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马
非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069
  • 关注人气:1,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笛》《尾巴》《电视》赏析

(2019-05-18 07:07:31)
标签:

非马

短评

李弦

张海东

芝加哥时报

分类: 评论非马
三个非马诗短评刊登于《芝加哥时报》,2019.4.26

非马《夜笛》赏析
 作者:李弦 

《夜笛》

用竹林里 
 越括越紧的风声 
 导引 
 一双不眠的眼 
 向黑夜的巷尾 
 按摩过去 

(75.1.14 笠诗刊66期)

【赏析】

「夜笛」是一首短而有力的小诗,有如匕首。虽是社会诗,但较诸三十年代这一类型的作品,更显得技巧高超,耐人寻味,可见现实题材只要别出心裁,还是具有其艺术价值的,非马尝矜持他的「诗的经济观」,夜笛小诗可为典型。他说:「一个字可以表达的,绝不用两个字;前人或自己已使用过的意象,如无超越或新意,便竭力避免。」以此尺度加以检查,其言诚然。 

夜笛,事实上,即写的按摩笛,但按摩笛一意象,前人已使用过,就语言符号的示意作用言,较缺少一种刺激性,故避免使用;同时「夜笛」除点明时辰外,还有一种谜面的效果,非马喜欢将诗的高潮设计在诗末,这与小说技巧之设计情节,使读者在解决危机丶揭穿谜底之後,获致悬宕的效果,属於同一机杼。如「新与旧」,把新鞋对旧鞋的揶揄,用「回忆」二字作结,「老妇」以沙哑唱片隐喻额纹,而以「我要活/我要活/我要」,暗示老妇心中的呐喊。夜笛即在逐渐披露中显现「按摩」的题意。非马设计这种结构,颇具匠心,迭创新意。 

「用竹林里/越括越紧的风声」,是实景,也是虚景:竹林风声为凄厉之景;尤其在夜里,在越括越紧中,以声音之凄紧,交待夜景,不但切合「笛」,而且切合「夜」——夜深但闻而未见,是为实景;如何是虚景?笛子是竹制的,竹林与笛子,可用修辞学上的借代——材料与制成物相代电关系加以联结,笛子在越吹越急的状态下,何尝不可想像为竹林之越括越紧,因为两者都是风吹一窍也。笛声丶风声的作用在「导引」,「一双不眠的眼」写出夜间工作者的辛酸,同时,暗示出来吹夜笛的按摩者,一般都是属於目盲者的职业。目盲似乎永远不眠,他紧紧闭着,从无机会真实感受天光,因此,眠与不眠,似乎没有分别。当然,这层暗示是隐藏起来的,因为,不眠也有可能是夜间任一夜归者,这里只表示有这可能,但是谜底马上揭穿,「向黑夜的巷尾/按摩过去」。不眠,可能是夜,等到「黑夜」二字出现,则诗题「夜」字已明;待「按摩」二字一出,则笛之谁属又已明矣。「黑夜」形容「巷尾」,不但点明题意,同时暗示巷尾的深沉黑暗。既然,诗人的戏法,到最末已「能予读者以有力的冲击」,那麽「激发诗想与共鸣」就留待读者去回味了。 


 八十年代的诗人,已学会尊重读者的鉴赏力,他表达自己细意感受的一部分,然後留一部分予读者去衔接。「夜笛」使用简洁的语言符号,「导引」一颗颗灵敏的心,向意象的巷尾按摩过去。这是指,行尽巷尾,蓦然皓月当街。那麽,诗人的任务已完成,这只是从美学观念作说明。其实,我们换上另一观点去张望,在括紧的风声,深沉的黑夜,从事按摩者将生活寄意在一管笛子里,「越括越紧」的何尝不是生活上的风尘?踽踽独行的何尝不是存在中的孤独?但这一切,尽付诸笛声,但向知音道。因此,非马的夜笛,显得天地宽敞,这就是八十年代的社会诗。

《八十年代诗选》,一九五页。 

原载:台北《自立晚报》副刊,1980.5.12

非马《尾巴》赏析
 作者:张海东 

《尾巴》

天生我材必有 
 剩馀价值 
 尾巴 
 上下前後左右猛摇了一阵之後 
 才发觉 
 老天难看的脸色 

还是夹着尾巴做人 
 最安全保险 

【赏析】

不论身处社会的哪一个层面,你都会拥有这样的一个过程,一个经历,一个初始阶段。对於一个普遍的社会认识,无需再给以大容量的文字表达了。既然是不言而喻的,在诗歌,不妨作深层的开掘。

《尾巴》站在了这个起点上。诙谐明快,集中概括,象徵手法,这样的语言方式,使作品有了深度。 

尾巴是活脱脱的新生命,一个朝气蓬勃的生命意识。你看,“上下前後左右猛摇了一阵之後”,多麽富於勃发向上的自主精神,一个可感可亲的形象。“才发觉”突然醒悟的转折,作为句子的顺接,语感与前後的真实表达十分贴切。“老天难看的脸色”,是结构的重要推进。文字的表面呈现凝重感。“老天”是对立物,它的“脸色”是高高在上的压制与制约。“尾巴”与“老天”的对接完成了诗歌的表层向深层的转换。口语化的直接性在於语言的表层的进入,象徵手法与高度概括性,在於语言的深层(现实)的进入。“尾巴”的形象是丰满的,“老天”的形象是深刻的,在两者的对立中,表明了作品的创作倾向和深度。前者注入了同情与肯定,後者暗示了疏离与否定,象徵手法的联想效应,使语言方式的深层表达具有了现实穿透力。一个是富有生命力的遭受压抑的扭曲的形象,一个是维护现存方式的制约着的形象。两者的对立,导入现实生活的参悟和参照系数是十分宽泛的。

