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丘山良月
丘山良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5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约翰·多恩诗选

(2011-10-18 06:15:18)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约翰·多恩诗选作者:何来问安

约翰·多恩诗选

John Donn(1572-1631),死后出版第一部诗集,长期受人争议,直到二十世纪才被公认为大师。
--------------------------------------------------------------------------------
目录:

一、《遗产》(The legacy)
二、《一场热病》( A fever)
三、《周年纪念日》( The anniversary)
四、《别离辞:哭泣》( Valediction of weeping)
五、《别离辞:节哀》(Valediction:forbidding mourning)
六、《遗嘱》(The will)
七、《计算》( Computation)
八、《悖论》( Paradox)
九、《他的画像》( His picture)
十、《哀歌第十一:手链》(Elegy ⅩⅠ:bracelet)
十一、《早安》(Good-morrow)
十二、《葬礼》( Funeral)
十三、《跳蚤》(The flea)
十四、《日出》(The sun rising)
十五、《死神莫骄傲》(Death be not proud)
十六、《解体》(Dissolution)
十七、《口信》(The message)
十八、《神学冥想之十四:锤击我的心吧》(Meditation: Batter my heart)
十九、《神学冥想之十七: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
二十、《敬神十四行诗之六:复活》(Resurrection)
二十一、《出神》(Ecstasy)
二十二、《影子的一课》(A hymn to Christ at the author's last night going into Germany)
二十四、《宣布成圣》
二十五、《爱的炼金术》
二十六、《圣骨》
二十七、《情人之无限》
二十八、《神圣十四行诗之一》
二十九、《神圣十四行诗之二》
注:凡未注明译者或出处之中文译诗,皆出自《艳情诗与神学诗》傅浩 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9年1月第一版。
******************************************************
一、《遗产》(The legacy)

我上回死去时——亲爱的,我死亡
就像与你离别一样频繁,
虽说那是一小时前,
而恋人的每个小时都仿佛地久天长,
但我还能记得,我确实
说过什么,确实赠送过什么;
虽然我已死,但有信给我,我将是
我自己的遗嘱执行人和遗产。

我听见我说,“立即给她捎信,
说是我自己”——那是你,不是我——
“杀了我”,当我感到要死的时刻,
我吩咐我在逝去后,寄出我的心;
可是我呀,当撕开我,在心
所在之处搜寻时;却什么也找不着,
这又一次杀了我,因为我生前一向诚实,
却竟然在最后的遗嘱中欺骗了你。

然而我找到了近似心的某种物品,
但它有许多颜色,和棱角,
它既不算坏,也不算好
无人拥有它的全部极少人拥有一部分。
它似乎被艺术造就得尽可能
美好;因此,为弥补我们可悲的损失,
我意欲寄赠这颗心,以替代我的心,
可是呵,没有人能保住它,因为那是你的心。
******************************************************
二、《一场热病》( A fever)

哦,可别死,因为在你逝去之后,
我将会把所有女人厌憎,
以至当记起你是其中之一时,
连你,我也将不会赞颂。

然而你不会死,我深知;
把这世界撇在身后,才是死,
而在你从这世上离去之时,
整个世界将随你的呼吸化为蒸汽。

或假如,在你,这世界的灵魂,
走后,世界尚存,也只是你的尸体,
最美丽的女人,不过是你的鬼魂,
最杰出的男人,不过是腐臭的蛆。

争吵不休的学派,探索
什么样的火将焚毁世间,
却毫无才智来钻研这门科学——
她的热病也许就是火源?

然而她不会就此消耗损逝,
也不会长久遭受不公的煎熬,
因为需要有许多腐朽的机体
供给这样一场热病长久的燃料。

这些火烫的发作不过是流行熠熠,
它们在你体内的燃料很快就耗尽。
你的美,和所有部分,那也就是你,
则是不可变更的苍穹。

然而紧抓着你的那是我的心意,
虽然它不可能在你体内坚忍。
因为我宁可拥有你一个小时,
也不愿永久占有其他所有人。
******************************************************
三、《周年纪念日》( The anniversary)

所有君王,及其所有宠臣,
所有名誉、美貌、才智的光荣,
制造流逝的时间的太阳自己,
如今,都比那时老了一岁,
那是你我初次相见的时节:
所有别的东西,都渐近毁灭,
惟有我们的爱情永不衰败;
这,没有明日,也没有昨日,
一直在跑,却从不从我们身边逃离,
而是忠实地保持它最初、最后、永恒的日子。

必有两座坟墓掩藏你我的尸体,
加入一座即可,死亡便不是离异,
咳,像别的王子一样,我们
(我们在彼此心中堪称王子,)
最终必须离弃这些眼睛,和耳朵,在死亡里,
它们常常充满真诚的誓言,和又甜又咸的泪水;
但是,其中惟有爱情常驻的灵魂
(别的思绪都只是房客)那时将验证
这一点,或者当躯体移入它们的墓穴中,
灵魂从它们的墓穴中迁出时,那上空将增长一份爱情。

然后我们将获得完满的幸福,
但是我们不比所有其他人更幸福。
在这人世上,我们是君王,且惟有我们
能够做如此君王,也能够做如此臣民;
谁又像我们这样安全?除了我们两人中的
一个,谁也不能对我们做叛逆之事。
让我们抑制真实和虚假的恐惧,
让我们高尚地相爱,生活,年复
一年,直到我们寿至六十春秋
而写道:这是我们的第二朝代。
******************************************************
四、《别离辞:哭泣》( Valediction of weeping)

