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国云
梅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03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若水(七十二)

(2010-01-05 22:42:12)
标签:

若水

梅国云

情感

分类: 小说

    加法回江苏与妻子很顺利地就办理了离婚手续,他不想再延续这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了。就连杨慈也鼓动爸爸离婚,让爸爸娶小草阿姨。法院根据女方的要求和加法的意见,将在江苏生活的两个孩子判给了女方,杨慈判给了男方;江苏的财产除加法父母在使用的财产外,其余都判给女方。判决后不久,加法的前妻便将两个孩子送到美国上学。

    加法将父母接到安西。在到安西前,加法在没有征求小草意见的情况下,将小草的情况告诉了二老。两位老人都觉得还是农村出身的女人过日子踏实一些,说咱们本来就是农村人。虽说前面那个儿媳也很孝顺,可就是心太高,闹得日子过不安生。

    等见到了小草,两位老人就高兴得不得了了,加法的母亲就笑得有些合不拢嘴,摸着小草的手说,这才是过日子的人,弄得小草莫明其妙。

    自从上次腿部出现麻木的感觉以来,小草在凌晨的念经祷告完后总半天站不起来。小草就预感到情况不太好,就把起床的时间提前。人家杨总下了那么大的代价,那么多的电视报纸都登了寻人启事都没有找到,那还有多大希望呢,唯一的办法就是请菩萨保佑让我母子团圆了。

    加法娶小草的愿望非常迫切,可看到小草的态度就非常沮丧。一次小草的弟弟打电话来找姐姐,刚好是加法接的电话,加法就灵机一动问:“小弟啊,你姐刚刚出去办事了,有事吗?”那头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姐快过生日了,我爸让我打个电话,看她要不要回来放个炮热闹一下。”加法就说:“我已经与你姐商量好了,打算通一下亲戚。你和你爸你姐你姐夫必须要来一下的。我们把酒席都订好了。”那边就说:“三十岁生日都没有这么热闹,摆这么大场子干什么?”加法说:“就是因为三十岁没有热闹,这次才需要这样的。”那边说:“那好吧,那你跟我姐说一下,就说我和我爸后天到安西。”加法就窃喜了,说:“我立马跟你姐说,我和你姐到车站接你们。”

    加法订了酒席,就将小草生日摆酒席的时间告诉了杨慈。杨慈兴奋得又唱又跳,她跟爸爸讲要留两桌饭给她的同学。加法说,甭说是两桌,就是你把班里的同学全请来爸爸也愿意。

    杨慈就想,同寝室的同学要全请,同课桌同学要请。男同学嘛要有选择。她首先想到的是钱诚,这傻小子是个侠骨柔肠英雄,他的英雄气慨就和小草阿姨一样。再一个就是班长江谋。

    江谋是重庆人,出身于军人家庭,大大的眼睛,高高的个子,一脸的阳光,浑身透着青春的活力。江谋因为学习成绩优异被大家推选为班长。两年中班里有好几个女同学追他,但都没有让他动心。实际上江谋看中的是活泼清纯、乐于助人、聪明漂亮的杨慈。对于爱情,江谋认为自己很有优越感,比较自信,以为杨慈会像其她女生那样主动去追他,没想到杨慈从没正眼看过他。本来杨慈对江谋的印象还不错,可一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恶心,觉得充其量只是个不成熟的大男孩。杨慈不理江谋,江谋很伤心。这人就是怪,本来很阳光,可为情一伤心就自卑。他就写信给杨慈,要与她交朋友。可杨慈就像没收到信一样。杨慈把这事当作笑话告诉小草阿姨。小草笑笑说,男孩子长大一点就成熟了。

    杨慈想,如果此人真是可造的白马王子,那就看他有没有可造性。说也可笑,没过多久,插班生钱诚就来了。

    在大家取笑钱诚时,杨慈注意到江谋曾发挥过一次班长的劝导作用,虽然这个作用发挥得比较晚,但毕竟没有让她彻底失望。可在饭堂吃饭时,张有理将菜汤倒在钱诚身上时你当班长的却视而不见,这又让杨慈大为失望。到后来,在足球场上张有理欺负女生时你江谋身为班长身为女生追逐的白马王子竟当起了缩头乌龟,当时本小姐心里是大为光火。可你看看人家钱诚,真是英雄本色,身有功夫不张狂,学习不好不自卑。可也真是的,你钱诚为什么连加速度都不知道,为什么不上学,辅导过你的同学都说你在学习上是个半吊子,就这么个你,让我好为难啊!但不管怎么说,这次本小姐就要把你们两位请来在我爸爸和小草阿姨面前比较比较。唉,如果你们俩合二为一多好啊!

    杨慈一决定就四处通知人。下午刚放学,见钱诚正往教室外走,杨慈跑着往外赶,却不见了人影,正前后到处张望,却见江谋在身后乐哈哈地打招呼:“杨慈,这么着急,干吗呢?”

    “我找钱诚。”杨慈回应着。

    江谋脸上马上闪出不高兴的神情,心想,你杨慈这是怎么了,一个没上过学的人让你这么火急火燎的,你看看,在足球场上当着众同学帮钱诚擦汗,把张有理处理走你拍手拍得失了态,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你这是为钱诚拍的手,值得吗?

    江谋边想边往楼下走。杨慈马上反应就过来了,不是还有江谋吗?于是又往楼下追江谋。到楼下才追赶上,杨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江谋,等等!”

