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坤桢
凌坤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20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我疗愈─让身体复原创伤(上)

(2011-03-01 13:02:19)
标签:

自我疗愈

凌坤桢

身体治疗

创伤

催眠

教育

分类: 课程与活动
 什么是身体河流技术?什么是让身体来复原创伤?
一位学员-蓝,在我的博客上这样反馈

上过凌老师今年元月的催眠课程,4天的课程当中,第一次老师领导大家做身体河流的时候,看到当时的课堂上,有两三位同学,身体就出现了比较大的反映,记得有一个同学全身蜷在地上,情绪也非常大。当时我心里还很纳闷,暗想是不是有些夸张呀?
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的第二次练习,全然没有意料到,身体和情绪会有那么大,大到让我震撼,那“无为”的力量。

我相信身体的自愈能力,更加相信凌老师的专业技术!
以后的生活里,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再继续练习的。

(引用一下哈,蓝) 

在课程后她的结业心得这样写着

(前略)…感触最深的是“身体河流”,看似无为之下,没有意料到正是身体在大有为,当时双手手心冒汗和寒气,靠着那莫名而来的气,我做了事后支持者告诉我人体极限的动作,明明我什么也没有想,但是做那个动作时有一种强烈的情绪出来,不知道它来自哪里,想着老师的嘱咐“不要比较,不要预期,让它自然地来,自然地发生。”有一股巨大的悲伤涌动着,眼泪不停地流下来,身体出了很多汗,前胸和后背都湿透了,在生活中我是个极少出汗的人,那一个当下,我做到了,排出了身体寒气,手脚都异常地暖起来,几天时间身体都在那种被疏通过后的巨大喜悦当中。               上海学员 20113

(谢谢你的文字,蓝) 

 

(相關資料請至:催眠與NLP學院  http://www.hypnosis-and-nlp.com/  

 

课程信息:上海。大中华心理网www.zhxlw.net主办

咨询联系:02163172987 15901936363 黄老师、曹老师

 

前面的话

    我是一个催眠治疗师,也是合格的催眠训练导师。

从事催眠和NLP的教学十多年来,每一两年就开发整合一个技术,从时间序列疗法、古典催眠与催眠回溯疗法、瞬间催眠、艾瑞克森取向催眠,以及情绪转化信念重塑技术……。这两年来我致力于「创伤复原技术」─自我疗愈! 

我越来越对于,人类的身心是如何运作,以及「生命」对我们的计划及『意图』是什么,有着更大的好奇与敬畏。 

自我疗愈-身体做工-意识观照-生命整合」的这个全新课程,是我目前最喜欢的。初阶课程的第一天我会说,这工作坊只想达成:学习信任身体,以及,对自己有更多的同情。

这简单的两句话,是来自于许多的例子---一些在生命中挣扎浮沈又不断进取的人们的故事。 

缘起 

几年前我在上海带一个催眠治疗师训练课程,进行到回溯创伤整合疗法的单元,示范个案是个年轻女孩,以情感桥技术回溯,她回到了童时的创伤经验(一个跟母亲之前的强烈事件)。回溯疗法的主轴在于回到创伤事件的原点,重新经历re-live,并且宣泄净化catharsis(释放当时压抑或扭曲的情绪),得到理解(明了事情全貌、相关脉络与因果,以及当事者的原委),进一步对话,宽恕和解,得到爱(以及关系的重建整合)。 

    进到最后阶段我让一位妈妈学员上来抱着她。她的过程快结束了,而我注意到她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从脚部开始。颤抖的频率很快,连抱着她的妈妈的身体也跟着振动。我看到这个颤抖是有意义的。(女孩中间还跟我说,『凌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抖,停不下来。』)(『没关系,让它继续。』)她就这样子地抖了将近二十分钟,然后自动平息下来。 

    那个下午她回座位之后一直睡,很深沈的睡。隔天整个人的气色变亮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爽。她说整个人身体一直很暖,暖烘烘的,很舒服。 

    她的身体里有个「什么」,透过回溯创伤,并且整合疗愈时,那些「能量」以颤抖的型式「表现出来」了。

    创伤是一个发生在过往的事件─但它没有真正离去,彷佛被冻结在某处。或者说,那个强烈的创伤能量被僵冻在一个地方,与我们分离。(但一个被遗弃的,压抑的生命经验,从来不会「不存在」,它总会以各种隐晦或扭曲的形式,在底层作用着,这就是许多莫名的身心症状的原因。)

以上面的例子,透过发抖,「它」释放了、流通了。 

另一次在台北催眠班,一位学员用情感桥回溯的方式,回到她小学一次淹水差点被水冲走的那一幕,她整个人缩着,一直叫,手不断在周围抓,彷佛回到当时那个她不慎踏入的水沟,在急流中挣扎。 

我让她完成水中求生的过程(她自己后来抓住一个沟边的石块。)(后来她跟我说如果没有这次催眠,她永远不记得当时发生什么,以及她如何没被水冲走──这是典型的创伤反应:情境失忆。) 

她在地板上爬行了好几步(爬出了水沟),身体发抖,一直喘气。直到最后平复了,我让她看清整个过程,她一边流泪一边说好险好险,我活下来了。我后来也让她用她的话重新说给自己听─关于「我靠自己存活下来了」的这个重要的信念!