我在这里时,
让我把泪水洒在你的面前;
你的脸把泪水铸成钱,打上了印记,
经过这番铸造,泪水就成了有价值的东西,
因为泪水这样
怀着你的模样;
泪水是许多悲哀的果实,更多的象征——
当一滴泪滴下.那个你也掉落在其中
于是你和我都是虚无,在不同的海岸上小停。

在一只圆球上面,
一个有着范本的工人,能够
创造出欧洲、非洲,还有亚洲
很快地做成了,而那原是虚无一片;
因此含着你的
每一点泪滴,
一个地球,一个世界,就靠这种映象成长着,
最后你的和我的泪水一起,淹没了
世界,在你的泪水中,融去了我的天国。

哦,远胜明月一轮,
不是卷起波浪,把我淹没在你的圈子里,
不是哭我死了,在你的手臂中,而是不去
教波浪做它会太快地做了的事情。
让风儿找不见
它的先例示范,
对我做出比它想做的更坏的坏事;
既然你和我叹气,用的是相互的呼吸,
谁叹得最多就最残忍,加速对方的死。

(裘小龙译 )
******************************************************
五、《别离辞:节哀》(Valediction:forbidding mourning)

正如德高人逝世很安然,
对灵魂轻轻的说一声走,
悲伤的朋友们聚在旁边,
有的说断气了,有的说没有。

让我们化了,一声也不作,
泪浪也不翻,叹风也不兴;
那是亵渎我们的欢乐——
要是对俗人讲我们的爱情。

地动会带来灾害和惊恐,
人们估计它干什么,要怎样
可是那些天体的震动,
虽然大得多,什么也不伤。

世俗的男女彼此的相好,
(他们的灵魂是官能)就最忌
别离,因为那就会取消
组成爱恋的那一套东西。

我们被爱情提炼得纯净,
自己都不知道存什么念头
互相在心灵上得到了保证,
再不愁碰不到眼睛、嘴和手。

两个灵魂打成了一片,
虽说我得走,却并不变成
破裂,而只是向外伸延,
像金子打到薄薄的一层。

就还算两个吧,两个却这样
和一副两脚规情况相同;
你的灵魂是定脚.并不像
移动.另一脚一移,它也动。

虽然它一直是坐在中心,
可是另一个去天涯海角,
它就侧了身.倾听八垠;
那一个一回家,它马上挺腰。

你对我就会这样子,我一生
像另外那一脚,得侧身打转;
你坚定,我的圆圈才会准,
我才会终结在开始的地点。

(卞之琳译)
******************************************************
六、《遗嘱》(The will)

在我叹出最后一口气之前,伟大的爱神,
请让我数说一些遗赠;在此我奉赠
我的眼睛给阿尔戈斯,假如我的眼睛还能看清,
假如它们失明了,那么爱神,我把它们献给您;
我的舌头给流言;我的耳朵给信使;
给女人或大海,我的泪水。
您,爱神,此前已经教导过我——
通过让我侍奉曾经有过二十多位情人的她——
我应当谁也不给,除了那些先前已拥有太多者。

我的忠贞,我赠给行星;
我的真理给他们,那些在宫廷生活的人;
我的机智和坦荡,
给耶稣会士;给小丑,我的凄怆;
我的沉默给任何,曾远在异国的人;
我的钱财给一位托钵僧。
爱神您教导我——通过把我谴往
那绝不可能接受爱情的地方
去爱——只给予那些没有能力者。
我的信仰我赠给罗马天主教徒;
我所有的善行传给阿姆斯特丹姆
分教者;我最好的礼节
和教养,赠送给一所大学;
我的谦卑我送给徒手的士兵;
我的耐心让赌徒们平分。
爱神您教导我——通过使我
爱鄙视我的爱情的她——
只给那些把我的赠礼视为玷污者。

我把我的名声赠给那些曾经
是我的朋友的人;我的勤奋给敌人;
给学究们我赠以我的怀疑;
我的疾病给予医生,或淫逸;
给自然女神,我用韵文所写的一切;
给我的伙伴,我的机智诙谐。
爱神您,通过使我爱慕
她——从前她曾在我心中生出这爱的情愫——
教导我做得像是施与,其实不过是物归原主。

给那将逝的丧钟声下次为之鸣响的人,
我赠以我的医药书;我的道德规箴
手卷,我送给疯人院;
我的青铜古币,留给缺短
事物的人们;给那些踽踽
穿行于异邦人中间的人,我的英语。
您,爱神,通过使我爱那人——
她认为她的友谊对于更年轻的情人们
是一份合适的嫁妆——使我的赠礼显得如此不相称。

因此我将不再给予;而我将以死
来毁灭这世界;因为爱情也会死。
那时你的千娇百媚都将一钱不值,
就像金子埋在矿里,而无人开采;
你的万方仪态也将无用武之地,
仿佛墓穴中的日晷。
爱神您,通过使我爱上她——
她既忽视我也忽视您——教导我
发明,且实践这惟一方法,以消灭我们三个。

(傅浩 译)
******************************************************
七、《计算》( Computation)

最初的二十年里,从昨日算起,
我都难以相信,我靠往昔的恩爱度日,
又四十年靠希望,只要你愿意,希望还会持续。
泪水淹没了一百年,叹息吹逝了二百岁,
一千年之久,我既不思想,也无作为,
意无旁骛,全部身心都只念着一个你;
或者再过一千年,连这年头也忘记。
可是,不要把这叫做长生;而应将我——
由于已死——视为不休;鬼魂还会死么?

