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南就是诗》--在天涯海角望乡

(2012-04-15 06:11:33)
标签:

海南就是诗

王春煜

海南师范学院

非马

作品研讨会

分类: 选集及其它

        

《海南就是诗》--在天涯海角望乡



《海南就是诗》--在天涯海角望乡



《海南就是诗》--在天涯海角望乡



《海南就是诗》--在天涯海角望乡



《海南就是诗》--在天涯海角望乡



在天涯海角望乡

 

大概因为同样是海岛的关系,来自台湾的我一向对海南怀有一种特殊的好奇与好感.尤其这么多年来一直住在被称为风城的芝加哥,久违了那些让我感到亲人般亲切的热带植物,我渴望再度看到椰树在蓝天白云下婆娑摇曵的风姿.

 

或许在心底,还存有另一个更浪漫的情思,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天涯海角, 让曠达洒脱的苏东坡,在颠沛的流放生涯中,仍不失其曠达洒脱?虽然当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的”大率皆无”的瘴疠之地的海南岛,今天已成为“食有肉,病有药,居有室,出有友,冬有炭,夏有冷气”,几乎 “什么都有了”的现代海南省.

2002年六月,在海南大学王春煜教授的悉心安排下,终于有机会让我一偿夙愿,来到了海南的海口市.

 

一下飞机,便被热情的王教授接去他家吃了一顿丰盛道地的海南菜,包括著名的文昌鸡.饭后又赶去看一场已上演了一半的海南戏.海南戏在戏装及唱腔上,同我家乡的潮州戏何其相似.看到满场如醉如痴的观众,我仿佛回到了童年的故乡.

 

第二天在海南师范学院举行的<非马作品国际研讨会>,与会者的热情,让我领略了海南浓郁的人情味,而海南作家与学者们踏踏实实的研究态度,更给了我深刻的印象.今天已很少有人象他们那样为区区一个研讨会而认真地去阅读材料,更不要说撰写论文了.而为研讨会开锣的四位师范学院的男女同学,字正腔圆感情丰富地轮流朗诵了我几首中英文诗,为我的作品增添了不少颜色,也把研讨会的气氛推上了高潮.我知道前一个晚上他们在王裕秋主任的指导下,一直排演到将近午夜.

 

多年前在汕头大学一个作家会议上一见如故的海南大学唐玲玲教授,以及从未见过面的她的夫婿、原海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周伟民教授,这些年来一直同我保持着联系.听说他们从大学退休以后,不惮劳苦跋涉,联袂到少数民族地区去做田野调查,真是精神可佩.我抵达的时候他们正好在乡下,没办法来参加会议,使我多少感到失望.没想到开会那天早上他们赫然出现在会场上,给了我一个惊喜.原来他们临时决定连夜赶回来.在会上他们宣读了一篇夫妇合写的掷地有声的论文,让我由衷感激.他们还说希望将来能有机会为我做一本图文合璧的访问记或传记,我说随时欢迎他们来芝加哥作客.

 

参加研讨会的诗人当中似乎有不少人对我的作品相当熟悉.我想这得归功于王春煜教授同周伟民教授夫妇,他们多年来陆陆续续把我的作品推介给海南的报刊杂志.相形之下,我对海南的诗坛与文坛,还有个别诗人与作家的作品,是认识得太少太有限了,未免感到惭愧.

 

会后王春煜教授与王裕秋主任驱车陪我及远从新加坡赶来参加研讨会的许福吉教授,沿着东线海岸作了数日的观光旅游.我知道王主任工作非常忙碌,办公室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本来觉得不好意思耽搁他的工作,但听春煜兄说他难得有这样能喘一口气的机会,便释然了.在万泉河出海口看风景,在兴隆温泉泡温泉,在兴隆热带花园观花赏木,深夜在亚龙湾沙滩上象无忧无虑的小孩般戏水,在鹿回头山顶公园重温美丽浪漫的传说,我们尽情地享受明媚的阳光、新鲜的空气以及诚挚的友情.终于我们来到了天涯海角.看到众多的游客在奇石林立的海边嘻笑追逐拍照,我很难想象这就是当年那些贬官谪臣们遥对中原望眼欲穿的伤心地.不管怎么样,我想当年苏东坡在面对这海天一色的宏伟景观时,充塞在他伟大胸怀中的,除了对造物者的赞叹与对宇宙生命的苍茫感之外,不可能有别的.毕竟,个人的遭遇甚至生死,在这里都会显得微不足道.

 

离开海南时,桃李满天下(更不用说海南了)的王春煜教授送了我两本他的高足杨卫平编写的有关海南的旅游手册.原来我们几天来看到的,只是海南东海岸的一些观光景点,我们没看到的,是更精彩的中部少数民族的风情民俗,以及西部原始森林的深邃神秘.这些,只有留待他日了.

 

或者,该从刻板的世俗生活中把自己流放一段时间.在飞机上看着逐渐缩小远去的海口市,我轻轻对自己说.

 

后记:写成这篇短文后,偶然读到苏轼〈在儋耳书〉一文,是他流放到儋州〔今海南儋县〕第二年写的一篇趣味盎然的小品: 

      吾始至海南,环视天水无际,凄然伤之曰:“何时得出此岛耶?”已而思之: 天地在积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国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岛者.覆盆水于地,芥浮于水,蚁附于芥,茫然不知所济.少焉,水凅,蚁即径去,见其类,出涕曰:“几不复与子相见.”岂知俯仰之间,有方轨八达之路乎?念此可为一笑.戍寅九月十二日,与客薄饮小醉,信笔书此纸.

 

读后有感,写成〈在天涯海角怀念苏东坡〉一诗:

 

薄饮后

你总爱把自己流放

在这灰茫茫的

小醉里

水天一色

 

共饮的客人

一个个走了

终于你也回到了中原

那个更大更美丽的

 

但听说每次薄饮小醉之后

你总自愿地

把自己再度流放

到这水天一色的

天涯海角

 

面对灰茫茫

望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