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国云
梅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44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若水  (七十七)

(2010-03-09 22:47:59)
标签:

若水

梅国云

情感

分类: 小说

    西北师范大学原校长退休了,华东某高校史副校长来接任校长一职。

    史校长来西北师范大学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把钱诚清除出大学生队伍。那是他上任的第二天,在电脑里调阅上学期大学生考试成绩,发现钱诚的几门功课都只考了20来分。于是他叫来教育系主任问情况。

    系主任说:“这个孩子情况很特殊,从小没有上过学,是已故柯教授生前好友的弟子,是个插班生。”

    史校长一副很有魄力的样子说:“开国际玩笑,我们大学生队伍里竟有没有读过书的人!我不管他是哪个教授的关系,在我这个校园内绝不能有不经过考试就进大学读书的人,绝不能出现期末考试门门不及格的人还留在大学继续读书。”

    系主任知道钱诚的身世,有些不忍心地说:“史校长,这事是不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孩子也是我们教育体制弊端的受害者。再说,柯教授已经去世,你把这孩子赶出去可能不太合适。况且,让这孩子来插班,当时校党委专门研究过。”

    史校长火了:“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受什么害,自己读书读不进还怪教育体制。柯教授不在了不等于我们就要包这个孩子上学找工作。过去校党委研究此事那才是体制有问题。我们实行的是校长负责制,如果我连这个都不能做主,那还当什么校长。你们西北人观念就是落后!”

    系主任气得一声不吭,愤愤地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过了一冬的植物已在春风的吹拂下缓过神来。原本就绿的冬青叶子一天比一天鲜亮,远远地看道路两旁的泥土已萌生出点点绿意,有些潮湿的梧桐树枝已结出一个个苞。春风吹在脸上暖暖的,感受到心里酥酥的。

    对初春最为敏感的应是女孩子,对让她心动的男孩子的感觉就像这“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美妙景色,常常在心里藏着热切的欲望,可当走到跟前时就稀里糊涂地说不清楚了。

    杨慈远远地看着钱诚,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这冲动在那次操场事件中体会得更为明显。是的,小草阿姨当初救自己时,自己曾紧紧地抱着阿姨;他救女生时,自己也特别想紧紧地抱着他。抱的都是英雄,都是感激和依恋,但对钱诚还有一种让自己说不清的令自己心头颤动的感觉。这个学业很差的插班生,这个将来可能都难以出人头地的男孩子,这个和小草阿姨长得还比较像的披着神秘面纱的同学,自己为什么对他总是放不下?

    今天是周末,小草阿姨一会儿要来接自己回家,唉!如果把他带回去让家里人看一下多好啊?可教室、图书馆、柯教授家到处找就是不见他的影子。以近黄昏了,杨慈一边想着一边往学校大门外走。

    在大门外等了一会儿,小草阿姨的车就到了。阿姨下车,杨慈上去抱着阿姨,甜甜地叫“靓阿姨”,还觉得不过瘾,又亲了一下小草的脸撒娇地说:“靓阿姨快当我妈妈吧。”然后拉着车门让小草上车,随后自己坐进去。车刚起步,杨慈便看见钱诚正从外面往大门内走,赶紧叫司机停车。杨慈下车紧追两步赶到钱诚面前说:“钱诚,你晚上有事吗?”

    钱诚微笑着问:“杨慈,有事吗?”

    杨慈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钱诚很温存地看着杨慈,仍然一脸阳光地问:“杨慈,有事尽管说,我乐意为你做。”

    杨慈低着头轻声说:“我想请你到我家吃晚饭。”

    钱诚嘿嘿地笑出声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真对不起,这一次又要让你失望了,我约了同学帮我补习功课。下次我肯定去。”

    杨慈点点头,抬头看着钱诚,指着前面的车说:“我阿姨来接我了。”

    钱诚回转过身来,向车子里的杨慈的阿姨招招手与杨慈说了声“拜拜”就进了校门。

    就在杨慈与钱诚说话时,小草连打喷嚏,司机以为她感冒了便关上了车窗。当钱诚回转过身与小草打招呼时,她的心里竟一阵发慌。小草看到这个俊朗的年轻人让她每个神经每个细胞都强烈地产生从未有过的亲切感。她慌忙地打开门下车,看见年轻人扭头给一个乞丐碗里放了钱后就走进了校门,女儿还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宝贝,这是谁啊?”小草问。

    “我同学。”杨慈头也不回地答。

    “这个孩子不错!”小草搂着杨慈一起往里看,直到钱诚消失在视野里,母女俩才上车。

    “他说下次一定到我家吃饭。”杨慈搂着小草没头没脑地说。

     小草用手刮了一下杨慈的鼻子说:“小丫头,不害臊!”

     杨慈娇嗔地说:“他叫钱诚,什么时候都很沉着,那次还保护了我们班女同学。嘿,真像个大哥哥!”

    “他是哪里人?”小草问。

    “不知道。”杨慈答。

    “你连人家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就稀里糊涂地对人家有那个意思,真是个傻妞。”小草笑着和杨慈开玩笑。

    “哎,靓阿姨,钱诚的五官长得和你特像,清清爽爽,特秀气!对了,他妈妈还和你同一天过生日呢。”杨慈一脸认真地说。

    “是吧?好女儿,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和阿姨像,你才对他有好感?”小草问。

    “就是呀阿姨,他还与阿姨一样敢于见义勇为!”杨慈笑了回答。

    说笑中,小草就又感到腿部一阵发麻,心里就一阵痉挛。到现在还没有孩子的消息,小草对孩子的思念已经心力交瘁,她就想,出来这么多年了,找不到孩子,还不如死了算了,也许孩子真的早不在人世了,就让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和孩子相聚吧。小草最近就经常这样胡思乱想。她觉得自己可能得了绝症了,不想把病情告诉加法,也不想去治疗。自己死了,省得人家加法那一份真情了。一个被人拐过强暴过的人,有什么资格当人家老婆、母亲呢?况且人家对自己是恩重如山啊。

 

    小草瘫痪了,深深地打击了杨加法。

 

    晚上,同学正帮助钱诚在教室补习功课,系主任就找了进来,他支走那个帮钱诚补课的同学,对钱诚说:“孩子,生活上有困难没有?”

    钱诚摇摇头说:“没有。”

    系主任问:“家里有消息没有?”

   “没有。”钱诚回答。

   “那今后有什么考虑?”系主任又问。

    钱诚想了想说:“我特别想念爸爸妈妈。可现在我只能把这里当成家,老师和同学就是我的亲人,等学业结束再到社会上找事做。”

    系主任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眼眶有些发红。

   “有事吗?主任。”钱诚问。

    系主任把校长的决定告诉了钱诚。钱诚好久没有说话,眼中噙满泪水。

    两人沉默了好长时间。钱诚收拾完东西对系主任说:“主任,谢谢您这一年多来对我的关心!请您代我转告教过我的各位任课老师和全班同学,我谢谢他们!”说完,站起来向系主任久久地深深地鞠了一躬向教室外走去。

    系主任就哽噎得说不出话来,眼泪流得满脸亮晶晶的。

    钱诚回到家里收拾好东西,早上起来把房子打扫了一遍,在柯教授的遗像前点上三柱香,又跪在柯教授遗像前叩了三个响头,而后慢慢地离开了生活才一年多的校园,离开了与柯教授曾朝夕相处的温暖的家。

 

    周一早上杨慈早早地就来到了教室,她给钱诚买了一件羊毛衫,要亲手交给他。可直到上课也没见钱诚的人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