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城市的树梢
城市的树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0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毗陵驿

(2019-04-09 16:07:00)
标签:

文化

情感

历史

分类: 江南旧梦
      风雨交加,阅卷加上课,还有晚自习……刚才上课 跟学生一起复习名著,说到宝玉出家,说到雪地里拜别贾政,不得不又想起毗陵驿来。以前上《指南录后序》时说到文丞相逃亡,也会讲到“毗陵”,这个词语在学生眼里不过一个古代地名而已,而我心中却油然而生一种特殊的情感。从高中读书到异地求学乃至工作之后,多年来无数次故地重游,经过,停靠,经历一些世事变迁,毗陵驿也可算是心中的一个码头……最后一次亲近它,是多年前夏天一个清凉的夜晚,与故人对酌,微醺之际漫步毗陵驿,心中感慨万千。翻出以前写的一段文字,忽然想应该找个时间重游毗陵驿,暌违已久,该有新的见闻感悟,那时再为它写一些文字吧。
 
       几乎已经找不出多少“今生今世的证据”来表明它曾经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死去的遗产已消逝在历史的鼓角铮鸣里,而活着的遗产将要消逝在城建的进行曲中。文化的标志贴上了拆除的政令,历史的遗迹也将改变残留的方式。我不是这座城市的遗老,但也非匆匆过客,对于在这座城市中曾经上演过的风景,尚存追念,尚有眷恋,对于物是人非面貌全异的进程,总还是有点惶惶然。
       夜晚的运河不同于白天,在灯光的映照下微微有风起云涌的态势。当城市渐趋沉静,万家灯火开始次第落在夜色中,运河却是热闹地运动着的。岸边的光亮推动着水波,水波又烘托着灯光,使河面充满勃勃的生机。一艘艘巨大货轮鸣笛而过,掀起阵阵波涛,让人感受到悠久而又绵长的生命力。高大的木船带着连环画中常见的传统形象从怀德桥下驶过,带着经年不变的岸上少年走天涯的梦想。置身桥下,高大宽阔的拱形桥身将渺小的过客完全盖住,仰头可见怀德桥肚暗色的方格梁柱,俯身则见运河船推水波,汹涌拍岸,似要把这样的夜晚塑成岸边的浮雕。此时,毗陵驿是奔流着的运河畔一个孤独的历史标记,只有亭子上边一块新挂上的“皇华亭”牌子显得兴奋不已。穿月楼依然,而被改了走向的文亨桥上找不到跨越运河的感觉了。
       西瀛门城墙修建后,我只是从外围走过时远观过。因为登过西安的城墙,因为生活在南京明城墙下,我对这段长仅221.8米,似是而非的仿明城墙一直没有多少兴趣。但或许是因为运河要改道,在对一切往昔回望的时候总会有惜别之绪,趁此良宵,趁着运河尚在城市的中心奔流不息,何妨登临?
       走上台阶,窄窄的空城青砖不老,名字不存,文化的底蕴埋在哪里呢?城市沧桑巨变的记忆已经被水泥封杀在砖缝里,被瓦刀砌进去的谁能说得清有多少故事?夜色醉人,以微醉的心情从垛口看运河,运河仿佛成了它的护城河,也似乎曾有过炮火纷飞的往昔在此城池闪现,也似乎曾有过牵挂凋零的往事在此沉落。城墙上的砖壁刻画着老常州府的地图,可以看到常州府学、运河走向还有当年北门外的情形。这幅地图,我曾经在红梅公园的地面浮雕上触摸过。抚摸着那些现代刻下的故有的城市走向的线条,忽然想起唐诗宋词音乐诗歌朗诵会上开篇解说词中一句:“刻写历史,它刀刀见血。”……
       城墙上孤独地矗立着一块石碑,刻有明末清初浦源一首《西城晚眺》:“官柳犹遮旧女墙,角声孤起送斜阳。英雄百战成寥落,吴楚平分自渺茫。寒烟带愁离塞远,暮江流恨入云长。古今天地谁非客,何用登临独感伤。”如今我们看到的已经不是那样的苍茫迷离的明城墙,官柳不见,英雄杳然,新修复的城墙让人难有无谓的感伤,即便还有闲愁,也已汇入了滔滔运河,消入天际了。
       是啊,古今天地谁非客?人生如寄,当我们如今为前后北岸被迫拆迁众多名人故居而愤怒悲慨惆怅唏嘘的时候,曾经从此经过,曾经在此居住过,曾经扎根于此来此认祖归宗的那些历史文化名流,他们早已经融于历史,化归天地了。就在前天晚上,我还给两个孩子讲过延陵季子三让其国和季札挂剑的高风亮节……我所喜欢的苏东坡虽然晚年多次上表乞请在常州买田终老,且最终也逝于孙氏藤花旧馆,但是终究还是属于客死他乡的。而如今,他终老的藤花旧馆也将不保。黄仲则、赵翼等一大批文化名人的故居被强令拆建或部分拆建,我曾去过的青果巷赵元任故居早已凋败不堪,此次更难脱此劫。那些“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骄傲的呐喊早已式微,那些城市的点滴印记风流云散,清军的风烟呼啸过,日寇的炮灰掩埋过,文革的烈火焚烧过,它们都坚强地屹立不倒,而今在这样一个太平盛世,它们终难保全……平常的日子容不得往昔不合时宜的悲喜,谁听得到运河浑浊的吞声呜咽?谁还曾记得这是一个有着两千五百年历史的古城,谁还能够证明一条水,一棵树,一根草曾经说过的往事呢?
       城墙下,几个老人在桃树下闲坐,两个成人正带着个孩子练功,一人斜躺在城角一侧哼着戏。这一带曾经有许多居民巷,如今踪影全无,有的还保留地名,如杨柳巷,但是已经成为一条“通衢”。运河由南往北绵延数千里,但真正穿城而过的就是常州。如今城建规划要在城南重建新的运输河,使原有的市内运河成为“景观河”,不知须舍多少,可留多少,能创多少;不知是在造福,还是在种罪,前途茫茫。
       在水一方,溯洄求之。从《诗经》里流传下来的音乐尚在河边低回。在求新与怀旧的矛盾中我们百感交集地迈进,行行重行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