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国云
梅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44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若水  (七十八)

(2010-03-14 11:25:41)
标签:

若水

梅国云

情感

分类: 小说

    下课时,她问同学,同学们都说没见到。杨慈以为他病了,便往柯教授家打电话,可半天没人接。杨慈急了,找到班主任。班主任叹了一口气告诉她说:“钱诚已被校长赶出学校了!”

    杨慈哭着回到教室,同学们都围过来问怎么回事。杨慈哭泣着把情况告诉了大家。

教室内一片寂静,大家都愤愤不平,都为没有生活能力的钱诚担心。“这校长也太混蛋了,这不是把钱诚往绝路上赶吗?钱诚哪有生活能力?”江谋就愤愤不平地说。

    这时,就有两位警察夹着个包来到教室,一个高个子警察问江谋:“请问这是钱诚同学的班级吗?”江谋一脸惊讶地答:“是啊,你们找钱诚有什么事?”见警察找钱诚,杨慈就担心得不得了了,她担心钱诚离校出走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走到警察跟前问:“你们找钱诚干吗?”

    高个子警察说:“钱诚同学前不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多年前一个重大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集团主犯被他发现。经过我们调查取证,现在这个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他就是咸城大家拿经贸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大拿,真名叫胡作子,绰号胡三杯。现在我们来为钱诚送奖金。”

    听到这,同学们都松了口气。杨慈高兴地说:“那你就把奖金交给我们吧,我们负责交给他。想不到这家伙还立了大功。”

    个子矮一点的警察说:“可不仅是立了大功呢,这里面还有感人的故事呢,可以写成长篇小说了,如果拍成电视很精彩耶。据胡作子交待和钱诚的介绍,我们也弄清了曾引起全国媒体广为关注的一个悬案,因为钱诚就是若水,若水就是得羊,他的母亲就是曾感动中国、千辛万苦寻找儿子的小草……”没有等到警察说完,杨慈就大声哭叫“若水哥哥!”往教室外冲去。

    大家不知何故,几个女同学忙追出去抱住杨慈……

    杨慈是悲喜交加。原来钱诚就是小草阿姨的命根子若水哥哥。若水哥哥被校长赶出校门了,还不知道现在何处,没有文凭,没有社会经验,连加速度都不知道是什么,他靠什么养活自己?这下可好了,这下我阿姨就同意嫁给我爸爸了。杨慈就这样想着。

 

    杨慈没敢在电话里告诉爸爸和小草阿姨这里发生的一切。她打电话给爸爸说有重要事需和爸爸说,让他晚上到学校接她回家。

    加法在电话里反复问杨慈究竟有什么重要事,杨慈说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只有等回到家才能说。

晚上,加法来接杨慈。杨慈上车后,加法有些心情沉重地问:“慈慈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杨慈头一歪说:“暂时保密,等见了阿姨再说。”

    加法使劲咳嗽了两声,好像有什么话要讲,杨慈扭头看了爸爸,却发现爸爸眼睛里有泪水,想着是不是爸爸已经知道事情了,就问:“爸爸怎么了?”

    加法把头趴在方向盘上说:“你阿姨瘫痪了,现在在医院里。”说完,加法呜呜地哭起来。

    杨慈急了:“怎么可能,我上次见过阿姨还好好的。”

   “真的瘫痪了,严重的内风湿关节痰,股骨头坏死,腰锥尖盘突出。我们没有照顾好你阿姨啊。你阿姨怕影响你学习就不让我告诉你。”加法哭着说。

    杨慈也哭了,就催爸爸快到医院看阿姨。

 

    原来,就在昨天早上,加法快要上班了还没见小草从楼上下来。这么些年来,小草早上都起得很早,照顾杨慈和加法的生活,杨慈上大学后,就把加法照顾得更好了。加法有些不放心就亲自到楼上叫小草,敲了一下门,就听小草说:“杨总请进来吧。”加法进来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原来小草正在地上,面对着菩萨塑像跪着。加法说:“小草,你这是干吗呢?”小草说:“快扶扶我,不知怎的,我的腿不能动咯。一点感觉都没有。唉!”加法就上前抱起小草,可小草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加法把小草放在床上躺着,用双手揉搓小草的双腿,可揉了半天也没有反应。加法就抱着小草哭了起来,说:“都怪我粗心啊,我没有照顾好你啊,你这是何苦的呢?”几年以来,除了杨慈外,加法并不知道小草每天凌晨起来为孩子念经祈祷的。小草就说:“你都下了那么大气力,想了那么多办法也没有找到孩子,我就想啊,兴许菩萨能帮助我的。唉,过去我也不信这个,可我婆婆信,不曾想婆婆就托梦给我,说孩子在什么地方,就怪我没听婆婆的。那个和尚也说是有效的,只要心诚。”“可你把身子都弄垮了也没把孩子念回来,你这是何苦的呢!”加法就有些责怪小草。小草笑笑说:“孩子不回来,我活着还有什么脸面,我就想算了,也许孩子真不在这个世上了,我死了就可以和我孩子在一起了。唉,我最亏欠的就是你,不能当你的妻子了。”加法就搂紧了小草哭得更伤心了。