(傅浩 译)
******************************************************
八、《悖论》( Paradox)

没有恋人说,我爱,也没有任何别人
能够评判一个完美的恋人;
他认为别人谁也不会,或愿意同意,
别人都在恋爱,也就他除外:
我不能说我爱过,因为谁能说
他昨天曾被害死过?
爱神以过度的热戕害青年多于老人,
死神则以太多的冷杀人;
我们只能死一回,爱过一回的人确已死亡,
谁说两回,就是撒谎:
因为,虽然他似乎不时行走,动作,
那不过是蒙骗我们的视觉。
这样的生命就像余辉还继续存留,
在那光源的生命沉落之后,
或像固体燃料之上,火焰熄灭
两小时后,留下余热。
从前我爱过且已死,如今我变成
我的墓铭和坟茔。
在此,死人们谈论他们的前生,我也一样,
被爱情所害,瞧,我在此横躺。
(傅浩 译)
******************************************************
九、《他的画像》( His picture)

喏,拿去我的画像,虽说我将别去;
你的影像,将居住在我心中,我的灵魂的居处。
它现在像我,但在我死后,我们两个
都成了影子时,它将比从前更像我。
当我饱经风霜归来时,我的手背
也许被粗糙的船桨撕裂,或被太阳晒黑;
我的脸面和毛毡似的胸脯,还有我的头
都布满突然早来的灰白的忧愁;
我的身体皮包骨头,里面折断,
火药的青灰斑点遍布在我的皮肤上面;
假如愚蠢的情敌诘难你竟爱过,噫,
像我那时可能显得那么肮脏粗鄙的汉子,
这画像就会说我曾经是何等人物:而你将会说,
他的苦难伤痛可打动我?我的价值可衰落?
或者它们可影响他的作判断的心意,竟使
他如今对从前喜欢看到的东西减少爱意?
那在他身上曾经是美好优雅的品质
不过是乳汁,曾经养育过处于幼稚
状态时的爱情:现在爱情已成长壮大,足以
食用对不习惯的口味显得粗硬的东西。
(傅浩 译)
******************************************************
十、《哀歌第十一:手链》(Elegy ⅩⅠ:bracelet)

他为遗失女友的手链而作赔偿
不是为了它的颜色像你的头发,
因为那种臂环你会让我戴着它;
也不是为了它常常拥抱亲吻你的手臂,
因为它有那般好处,而我却每每误失;
也不是为了那愚蠢的古老寓意,
即那链环相扣,我们的爱情也应如此;
我伤叹我把你的七环手链失去,
不是为了倒霉,而是为了代价惨重之故,
哦,十二正直的“天使”,它们尚
未曾接受廉价的焊锡的影响,
也尚未背离它们被创造的最初
状态误入歧途或走上邪路,
这些“天使”,在我睡卧或起身之时,
上天遣来为我提供一切,做我的忠实
向导,以获得新的朋友,以平定
强大的敌人,以慰藉我的灵魂;
这十二个无辜者,是否将要因你的严酷
判决(可畏的法官)而负担我的罪过的重负?
它们是否将被贬谪,被抛入熔炉中,
为了并非它们自己的罪责而受严惩?
即是它们在那地狱里被焚烧被绑缚,
它们也救不了我,不能安抚我的痛苦。
假如它们只是法兰西的“王冠”,我倒不在乎,
因为,那些家伙多半,我想,带有
它们本土的脏病,它们来到我们这里,
那么苍白,那么跛脚,那么瘦,那么颓废。
尽管法兰西国王是极端的基督徒,
但他们的“王冠”却极像犹太人那样被部分切除。
或者假如它们是西班牙“戳印”,永远旅行,
已变得像它们的国王一样对天主虔信,
那些未被舔过的熊崽,未加锉磨的金币,
进退攻防,胜过大炮的攻击,
它们由于粗疏而未被磨圆,样子
就像某位大法术师的秘籍里
多角的图形,会强迫自然之神
偏离她的正道,不像这些秉持公正;
它们,犹如灵魂加速头脑、腿脚和心脏的运动,
像溪流,似血脉,流遍大地的每一部分,
造访所有国家,阴险狡诈地使得
豪华的法兰西毁圮,破败,衰落,
不知有其国的苏格兰一朝得势,
使七个头的比利时被乱刃分尸:
或者假如那时使曾经借助
微妙的火候从各种矿物里提取
灵魂的全能的炼金术士
上当丢脸绝望的那种金子:
我就不会唾口水熄灭它们身处其中的烈火,
因为,它们犯有滔天的罪过。
但是,我无害的天使们将消失?或者说
我将失去我的护卫、安逸、饭食、一切?
他们所应字样的许多希望都将死去。
如果你,爱人,撒手不管随它们去,
我强健的青春和旺盛的精力就将丧失许多,
因为它们逝去后你就不会像以前那么爱我。
哦,且满足于某个高声尖叫的喊话人
为一枚瘦小褴褛的银毫子而受雇,欢欣,
会像魔鬼一样咆哮着穿过每一条街衢,
折磨寻获者的良心,如果他们相遇。
或者让我偷偷摸摸去找某位可怕的法术师,
他在许多纸上画满稀奇古怪的图形样式,
把天穹分成一间间出租的房间,
给其中塞满娼妓、窃贼和杀人犯,
如此拥挤,以至于虽说他的罪孽超过他们全部,
他也无法给自己流出跻身其中的空处。
但是如果,在耗尽了技能和时间之后,
他说永远不会找到,仍要感到满足,
心甘情愿地从他那里接受那判决,
因为他是命运的喉舌。
你说(哎呀)金子依然存在,
虽然它被改变,造成了链子。
最初堕落了的天使心中,依然留存着
智慧和知识,不过,已变成了邪恶;
同样这些“天使”本应做好事,本应提供
必须品,如今却必须培养你的虚荣。
他们永远是坏天使;我的则什么也不是,
因为形式赋予存在,而它们的形式已消逝。
还是怜悯这些天使吧;他们尊贵
胜过美德、权力和爵位。
可是你坚定不移;你的意愿必要实行。
然而就像圣母把她惟一的儿子放进
饥饿的墓穴里时的痛苦难过,
我把这些殉道者出卖给烈火。
良好的灵魂,因为你们给万物以生命,
良好的天使,因为你们带来良好的音信,
你们命里本可以属于那么一个
只热爱和崇拜你们,一个
宁可忍受饥饿、裸体赤身,
甚至死亡,也不愿减少你们的数目之人。
而我对你们悲惨的销熔感到愧疚,
但愿你们极少的伙伴与我共处得更长久。
可是呵,卑劣的寻获者,我如此
憎恨你,以至于我几乎同情起你的境遇;
金子在所有金属之中最为沉重,
但愿我最沉重的诅咒降落在你头顶。
但愿你先戴上脚镣手铐,被锁链
悬吊在这里,然后去受地狱的熬煎;
或者受外国的黄金贿赂而出卖
你的国家,却谋反谋利均告失败。
但愿你俯身捡拾的下一件东西,包含
毒药,其迅速挥发的气味使你潮湿的大脑腐烂;
或者谗言诽谤,或者因粗疏忽略
而保存的违禁物品,给你带来毁灭。
淫欲滋生的疾病使你腐烂;你
厮守着欲望却没有能力。
但愿黄金所曾制造的一切邪恶、
所有魔鬼所有曾想出的一切灾祸、
丰足之后的匮乏、贫困和痛风的晚景、
旅行人的传染病、爱情和婚姻
折磨你;在你生命的最后时刻,
但愿你眼前浮现你膨胀的罪孽。
但是我宽恕;以使你,诚实的人,悔悟:
金子是用于康复的补药,那就物归原主。
但是假如你舍不得与它分离,
因为它是强心剂,那就让它整治你的心。
(傅浩 译)
******************************************************
十一、《早安》(Good-morrow)      
           
