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约诗选【附时间轴】

(2015-12-09 15:10:28)
分类: 反身代词

蛇蚊香(7首)

[时间轴:2014.2____2014.11]

 

《蛇蚊香》

清晨

一条蛇盘在院落中央

像蚊香一样

旋转,安静

一只可以穿透的眼

另一条蛇

反向盘在桌子上

它细长的尾巴从中心竖起

正好作为一个支架

它们一动不动

鳞片上的露水随着太阳的出现而蒸发

身体里的水分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干枯

最终它们成为两具干尸

一个可以支起另一个

另一个可以被点燃,并点燃另一个

它们坚硬而易燃

它们可以煲汤,也可以入药

它们再也不能

回忆起那一个因自身而美丽的早晨

2014.7

 

 

 

 

 

《手指伸直的理由》

如果不给他一个手指伸直的理由

他将一辈子握紧拳头,封闭着手掌与纹路

他避开所有的人群

一辈子嫉恶如仇,时刻准备动手

他击打着盾牌与火焰,他提防着空气骤然凝结

弯折着横眉之下的目光

迅速的追击与撤回,都让这个冬天变得格外寒冷。

只有他的手心还攥着汗,只有他热血沸腾

只有他还心扉紧闭

让客人露宿门前,让马匹在寂夜啃雪

只有他万分敬重睡眠

他熄灭灯火,奋起全身的力量捏在手中

重重地砸在床的两边。双臂系着轻盈的身体

漂浮在暗夜中

安眠。

2014.8

 

        

 

 

 

《自传体》

我是一个提前来到世界上的人

带着孱弱,皮肤褶皱

神形还不能合一

我哭的时候,等我睡着

泪水才会一点点流出来

我的睡眠带有冬眠的气质

如果女人不把我摇醒

我会忘记饥饿

忘记哭,忘记尿湿众多的尿布

女人把乳头塞进我的嘴里

我哭着吮吸着

生长伴随着忘却,我要把提前提前看见的事物

还给这个世界

从而赢回我的强壮。要把泪水放回原地

让那个女人不再担心

让她有时间矫正我那双前置的腿

为此她用了十年零一个月拧紧发条

并用了一秒钟松开手:

我一步便越过了自己,也越过了众人。

2013.5注:我七个月出生。)

 

 

 

 

 

《我之不易》

我的辛苦越过常人,从白天穿往黑夜

我就血淋淋的。

我背负着别人没有背负的东西:一块巨石。

我从悬崖带着它退向人海,退向假山

退向巨石的沉默。

“一个男人抛家弃子,忘记义务与责任

沉迷于灵魂的勾引。”

我沉迷于背负的步履声中。有人在我的背上开采石头

斧斫之声,火药之声

震颤至高处而来,我退向一条不断更名的街

退向一条充满着隐喻的胡同

退向鼠辈的开阔,我在城市的兴起之中转过身来

我在捕鼠器释放机关时转过身来

沿着来路再走一遍,往悬崖而去。

2014.11

 

 

 

 

 

《身体丛林》

我是爱你,还是更爱你的身体

是欲望不可遏制

还是爱情更加强烈

是圣徒,抑或禁欲,还是

徘徊在精神的桥梁

牛郎与织女

为何他们不曾在鹊桥上做一次爱

鹊的在场让他们羞耻吗

不,他们做爱了

就在鹊的羽毛里

在鹊的每一个喜悦的音符里

你是否能够听见——

在身体的丛林

那些小花都落了

白色的小花,粉色的小花

殷红的小花,紫色的小花

它们都落了

 

并不再开放。

2014.8

 

 

 

 

 

《偷猎者》

偷猎者开枪的瞬间

他摆脱了所有罪名

摆脱了所有死在自己手上的生命

那一个瞬间里他是永恒

他只作为一个射击者而存在

他打出的那颗子弹是世间最为精确的子弹

就连他的姿势与神情

也都与天地做出了最为和谐的交融

他是大自然的射手

他是人类的楷模

他用灵魂打出了那一枪

他从枪中为人类提炼出了枪魂

并供养它

他无愧于一个称号:

神枪手

2014.7

 

 

 

 

 

