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福岛五十人,生与死

(2011-03-19 21:05:40)
标签:

凌坤楨

生命

死亡

禪修

福島

日本地震

教育

分类: 随想小品

死亡只是身体的死亡,心不会死亡。当死亡的时刻来临,你要这么准备自己:想象你布施一切──整个宇宙、你和其它人所建立的所有因缘、你的财物,甚至自己的身体。     

                             给死囚的忠告》祖古.乌金( Tulku Urgyen)/如是AS It is

 

 

早起去公园散步的时候,迎面遇到跑跳着赶着上学的两个小学生,他们一边跑一边喊着「日本加油」。

是的,这几天看着电视新闻的我,也在心里默默地喊着,「日本,加油啊!」

 

三月11日,灾变的惨状是如此直接地透过视迅媒体和网络,传递到全球人的眼前。

 

面临死亡威胁之下,是什么样的心情?

有些人无从选择,死亡让人措手不及地以崩塌、水淹或爆炸等型态袭来。
但有些人选择直视着死神的眼睛,并且大步靠近。 

 

福岛五十人(注1

 

由于辐射污染威胁高涨,福岛第一核电厂750名人员奉命撤离,只剩50人留守;这些留守的人员,有的是临危受命,有的是自愿加入,或者是退休人士。电力公司未公布他们的身分与姓名,他们都是最基层的技术员和消防员,且大多是年过50岁的资深员工。

福岛五十人,生与死

为了尽快修复核电厂的电力跟冷却系统,持续多日,他们得戴上不舒适的防护面具跟护目镜,配备微弱灯光,在宛如迷宫的设备间攀爬,有时必须趴在地上避开核电厂冒出的黑烟爬行。现场不时传出爆炸声响,是反应炉外泄的氢气接触空气时发生的化学反应。尽管穿上全罩式防护衣和头罩,但他们都心知肚明,对看不见的辐射,防护效果少得可怜。

因为日本厚生省已将50人每人可以合法暴露的辐射量,从100毫西弗提高到250毫西弗,使他们可以留在现场更久,但这250毫西弗是美国核电厂容许员工最大暴露量的5倍。

专家指出,这些死守核电厂的员工,每吸收1千毫西弗的辐射量,等于接受胸部X光的暴露量数百倍以上,而且之后还会出现呕吐跟白血球急速下降症状。

尽管他们身上都带着辐射侦测仪,但目前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吸收了多少辐射。即使逃过这次的死劫,但高量的辐射让他们未来数十年内可能面临白血病等癌症缠身(注2)。

25年前,车诺比核电厂灾变,当年赶往现场救灾的28名消防队员跟工作人员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症状,并在灾变后3个月内相继身亡。(注3

 

 

死囚与布施

 

祖古.乌金(Tulku Urgyen)曾应一位死囚的请法,而说了一段「给死囚的忠告」。(『如是』下册,第14章)

 

  死亡只是身体的死亡,心不会死亡。当死亡的时刻来临,你要这么准备自己:想象你布施一切──整个宇宙、你和其它人所建立的所有因缘、你的财物,甚至自己的身体。

 

死刑的废除或执行,始终是个争议的话题。以美国为例,各州法令不同,有的州废止死刑,有的则维持。台湾虽有死刑,但因人道考虑,一些确审死刑囚犯,其执行日有的在定谳数年之后,有的则几乎无限期延宕。

 

换句话说,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被判死刑了,但不知道哪一天要执行。

 

我们不也一样吗?

 

那一个日子总会来到,或早或晚。死神已经在路上,我们只是不知道他何时来敲门。在那一个日子,不管愿意不愿意,我们都得与世间的一切告别,那些个所拥有的一切因缘。

 

我们,以某种角度来说,都是被宣判必死的人。只是我们常常忘了或忽视这一点,活得好像自己会长生不朽一般,有无数的明天与无尽的光阴可以挥霍。

(跟死刑犯的差别是,他们处于四面围墙的监牢里,而我们彷佛活在自由的空间中;他们拥有的日子彷佛比较短,而我们的较多──但是谁知道呢?)

 

面对死亡与伤病的威胁,福岛五十人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有人的家书留着『这是我的职责,我不怕死。』,有人则跟妻子说『我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你要好好活着。』。

他们布施了他们的健康(或许还有更多…),也布施给了这个世界一种精神情操─名之为无畏,名之为勇气!

 

 

关于死亡与活着

 

三月在上海跟一个朋友聚会,他说了句话,有些人是「三十岁就死了,只是身体到了八十岁才埋。」

 

如果我们可以在这次的灾难中学到什么的话,那么,不妨思考着,什么是我们活着的样态与持有的精神。

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的巫术师傅唐望(Don Juan)曾跟他说:

 

如果你没有任何东西值得赴死,怎么能宣称你在追求生命?

 

辛格( Michal A. Singer ) 一位美国的禅修者─说,生命最伟大的导师是死亡。没有任何人或任何情况像死亡教你的那么多。可能有人跟你说,你不是你的身体,而死亡证明给你看。可能有人提醒你,你执着的事物无足轻重,死亡转瞬便将这一切都带走。可能有人倡导,种族是平等的,富人与穷人之间并无差别,死亡顷刻间就让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问题是,要等到最后一刻,才让死亡做我们的导师吗?

 

当你说你怕死时,其实是在说你害怕自己没有活出真正的人生。

 维斯考特(David Viscott)

 

 

如何活出生命?我没有更好的答案。只是灾变、苦难,乃至于死亡都试图在教导我们一些东西。仅仅单纯思维着『我们的时日不多』,就可以让每刻的生命经验变得不同。由此而观之,让生命宝贵的,正是死亡。如果没有死亡这件事,那么生命还会那样珍贵吗?我们会虚掷每一秒每一分,因为我们以为自己拥有永远。死亡,赋予了生命意义。让我们倾听它在跟我们说什么。以及,试着活出生命的重要性,以及你身而为你的独特性。

 

最后,让我再回到祖古.乌金的忠告。

你活出来的生命,将贡献给这个世界什么?

你,会布施什么给这个世界?

 

(注1)不同媒体的报导,传说后续又进驻了共180名人员,另一说则两百名与三百名。总之,他们无名、无畏,也无惧核辐射的侵害,在恶劣的环境下,为了一个目标努力着。

 

(注2)某一外电报导,两周内,其中70%的福岛壮士,很可能因此死亡。医师表示,即使没有立即发病,高剂量辐射对于人体的甲状腺、骨髓、消化、神经系统都会造成影响,在他们生之年,都必须活在罹患癌症的阴影当中。

 

(注31986年车诺比事件时,前苏联政府动员工作人员清理辐射残渣、消防员灭火,他们很多人只穿着一件20公斤重的铅衣,穿梭在高浓度辐射的环境中。这批参与救援任务人员中,有许多人在任务结束后数周,就因吸收大剂量辐射而去世。

接下来,待反应炉火势扑灭,政府开始进行善后处理,在全国各地征召「义勇军」,前后总计有60万人进入车诺比核灾区;他们为了要将失控的反应炉封闭起来,在外面建立起巨大的「石棺」;不过由于知识不足,也未获得政府提供的充足保护措施,60万人中有5人在事后因辐射引发的癌症或白血病死亡,而其余存活者至今仍深受其后遗症所苦。

福岛五十人,生与死
 车诺比事件时,有很多工作人员仅穿着一件20公斤重的铅衣就穿梭在高辐射环境中。(图、文/撷取自网络)

 (注4)本文关於福岛、车诺比的信息皆摘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