我真不明白;你我相爱之前
在于什么?莫非我们还没断奶,
只知吮吸田园之乐像孩子一般?
或是在七个睡眠者的洞中打鼾?
确实如此,但一切欢乐都是虚拟,
如果我见过.追求并获得过美,
那全都是——且仅仅是——梦见了你。

现在向我们苏醒的灵魂道声早安,
两个灵魂互相信赖,毋须警戒;
因为爱控制了对其他景色的爱,
把小小的房间点化成大千世界。
让航海发现家向新世界远游,
让无数世界的舆图把别人引诱
我们却自成世界,又互相拥有。

我映在你眼里,你映在我眼里,
两张脸上现出真诚坦荡的心地。
哪儿能找到两个更好的半球啊?
没有严酷的北,没有下沉的西?
凡是死亡,都属调和失当所致,
如果我俩的爱合二为一,或是
爱得如此一致.那就谁也不会死。

(飞白 译 )
******************************************************
十二、《葬礼》( Funeral)

不论谁来装殓我,请勿弄脱
(也不要多打听)
我臂上那卷柔发编的金镯,——
这是神秘之符,千万别碰,
这是我外在的灵魂,
是升天的灵魂留下的总督,
留下来统治她的行省,
好保持这些肢体不致风化成土。

如果从我的头脑发出的经络
向下直通到脚,
能统辖全身而构成统一的我,
那么这些金丝,从更好的头脑
获得力量向上生长,
当能统辖得更好;可惜她只图
把手铐给我套上,
叫我从中体验死囚被判决的痛苦。

不论她赠金丝有何意涵,
务必与我一同入土;
我为爱殉难,如让此物留传,
我怕拜物教会因之传布。
既然作此谦辞,
承认金丝也能代表灵魂,
自当有此壮志:
你不救我全身,我埋葬你的部分。

(飞白译)
******************************************************
十三、《跳蚤》(The flea)

光看看这只跳蚤,看看在它体内,
你拒绝我的东西是多么微乎其微;
我,它先叮咬了,现在又叮咬你,
在这跳蚤肚里,我俩的血混为一体;
坦白承认此事,我并不能够说
是一桩罪过,或耻辱,或丧失贞节,
可是这家伙不经求爱便享用,
腹中饱胀两人的血混成一种,
而这,咳,比我们要做的还深重。

待着吧,三个生命共存在一只跳蚤里,
在其中我们几乎,不,更甚于婚配。
这跳蚤就是你和我,它的腹腔
就是我们的婚床,和婚庆礼堂;
尽管父母怨恨,你也不从,我们照样相会
且隐居在这活生生墨玉般的四壁之内。
虽说出于习惯你总是想要扑杀我,
可是,别再给这加上自我毁灭
和渎圣——杀害三命的三重罪孽。

