小说创作的尴尬局面和弱势——在全国小小说的舞台上,尚没有云南小小说的一席之地。

  (四)关注云南小小说创作的浓厚氛围还没有形成。社会环境和氛围对人的影响是十分重要的,古代孟母三迁择邻而处的故事无不精准地阐释了这一道理,正处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曾在全国产生较大影响的“昭通作家群”、“昭通文学现象”来看,皆有力地佐证了社会环境和良好氛围对人的影响。在昭通,上至厅官,下到农民工,无论阶层、年龄、身份,均在用心、用情、用生命在书写,这样浓厚的文学氛围,激励了一代又一代昭通作家如雨后春笋般在这片肥沃的大地上竞相破土而出。而在小小说这一文体上,缺乏的就是昭通文学创作的这种大环境和氛围。作为文学重镇的云南,小小说创作显得格外的冷清。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小小说篇幅短小、故事情节简单,很多作家对此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较之小说、诗歌、散文等文体而言,小小说作家的社会地位及影响力远不及前者,有很多人将小小说称其为小儿科,认为仅供茶余饭后的消遣,难登大雅之堂,不愿涉足这一文体的创作。在QQ群、微信群等公众文学交流平台上,讨论小小说的文学者也极少,这个领域成了被人们遗忘的角落。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和氛围下,关注并把主要精力放在小小说创作上的作家少之又少,立志于推动云南小小说创作繁荣发展的有识之士更是缺乏。此外,因小小说创作门槛低,网络传播方便,人人皆可以此来圆自己的文学梦,于是粗制滥造的作品比比皆是,充斥着网络和人们的视野,很难读到有思想深度、有艺术表现力的优秀作品,引不起人们的阅读欲望,导致了广大读者对这一文体失去了信心和耐心,关注小小说的社会氛围也就慢慢变淡了。

  (五)云南小小说创作缺高原,更缺高峰。小小说创作周期短,通常几个小时、一两天就能出一篇作品,因此造就了小小说作家的高产。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小小说作家,大多通过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作品在各级报刊轮番轰炸,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在全国形成一定的影响力。如山东的小小说作家蔡中锋,自九十年代涉足小小说创作以来,几十年如一日,潜心于小小说创作,在国内外公开刊物发表小小说两千余篇,凭借小小说12次登上中国作协主办的《小说选刊》,在全国小小说界引起了广泛关注,成为当前小小说创作的领军人物。在全国小小说数量急剧扩张形成高原的同时,王蒙、冯骥才、莫言等一些著名作家介入小小说这一领域,为这一文体的繁荣发展贡献了一批精品力作,形成了小小说创作的高峰。从这个角度来看,云南的小小说创作放到全国的大背景下,不仅数量不多,精品更是少之又少。从当前主流的几十家刊物发表的小小说作品来看,每期上稿的云南作家不多,作品被《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知名刊物选载的更是凤毛麟角,既缺高原,更缺高峰。目前,尚没有人能扛起云南小小说的大旗。

  三、小小说也能有大作为

  小小说虽小,但简约而不简单,也能在文坛大放异彩、大有作为。正如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杨晓敏所言:小小说就是思想内涵、艺术品味和智慧含量之结晶也,其文体意义、文学意义、文化意义、教育学意义、产业化意义、社会学意义均彰明丰沛,可圈可点,无不打上时代进步之烙印。[2]

  (一)名家的参与让小小说大放异彩。近年来,一些全国著名作家将他们的笔触伸向了小小说这一领域,借助其较高的声誉、扎实的创作功底、深刻的思想内涵,让小小说在文学大花园里大放异彩。其中较为突出的当属新时期中国小小说的倡导者与实践者冯骥才先生。他曾经创办过小小说杂志《口袋小说》,并作为《小小说选刊》创刊伊始的顾问。2000年,冯骥才将其在20世纪80年代创作的较有代表性的《刷子李》《蓝眼》等18篇小小说以《俗世奇人》为名结集出版,2015年,又将《神医王十二》等18篇名篇小小说以《俗世奇人新篇》为名结集出版,在小小说界刮起了一股“冯氏旋风”。冯骥才先生的《市井人物》《俗世奇人》《俗世奇人新篇》等系列小小说,在艺术上一脉相承,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将笔记元素、传奇风骨、白描手法融合于一体,厚重而不失轻灵,深长而不乏精巧,成为当今小小说的经典之作。[3]2007年5月,在第二届“中国•郑州小小说节”上,冯骥才先生荣获“小小说事业终身荣誉奖”称号。此外,在老一辈著名作家的文学创作中,也不乏小小说的身影,如莫言的《马语》(《小说选刊》2017年第2期)、史铁生的《奶奶的星星》(《微型小说选刊》2012年第23期)、汪曾祺的《护秋》(《微型小说选刊》2012年第17期)、王蒙的《善狗与恶狗》(《微型小说选刊》2010年第4期)、梁晓声的《大兵》(《微型小说选刊》2012年第12期)等等,此类例子不胜枚举。众多大家、名家的介入,为提升小小说在文学领域中的地位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他们虽只是偶尔为之,但多成佳品,为小小说创作树立了新的标杆。小小说由粗糙单薄走向精致丰厚并逐渐形成一种有独特审美特征的文学样式,大家、名家的特殊影响功不可没。在这一点上,小小说事业的倡导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小小说选刊》《百花园》主编杨晓敏这样评价:近30年来,小小说这种新的文学样式,能以星火燎原之势迅猛发展,在当代中国成为一种耐人寻味的文学现象,虽然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基础,但在它萌芽、发轫以及文体特征尚未成形时期,一大批有远见有责任的著名评论家、作家的热情呼吁和参与创作,的确起到了倡导和示范作用。[4]