(她的症状就是走路会不稳,常拐伤到脚。又容易在某些时刻失神,呆掉。这次回溯之后,这些症状都消失了。)(这个情感桥技术大概做了70分钟。) 

身体储存着创伤!创伤是需要释放的─而这过程可不能靠理智知性的头脑─要透过身体和情绪的表达(有时要喊出来,有时要用力打─当有愤怒或受害时)。这是回溯疗法里「宣泄净化catharsis」,以及诸如原始疗法等动力取向(dynamic approach) 治疗法的基本前提之一。 

随着这几年两岸各地工作坊的带领,我越来越看到这种现象,那些个储存在身体里的─让我们称之为「某种型态的能量」好了,就像是充电电池需要卸电discharge、清空一样。当那些负面能量在她身上(某些部位),透过抖动颤动或其它型式,释放掉了,才能进入一种流畅的状态。

当电池里负面的电卸完了,就可以流通正面的电能了。而这时,「更新」才有可能。(有些人不断往外寻求心灵课程,不断上课,但不往内清理,我认为是方向上的谬误──为学能够日益,但「为道日损」。) 

「当下的力量」作者艾克哈特托勒提到,他观察到两只鸭子在缠斗─看不出来来由,可能是其中一只闯入了另一只的势力范围。通常缠斗为时不过短短的几秒钟,然后就各自分开,牠们会几乎同时「猛烈地抖擞几下翅膀」,朝反方向游走,神态安详彷佛这一刻已若无其事。他领悟到,牠们之所以要抖擞翅膀,其实是为了释放多余的能量,以免在身体里的能量变成负面情感。这就是大自然的智慧,因为牠们没有必要「豢养」过去。

他说观察地球上的生命型态中,只有人类会「怀抱着负面情感」。『你可曾经碰过到一只垂头丧气的海豚、一只自尊心有问题的青蛙、一只无法放松的鱼,或者一只怀恨在心的鸟吗?』托勒如是问。 

显然大自然让动物有个完美的机制─能够应付威胁压力,并且不残留在身上形成创伤症候群。如果你看过非洲草原的动物纪录片,你会知道,动物们(被猎者)每天都遭受生死存亡的威胁,不管是一只落单的小象,或一群在鳄鱼环伺下渡河的羚羊。 

    另一个重要的启发,是我在台北带领催眠师训练课程,一位跟我学催眠治疗的医师在复训时说到,他在家里察觉,『每次过敏(皮肤荨麻疹) 发作前,先有一个预兆般的感觉(prodrome) ,那是一股冰冷的感觉,幽微而迅速,通常由小腿开始,约3秒钟内,往上掠过胸部,然后扩散全身,就不见了。』然后他透过自我回溯,『回忆起幼童时期目击的一桩溺水死亡事件,肿胀的尸体,带来失去生命的冰冷凄凉感…』,接着就是释放宣泄等程序,而纠缠多年的过敏症状居然好了。(这位医师第一次进课程时,就提到他一直都有过敏的现象。在那次课程里主要是学习「情感桥回溯疗法」。)(按,上述双引号内的字句,是透过书信,引述自他的补充内容。)

这让我讶异。一般回溯疗法需要有经验的催眠治疗师来带领──因为要深入被压抑记忆的潜意识,以及触及强烈难以忍受的感觉及回忆(这也是潜意识启动遗忘的防卫机制的原因。)这位医师除了受过回溯疗法的训练之外,我知道他长年静坐。 

我由是思考着,如果不经由催眠治疗师带领回溯,个人如何能释放与疗愈创伤?有没有什么样的程序与步骤?我们能否靠着自己,来流通那些个或许不在记忆里的过往意外伤害,或创伤事件中所留下的「残余」? 

答案在身体!以及观照的「概念」。

让身体以某种特定的方式释放累积的压力,甚至创伤(不管自己记得不记得)!因此这个工作坊的初阶概念是「创伤在身体,疗愈也在身体!(可以不经由头脑)」

我开始有系统地在后续几年的课程中,陆续放入「身体自我疗愈」的活动。 

累积发现 

再先回到动物界的例子。

为什么大自然里的动物不会有创伤(或创伤症候群)?一只非洲草源的小羚羊可说是每天都活在各种生存威胁之间,但它不会有焦虑恐惧症,不会忧郁或做噩梦。(也不会跟羊妈妈哭着说它不要上学因为路上有狮群。) 

动物有一种内存的本能,能够释放每天遭遇压力威胁后,存留在身上的各种能量与激素。在人类身上,则因为大脑皮质─理性脑的抑制作用,与教养文化和社会制约等多层因素,让人们在遭逢压力甚至创伤之后,无由释放那些强力作用的压力贺尔蒙─肾上腺素、正肾上腺素,以及可体松(皮质醇)。研究发现,这些原来是为了保命设计的压力贺尔蒙若长期在体内维持着高水平,会带来许多身心方面的疾病。当人类无法像动物一样地「战或逃」(flight or fight)。(你不能殴打辱骂你的老板或摔门出去;而有时候伤害你的人是你无法反抗或甚至对不能他生气的人,像是父母。)无法「战或逃」,压力贺尔蒙和各种情绪张力(惊慌、恐惧、愤怒等)就被「冻结(frozen)」住,因此压力与创伤就累积在身上。