残忍而突然,你是否从此时此刻
染红了你的指甲,以无辜的鲜血?
这跳蚤有什么可以责难罪咎,
除了它从你身上吸取的那一小口?
然而,你得意洋洋,声称说
并未觉得自己,也没发现我变衰弱;
的确,那么该知道恐惧是多么虚幻不真;
当你委身于我时,将仅仅有那么点童贞
会损耗,一如这跳蚤之死从你那儿窃取的生命。
(傅浩 译)
-----------------------------------------
看呀,这只跳蚤,叮在这里,
你对我的拒绝多么微不足道;
它先叮我,现在又叮你,
我们的血液在它体内溶和;
你知道这是不能言说的
罪恶、羞耻、贞操的丢失,
它没有向我们请求就得到享受,
饱餐了我们的血滴后大腹便便,
这种享受我们无能企及。
住手,一只跳蚤,三条生命啊,
它的身体不只是见证我们的婚约。
还是你和我,我们的婚床,婚姻的殿堂;
父母怨恨,你不情愿,我们还是相遇,
并躲藏在黝黑的有生命的墙院里。
尽管你会习惯地拍死跳蚤,
千万别,这会杀了我,也增加你的自杀之罪,
杀害三条生命会亵渎神灵。
多么残忍,你毫无犹豫
用无辜的鲜血染红自己的指甲?
它不过吸了你一滴血
罪不至死啊?
你却以胜利者的口吻说
你我并没有因失血而有些虚弱;
的确,担心不过是虚惊一场:
接受我的爱,
你的名誉不会有丝毫损失,
就象跳蚤之死不会让你的生命有所损失。
(译者未知)
***********************************************
十四、《日出》(The sun rising)

忙碌的老傻瓜,任性的太阳,
为什么你要穿过窗棂,
透过窗帘前来招呼我们?
难道情人的季节也得有你一样的转向?
莽撞迂腐的东西,你去斥骂
上学迟到的孩童,怨尤的学徒,
去通知宫廷的猎人,国王要起驾,
吩咐乡下的蚂蚁完成收割人的劳作;
爱情呀,始终如一,不使节气的变换,
更不懂钟点、日子和月份这些时间的碎片。

为什么你竟然会自认
你的光线如此可畏和强壮?
我只须一眨跟,你便会黯然无光,
但我不愿她的倩影消失隐遁:
倘若她的明眸还没使你目盲,
好好瞧瞧.明天迟些再告诉我,
盛产金银香料的东西印度
在你今天离开的地方,还是躺在我身旁,
去问一下你昨天看到的所有帝王,
那答案准保都将是“全在这一张床上”。

她便是一切国家,我是君主的君主.
其余的便什么都不是。
君主们不过摹仿着我们;与此相比,
一切荣誉是丑角,一切财富是骗局。
你,太阳,只拥有我们一半欢乐,
当宇宙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聚拢;
你的年龄需要悠闲;既然你的职责
便是温暖世界,你己对我们尽了本份。
你只须照耀我们这儿.光芒就会遍及四方,
这张床是你的中心,墙壁是你的穹苍。

(汪剑钊译)
******************************************************
十五、《死神莫骄傲》(Death be not proud)

死神,你莫骄横,尽管有人将你看得
如何强大,如何可怖,你呀,名不符实;
你自以为已经把芸芸众生毁灭,
可怜的死神,他们没死.你至今还杀不死我;
休憩和睡眠,其实就是你的写照,
你定然比它们更让人感到舒适惬意,
而我们最出色的人们随你而去越早,
越能早日让灵魂获救,肉体安息,
你是命运、时机、君主和狂徒的奴隶,
你与毒药、战争和病魔同流合污,
鸦片与巫术也能灵验地进行蛊惑,
而且效果更佳,你又何必颐指气使?
人们小憩一会,精神便得以永远清朗,
便再不会有死亡,死神你自己将死亡。

(汪剑钊译)
---------------------------------------
死神别骄傲,虽然有些人称呼你
伟大兼可怖,其实你未必是如此
那些你以为将他们颠覆的人,
其实并没有死,死神,我也尚未被你杀死
你所描绘的休息跟睡眠,其实是幸福,
甚至从你那儿流露还更
让他们的骸骨得以安息,灵魂得以付托
难怪即使是优秀的人也迫不及待跟你去
你是命运、意外、国王、及绝望者的皂隶
与毒药、战争、疾病狼狈为奸
罂粟吗啡或符咒也照样能使我们安息,
而且比你的侵袭还要好。你又得意什么?
经过短暂的睡眠之后,我们就永远清醒
死亡将不再存在,
死神,你死矣!
(译者未知)
******************************************************
十六、《解体》(Dissolution)

她死了;一切死者
都向它们最初的元素还原;
而我们彼此互为元素,
是用彼此制造。
那么我的身体确与她的相纠缠,
那些构成我的东西,在我这
体内大量增长,成为重负,
非但不供营养,反倒令人窒息。
我的热情之火、叹息之气、
眼泪之水和土质的绝望悲抑——
这些是我的原料,
却近乎被爱情的牢固都消磨掉,
她,确以她的死补偿我的损失;
我也许会悲惨地活得久长,
只不过使我的火焰随燃料增旺。
如今犹如那些好战的君主,
他们对外征讨,掠夺财富,
收入越多,支出越多,很快就破落:
这(我能够说出,使我惊愕)
这死亡,因我的积贮
而增加了我的费用。
所以我的更为激烈地解脱了的灵魂
将会追上她的;犹如后发的弹头
可以追上先飞的弹头,只要火药装得更足。
(傅浩 译)
******************************************************
十七、《口信》(The message)