  (二)众多刊物对小小说的关注激发了作家的创作热情。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学刊物开始关注小小说,目前全国有近千家报刊在发表小小说,每年的发表量达数万篇。特别是中国作协主办的重量级刊物《小说选刊》,专门开设了“微小说”专栏,每期用10多个页码的版面,刊登10余篇小小说;公安部主办的大型文学刊物《啄木鸟》,也在“好看小说”栏目里每期安排一定的版面专门刊发小小说作品;很多省、市级文学刊物也纷纷开设了小小说栏目,如山东省作协主办的《时代文学》开设了“小小说世界”栏目,四川省作协主办的《四川文学》开设了“小小说”栏目、安徽省文联主办的《安徽文学》开设了“微篇小说”栏目;此外,很多省份还专门主办了小小说刊物,目前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的有吉林省文联主办的《小说月刊》、河南郑州市文联主办的《百花园》、吉林省延边市作协主办的《天池》、江苏镇江市文联主办的《金山》等等。同时,以专门选载小小说作品为主的选刊类刊物,如《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也在文学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三)社会各界对小小说作家的关心让人们看到了光明出路。一方面,中国作协对小小说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关注。首先,在吸收会员方面,把主要从事小小说创作的作者纳入了中国作协会员发展的范畴,给予重点关注和支持。据不完全统计,自1980年小小说创作进入人们视野以来,至今全国已有100多人因其小小说创作成就被吸收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数千人进入省市作协,被冠以“作家”的头衔,数百篇小小说作品被选入大中专教材,极大地调动了小小说作家的创作热情。其次,2010年3月,中国作家协会发布了最新修订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奖条例》,正式明确将小小说文体纳入鲁迅文学奖的评选序列,这是对30多年来我国小小说文体创作者和实践者的认同与肯定。另一方面,各有关部门给小小说繁荣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温床。2002年4月,中国作协创研部、《文艺报》《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在北京举办了“当代小小说庆典暨理论研讨会”;2005年4月,郑州市政府主办了“中国郑州•小小说节”;2009年8月,中国作协创研部、文艺报社、河南省作协在北京联合主办了《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研讨会;2013年12月17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在湖南常德武陵区举办了中国•武陵微型小说(小小说)现象高端论坛活动。在此基础上,《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于2012年在广东惠州建立了“中国小小说创作基地”;中国微型小说学会2013年在湖南常德武陵区创建了中国微型小说(小小说)创作基地;与此同时,广东东莞、广西钦州、四川成都武侯区等地也纷纷创建了小小说创作基地,签约了一批知名小小说作家,使其成为了培养小小说作家的摇篮。目前,全国各地先后设立了小小说“金麻雀”奖、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等将项,进一步提升了小小说作家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广西钦州学院、广东湛江师范学院(岭南师范学院)还专门开设了“小小说创作”课程,成为全国首批专门研究小小说理论与专门讲授小小说创作的高校,为繁荣小小说创作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持。

  四、繁荣云南小小说创作的思考

  云南的小小说要想从当前的困境中成功突围,需要各级文艺组织的扶持、需要文学刊物的关心、需要各级媒体的关注,同时更需要广大小小说作家们的勤奋努力,沉心静气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一)争取成立云南省小小说学会。参照各相关省份的做法,建议成立云南省小小说学会,挂靠省作家协会(各州市可根据实际情况,分级设立小小说学会或分会),具体负责云南小小说创作的研讨、推介,加强与小小说作家的联络,加大培训,邀请省外小小说刊物的编辑到云南召开改稿会,举办讲座、培训等形式,提升云南小小说创作人才队伍的整体水平。

  (二)在云南创建“小小说创作基地”。目前,中国作家协会《民族文学》杂志社在德宏州创建了全国民族文学创作基地、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在大理州创建了“中国文艺评论基地”、《人民文学》杂志社在大理创建了创作基地、《边疆文学》杂志社在保山腾冲创建了文学创作基地,对推动全省文学创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鉴于此,建议省内相关文艺组织积极争取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杂志社在云南建立“小小说创作基地”,不定期地推荐省外知名小小说作家来云南体验生活,进行采风、创作,举办以云南为中心、汇集周边地区优秀小小说作家的改稿会,培养、培训云南小小说作家。

  (三)倡议云南各级文学刊物、报纸副刊设立小小说栏目。积极关注云南本土小小说作家的作品,使其成为云南小小说走向全国的摇篮,将小小说这一文体放到与小说、诗歌、散文等其他文体同等对待的地位,精心培育这株幼苗,扶上马,再送一程。

  (四)建议云南的小小说作家摒弃浮躁,潜心创作。云南的小小说创作整体实力较弱,这是不争的事实。一方面要呼吁各方面的关心支持,营造良好的环境、提供良好的平台,另一方面,小小说作家也要沉心静气,摒弃功利思想,把笔触对准丰富多彩的生活,对准异彩纷呈的少数民族风情,透过现象,深挖本质,用最简练的文字,去捕捉生活中最闪光的片断,从而触痛人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小小说是小的,但是小并不意味着肤浅,它同样可以传达极为深刻的思想。在这个信息爆炸快节奏的时代,深刻而有力地思考,是小小说的力量所在,也是对云南小小说作家们的极大考验。痛定思痛,奋起直追,方为云南小小说突破困境之良策。

  注释:

  [1]韦妙才:《小小说论评》,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2][4]杨晓敏:《当代小说百家论》,河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

  [3]卢翎主编:《2015年小小说选粹》,北岳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

  
(原载《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7年第4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