《果仁》

小果子里的水分,被输送到大果子中

小果子死亡

大果子成熟,在未落到地上之前

被孩子摘去

那小果子依然挂在树上

皮包着骨头

那略显小的骨头里面是未长好的果仁

在秋季的一场雨中

小果子带着腐烂落地

等天气重新放晴

那腐烂的果皮已经被虫子吃掉

只剩下一颗果核

一颗小小的带着饥饿的果核

它被一个孩子捡到

并在手里旋转,捏来捏去把玩

那干瘦锋利的果核尖部划破了孩子的手

鲜红的血液包裹着果核

那雕刻似得天然的纹理,就像诅咒一般复活

手掌流着血的孩子

他用另一只手找来石头,砸破了那颗果核

他转身离去,他并没有看见果核里

那一片干瘪的,椭圆扁平的,油炸过似得,脆黄之物

——果仁。

2014.7

 

 

 

 

 

《后柳字诀》

因距离太遥远而感受不到一个人的爱是正常的

如果感受到了那就是距离还不够遥远

我感受不到你的爱

我依然认为你还爱着我,这是一种珍贵的品质

你感受不到我的爱而放弃了我是可以理解的

你没有放弃爱情

你爱另外一个人是好的

你没有停止爱,你在爱他

那是另一种爱,不同于你对我的爱

我知道这一切之后我发现我的品质被爱情击败

这种败北让我兴奋

你说你还爱我,这拯救了我的品质

你说,这爱已经是另一种爱了

我必须再次回到遥远的地方才能感受到它

这话是真的,我曾有幸得见,一枝柳条越过了三个国界

它用三个国家的秩序完善了自身。

2014.1

 

 

 

反身代词(10首)

[时间轴:2009.2____2013.11]

 

《独日哀歌》

“今天是一个独子,它没有兄弟姐妹”

初始它还是孤独的,我努力地为它寻找伙伴

未果

后来它开始沉默,不再与我言语一词

我注视着它,也跟着沉默

它变得坚硬,从所有的日子中斜了出来

像一根棍子,我在上面挂了一面旗帜

最后它变成了一根铁棒,乌黑的玄铁

突兀地杵在那

2013.11

 

 

 

 

 

《午夜的男人》

在街道的两旁

一个靠左走一个靠右走

中间被路隔着

他们谁也看不见谁

这两个男人都是好男人

默守着交通规则

红灯的时候

他们耽误了一样的时间

绿灯的时候

他们行了一样的路程

这两个男人都是回家的男人

一个走在去家的路上

一个行在来家的途中

2010.10

 

 

 

 

 

《硬币的三面》

与她猜硬币

十年如一日我都选择侧面向上

只有一次赢了

那一次正好落在她的指缝之间

那是一双温柔向上的手

教给我抚摸了硬币的三个面

2013.10

 

 

 

 

 

《黑白》

乳晕的轨道上我遇见她的白

我向着那白冲刺

还在途中

旅馆的房间就已经开好了

里面黑洞洞的

她一个人躺在那

也是那天晚上

我在她的乳房上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儿

找到了一条回信阳的捷径

2013.10

 

 

 

 

 

《沸水之痛》

一滴冷水

一下子就走进了沸水的内心深处

整个过程简短且从容不迫

一颗汤圆

翻来覆去滚在沸水的表面

从壳熟到心

馄饨见状立刻跳了下去

皮儿破肉绽

饺子潜入水中拯救馄饨

面条默默加入

粉丝加入,方便面加入

菠菜,大白菜,黄心菜,生菜

西红柿,鸡蛋,香椿也都一一加入

肉丝儿停止喊痛,抱着同胞加入

2013.8

 

 

 

 

 

《死人冷》

死人躺下。死人冷比活人的热更甚

活人一睡不醒。

朦胧之际

印证一种爱于心灵之中

沿途

电影票,身份证丢失。

无法对号入座。等待空着的巢穴

灵感所至,之余

向盗墓者表达爱意:

我爱你

如同爱任一人

你爱我

如同不爱任一人

爱情

淹死在婚纱照,被工具抹掉的那颗黑痣

下面的深渊。牵着手分手

我把自己作为我们的一半

葬在镜子里,永生。他站在镜子前

没日没夜地寻找个体。

2013.10

 

 

 

 

 

