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马
非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6,512
  • 关注人气:1,9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明理:夜读《比白天更白天》

(2015-11-05 12:11:03)
标签:

非马

比白天更白天

法国诗人萨拉西

林明理

笠诗刊

分类: 转载

《比白天更白天》(法汉对照),法国诗人萨拉西诗选,非马译,索伦扎拉文化学院,The cultural institute of solenzara,法国,2014年

林明理:夜读《比白天更白天》

 

 夜读《比白天更白天》

 ◎林明理

 

    阿沙纳斯‧凡切夫‧德‧萨拉西〈Athanase Vantchev de Thracy〉是世界诗人国际运动组织的会长和日内瓦的环球和平大使,也是国际诗坛享有相当知名度的诗人、翻译家,已出版五十多部著作。夏末,忽然收到远从法国寄来他刚出版的中法诗集《比白天更白天》,我读到一种不同凡响的单纯,使人体会到作为心灵之声的诗与作为客体物象艺术之间,的确存有内在的有机的契合点。书名不仅有浓郁的诗意,而且象征着他仍保持着心态的青春,同时,这种精妙的字语中,也展现出不凡的审美感悟。尤其此书是由著名的美国诗人非马翻译成中文,更添风采。

 

    如书里的这首〈永不遗忘的记忆〉,是写感觉延伸到外部世界的佳作,用字灵敏、风格自由:

记忆,你从不忘记/人与事的面貌,/血肉的世界成了纯粹的抽象。//我是生命,我成了言辞,/我是永恒,我成了时间。//记忆,总是如此新颖/在接踵而来的日子里。

    此诗不仅节奏对称,韵律也很整齐和谐。我们从中可以体会到一种情绪上的消长,无论是从热情的喷发到诗情的浓缩,记忆里的人与事,也反映了他的诗作风格的演变历程。另一首有意味的诗〈好听得更清楚〉,有一种视觉美的表现:

你打开所有的窗户/好听得更清楚/田野的音乐,/好看得更清楚/趴在池塘/受惊的水面上/那棵白杨的神态。/叶子的每次颤动/都是一个天使的音符,/一片艳丽的天空。

    不但证明诗人思路和视野的开阔,而且也显示了诗人敏锐的洞察力。从艺术表达方式上来讲,正是以鲜明的、多层次的意象组合,把诗人对亲近自然的慨叹、幻慕、惊见、欢愉等心理活动串在一起,音乐性强。另一首标志着诗人挚爱诗歌的〈永恒的珍宝〉,也有法国色彩,比较纯真而华丽:

在外头唱着的这个柔和的声音,/会是春光的声音吗/或是来自某个被深爱着的/仅仅是我心中的海边花园里/一条傍着爱情花的小径?/满怀惊异,沉思,/我把头紧紧靠着时间之白,/我的伴侣。/我,试着在静默中练习/不朽的艺术/在这有鲜活记忆的朱砂阳台。/啊诗歌/永恒的珍宝!/你,我永远的财富,/我永不枯竭的产业!/永恒的珍宝!永恒的珍宝!。。。

    此诗使人愉悦、回味。可见诗的基调、色彩、气围,是随着诗人心绪的变化而变化的。再如〈知更鸟〉中的句子,亦典型地体现了诗人的美学追求:

在天空烟雾的薄纱下/闪耀着蓝光的雪/而你,我的小鸟,/我天意的伴侣/在孤儿的孤独里, /你用你声音的蓝钻石/切割出空气亲密的粒面/可以说是/整个创造的亮度。/你细小咽喉的血/有如一朵永恒的玫瑰/开在花园里无可比拟的白色之上。/你,你的歌声/激起躺在冬天/轻柔的严酷底下/睡着了的枝梗/一个攻无不克的希望!/你,以你微妙的精美/处于生命的诸种/忧伤中!

    这里,诗人已逐渐从对象征派诗作的创作,转向了意象派,更着重于诗人主观的意念和感情。他的名作之一透明,也体现了这种意象的变幻。这是写给阿里‧胡司迪夫的诗:

绸缎般光滑的阴影把荡漾的水浮莲/举向杨柳低垂的树枝--/慢慢地一切都成为爱/此刻心灵纯净/平和。

    在阿沙纳斯的许多写给其他名人的诗作中,热烈真挚的感情,总是和可感的形象融为一体,有情有景。如诗人在写给好友托德(Todd)的诗〈我们曾经一起读〉中:

我们曾经一起读但丁和彼得拉克*,济慈和莎士比亚/那些令人欣喜欲狂的诗,/兴奋的黄昏像一个巨大的叹息来临/ 将它最大的光放在我们的肩膀上。

*彼得拉克(Francesco Petrarca,1304-1374),意大利学者、诗人,被视为人文主义之父。

    诗人完全沉浸在阅读的优美境界中,表达了对诗歌的深深热爱,使人读后,也受感染。如称赞诺登〈你用诗喂养你的心〉,就显示出他的真挚情怀与明朗的艺术风格:

诺登吾友,/你用诗喂养你的心,/你歌中的每一行/都是从你生命扯下的一片,/你是这么喜爱/ 大海福音的甜蜜,/ 云雀呕心沥血的歌/ 以及知更鸟怯怯的优美。/ 对我来说,你高尚庄严的作品/ 是多么的亲切可贵!/ 啊诗歌,/ 深埋在受启发的人们胸中的/ 光的宝藏!/我深信,诺登,/上帝通过我们快乐的/炯炯发光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从全书看,作者可谓一个浪漫、光明的歌手。其诗极有艺术个性,不少诗都闪烁着艺术个性的光彩。他是个博学的诗人,对古代文物也有广泛的认知,曾写过无数关于希腊诗和拉丁诗的论文,荣获许多国际大诗奖。年过古稀仍孜孜以求,不时创作与翻译,令人敬佩。在不多的几次电邮中,知悉他即将于来台参加世界诗会。正如希腊最杰出的诗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埃利蒂斯(Odysseas Elytis,1911~1996)所说:「无数的秘密景象使宇宙闪闪发光,也构成了一种未知语言的音节,而这种语言要求我们选词造句,作成一种领我们到那最深奥的真理之门坎前的解语。」阿沙纳斯的诗,正是为了追求一种神圣美,诗中情象流动的跳跃性也是很大的。此外,他也精研于东方宗教史,其诗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其见解,也臻于一个更高的艺术美的层次。

                                           -2015.8.15于台东

 

*转载自《笠诗刊》309期,2015年10月

 

林明理:夜读《比白天更白天》



林明理:夜读《比白天更白天》

林明理:夜读《比白天更白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台湾诗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台湾诗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