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非马诗创造》自序

(2016-03-16 23:56:44)
标签:

刘强

非马诗创造

自序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1.5

分类: 评论非马

自 

 

非马,旅美华人中一位杰出诗人。

他是在美国阿冈国家研究所工作多年的核工博士,但他的诗创造比“核”威力更大,覆盖面更广,价值更高。

他用华文和英文两种文体写诗,已在海内外出版的诗集有个人专集14种,与人合集3种;翻译1000多首英、美等诗作,出版译诗集2种;并主编现代诗选集4种。他还出版其他文集和译文集5种。真可谓硕果累累。

我读过非马创作的700多首诗(包括浏览和细品),差不多是他目前的全部诗作了。非马在给我的信中说:“我的诗路应该能为中国现代诗提供一条可尝试的途径。”对此我深为认同。他的诗创造艺术仍在发展中。海内外已有110多位诗人、诗论家、教授、学者纷纷研究他的诗,海内外报刊发表评论和研究他的诗创造的文章,已逾200篇。非马的诗作已被收入世界各地90多种选集和选本。

这不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现象吗?不是值得很好地思索和研究,从中找出中国诗的发展之路怎样走吗?

我认为,非马的诗美艺术,在中国诗坛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和意义。

我是基于下面几个方面,看到了非马艺术的不可替代性,或说它的典型性、独创和独特性,或说诗路之走向:


(一)我这样考察和研究非马的诗创造活动--在华文诗人的诗创造中,存在着一种生命活力极旺盛的“非马现象”。

这是一种十分独特的艺术现象:

非马生活在现代诗美艺术环境的薰染中,却避免或说很少受到恶性西化的影响;

他承继中国诗的现实主义传统,又对它们作了积极的创造和变革;

他以现代艺术丰富和变革现实主义,既避免现代主义的弊端和西化倾向,又不停滞于旧有现实主义的窠臼;

非马艺术既不离开现实生活,又提升、净化现实生活,对现实作某种不泥迹的艺术超越,也给现实以另一种完美的创造;

非马艺术属于那种拥有深刻批判精神,而又甚富理想创造的现代艺术。它不粘连任何一种消极颓废情绪,而是以一种积极向上、一往无前的精神风貌出现的。

特别要强调的是,非马的诗极具时代和社会现实的深邃性,深入到时代和社会现实的深层次。非马的诗创造,与现实、历史和人生是不可分割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是不可分割的。它们成为海外华人赤子一种文化心态和美学趣味的典型体现。非马的诗创造,作为一种高层文化现象,无疑对民族的精神文化有所提升。它们是人的自我意识与历史自觉的深刻感应和融合,凝聚了现代人的历史的使命感和时代的责任感。

传统与现代在非马的诗美艺术里水乳交融,天然浑成。

这就是诗的艺术创造的“非马现象”。

台湾诗人、诗评家康原、赵天仪等,论非马诗是“现代诗的一个异数”,依我的理解即包涵这个意思。“异数”,便是一种特别现象:“非马现象”。①

所谓“非马现象”,概括地说,就是他的现代“两比”艺术。即,他自己提出并自成一家的“比现代更现代,比写实更写实”的现代艺术。

他是一位超越了“现代”和“现实”的诗人。

他的目标不只是“跨世纪”,而是“宇宙全息”。

在他,宇宙全息是最大的超越,包括了时间和空间的超越。


(二)与过去比较,非马的诗创造更重视审美。--如果说,诗和其他文学艺术都有认识、教育、审美、娱乐四大功能,而传统更重视“诗教”的话。

非马的审美意识与众不同。他的审美意识的突出特点,是“从前性”、“当前性”和“超前性”的结合。在非马诗创造的审美思维过程(包括从理想到感应,及构思的循环)中,与众不同的是,他能虚实结合,并取一种“虚观”,创造“非实非虚,大实大虚”的境界;而传统则是一种“实观”,只见“实境”。“实观”停留于“物”,“虚观”则超越于“物”。传统的审美构思,停流于“从前性”、“当前性”,并已形成一种审美习惯。而非马的审美构思,则极具“超前”意识,是“从前性”、“当前性”和“超前性”的结合。“三世”全息,超时空性的。

非马既是“非马”--不“实”;他又是“飞马”--“大实大虚”。他的诗创造,使中国诗“飞”了起来!

他是中国诗之走向的一个典范。

一匹中国诗的“飞马”。


(三)非马的诗创造在象现艺术上的特点:一种“远距离”的“隐藏”艺术,走入“灵”的层次。

非马诗的审美意象,与传统实象不同。传统实象单一,有“意”,但不能构成“意象”,“意”在表象上,是直露的。

非马诗的意象,是一种“远距离”艺术,“意”和“象”是一致的,却又不是“实象”的那种直露,而是一种“远距离”的一致,有较多的“隐藏”。也就是说,“意”和“象”既具一致性,又具“远距离”性。“象”此“意”彼,“意”和“象”之间拉开了“距离”,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但不管距离拉开多远,也还是“离而不离”,“意”在“象”的高层次上。

非马诗的象现艺术,由具象的“有限”,经过艺术抽象,抵达“无限”。很多情况下,走入“灵”的层次,出“灵象”。

非马走出的一条中国诗之路,在21世纪人们会看得更清楚:

现实主义必须是开放性的;

诗从审美意识到创造,都是由“实”走向“虚”,由“有限”走向“无限”;

当跳脱审美意识的“实观”,而取“虚观”,抵达“非实非虚,大实大虚”之妙境。

因为有太平洋相隔,无法和诗人非马相见--我是多么渴盼;于是,我写了四万多字的书面访问提纲,寄给了他。蒙他不弃,一一以书面回答,使我深受感动。

本来,两人见面只需要几天就能说完的话,结果只好你来我往以书面访答,往返数次,耗费的时间和周折就多了,乃至一言难尽。我想,如此遥隔大洋两岸的书面访答,也算创纪录了。

这部书原拟名《非马评传》,写完一读,有些汗颜。因为是书面访答,所谓“评传”也就有了较大缺陷:“传”的部分采访无法细致,不能深入挖掘;而“评”的部分,也因缺乏交流,限于个人陋见,难以更深邃一些。这许多,只能留待将来弥补了。更何况,非马的艺术生涯中,还有绘画与雕塑等,本书基本上没有涉及。

思索再三,就用了《非马诗创造》这一书名,把某些“传”的部分也删除了。

屈指算来,从 1997 年3月给非马写第一篇诗评起,就开始酝酿这部书的写作,匆匆走过了二年零九个月时间。第一稿写完以后,得友人提醒,冷静思索过,自觉对非马诗创作的境界抵达不够。于是,第二稿又增补了几章,仍然是挂一漏万,深感非马的诗创作太丰富、太深邃了。

我写这部书,在下笔时曾有一种自信:我在剖析一位海外的也是中国的甚至世界的杰出诗人,是为着中国诗和整个世界诗坛的现在和将来!写完后自信仍在。

已有预言表明:未来的世界诗坛,是注定要向中国诗取经的,西方要向东方朝圣。

不久的将来,会有第二个庞德出现!


                    1999年11月18日

注:
①康原《现代诗的异数--小论〈非马诗选〉》,《非马集》第70--75页。
另见,赵天仪《短诗的健将--论非马的诗》。《笠》诗刊,127期,85,6,15

《非马诗创造》,刘强著,中国文联出版社,北京,200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