《屈服》
我把脚穿进鞋里
我把鞋踩在了脚印上
我把鞋脱了
把脚踩到了脚印上
我留下了鞋之外
什么也没有留下
留下的鞋成了一条路
沿着那条路怎么也找不回我的脚

2009.9

 

 

 

 

 

《路》

他们先是仰视我

后来又俯视我

这就是我久别重逢的人海

一切一点没变

我脚下的路都是下坡的

他脚下的都是上坡

那个跛子的路是台阶

那个只穿着乳罩的美女

她的路是升降型的

还有她

她从红色出租车里下来的时候我几乎没认出来她

我爱的她

她的路是锯齿状的

一抽一拉地锯着她性感的脚

她的脚印都是碎末

铺了一地很好看

她几次拉我上车差点锯断了我的胳膊

我顺着下坡飞奔

她开着车在后面追说她想我了

要我回家

我说不,我告诉她我晚点就回去

我在路边看一个少妇奶孩子

她的乳头真大

几乎塞不进孩子的嘴

她寻求我的帮助

我以赶着回家为由婉拒了

2012.9

 

 

 

 

 

《袖子》

我的衣服两只袖子破了

我找阿姨给我换了新的袖子

她把左边的换的比右边的长

我告诉她没关系

我左边的胳膊比右边的长

穿在身上谁也看不出来

阿姨用悲戚的目光看着我

轻轻地把我抱进怀里

几分钟的温暖光景让我沉醉

阿姨抱着我的时候告诉我

这么多年了

进她店里来的客人

他们的胳膊都是左边的比右边的长

我们告别的时候

我看见阿姨头上很多的白头发

2012.9

 

 

 

 

 

《他们走的很近》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走到那么近的

我从来不曾和一个人走的很近

我只要一靠近

他们就闪了很远

即使是偷偷摸摸地靠近

他们也会瞬间闪到很远

我只那么近的走近过一个死人

更近的是走近她坟墓的时候

最近的时候是我把手中的菊花放下的时候

但也不如他们那么近

我实在不知道

他们是如何做到走得那样近的

2012.9

 

 

 

 

 

《手工织》

手工织,用最古老的方式给影子上色

我们所有人一起织

给夜上色,我们不约而同全部用黑线穿针

我们重头再来

我们所有人一起织,给夜上色

我们无法控制

我们心手不一全部用黑线穿针

各种颜色的影子聚集到黑夜之中

它们捉迷藏

我绿色的影子躲到石头的后面

与它色彩斑斓的影子重合

得到另一些颜色

谁也不敢找这另一些颜色

连我自己也不敢指认自己的影子

2010.3

 

 

 

 

 

蝴蝶传说(10首)

[时间轴:2014.8____2015.3]

 

《蝴蝶铁》

我拎着锤子漫山遍野地开采蝴蝶

砸开花的海林的礁

敲碎紧埋蝴蝶的蕊

我把它们全部带回我的锻造坊

投入熔炉

蝴蝶在炉里带着火飞舞

梁山伯祝英台,飞了千年早已疲惫

先于所有的蝴蝶以一个相拥的舞姿熔化

落到炉子的底部沸腾着

另外的蝴蝶依然带着火在炉里飞

翩翩起舞

我投入更多的焦炭接入高压的煤气与氧

它们煽动烈火在炉子里狂欢

把炉子撞的摇摇晃晃

我举起锤子到炉火里敲打蝴蝶

它们在锤与火与舞的高潮里一只只熔化

落向炉子的底部沸腾到一起

降温,锤击蝶群,锻造,目光逼视

浸入血流湍急的动脉,在血液里冷却

滋起的血气中,一块乌黑的长方体蝴蝶铁

翩跹起舞,扶摇而上

2014.8

 

 

 

 

 

《青铜薄片》

那些日子我作为镜子而存在

万物都能在我的身体里照出黑黑的模糊的一团线影

那是万物第一次从我身边次第走过

它们的影子叠加在一起

厚度从极限零到极限一毫米

悬浮在我身体里连血液也照不亮的地方

那些日子我小心翼翼地走路

小心翼翼地使用体内那双血色的眼睛

那晚窗外的白墙像月光一样

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我

我体内的那处黑暗之地张开嘴吐出了那薄片

“青铜薄片”

锃亮的青灰光芒向四周放射而去,占据了整个房间

以及窗外的白墙

2014.8

 

