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校史人物:褚璞

(2013-12-29 00:01:10)
标签:

褚璞

毛主席塑像

山师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文化

分类: 纪录文献

校史人物:褚璞
校史人物:褚璞校史人物:褚璞


  耄耋老人褚璞追忆———

为毛主席塑像的日子

【人物资料】
  褚璞,1929年生,山东滕州人,1949年考入山东工学院土木工程系建筑结构专业,1952年毕业分配到山东省建筑设计院工作,工程师、高级建筑师。1985年调入山东工艺美术学院,1991年离休。从事设计工作40余年,在纪念性建筑、雕塑等方面颇多建树,为英雄山革命烈士纪念塔的设计主创人员,曾作为主要人员参与山东师范大学与赤霞广场毛泽东塑像的建像工作。

    每到12月26日——— 毛泽东主席诞辰日,赤霞广场毛主席塑像前都有许多市民自发前来举行纪念活动。作为山东师范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位于东方红广场的毛主席塑像,自然也吸引了无数目光。近半个世纪过去,当年建造这两座毛主席巨型塑像时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日前,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王任老师的帮助下,记者采访了一位当年参与这两座伟人塑像建像工作的建筑师——— 耄耋老人褚璞。作为当时的建像顾问,褚璞参与承担了重要的工作,例如将塑像小稿准确放大为巨型塑像等。时至今日,褚璞还保留着当年他撰写的“雕像施工总结”,泛黄的纸张正静静诉说着陈年的往事。
    塑像衣襟朝东朝西争论不休
  已是耄耋高龄的褚璞老人,至今保留着许多四五十年前的资料,这些资料承载着一段特殊的历史,成为当年岁月的见证。一期出版于1967年10月25日,山东师院革命委员会、文革串联指挥部主办的《黄河评论》,扉页为一张“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的大照片,它记录了一个瞬间:众多群众站在主席塑像前欢呼庆祝——— 在半个月前,这座主席塑像落成。
  褚璞翻开一本泛着旧色的《毛泽东选集》,“毛主席巨型雕像落成纪念”、“山东师院革命委员会、文革串联指挥部,1967年10月11日”等字样颇为吸引人的注意。“这是当年主席雕像建成当天的纪念品,当时没有几个人领到,我是其中之一。”之前,褚璞成为建像办公室的建像顾问。
  褚璞回忆说,建造主席塑像在当时是一件大事,仅塑像的形象就引发了众多争论。“当时有很多济南雕塑家参与设计,我记得有50多个方案,”褚璞说,争论具体到每一个细节,“被风吹起的衣襟是朝东还是朝西?这关联到‘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的问题。左脚在前还是右脚在前?争来争去没有结果,最后选中山师一名学生设计的高2米左右的雕像小稿。”“雕塑家设计出小稿,是定下了基本造型形象,但放大为巨型塑像,需要考虑建筑材料、防震等多方面,这就需要建筑师、工程师的参与。”褚璞说。
    数次更改力求完美
  不久,连同底座9米高的第一个雕型建成,但因“雕型和环境不能突出伟人的形象”而被众人否决,拆除改建高16米的。褚璞回忆说,要建16米高的塑像,可体育馆的高度容不下,只能往下挖地基,向上则拆掉房梁,但这样做存在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即透视变形,无法从一个点看到塑像的全貌。褚璞解释说:“头部在房顶之上,脚部在地基之下,站在体育馆里,怎么能把握住塑像的整体形貌呢?”
