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诗三百首》(台)

(2012-02-14 01:04:27)
标签:

新诗三百首

张默

萧萧

主编

九歌出版社

分类: 选集及其它

诗作<电视>与〈蛇〉被选入张默/萧萧编《新诗三百首-- 一九一七—一九九五》(下),九歌出版社,1995

 

 

《新诗三百首》(台)

《新诗三百首》(台)

《新诗三百首》(台)

《新诗三百首》(台)

电视

 

一个手指头

轻轻便能关掉的

世界

 

却关不掉

逐渐暗淡的荧光幕上

一粒仇恨的火种

骤然引发

熊熊的战火

燃过中东

燃过越南

燃过每一张

焦灼的脸

 

 

出了伊甸园
再直的路
也走得曲折蜿蜒
艰难痛苦

 

偶而也会停下来
昂首
对着无止无尽的救赎之路
嗤嗤吐几下舌头

鑑评

 

非马,本名马为义,广东潮阳人,一九三六年生,在台中市长大,就读台北工专机械科开始用“马石”笔名写诗,毕业后到屏东糖厂工作。一九六一年秋赴美留学,获马开大学机械工程硕士及威斯康辛大学核工博士,现任职于美国阿冈国家研究所,从事核能发电研究工作。作者为笠诗社同仁,曾获吴浊流新诗奖及笠诗社翻译奖。著有诗集《在风城》、《非马诗选》、《白马集》、《笃笃有声的马蹄》、《路》、《飞吧!精灵》。另有翻译编选等多种。

 

非马创作年代甚久,早期诗作大多发表于《蓝星》、《现代诗》、《现代文学》,留美后学有所成,重新执笔写诗,即以《笠》为发表诗作的大本营,同时兼及翻译欧美诗人的名作。他的诗惯以平实的语言、浓缩的短句和富于张力的意象,十分机智地表现对现实社会的关切和批判。作者对人性的观察以及富有同情心,不时在诗作中不露痕迹的呈示,给予诗读者留下颇为深刻的印象。李魁贤在介绍《台湾战后成长的一代》指出:“非马对诗质的把握和他的技术专长有关,最小的物质(原子核)蕴藏最大的能量(核能),所以,他的诗大多短小精悍,张力饱满”。笔者以为李氏这一观察十分深刻得体。而非马对诗的要求如社会性、新奇性、象征性和精确性,综观他三十多年来的创作,大体是以上述四者作为个人创作的准则。

 

短诗重在密度和精确的表达,<电视>和<蛇>为非马小品中的小品,前者一开头多么气派,“一个手指头轻轻便能关掉的世界”,可是接下去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你能关掉战争所引发的仇恨的火种吗?最后赫然浮现全世界每一张焦灼的脸,于是从容落幕,而它留给读者的却是惊心动魄的影像,久久挥之不去。<蛇>则是另一种趣味的呈露,以蛇的蜿蜒寓示人生之路的曲折,最后“嗤嗤吐几下舌头”的轻俏与幽默,怎能不令有心人燦然相视一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