 

 

 

 

《战争论》

你我之间必然有一场战争

你我之你说,这绝不是一场决斗

你我之我说,既是战争必须打响

你找来旗帜

我找来旗帜

我们在黑夜里看不清对方的旗帜

我们围着篝火等待白昼的来临

夜晚冷的出奇

我们互相拥抱取暖

战场上战士们正是这样度过了无数寒冬

温暖的白昼终于来了

也带来了看清旗帜的力量

你我的战争也该打响了

第一回合你的刀砍上了我的棍子

第二回合我的棍子劈向你的刀

第三回合交换场地交换旗帜

休战。

你在石头上磨刀

我在林中寻找新的棍子

旗帜在风中被吹往同一个方向

2014.9

 

 

 

 

 

《柳字诀》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她不能为我生孩子

半个也不行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我能给你生一个孩子

它会是一个怪物

有三只手两个头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她不是一个女人

根本不会生孩子

我告诉她我爱她

她说她是我的亲妹妹

我告诉她我爱她

我是大地的独子

没有血亲

她说她是我的妈妈

我告诉她我爱她

我的妈妈在天堂晒米

她什么也没说

用柳枝缢死在了我的身旁

2013.10

 

 

 

 

 

《自传体》

我是一个提前来到世界上的人

带着孱弱,皮肤褶皱

神形还不能合一

我哭的时候,等我睡着

泪水才会一点点流出来

我的睡眠带有冬眠的气质

如果女人不把我摇醒

我会忘记饥饿

忘记哭,忘记尿湿众多的尿布

女人把乳头塞进我的嘴里

我哭着吮吸着

生长伴随着忘却,我要把提前提前看见的事物

还给这个世界

从而赢回我的强壮。要把泪水放回原地

让那个女人不再担心

让她有时间矫正我那双前置的腿

为此她用了十年零一个月拧紧发条

并用了一秒钟松开手:

我一步便越过了自己,也越过了众人。

2013.5注:我七个月出生,幼时体弱多病。)

 

 

 

 

 

《声音的墙壁》

声音的墙壁将我隔绝在人群之中

我等待着什么

原地不动,却又无止尽地流浪

我听见有人在叫我

我一声声的回应

而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增加了墙壁的厚度

触感光滑,温润,粗糙或起伏不平

话语决定了墙壁的质地与形态,黑暗抑或发光

我静坐在楼梯上,等待着什么

看了看时间,并在照人的一面墙壁上

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在另一面墙壁

我沉默如利刃,一道道划开

整齐的伤口,纷繁的叠加

暴露出了语言岩层的奇观,伤口不断深入

成为一个向内部愈合的洞穴

我坐在楼梯上,用重复与振动代替等待

尝试用一个人的名字填满洞穴

随后我便开始孤独,无望。我想要这个世界的寂静

来换取我的解放,以及它自身的自由

 2015.3

 

 

 

 

 

《蝴蝶》

刀客在我身体上割的八十道刀口

夜幕降临时都变成蝴蝶一只只在月光下飞了起来

离开我的身体

离开我的疼痛

它们在光影的闪烁中翩翩起舞

我再一次目睹了刀客的神奇刀法

比感同身受更加明晰

比落到实处更加寒冷

我开始思念那个刀客

坐着火车而不是骑着马

带着车票而不是斜挎着刀的刀客

在他的左脸

有一道很长的疤痕

像一只干枯的枯叶蝶

找到了那一棵枯萎在春天的树之后

再也不愿意离去

那八十只蝴蝶多的不像八十只

它们整整一夜都飞舞在我的丛林之中

黎明的时候它们才落回原地

一只只被我的人皮愈合

连浅浅的疤痕也没有留下

2014.11

 

 

 

 

 