    江谋停下来。杨慈拉着他的胳膊说:“到这边,到这边。”把钱谋拉到操场边说:“我阿姨要过生日,我请你一起吃饭。”

   “你阿姨过生日又怎么了,还要请我们吃饭?” 江谋一脸的惊讶。

   “哪儿?我阿姨跟我妈一样对我好,就是热闹一下吗!”杨慈一脸的快乐。

   “是不是你爸喜欢上人家了!你没病吧,你爸又喜欢上一个女人还这么高兴。”江谋在拿杨慈开涮。

    杨慈有些生气说:“哪这么多废话!你到底去不去?”

   “要不要我献礼?”江谋问。

   “谁要你献礼,你哪来这么多事?去就一个字,不去就两个字。”杨慈说。

   “白吃白喝谁不去啊!”江谋很高兴,心里还在琢磨,这家伙这么急,是不是对我有意思了。

    杨慈说了声:“看你小气的。元月八号,到时我们一起去!”便又到处去找钱诚。

    杨慈是在学校图书馆找到钱诚的。杨慈拍了一下钱诚的肩,钱诚惊了一下,回头一看,很大方地站起来说:“你好,杨慈!也来看书啊?”

    杨慈把钱诚叫到没有人的地方轻声说:“我阿姨元月八日过生日,我想请你去吃饭。”

   “什么,你阿姨元月八日过生日?我小时候记得好像我妈也是元月八日哎。”钱诚脱口而出,想了想又说:“对不起杨慈,可我没时间去。”从小被人拐卖的钱诚此时心里有些不平静,他很想去,可去了又怕因为想自己的妈妈难受。另外,他已知道柯教授也快西去了,他要守在柯教授的身边。

   “你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吗?”杨慈有些失望地问。

   “我确实有事。”钱诚看着窗外。

    杨慈有些失落地离开了图书馆。她不知道钱诚为什么会拒绝他的邀请,自己为什么会为此难受。她甚至把钱诚和江谋放在一起反复衡量,如果是江谋拒绝了我的邀请,我会不会如此难受呢?钱诚,你这个没有上过学的笨小子,是什么让本小姐为你如此伤心?

    父亲和弟弟来安西给小草过生日,让小草感到意外,更让她激动的是,加法还在大酒店为她办了酒席,让好多年都没有过过生日,甚至连生日早已忘记的她充分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心里就非常感谢加法。小草的生日宴会非常热闹,宾朋满座。当杨慈带着同学敬酒时,小草端着酒杯想站起来,可是腿又麻得没有了感觉。小草端起酒杯满脸微笑说:“对不起你们了,我就不站起来了,谢谢你们咯。”说完,就干了杯中酒。一旁的加法对杨慈说:“你阿姨不能喝酒,跟我都没有喝,可跟你们却都喝了,阿姨鼓励你们呢,你们可要好好学习。”杨慈就搂了小草,贴着小草的耳朵说:“阿姨,您就当我妈妈吧,我和我爸都爱你。”小草当然听得非常真切,就说:“真是个傻丫头。快招呼好你的同学吧。”

    就在小草过生日那天,钱诚正坐在电脑前想着杨慈邀请他参加她阿姨生日的情景。元月八日,我妈也是元月八日过生日,可是我妈在哪里呢?钱诚一遍又一遍地在想着自己的妈妈。可妈妈的模样已越来越模糊了,依稀记得爸爸叫山阳,妈妈叫小草。

    正想着,忽然就听到柯教授卧室里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钱诚喊了一声:“爷爷!”听没动静,立即跑过去一看,柯教授已跌坐在地上歪靠在床上,茶杯掉在地上。钱诚过去把教授抱到床上,大声喊“爷爷!爷爷!”可是柯教授却没有一点的反应。他马上打120电话,打学校的医务室……钱诚知道这一切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柯教授的器官已全部衰竭。

    他要医生来,是让他们处理好柯教授的遗体。

    钱诚这边刚刚打完电话,就听柯教授微弱地叫:“孩子,来!来!”

    “爷爷!”钱诚赶紧过来抓住柯教授的手。

    柯教授有气无力地说:“不用医生了,爷爷不行了,你要记住圆空大师说的话:‘仁智多高,责任多大,惠施弱者,后生可畏。’我马上就要见到老友了,我不能照顾若水的学业了,我找这个老家伙请罪去!”说完慈祥地笑,无力地抬手去摸钱诚的脸,停止了呼吸。

 

    一代国学大师离开了自己心爱的事业,离开了圆空大师托付给他的若水。柯施恩教授在离开的时候其实没有感觉到寂寞,他一生致力于国学,深邃浩瀚的国学让他彻悟了人生。在他的眼里,世界就是摆在自己身边的一个沙盘,沙盘上忙碌的众生的思想和行为就像在沙盘上忽而动了一下的小草一样,思想通过一丁点的行为很是明显地暴露了出来。教授感觉自己可以匡正人们的思想,或者叫教化,然而多年来他还是感觉到了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的薄弱,或者说他明显地感觉自己的智能没有办法让自己进入一个由国学中的能量创造的另外一个世界。

    教授相信精粹的国学里边其实是有无穷的能量的,它和物理数学不一样,它通过深邃博大的思想把天地万物凝聚成一个类似龙卷风一样的有引力的大磁场,不过这个磁场不是一般人能看见的,就譬如你是一只蚂蚁,就无法在眼里容纳一头大象,只有你的眼界开阔了,就会知道大象是什么,因为那时候就站在高山之巅了,而不是趴在大象的脊背上抱了一根汗毛的蚂蚁!

    教授早已感觉钱诚正以一种超乎常人的能力在攀岩。

    没过几天,学校副校长带着一名律师找到钱诚让他看了柯教授早已写好的遗嘱:遗体捐给医协,房产留给钱诚(又名若水),20万元稿费捐给学校科研基金会。

    在律师的帮助下,钱诚办理了继承手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