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桥雨亭
花桥雨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771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雀花

(2014-05-13 10:27:47)

金雀花

1

我大多的秘密在金雀花那里,我一直这么想。它的存活方式令我日渐衰老的人生与金雀花有了更为恰当的交流途径。

1986年,我十三岁。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我已学会了插秧,割麦,学会了父亲那样认真地打量土地,用手亲昵地抚摸庄稼,可这种神情与姿势的模仿不久后我就感到疲惫甚至厌倦,内心有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压抑、萌动与渴盼。

一阵风吹来,村庄里原本隐蔽的,暗暗前行的气息,落叶一样飘在我的身上,,企图设法让我听命于自然。

一场梦催生另一场梦,一种覆盖丰盈另一种支撑覆盖的力量。越来越强烈疲惫与厌倦感让我多想快点走出这气息的边界。

可我知道,走出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仿佛世界的精彩就在边界的那边轮番上演。那些沾满露珠的庄稼美感尽失,包围村庄的树木成了我出走的屏障,村庄里什么都是陈旧的。瓦房、木具、篾器、磨盘、甚至豆大的煤油灯花也成了暗黄色,这些在村庄扎根了的“旧”无时无刻地不在烙痛我的十三岁,总盼着有一场突然的惊天变局,重新修改这一切,哪怕它变得面目全非,我甚至想,将来,我也不会把它变成回忆里的章节。

父母关注的依然是他们的庄稼,鸡圈,猪圈,母鸡的下蛋,至于青春期我悄悄隆起的青果一样坚硬的胸脯,忧郁而悲观的眼神,他们视而不见,漠然置之。

我在等待一次暴乱,如一场来临不明的厮杀,一次铺天盖地的大雪,甚至响彻寰宇的惊雷,总之,我希望它们能大于我内心的波澜,甚至能将之淹没。

夜晚,我趴在父母的雕花床边看书,很晚,很晚。我从来不看他们,直至在父亲的催促中离开。我害怕熄灯之后,没来由的声响,那些能引爆我内心的声响。

不得不承认,青春期的我是非常敏感,叛逆,孤独,忧伤的。如果让十三岁的我来审察我如今的写作,注定是要遭受蔑视与鄙夷的。

心中遍布期待的时候,道路是没有尽头的,无数的方向不明确的道路,没有尽头。

直到我遇到金雀花。

……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