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念行者
一念行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87,993
  • 关注人气:14,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育应是补品,而不是打铁

(2012-02-14 16:42:59)
标签:

教育

一念行者

回应

杂谈

分类: 《你问我应》

问:我有一个10岁的男孩,我们一直读的是私塾(四书五经),孩子身体一直有较严重的湿疹,所以平时读书并没有太多压力给他,尤其是看见您对教育的看法,最好的教育就是让还孩子自己成长,如果我们大人能走回我们的伊甸园,孩子也能……但是,最近我们计划孩子进入一个更好的学校,需要他做更多的努力,可是孩子虽然想去好学校,但是不愿努力。我的困惑是:我们真的需要进入更加好的学校吗?还是无论在哪里上学都一样,苹果总会成为苹果,香蕉总会成为香蕉的。可是,历史上禅宗大师不是也会有“棒”“喝”来“逼”学人一下?如果能得到您的点播,我将十分感谢!

 

阿弥陀佛。如果你们能够让孩子上你们认为、孩子自身也认为的最好的学校——受最好的教育,为什么不?活着不就是为实现“理想”的吗!但是如何对待理想却是另一个问题。理想似乎能给我们带来生活的动力,但也能带来无尽的压力和焦虑。我们该怎样对待理想?如果你把理想当真,它会把你引入虚幻;如果你不理会它,它会在那里一直诱惑鼓噪你。如何对待理想,尤其对我们这些希望活在当下的修行人来说,是个问题。

 

对我来说,我既是有理想的,也是没理想的。念头指着未来对我说:“你应该这样、你应是那样……”——“嗯,我听到。”然后我只是做事。我清楚地知道那不是真的,头脑像一座参议院,念头像一位参议员,它为我的发展提供一种有关未来的美好蓝图,很好,我喜欢它的善意和创意,但我知道,那是虚妄的,我只有现在;而“现在”是什么?我该干嘛就是干嘛。所以,头脑给我一个关于未来的理想,我很欣赏它,也很感激,但我仍然做我该做的。明天我会不会按照头脑给我的建议(我称它为理想)去行事?我不知道呢,让我来看看。

 

我要理想给我带来的智慧、勇气和热情,我摒弃它有可能给我的压力与焦虑,因为我不相信它——在理想和现实之前,我更相信现实。现实是我的最高理想,而理想只是此刻我最爱倾听的故事之一。理想是你的,现实是上帝的,你可以有你的一套,上帝可以有上帝的一套,但你必须服从上帝(现实),因为企图服从于你而冲突于上帝,你会痛苦。有谁能够抗衡得了上帝?哪个念头能够推翻现实?对我来说,我服从现实因为它更真,而我爱真实。我是真相的信徒。

 

关于你对小孩的教育,你有你的一套,小孩有小孩的一套,上帝有上帝的一套,最终的结果会怎样?三者和合。每一个当下,每一件事上,各种因缘所和合出来的结果,那就是上帝的一套——对我来说,各种可能性中最好的一种。我热爱现实,因为我发现,它最仁慈,它比困惑时的我对自己或未来的态度与看法,仁慈一万倍。如果你们有能力让你的小孩上最好的学校,他也乐意,那就为这个“共同”的目标,做事、做事、做事——只是做事,做各种不同的事……至于结果,听上帝的——那是最好的。

 

每个人每时每刻,在每件事上都尽他最大的努力了,尽管有时我们可能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努力或努力不够,然而我们早已努力到最满、最全了,在那时的各种信念和现实条件下。每个人每时都是一张拉满的弓,尽管有时自己看自己或别人看自己,那弓好像拉得不紧——但每张弓各有自己不同的质量。因为弓不同,所以其紧张松弛度也不一样。对有的弓来说,看起来拉得很满了,其实还不满,因为它的韧度高;对有的弓来说,看起来拉得很不满、松松垮垮,但它已经拉到最大化了,因为它比较脆弱。有时我们并不了解自己的弓或小孩的弓,所以我们胡乱地拉。我们不知道如何调适,直到那弓被拉断、拉坏才知晓。

 