《脱翻》

脱就意味着翻,手指脱皮翻开手指

里面是空空的,藏匿着更小的手指:黑暗

也藏匿死亡。咬一口滴向更深处

我的肉质比你们所有人的都要鲜美

我是第一个开始吃自己的人

也吃别人。别人走过我

就有二两肉塞满我的嘴

我走过别人,我瘦去二两

我的肉被加工,多道程序

比造一个句子更加繁琐

造字,造词,造句。忍不住尝尝句子的味道

这里的句子比别处的句子多一些笔画

这里的字看不见,这里的词摸不着

多出的笔画被当作碎玻璃插在墙上

扎贼人的手和自家人的奸夫

翻就是脱,字典里汉字都可耻

裸露的声部与大腿,翘起在翻页的风中

吹开的玻璃卷起,窗帘学着母亲卷起婴儿

我是第一个在窗帘卷里吃自己长大的人

也吃别人。我的肉质被食品安全机构认证

公章是红色的,方形的,红泥比烧红的铁烙的更深

我给别人带来可信赖的营养,他们给我稳固的疾病

我也把病给人。一株植物也不得不在春天脱去翠绿的衣服

我不脱衣服。等衣服脱我,把我翻开

我挂着五脏六腑,大脑皮层,神经组织行走

我在头顶顶着我全部的脂肪,在太阳下面流油。

2014.12

 

 

 

 

 

《高斜》

“每个人都背负罪名,因而我们平等,高的。”

山上的井是斜的,水也是斜的。打水人斜着身子

脚与手并到一起,跟井里的桶,桶里的水打招呼

握手,拥抱,亲吻。跟一个词打招呼

我只顿一顿睫毛:眼睛多出的笔画排成栅栏的手掌

斜着扇的我的眼珠子通红,夜里被抱恨的纤夫拉着疯长

“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坐在万物的一旁

像一株被掐断的植物等在那,等待耗尽生命的力

耗尽自己的生命

“我却找不到自己被掐断的地方,我的肉体没有丝毫伤口

我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唯一的一掐,我的根在我的体内。”

睫毛织成的网中我看见这样的句子

网眼小而细密,有无数的东西漏掉,最多的是水。

清晨二十年前,我坐在磨盘上打弹珠

看着来来去去担水的人,从我的身边走过

驴子斜着蹄子弹翻每一个木桶。十点二十年后

担水的人一个一个淡去,最远村子里的那个瘸子

斜挑着担子,水从他的身体上漫过

一直流到我的跟前。我替它们流回井里。

2014.12

 

 

 

 

 

《深夜絮语》

如果你喝下玻璃杯里的电水结合物

你就会发现重力一样的时间高贵的像一个第三者

在深夜发现一个第三者是如此不易

命运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爱情其实并没有彻底终结

就连我们的煤炭

它们也可以用我们的头发再生

第三者走来把这些可能撒在白色的床单上

水从嘴角漏到白色的床单上

湿成为了一种直观的颜色

电顺着肉体一路击穿心脏和血管抵达床单

它无处可逃了

第三者的手捉住它放回玻璃杯

玻璃杯需要水来养活这些带着人命的电

为此第三者捉回了湿以及更多的颜色

和深夜的高潮,装了满满一杯

2014.12

 

 

 

 

 

《空箱子》

我爱的她在半夜就死了

我把她从床上抱到箱子里

用锁紧紧地锁着

我坐在屋子里感受她的消失

我坐在屋子里忍受腐烂的气味

我坐在屋子里听蛆虫拱动的声音

我坐在屋子里不停地呕吐

我每天都到她家里去找她

每天我都听一遍她的锁告诉我她不在

每天我都给她写一封信从缝隙中塞进箱子

每天晚上她都为我唱一首歌

唱她刚死的那些日子是如何的想我

唱那些腐烂的日子箱子里是多么的黑暗

唱她的白骨在箱子里长高

她告诉我她好想好想伸一个长长的懒腰

她告诉我好想好想我吻吻她唇上的那团虚无

我把钥匙丢失多年的锁砸开

里面只有当年用来关住她尸体的那面镜子

2013.10

 

 

 

 

《怀念那些活着的人》

我们曾一起走进作为整体的人类

那么密切地联系到一起

我们互相交谈

没有任何的障碍

我们把热气哈到对方的耳朵里

享受彼此亲近的时光

但现在

那些人都远去了

远得就像死去了一样

看不见摸不着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我总是怀念他们

我总是看见他们结队而来

我们像流水一样汇集

而汇集的只有我一人

我忘记了多年前我与自己分叉并异道而行

我全部回来了吗

我并不清楚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会开始怀念我自己

我总是看见自己的背影在不断走远

偏离集体的陆地

偏离大海的千帆

偏离了背后的一切

我正不可遏制地从人类之中偏离出去

2014.12

 