 

    终于知道哥哥的下落了,可阿姨却成这个样子了,杨慈就一路上嘤嘤地哭。加法已经平静了,就一边开车一边给女儿递纸巾。到了医院进了病房,小草正坐在床头,杨慈进来就一下子扑到了小草的怀里放声大哭,哭了好长时间。小草就很爱怜地摸着杨慈的头说:“慈慈,快不要伤心咯,阿姨没事的。”又埋怨加法说:“你怎么告诉孩子了,唉!这病没法治了,过两天就把我送回老家吧,在这里也做不成什么了,还拖累人。”加法说:“你说哪去了?都一家人,这一辈子我照顾你。”杨慈停住了哭泣,抽噎着说:“还有我,我养阿姨一辈子。噢,阿姨,若水哥哥找到了。”

    加法和小草没有反应过来,加法问:“什么若水哥哥?”

   “原来钱诚就是若水哥哥!”杨慈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小草也听糊涂了问:“孩子,什么钱诚若水的,慢慢说。”扶着杨慈坐下来。

    杨慈说:“那天在学校门口你见到的男孩,就是咱若水哥哥。怪乎他说他妈妈跟我阿姨一天过生日呢。”

    小草乐了,对加法说道:“加法,你看这孩子,说胡话?”

   “是公安局说的。”接着就把事情经过说给爸爸和阿姨听。

    没等杨慈讲几句,小草浑身就颤抖起来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起来,说:“杨总,快开车,我现在就要去见我的孩子!”

    加法笑了:“快别哭,若水有了下落,都读了大学了,应该高兴才是。多少年都过去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再去。”

   “可校长已把哥哥赶走了!”杨慈又没头没脑地打着哭腔说。

   “什么?被校长赶走了!”小草和加法同时问。

    杨慈边抽泣边把校长赶钱诚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加法很恼火,骂了一句:“这个校长真是个混蛋!”

    小草急了:“这孩子会到哪去呢?我们赶快去找吧!”

    加法现在反倒冷静:“孩子大了,不会有事。这十多年来该吃的苦都吃了,你们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加法立即与公安局取得关系,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帮助找到若水。

 

    钱诚离开西北师范大学不久,美国、英国和国内几个影响较大的期刊又陆续发表了得环中的文章。这些文章是钱诚上学期写成邮出的,所以作者单位仍然是西北师范大学。实际上史校长早在另一个高校任副校长时就拜读过得环中的大作,到西北师范大学任职后也曾多次提出要设法把得环中找出来,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这次见得环中又浮出来了,便请公安技术部门参加组成一个调查组,自己亲自负责来弄清得环中的真面目。

    调查并不难,因为得环中所有稿件都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同时还曾用得环中的名字在校园网申请过一个信箱。

    很快,目标便锁定在柯教授家的电脑上。

    起初,调查组认为,这些文章可能是柯教授所为。因为柯教授是一位德国望重的国学大师,一向淡薄名利,不喜张扬。在校园,也只有他老人家才能写出如此有份量的文章。可通过更加深入的调查就发现了新的疑点——后来发表的文章显然是柯教授去世以后写成的。经过分析,调查组又认为,柯教授去世后发表的文章,可能是钱诚按照柯教授在世时的嘱托,把过去那些没有发表的文章相继寄出的。但不久后的情况就推翻了调查组的分析。在警方介入下,并经校领导同意,调查人员打开了柯教授家的门,网络专家根据柯教授家电子信箱对外联系的地址,与世界文化促进会会长罗伯特先生取得了联系,证实了得环中就是钱诚。因为那次钱诚没有去大洋彼岸参加专门为他举办的研讨会,罗伯特先生提出最好能面谈,交流思想和感情,于是他们都在电脑上安装了摄像头,定期进行可视交流。罗伯特先生还把他录制的交流资料片传了过来。调查组一看,得环中正是钱诚。罗伯特先生听说钱诚被赶出了校园,大为震惊。他称赞得环中是世界的栋梁之材,批评西北师范大学的做法是非常错误愚蠢的。他说,如果知道了得环中下落,就把他介绍到世界文化促进会工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