把我迷途已久的眼睛寄还给我,
它们(哦)居留在你身上太久了,
可是既然它们已学会这般恶习,
如此矫揉的作风,
和虚伪的激情,
以至被你
造就得
不登大雅,那就永远留给你。

把我无害的心儿给我寄还,
什么无益的思想都不能将它污染,
但是如果它被你的心教会了
制造刻薄的
玩笑来取乐,
和拒不实践
许诺和誓言,
那就保留它吧,我已不再属于我。

然而还是把我的心和眼睛寄还,
好让我知道,且看穿你的谎言,
好让我可以大笑和快意,当你
陷于极度烦闷
且真的为某人
消损憔悴,
而那人并不存在,
或证明是像你现在这么虚伪之时。
(傅浩 译)
******************************************************
十八、《神学冥想之十四:锤击我的心吧》(Meditation: Batter my heart)

锤击我心,三位一体的上帝;因为,您
仍旧只是敲打,吹起,磨光,试图修补;
为使我爬起,站立,就该打翻我,集聚
力量,粉碎,鼓风,焚毁,重铸我一新。
我,像一座被夺的城,欠另一个主子的税,
努力要承认您,可是,哦,却没有结果;
寻思您在我之中的总督,应该会保护我,
他却遭到囚禁,被证实为懦弱或不忠实;
然而,我深深挚爱您,也乐于为您所爱,
可是,却偏偏被许配给了您的寇仇死敌;
让我离婚吧,重新解开,或扯断那纽带,
把我攫取,归您所有,幽禁起我,因为
我将永远不会获得自由,除非您奴役我,
我也从来不曾保守贞洁,除非您强奸我。
(傅浩 译)
******************************************************
十九、《神学冥想之十七: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

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
在大海里独踞,
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
连接成整个陆地。
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击,
欧洲就会失去一角。
这如同一座山岬,
也如同你的朋友和你自己。

无论谁死了,
都得是自己的一部分在死去。
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
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我,也为你。
 
(王秀珍 译)
----------------------------------------------------
没有人能自全,
没有人是孤岛,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要为本土应卯。

那便是一块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庄园,
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冲走,
欧洲就要变小。

任何人的死亡,
都是我的减少,
作为人类的一员,
我与生灵共老。

丧钟在为谁敲,
我本茫然不晓,
不为幽明永隔,
它正为你哀悼。

(李敖译)
******************************************************
二十、《敬神十四行诗之六:复活》(Resurrection)

以您的一滴鲜血滋润,我干枯的灵魂
将被(虽然她此时正处于太顽硬,而且
太贪物欲的极端地位,)那滴鲜血
所解脱,而免于硬化、腐臭或饥馑,
生命,被这殉死赋予力量,也将战胜
死神,他已被您的死所斩杀;对于最初
或最后之死的恐惧,也将不会使我悲苦,
如果在您的小册子里您登记上我的姓名,
肉体在那漫长的睡眠中不糜烂腐朽,
而被造成它所出自,和为之存在的东西;
也不可能以别的方式获得荣耀名誉。
但愿那时罪孽沉睡,死亡很快从我身边消逝,
好让我从二者之中醒来时,可以重新站起,
向那最后的、永恒的白昼敬礼致意。
******************************************************
二十一、《出神》(Ecstasy)

在那里,好像床上的枕头,
一处怀孕的河岸隆起,歇着
紫罗兰微微攲侧的头;
一对有情人,我们俩坐着;

我们的手被掌中涌出的一种
强力的香膏紧紧粘在一起,
我们的目光交织,把我们的眼睛
用一根双股线穿起;

迄今为止,如此嫁接我们的手掌
是我们成为一体的仅有方式,
我们眼睛中反映出的影像
是我们全部的繁殖。

犹如在两支势均力敌的军队之间,
命运之神高悬未卜的胜券,
我们的灵魂(为了提升他们的地位,
已逸出去壳)悬浮在她与我之间。

我们的灵魂在那里谈判期间,
我们躺着,像墓葬的雕像;
整天,我们的姿势都不曾变,
我们也不说一句话,整天。

如果有什么人,被爱情炼得精纯,
以至于他听得懂灵魂的言语,
且被美好的爱情培养成健全心神,
在适当的距离之内站立,

他(虽然他不知哪个灵魂在说话,
因为两个都说,意思相同)
也许从此会获得一次新的净化,
离去时要远比他来时 纯净。

这出神确实解惑释疑
(我们说)且告知我们,我们爱什么,
我们借此看清,那不是性欲,
我们看清,以前不曾看清的动力:

但是,由于所有不同的灵魂都包含有
它们不知是什么的混合的东西,
爱情,又把这些混合的灵魂在此合糅,
给二者各造一个,每个亦此亦彼。

一株单独的紫罗兰经过移植,
其大小、颜色、力量
(这一切以前都羸弱贫瘠)
总是两倍、多倍地增长。

当爱情使两个灵魂
如此相互约束的时候,
从此流出的那更健全的灵魂
便克服了独处时的不足。

我们,作为这新的灵魂,于是了悟
我们是由什么造就,构成,
因为,我们所自生长的元素
即灵魂,没有变化能够侵凌。

可是呵,咳,为什么我们
要这么久这么远地背弃我们的身体?
它们是我们的,虽然它们不是我们,
我们是神明,它们是天体。

我们感谢它们,因为最初它们
确实如此把我们运送给我们,
把它们的力气、感觉呈献给我们,
对于我们,它们不是渣滓,而是合金。

上天的影响并非直接作用于人,
而是首先在空气上刻铸印记,
同样灵魂可以流入灵魂,
虽然它首先去依附肉体。

犹如我们的血液奔忙,以产生
精神,尽量使之近似灵魂,
因为那样的手指需要系连
那微妙的结,而造就我们成人:

同样,纯粹恋人的灵魂必须
下降到情感,和机体,
这样感官才可以触及和感知,
否则就像一位伟大的王子关在囚牢里。

那么我们就回到我们的体内,那样
软弱的人们就可以看到爱情的启示;
爱神的秘密确实在灵魂中成长,
但是肉体却是他的书籍。

假如某位恋人,比如我们俩,
听见这异口同声的对话,
就请他时常监督我们,他将会看到,
我们回到躯体中之后,也很少变化。
******************************************************
二十二、《影子的一课》(A hymn to Christ at the author's last night going into Germany)

请站一下,听我给你讲一课,
亲爱的,讲讲爱的哲学。
我们在此散步已经三个小时,
陪伴我们的是两个影子,

这影子本产自我们自己;
而现在太阳已恰好照着头顶,
我们踩着自己的影,
一切东西都显得美丽、清晰。
我们的爱苗也这样成长,
我们的遮盖掩饰也这样
渐渐消逝。但如今不再这样。

那种爱情还未升上最高点,
当它还在竭力躲避旁人的眼。

除非我们的爱停在午时,
我们会在另一面造出新的影子。
起初的影子用来骗旁人,
后来的影子用来骗我们——
对付自己,蒙骗自己的双眼。
假如我们的爱情渐渐削弱,
就会我对你、你对我
把各自的行为遮遮掩掩。
上午的影子浙渐耗完,
下午的影子却不断发展.
一旦爱情衰退.它的来日苦短!

爱以饱满不移的光照临世界,
但它正午若过,下一分钟就是夜。

(飞白译)
******************************************************
二十三、《歌》

去吧,跑去抓一颗流星,
去叫何首乌肚子里也有喜,
告诉我哪儿追流年的踪影,
是谁开豁了魔鬼的双蹄,
教我听得见美人鱼唱歌,
压得住酷海,不叫它兴波,
寻寻看
哪一番
好风会顺水把真心推向前。

如果你生来有异察,看得见
人家不能看见的花样,
你就骑马一万夜一万天,
直跑到满头顶盖雪披霜,
你回来会滔滔不绝地讲述
你所遭遇的奇怪事物,
到最后
都赌咒
说美人而忠心,世界上可没有。

你万一找到了,通知我一句
向这位千里进香也心甘;
可是算了吧,我决不会去,
哪怕到隔壁就可以见面;
尽管你见她当时还可靠,
到你写信了还可以担保,
她不等
我到门
准已经对不起两三个男人。

(卞之琳译)
******************************************************
二十四、《宣布成圣》(傅浩 译)

看上帝面上请住嘴,让我爱;
你可以指责我中风兼痛风,
可以笑我鬓斑白、家道穷,
且祝你胸有文采、高升发财,
你可以选定路线去谋官,
看重御赐的荣耀和恩典,
仰慕御容或他金铸的脸.
对你的路固然要刮目看待,
但是你要让我爱。

唉,唉,我的爱会把谁妨碍?
我们叹息翻沉过谁家商船?
谁家田地曾被我的泪水淹?
我发冷,何曾推迟春天到来?
我发烧.烧得我血脉如焚,
何曾使瘟疫死亡单增加一人?
士兵们寻求战争,而律师们
把爱争吵的诉讼者招徕,
无关乎她与我相爱。

随你怎么说,我们禀性于爱;
你可以把她和我唤作蜉蝣,
我们也是灯芯,不惜以死相酬,
鹰和鸽深藏在我俩心怀;
我们使凤凰之谜更增奇妙,
我俩合一,就是它的写照,
两性结合,构成这中性的鸟。
我们死而复生,又照旧起来,
神秘之力全来自爱。

我们若非靠爱生,总能死于爱,
如果配不上灵车和厚葬,
我们的传奇至少配得上诗章;
如果我们不配在史册上记载,
就在十四行诗中建筑寓所,
如此精制的骨灰瓮独具高格,
不会比占半英亩的墓葬逊色。
这些颂歌将向普天之下告白:
我们成圣是由于爱。

人们将这样祈求我们:神圣的爱
使你们互为庇护的隐居地,
狂暴的爱,却赋予你们以安谧;
你们把世界的灵魂提炼出来
注入于你们眼睛的明晶,
制成这样的镜子和望远镜,
把一切集中反映于你们之中,
万国、城镇、宫廷:向天膜拜,
祈求你们典范的爱!
******************************************************
二十五、《爱的炼金术》