 

 

 

《死亡来临》

“我越过那些想要自杀的时刻

隐忍所有的死亡

永远永远地排在自杀者之列中的最后一个

在这样的序列之中我尽情释放着死亡的激情

放肆地感受越过死亡障碍的生命之气。”

那些未曾越过的人都曾与我有只言片语

在那样的序列之中我显得像一个懦夫

我告诉他们我在等一个人

一个诗人

我无数次把自己的位置让出去站到他们的背后

我听他们说谢谢听到耳朵发麻

我远没有他们谦恭远没有他们勇敢

我排队买一种蛋糕的时候

我也持续地让出我的位置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排队

直到卖蛋糕的女孩走过来告诉我

所有种类的蛋糕都一个不剩的卖完了

死亡的蛋糕也卖完了。

2014.12

 

 


2015阳台种花(7首)

 

[时间轴:2015]

 

 

《长剑》

先是你的长剑,然后是你的白发,最后是你白色的衣袂

雪中你的一生即是将剑掷出去的过程

剑锋所指,唯有暴雪夺白,你消亡的生命

似乎还在握着那远逝的手柄,追踪着那永不会止歇的剑

梦中的一生并不是这样,梦中你将长剑刺进爱人的喉咙

以及在林野,你的一生是劈开一棵空心藏谜的树

在水涧,你的一生是被浸泡的一生,你的长剑生锈

你的衣袂融于水中,你面容若婴孩,蜷缩凝滞

浮游于天地之间。此刻,你渐融于雪中,依稀不可辨

你的长剑却渐趋真实,临近,闪光逼人。

 2015.3

 

 

 

 

《术雪》

我爱你以后我就以雪充饥,吃这白色的食物

从此我便一身清白,还尽了天下的债

我的身体比思想还要轻,比我对你的爱更轻

树枝,野草,蒲公英,我不伤害它们

就能表达对它们的喜欢,鸟儿,虫鱼与野兽

我不躲避它们,我轻得足以让它们不与我为敌

我就像影子,但我不是,我没有笼罩与跟随之心

我只是轻,轻得就像灵魂。就在我爱你以后

在我以雪为食之后,我的身体逐渐融于灵魂。

 2015.3

 

 

 

 

《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

我们一起做着一件明知永远也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做着那件事情

我们一起去着一个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

一路上我们相亲相爱

把事情变得足够简单,给饥者粮食,给渴者水

给暴徒他想要的

我们带着剩余的,一起发着光向有光的地方走去。

2015.5

 

 

 

 

 

《找一个这样的人共度一生》

我要找一个能够陪我看蚂蚁搬家的人共度一生

我们的爱像蚂蚁那么多

我们的喜乐像蚂蚁卵那么多那么白

我们的哀愁像蚂蚁的力量那么小又那么大

我们要走的路

也将是蚂蚁所走的路,那么绵那么长那么乱

又那么准确。

我们的生活,也将像蚂蚁那样关注着季节与天气

搬弄着食物,搭建巢穴

我们的生命,也像蚂蚁那么微小色黑,易被碾死

有幸未死,我们将有孩子

也会像蚂蚁那么多那么小,到处爬,却总能找到家。

2015.8

 

 

 

 

《最爱的》

我拿着我最爱的那把刀在我最爱的房间里杀死了

我最爱的女人

我戴上了我最爱的那副手铐注视着我最爱的那个法官给我了

我最爱的罪名,我最爱的那个枪手

拿着我最爱的那把枪用我最爱的姿势打出了

我最爱的那颗子弹

在我最爱的时间与地点,连天空的那朵云也是我最爱的

给了我最爱的死亡。

2015.9

 

 

 

 

《那地上》

那地上,有水平地而起,渐渐淹没至我的头顶

那水下,有人闭上眼睛,接连钻进了我的身体

那身体,只能进而不能出。

2015.6

 

 

 

 

《黑暗中我要一朵花》

黑暗中我有一朵花,一朵不会发光但是白色的花

我用全身的力量握着它

直到它发出光芒,花瓣招来蝴蝶,花蕊引来蜜蜂

蝴蝶是白玉蝴蝶,蜜蜂是金色黄蜂

它们都通体透明,可以看见精致的内脏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力量将尽,光芒也暗了下去