各种灾难或重大意外下的幸存者、童年受虐者,以及承受各种型态长期的生活或心理压力的人,常有许多身心受苦的症状,他们都是创伤的受害者。美国专研创伤的布里纳医师(J. Douglas Bremner)认为长期或强烈的压力,会引发一系列的精神疾病,他称之为创伤系疾病(trauma-spectrum disorders)。(注) 

但人做为动物─而且具有觉性与创造智慧,能否也引用这个自然界赋予动物「通过创伤」的伟大设计,来进行自我的(身体)疗愈呢? 

我开始有系统的进行,对于创伤,不使用催眠回溯疗法的个案治疗模式(但我催眠治疗师训练课里还是会有),而是采取工作坊两人分组练习的模式,我指导一些身体操作原则,学员则学习让身体做工! 

初阶的工作坊是开启身体流──让我们身体回到它动物性的本能来工作!

是一种特定的身体复原的自动化程序。(动物不用头脑去想,是身体自己来的。)

又由于创伤会让人失去与身体的连结──创伤形成割裂、解离与否认。有些创伤幸存者容易有空白、无感觉,麻木、失去记忆等现象;又或者容易激发到亢进、狂躁、冲动与暴力的状态。

我们的作法不直接触及创伤,在操作的时候,对于身体以及感受,要很细腻且柔和。全程维持温和的观照,一步一步来,这是一个非暴力不对抗的优美取向─且带着静心的味道! 

工作开始 一个案例 

上海带『自我疗愈-身体复原创伤取向』。那是一个三天的工作坊。 

活动方式是透过概念说明,我带一个个案示范(十分钟),然后分组两两练习,一个人都是15分钟的单元。每次活动完分享身心状态的变化,讨论概念,并进一步说明下一阶段的注意点。 

进到第二个单元时(也就是第二个15分钟),一位心理咨询师(一个上海女孩),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身体开始发抖,然后双脚往上缩,缩到几乎腰腹蜷曲起来,她开始抖动。我注意她有些内在的情绪要出来,就走过去她那组,让她发生声音,从啊的声音,到喊,然后哭叫(到这时她的记忆浮现了,之前她只是身体自动反应,头脑里没有任何影像或意念)。

 完成整个程序时她分享那是她很小时候一次被狗咬伤的记忆。她忘了怎么回家,一直哭,同时怕会死掉(那时的概念是会有狂犬病)。她跟爸爸说,可爸爸不搭理她。她窝在自己床上默默掉泪,觉得自己会死掉。难过悲伤(还有生气,那是更底层对于她父亲的,这在她的第三次单元出现了)。听着外头水龙头的声音,她想只要水滴声音停了,她就死了。

 身体的症状是全身发冷、打寒战、不断地颤抖,间歇性地发出声音。(我观察到好多例子,在性命交关或觉得要死亡时,紧缩、颤抖以及全身冰冷都是常见的征兆。) 

她(让身体)走完了这个过程。

而她是全自动的──在第二个单元里完成。

我们只是活动前揭橥了一项身体技巧以及两点注意原则而已,之后他就在练习伙伴(我们称为「支持者」)的陪伴下,完成这个创伤释放的过程。

我注意到,「它」要完成一个当时的反应动作(来自于动物在威胁下求生的「战或逃」反应),并且在身体上经历那些能量疏通的过程。

这位学员后来躺在地板上,做出了许多类似瑜珈的动作(她说她没学过),双腿一直往上举高往后往旁往前往后的挥动(她说「我没想到我的腿可以这样柔软!」)当时冻结所在的那个被咬的腿、软倒爬到家的无力的腿,在当下彷佛重新有了生命的气息。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案例,她也是之后整个人肤色红润,呼吸变得自然深沈,人也沈静了下来。 

附带一句,我真心认为,学习心理谘商、心理咨询的人,都应当具有这些知识技术─这不是很头脑、给建议的咨询方式,而是一个允许并且信任身体的温柔取向。

(而我们的工作坊还有着不少静心冥想、意识觉察,以及身体技巧的练习单元。) 

这两三年来,从台北台中高雄新竹嘉义宜兰屏东还有上海,从10个人的小团体,带到80个人的整个辅导工作辅导团。从三小时的压力抒解单元,到连续四天的初阶进阶工作坊。我不断地累积发现。 

我们设计了六个阶段的身体流技术,以及十项辅助身体技巧。分别在初阶和进阶工作坊当中循序渐进地练习。到了进阶,会加入「意念流」的练习单元. 

『自我疗愈』工作坊有三个技术群,

身体流、意念流时间流技术,分别在初阶、进阶与高阶工作坊,实际操作。 

(三之一)  续篇请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