  在众人热火朝天的干劲中,第二个雕型很快塑成,但褚璞对眼前的塑像并不满意。褚璞回忆说,“当时就想,需要找专家来看看,于是,我与几个人一起到北京请来雕塑家张松鹤等人。”那时,北京市美术公司的张松鹤已经参与过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院校巨型毛主席像的塑造。
  塑像的“雕型粗糙,不够完善”很快成为共识,但褚璞表示,他对塑像不满意但是他不敢直接说拆,“能随便说‘拆’吗?我要直接说‘拆’,很可能就转变成我的问题,后来还是张松鹤表态要‘拆倒重来’,建造更高质量的主席塑像。”随后,张松鹤等人设计出塑像小稿,褚璞与山师的老师等人将其放大定稿。
  “小稿是重要环节之一,是准确刻画放大为定稿的基础。”褚璞说,当时从塑像结构、比例关系、动态、气息、面部表情刻画到每一条衣纹、每一个细部,都认真研究、仔细推敲、反复修改,直到众人满意为止。在褚璞保留的“施工总结”上,详细记载着大小塑像的各部尺寸对照:“头长、脚长、肩长”,“下巴—眉弓”,“大衣口袋处周长”,“手指到地面”等各处细节均无遗漏。
  为了避免在室内造成的透视变形问题,第三座塑像改在现场台座上直接塑造,但同时又有新问题出现。褚璞说,“防晒、防风、防雨需要考虑;必须日夜不停地喷水,使泥塑保持可塑性,防止干裂。很多需要注意。”
     站在校门口是观像最佳视点
    “大型塑像取材通常有石雕、木雕、石膏、金属铸造等,而最后选择钢筋混凝土,是考虑它更适合当时的人海战术,可塑性强、耐腐蚀等。”褚璞说。
  当时的塑像还根据采光条件刻画伟人形象。褚璞表示,由于塑像面向北,采光条件较差,在面部刻画、衣纹处理方面适当硬了一些,“体面关系、高点低点、阴面阳面、线条转折处理特别明确,并有许多稍微夸张之处”,而这些处理就是为了适应背光环境的需要。“彩色水泥、白石子、松香石、黄沙”,在“施工总结”中有一张表格清楚记录着当时混凝土的配方比例。褚璞说,当时特意选择花岗石石子,以求视觉效果更好。在塑像拆模之后,又通过“剁斧”将水泥浮浆剁去,并解决某些细节问题,“需要特别仔细地剁,剁出的线条力求整齐,使塑像衣纹和谐统一。特别是面部,更需要采取细剁斧的方法。”
  “塑像达到了我理想中的效果。”说到这句话,褚璞爽朗地笑起来,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兴奋。“在整个建像过程中,塑像的选点、高度、比例、尺度、色彩等方面不只做了多个方案,还特别考虑了雕塑与周围建筑环境的特殊性,为了实现最优化的视觉观察角度,选择了合理的垂直视角和平面视角,解决了移动视点所产生的透视变形,在周围各个角度都能完整地看到毛主席塑像的全貌。”褚璞笑着说,现在学校正门位置的观测效果最好,“因为视点正是基于正门”。
  山师主席塑像的落成,消息很快传向全国。在《黄河评论》中,刊载着一封“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馆贺信”,信中表示,由于工作非常繁忙,使他们不能有机会前来参加毛主席巨型雕像落成典礼大会,致以敬礼。
    原班人马再建展览馆塑像
  很多济南人知道,赤霞广场上的主席塑像是在1999年由山东省工业展览馆搬迁而来,而这座塑像的塑造当年也有褚璞的参与。“山师主席塑像落成之后,我们原班人马应邀到展览馆承担第二次建像工程。”褚璞说,因周围环境规划的需要,展览馆的塑像略低,“像高8米,基座高4米”。
  褚璞表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再建造第二座不再那样困难,但还是遇到某些意外情况。“展览馆那里周围有泉群,地下水位高,施工挖地基时竟然挖出泉水来,大约一个连的解放军战士来紧急排水。”
  说起建造主席塑像的日子,褚璞还记得这样的细节:当时吃饭需要粮票,在山师建像时,工地管粮票,饭随便吃———与达到理想效果的塑像一样,吃饭管够也成为这位耄耋老人的记忆。

《济南时报》专版报道—— http://jnsb.e23.cn/shtml/jnsb/20131226/1233940.s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