随之我的身体枯萎,花朵凋谢,在光芒熄灭之前

只见那群蜜蜂急赶着蝴蝶入梦,它们走着蝴蝶的路

也都个个入梦。

2015.5

 

 

 

《阳台种花序》

1

我们相爱十年,仅知道你名字的一个字

你说,另外的字还没有发芽

为此我们要种点别的什么

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对吧

这些年,为了安全感,我们种了精钢

为了安眠,我们在精钢上种下了利刃

为了持久地相爱,我们在利刃上种下了遗忘

你是否知道,我是那般恐惧会忘记那唯一的字

现在,此刻,每天,当我看着你的眼睛

我都忍不住热泪盈眶,看看我们的阳台吧

绿萝,红掌,茑萝,风信子,满天星

它们正穿越精钢抵达屋顶,抵达空中的虚无

为填满那虚无,你无数次把自己交到我的手中

让我种下你,如果我爱你,如果我爱你

我就会种下你,是的,无论我爱与不爱你

我都要种下你。那个花盆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年

那带着时光腐殖质的土壤,总会在夜里发出光

就像我终会忘记你的名字那样,我会种下你

用我的双手,用我冰冷的内心与滚烫的血液种下你

你只是我的一个分身不是吗,多年前

在无尽的荒野上我已经种下一个,如今我要把你

种在我的阳台。给你我的悉心照料,给你我不会消失的陪伴

同样,我将给你我的余生,等待你的三字之名

一个个长出,把名字给你,赋予你新生。

2

在你离去的无数个日夜里,我都耿耿于怀

当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日益久远

我便再不能确认,我是种下了你

还是埋葬了你,我更是无数次想要扒开那土壤

我想知道你是在发芽,还是在腐烂

土壤里日夜不息地散发着醉人的香气

散发着温暖的光芒,这光芒与香气让我沉醉入迷

清醒之后我又极力想要逃离

那些植物,现在正往云端蔓延

是你给了它们支撑对吗,是你托起了

它们没有翅膀的身体,是你给了它们

能够抵抗寒冷的灵魂,我一度认为

我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你而来

我期待着你从花盆中破土而出

我跺着脚步,我画了一遍又一遍的阳台

我像一个孩子那样,对你:我的一个分身

我对自身生了好奇,我从未这样期待自己

从未这样深爱自己,我猛烈地击打着精钢与利刃

我像植物一样向天空蔓延,利刃切开我的藤蔓

我切开自己的身体,切开扎了根的内心

切开我是否就能看见你,扒开土壤,是否就能看见我

——看见了又能如何,仅仅为了那已知的遗忘?

3

你何以能够敲门而入,带着荒野的气息,古朴而绝望

带着钩刺的藤蔓缠绕着你的躯体,血液渗透着叶子

修长的躯体上,硕实的乳房,野草难以遮盖的母体性征

无不透漏着你是带着生殖与血腥而来,你像藤蔓一般将我缠绕

你撕咬我的身体,而我紧勒着你身体上的藤蔓,让钩刺

深入你的身体,让血液滴在叶子铺成的地毯上

我与你日夜不息地交媾,时光被遗忘如同停止生长

藤蔓从阳台走进了屋子,落叶积了厚厚的一层

我们的房间,此刻也带上了荒野的气质,你放开我

藤蔓枯死,阳台瞬间也迎来了秋天,叶子藤蔓红成一片如火

你说,我们的孩子就要降临了,孩子,我与自身交媾的孩子吗

不,绝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你不是你自己

你是我,你是她,你是每一个人,你谁也不是

看看我们的孩子吧,看看我们的孩子们。你是否知道

当你说着,看看我们的孩子的时候,遗忘已经降临

我看见雪花从精钢的利刃丛中飘进来,阳台迎来了十年的

第一个寒冬,鹅毛样的雪花就落在火红的叶子上。

在那天际,藤蔓上有个捡着落叶、追逐着雪花的孩子,跳着舞的孩子

它正从天空而来,沿着那藤蔓,像飞一样,滑向我的阳台。

(2015.10.24)

 

 

 

简介:

魔约,青年诗人。本名余红兵,男,1991生,河南信阳人。08年开始写作,小说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文学界》《诗歌月刊》《中国诗歌》《散文诗》等各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