有人比我更深地发掘了爱之矿,
说他幸福的核心在其中藏;
我爱过,得到过,也说过,
但即便我爱到老,得到老,说到老,
我也找不到那隐藏的神妙;
啊,这全是人们卖的假药;
还没有一个化学家能炼出仙丹,
却在大肆吹嘘他的药罐,
其实他只不过偶然碰巧
泡制出了某种气味刺鼻的药;
情人们也是如此,梦想极乐世界,
得到的却只是一个凛洌的夏夜。

难道我们要为这种空虚的泡影
付出我们的事业名望、舒适宁静?
这岂非爱的终结,如果我的仆人
与我同等幸福,只要他能
忍受新郎之戏的短促嘲弄?
那个恋爱中的可怜虫
赌咒说他的那位仙女心灵高洁,
硬说不是肉体而是心灵结合,

这岂不等于赌咒说:
他在粗鄙嘶哑的歌里听到了仙乐。
别在女人身上找心灵,纵有柔情蜜意,
纵有智力,她们也早是魔幻的木乃伊。

(飞白译)
******************************************************
二十六、《圣骨》

当人们重新掘起我的坟,
去取乐某些二流的客人
(因为坟墓知道,女人的特点
是在一张床上容不得孤单),
那个掘墓的人,一眼看到
一圈手镯似的金色头发围着骨头,
那么,他会不会让我们独自逗留?
这里躺着—对恩爱的情侣,他会思考——
他们曾认为,这方法也许不凡,
能使他们的灵魂,在最不忙碌的一天,
在这坟茔里相逢,停留上一小段时间。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
迷信统治的地方和时代,
那把我们掘起的人,自然
会把我们带到主教和帝王面前,
将我们当作圣骨,那样一来,
你将是个马利亚?抹大拉,而我,
附近的某一个家伙;
女人,还有一些男人将把我们崇拜;
既然在这样的年代,人们寻找奇迹,
我要用这一张纸告诉这个世纪,
我们没心眼的爱人能造成什么样的奇迹。

首先,我们爱得热烈,爱得执着,
但又不知道爱的是什么.或为什么,
也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不同的地方,
就和守卫着我们的安琪儿一样,
来来去去,我们
也许亲吻,但不在那一餐餐中间;
我们的手从不去碰那些让自然
解放了的封条,虽然又为新法所损;
我们造成了这些奇迹;但现在,吁,
纵然我能使用所有的方法和言语,
我可能讲出曾是个什么样的奇迹?

(裘小龙译)
******************************************************
二十七、《情人之无限》

如果我还不曾得到你的全部的爱,
这全部我将永远无法获取;
我不能吐出另一声动人的磋叹,
也不能让另外一滴眼泪滚落,
叹息,眼泪,誓辞,一封封情书,
这些原应换取你的珍宝已是白费,
而假如你的爱不肯全部付出,
只是按照交易定下的份额分配,
既分给我一些,又匀给别人一些,
你的这份爱的礼物碎损残缺,
亲爱的,我永远无法全部获得。

而你如果把全部的爱赐与了我,
那也不过是从前的全部爱,
假如有别的男子向你的芳心潜入,
让你现在或将来产生新的爱,
他们的资本齐全,更能在眼泪,叹息
誓辞,和情书上满足你的虚荣,
那新的爱会导致新的惊悸,
因为这种爱背离了你的初衷。
既然如此,你的礼物对众人广施,
你的芳心属我,无论这土地上生长什么,
我都应该拥有那全部。

但就此得到全部井非我之所愿,
因为一经获取便不再会增添,
既然我的爱每天都有新的进展,
你也得为此准备下新的酬谢,
你不能每天都交给我一颗心,
倘若说能给出,便意味前此的不是。
爱情真是个谜团,尽管你的已出门,
却依然在家,拣回也就是丢失;
可是我们的办法却更为变通,
无须换心,只要将两颗心儿合拢,
便能将对方的全部拥入怀中。

(汪剑钊译)
******************************************************
二十八、《神圣十四行诗之一》

是您把我创造,您的作品也会衰败?
现在修复我吧.因为我的末日匆匆而来,
我奔向死神,死神也飞快将我迎接,
像昨天一般逝去了,我的全部愉悦;
我不敢移动我黯淡的眼睛,
后面是绝望,前头是死亡,它们抛扔
如此的恐怖,我虚弱的肉体
在罪孽中消耗,罪孽把肉体压向地狱;
唯有您高高在上,当我受您允许
能够朝您仰望,我便重新奋起;
但是,我们阴险的宿敌如此将我诱引,.
使我一刻也难以支撑自身;
您的恩典可以支持我抵抗他的伎俩,
您像坚硬的磁石吸引我铁一般的心房。

(吴迪译)
******************************************************
二十九、《神圣十四行诗之二》

死神,你莫骄横,尽管有人将你看得
如何强大,如何可怖,你呀,名不符实;
你自以为已经把芸芸众生毁灭,
可怜的死神,他们没死.你至今还杀不死我;
休憩和睡眠,其实就是你的写照,
你定然比它们更让人感到舒适惬意,
而我们最出色的人们随你而去越早,
越能早日让灵魂获救,肉体安息,
你是命运、时机、君主和狂徒的奴隶,
你与毒药、战争和病魔同流合污,
鸦片与巫术也能灵验地进行蛊惑,
而且效果更佳,你又何必颐指气使?
人们小憩一会,精神便得以永远清朗,
便再不会有死亡,死神你自己将死亡。

(汪剑钊译)
*************************************************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