在作品和作品之外。标题,作者,诗作三者的粘连,给你一个更大的感觉空间。“尾巴”,“非马”,各自的意义表达是明确的肯定了,如果联接起来呢?却是明确的否定了。全诗的末二句,已经脱去了象徵比拟手法的语言外壳,作者站出来表白,这当然是主题表达的主观急躁的反应。如果看作是全诗的收束,并且仅仅看作是直接主题,这是不完全的。语言的应用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现象。语言的多义性决定了语言应用的规定性和模糊性。语言的一般生活化属性和非一般的社会属性,又决定了语言应用有时呈现特定的逆向的意义表达。这对诗歌的语言实验尤其如此。把末二句放进现代社会生活的辞典里,可以明显感受到语义的表达是逆向的否定,而不是语言意义的表层传递。末二旬的语言应用本身是合理的,它同前面的过渡连接呈现表层的一致,但在语言的深层,表达了积极进取的开创精神与自由欢畅的人性追求。末二句同开篇的第一句,同作者,再同标题粘连起来,这是一个完整的线性排列,从语言的表层进入深层,你会获得一个怎样的感觉与知觉呢?作为现代人,“还是夹着尾巴做人”?能够“最安全保险”吗?抑或其它什麽的?

《尾巴》是认识诗,或者说是教育诗。这是毫无疑问的。作者老辣的诗歌的语言能力,鲜明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使作品的艺术效果具有了深度。

来源:网络

非马《电视》赏析
 作者:李弦 

《电视》

一个手指头 
 轻轻便能关掉的 
 世界 

却关不掉 

逐渐暗淡的荧光幕上 
 一粒仇恨的火种 
 骤然引发 
 熊熊的战火 
 烧过中东 
 烧过越南 
 烧过每一张 
 焦灼的脸 

(73.1.20笠诗刊53期)


 【赏析】

笠诗社夙以提倡即物手法着称,即现实生活的事物,深入感受其意义。这种创作取向,能够小中见大,生活即诗。非马说:“从平凡里引出不平凡,从不可能里推出可能。这种“不意的惊奇”,如果运用得当,常能予读者以有力的冲击,因而激发诗想与共鸣。”在平凡的事物中深潜感受,化腐朽为神奇,原是诗人直观之力。《电视》一诗即是这样又平凡又不平凡的一种“有力的冲击”。 

“一个手指头/轻轻便能关掉的/世界”,这是日常生活的经验,一个“轻轻”的动作关掉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在此作者制造一个悬宕,三行之中,先激发读者的诗想。接着单独一行,“却关不掉”四字,是难堪的否定──“能关掉的”只是事物的表面事象。三节紧接着说:“逐渐暗淡的荧光幕上/一粒仇恨的火种”,“仇恨的火种”接榫在具体事物与隐喻的旨意之间,本来“逐渐暗淡”是可能趋於完全的蒙盖下去的,但“关不掉”。这里,有两股对比:一个手指头,轻轻,关掉,意指轻易可为的,“却”在一粒火种的关不掉之下,指出一可怕的事实,那才真是现实的“世界”,至此诗人以一连串的事实,激起读者的共鸣:你知道荧光幕上一粒小小的荧光,会逐渐展现“世界”,而一粒“仇恨”的火种,也会“骤然引发熊熊的战火”,它逼出荧光幕上的残酷世界,“烧过中东/烧过越南/烧过每一张焦灼的脸”,由宽广的场景的转移,超越时空,由中东到越南,最後将镜头的焦点集中在“焦灼的脸”上。焦灼,呼应“熊熊的战火”,同时,也是心头外现的焦虑。中东丶越南,乃至世界的任一地域,这些会不断地改变,但只有一种是不受肤色丶种族丶国籍的限制而改变的,那就是「每一张」脸。

《电视》这一首诗,可说因荧光幕上的报导战争事件而起“兴”的,一般均会以战争意象直接入手,描述其残暴丶不人道之一面,然後以讽喻战争作结。而非马则显然出之不同的手法,不先夸张战争,而在後半部处理。至於处理得「匠心独运」之处,就在使用特写镜头──每一张焦灼的脸。许多战地记者深入战场,他们用镜头去报导,固然有些喜欢以战场上的真枪实弹丶炮火连天为素材,但得奖的往往只是一张张焦灼的脸;逃难的丶饥荒的丶母乳子的丶子背母的,焦点却在那茫然丶焦虑丶表情复杂的脸,因此非马选择它,已足够显示战火的罪恶了。但这场面,荧光幕丶报纸以及各种传播工具都在报导,他选择了荧光幕,因为它的形象鲜明,深入每一家庭,而且幕现幕隐,最快速也最易被遗忘,报纸还可细读,图片尚可静观,只有荧光幕最能隐喻人类的记忆──战争,最受咀咒,但也最易被忘掉。脑幕就如荧光幕。最重要的,非马以电视之易被关掉的世界,事实,却是关不掉真象,来讽喻人类之愚蠢:发动者愚蠢,而见後即忘的观众也是愚蠢。如果非马能掌握时代的脉搏,这就是一首见证。 

《八十年代诗选》,非马诗观(一九二页) 
原载:台北《自立晚报》副刊,1980.5.12



《夜笛》《尾巴》《电视》赏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