你的小孩是一张弓,你、你先生等各是一张弓,为了将同一支箭射向最好最远的地方,你们各人必须调节自己的弓到最佳状态,不是调别人的弓到最佳状态,也不是调自己的弓到别人认为的状态。沉入你的感觉,或拔去理想的雾去看真相(实际是什么),你会发现那参照标准的。

 

牛不喝水硬按头。这可以吗?关于历史传说中那些禅宗大德们棒喝弟子之类的故事,如果是我的话,我不那样做。我不能强催一颗桃子成熟,也不能让一朵花提前开放,我所能做的只是给它们水分、肥料或呵护。认为弟子不该那样,或认为弟子应该符合我的标准,那有点儿困惑了。如果你打你的小孩或弟子,不管是出什么样目的,那都是暴力。爱的暴力和恨的暴力有什么不同吗?如果你出于“恨子不成龙”或“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将自己的小孩打死,那和你真正的仇恨而打死他有什么不同?死和死有什么不同?死不关原因。痛和痛也一样。多半,我们教训小孩或他人,不是为了他人,而是为了自己。只是我们还没认清这一点。

 

如果你是爱的,你会和一切事物在一起——和它现实的样子愉快地在一起,活在当下。除了当下还有别的什么是更加真实的吗?如果有一位老师认为觉悟或什么真心是更加真实的,我想他困惑了。对我来说,你所认识到的现实、自己,是最真实的——所有不真实中最真实的。除了这,跳开这,再觅其他,你将再度陷入梦。对于某些修行人,当你认为真心是真时,真心是假。那些远去的禅宗大德们的真实生活中事到底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尽管书上那样说,我没有什么可参考的,我唯一可参考的就是我自己。另外,觉悟或不觉悟那是一个人内部的事,别人从外能看出吗?那些记录中的禅宗开悟人,有谁真的知道他们内在到底有没有开悟,或是否真的开悟了呢?

 

所以,不要把别人的教育模式搬到你小孩的身上,那完全没有参照性。你的小孩是你的小孩,别人的小孩是别人的小孩,那有什么相关?不能拿别人的教育模式来套自己的小孩,也不能拿禅宗大师对弟子的故事来套自己的教育,不是吗?我们过自己的日子,走自己的路,活出自己的开心和满足,这似乎更应该。如果我们能这样影响小孩,倒不失为一种更加真切柔软的教育。投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小孩,是来被爱和学习如何爱的,不是为了接受教育。把你的小孩硬硬推入教育的系统——特别是你认为的教育,那如同把他硬推入一座无形的大机器一样。加工产品吗?我不认为人是产品。让孩子根据他的内在要求,自主学习,而不是往他嘴里塞知识的面包或把他拉入某种轨道——不管他是火车还是一只山羊,似乎更人道。

 

有关教育,孩子知道什么对他更好。你确定他一无所知?知是一种无知,认为我知道什么是无知的,认为我知道他人应该怎样更加无知。生命不依赖于教育,教育仅是生命过程中的活动之一,它本应是游戏式的,莫把它变成,为让小孩适应某种模子的残酷的推拉挤搡或削削减减。教育不是造人或对小孩加工,而是让它生长,如同看花、看树长大一样。除此之外还能怎样?动物世界没有大规模的教育园地或专业,一代一代,它们活得很好。能代表生命的身体将终损灭,在它能存活的几十年里,我们折腾什么呢?我们自己认为的好或坏,终将成为烟云,执着于此是彼非、此好彼坏,给自己带来什么?你是出于爱在行动还是出于恐惧在行动?检点你的动因。

 

我将心安放在春天里,二月之花正在盛开。没有你的担心,看你眼中的小孩,他们哪个不活得如春天、如花朵一般地充满生机?比我们多数成人要好的多。因为担心或错觉,我们失去了很多上帝的礼物,活在伊甸园我们却感觉行军在长征的路上。不要让教育成为我们应付担心或转移恐惧的工具或手段。让教育补益生命,而不是让教育锻造生命。教育应是补品,而不是打铁。别让恐惧摧毁我们的心,活在理智清醒当中,和上帝(现实)在一起。无思无念,不增不减,生命的本色将自然展现。有关如何教育小孩才更好,安静你的心,让答案自然浮现。南无阿弥陀佛。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