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语言之路1

(2014-10-08 22:12:31)
标签:

育儿

分类: 悬崖

《蛇蚊香》

清晨

一条蛇盘在院落中央

像蚊香一样

旋转,安静

一只可以穿透的眼

另一条蛇

反向盘在桌子上

它细长的尾巴从中心竖起

正好作为一个支架

它们一动不动

鳞片上的露水随着太阳的出现而蒸发

身体里的水分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干枯

最终它们成为两具干尸

一个可以支起另一个

另一个可以被点燃,并点燃另一个

它们坚硬而易燃

它们可以煲汤,也可以入药

它们再也不能

回忆起那一个因为自身而美丽的早晨

 

 

 

《语言之路》

我倚的是一种语言的单薄

往前走就像上楼梯,一步比一步高

后退如同下海

一步深入一步,转身可以掀开大地的表层

将植被埋入地下

坟墓将会重见天日,这样的转身

是语言的转身

如果我原地不动,我的路就会像蛇

一条条咬住我的脚

它们的体内饱含剧毒,一点点注射到我的体内

我向任何一条路倾斜

我都会中一种毒,我目光熄灭

用我的背看路,用我的膝盖行走,用我的皮肤看路

用我的内心行走

那些毒就会同时发作,它们一一抵消,将浮肿与丘疹

布满我的灵魂,如若我心如死灰

忘记行走,一种语言的单薄就会带着我

走向语言之路

 

 

 

 

《我喜欢把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我喜欢那些把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那样的人

像犁一样掀过大地

那样的人是真正为爱制造伤口的人

那伤口永不愈合          

那样的人不会生也不会死,只身没日没夜地走着

把一条道走得像一块乌黑的铁

像地底下的煤炭

像天上扑棱的乌鸦

那样的人是可以磨碎影子的人

那碎影永不复合

他把路走得像一个黑洞

像一匹黑马

像一页黑夜

也像一条阴沟,任由世人在这里翻船

 

 

 

 

《我之不易》

我的辛苦越过常人,从白天穿往黑夜

我就血淋淋的。

我背负着别人没有背负的东西:一块巨石。

我从悬崖带着它退向人海,退向假山

退向巨石的沉默。

“一个男人抛家弃子,忘记义务与责任

沉迷于灵魂的勾引。”

我沉迷于背负的步履声中。有人在我的背上开采石头

斧斫之声,火药之声

震颤至高处而来,我退向一条不断更名的街

退向一条充满着隐喻的胡同

退向鼠辈的开阔,我在城市的兴起之中转过身来

我在捕鼠器释放机关时转过身来

沿着来路再走一遍,往悬崖而去。

 

 

 

《手指伸直的理由》

如果不给他一个手指伸直的理由

他将一辈子握紧拳头,封闭着手掌与纹路

他避开所有的人群

一辈子嫉恶如仇,时刻准备动手

他击打着盾牌与火焰,他提防着空气骤然凝结

弯折着横眉之下的目光

迅速的追击与撤回,都让这个冬天变得格外寒冷。

只有他的手心还攥着汗,只有他热血沸腾

只有他还心扉紧闭

让客人露宿门前,让马匹在寂夜啃雪

只有他万分敬重睡眠

他熄灭灯火,奋起全身的力量捏在手中

重重地砸在床的两边。双臂系着轻盈的身体

漂浮在暗夜中

安眠。

 

 

 

《身体丛林》

我是爱你,还是更爱你的身体

是欲望不可遏制

还是爱情更加强烈

是圣徒,抑或禁欲,还是

徘徊在精神的桥梁

牛郎与织女

为何他们不曾在鹊桥上做一次爱

鹊的在场让他们羞耻吗

不,他们做爱了

就在鹊的羽毛里

在鹊的每一个喜悦的音符里

你是否能够听见——

在身体的丛林

那些小花都落了

白色的小花,粉色的小花

殷红的小花,紫色的小花

它们都落了

 

并不再开放。

 

 

 

《偷猎者》

偷猎者开枪的瞬间

他摆脱了所有罪名

摆脱了所有死在自己手上的生命

那一个瞬间里他是永恒

他只作为一个射击者而存在

他打出的那颗子弹是世间最为精确的子弹

就连他的姿势与神情

也都与天地做出了最为和谐的交融

他是大自然的射手

他是人类的楷模

他用灵魂打出了那一枪

他从枪中为人类提炼出了枪魂

并供养它

他无愧于一个称号:

神枪手

 

 

 

《果仁》

小果子里的水分,被输送到大果子中

小果子死亡

大果子成熟,在未落到地上之前

被孩子摘去

那小果子依然挂在树上

皮包着骨头

那略显小的骨头里面是未长好的果仁

在秋季的一场雨中

小果子带着腐烂落地

等天气重新放晴

那腐烂的果皮已经被虫子吃掉

只剩下一颗果核

一颗小小的带着饥饿的果核

它被一个孩子捡到

并在手里旋转,捏来捏去把玩

那干瘦锋利的果核尖部划破了孩子的手

鲜红的血液包裹着果核

那雕刻似得天然的纹理,就像诅咒一般复活

手掌流着血的孩子

他用另一只手找来石头,砸破了那颗果核

他转身离去,他并没有看见果核里

那一片干瘪的,椭圆扁平的,油炸过似得,脆黄之物

——果仁。

 

 

 

 

《白饭如霜》

雪白的米饭像霜一样打在我的胃里,冰冷而坚硬

我愿与挨饿者换子而食

将白饭的寒冷与强力献给他们乌黑的胃

身体里的朝阳,将在消化不良织起的网中升起

滚烫的胃液腐蚀了皮革,树根与石子

翻着毒气的泡泡。朝阳照常升起到空中

即使在网中,太阳也发出了灼人的光芒

像一把闪着光的刀子探进肉体里永远的黑夜

那如霜的白饭,颗粒可见,独立而又是一个整体

沙子一样排列在广漠的胃壁上,饥饿的声音

从千万饿死者的胃里连成一个整体叫出来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噜,咕噜噜……

所有的夜晚连成一个整体失眠,如霜的白饭

照亮了所有的黑夜,也照亮了架在篝火上面的儿子

不过是瘦肉与排骨,瘦肉精炼而耐嚼,排骨脆而香。

 

 

《我不死你必然死,我不生你必然生》

今天我不死你不死他不死,有人必然会死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用来死去远远不够

要化成小时,化成分钟,化成秒钟

死亡也不能再是单个,要成双成对成群

死者也不能只是老年,要加上中年青年

儿童与婴儿,生命也不能每个都如愿生成

要有泄洪般的流产,多如泥沙的不孕

成群的死精,子宫强拆般被大量切除

今天我不生你不生他不生,有人必然会生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用来出生远远不够

要化成小时,化成分钟,化成秒钟

生命也不能再是单个,多胞胎终将战胜

双胞胎龙凤胎,孩子们都将发育良好

畸形要尽量避免,难产如同水利一样疏通

不孕者全部受孕,阻塞者重新射精

所有的女人都大起肚子,所有的男人都成为爸爸

“今天每天,是死亡的庆典,也是生命的节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