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樱
雪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527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济南日报】绿南瓜,红南瓜

(2019-09-04 08:53:54)
标签:

趵突副刊

当前位置:首页 >> 趵突2019.09.03 星期二

绿南瓜,红南瓜

【济南日报】绿南瓜,红南瓜

  

雪樱
  立秋后,凉风起。又到瓜果丰收的时节,母亲想买个绿皮南瓜给我煎饼吃,逛了几个地方都没寻到。
  小时候,我对南瓜并不感兴趣,姥姥家在农村,回去过秋时,母亲总会捎几个南瓜回来,做包子馅、煎南瓜饼,怎么吃都行。我觉得软塌塌、黏糊糊的,只有掉没牙的老年人才吃。大人把它分给邻居尝鲜,都十分欢迎。后来,我生了场大病,吃药吃坏了肠胃,患上反流性胃炎,出院后不能碰生冷酸辣的食物,母亲就经常给我做南瓜饼吃,被我称作“病号餐”。绿皮南瓜,擦成细丝,拌上葱花、姜丝,打入鸡蛋,再放上两把干面和匀,等油锅热了,倒入烙饼,不断转动锅底,不一会儿就大功告成。金灿灿、香喷喷的南瓜饼,入口酥软,香醇可口,一口咬下去仿佛能咀嚼整块田园菜地,让人精神舒爽。
  记得有段时间,一闻到韭菜水饺的香味,我就馋得不行,直吞口水。因为每天大碗大碗喝中药,我对韭菜“望而却步”,只能眼巴巴看着别人吃,母亲很是心疼。一天早上,待我醒来,望见厨房里盖垫上放满了一排排水饺,绿莹莹、肥嘟嘟的,原来是南瓜鸡蛋素馅的。我一口气吃下大半盘子,肠胃熨帖,热气雾着眼睛,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一时间我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泪水,只觉得被爱包围。事后才知道,那天母亲不到五点就起床和面忙活了。
  从那以后,我对南瓜的好感倍增,并有了深刻的了解。南瓜,也叫倭瓜、番瓜、饭瓜、北瓜等,属于葫芦科植物。《红楼梦》中,宴请猜酒令环节,刘姥姥两只手比着,说道,“花儿落了结了个大倭瓜。”引得众人大笑。倭瓜,正是指南瓜。南瓜的吃法有很多,清人王秉衡在《重庆堂随笔》中就曾写了南瓜饼,“味甚甘,蒸食极类番薯,亦可和粉作饼饵。”绿皮南瓜,适合做水饺馅、烙饼吃;红皮南瓜呢,适合熬饭吃。在孩童眼中,南瓜是童话里的道具;对农人来说,南瓜则是过冬的粮食——金黄的瓤,沁着甜甜的香,可蒸煮、炒菜、做甜点,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想,大雪封门、北风呼啸的时节,回家进门能吸溜吸溜喝上碗南瓜饭,绝对是一桩世间美事。
  现在,市场上一年四季都有南瓜,我却愈发地怀念姥姥家自己种的南瓜。那瓜,是水浇菜地长成的,藏青色的皮,弯弯长长,劈开,一股子芳馨沁人心脾,说不出的清芬。为了给我治病,家里借遍亲戚的钱,日子过得紧巴,母亲经常做南瓜饭吃。去皮,切条,和面成稀状,用葱花炝锅。将面打成碎疙瘩,再磕上个鸡蛋,一碗香气扑鼻的南瓜饭就做成了。每次见母亲做的时候,我都站在一旁,透过白色的雾气,望见锅里的南瓜“咕嘟咕嘟”响着,有些融化,沸沸着一层金黄色的油,给人以暖烘烘的感觉。餐桌上一碗碗南瓜饭,热气腾腾,飘着葱花的香味,我双手端碗,仰脖喝个干净,有时候连喝两碗,喝到浑身微微出汗,遍体通泰。有谁能想得到,那时候内心的满足与奢望,就来自金灿灿南瓜给予的自信和勇气。
  前些年,小区门口有个从大坝上过来的老妪,她年过六旬,佝偻着腰,秋后拉着底盘车过来卖南瓜,上千斤的南瓜,一上午就卖完。母亲买过很多次,回来储存起来,冬天也吃不完。我有些不解,吃不完为什么还要买?母亲没有回答。直到后来,听了很多抗战、饥荒年代少吃短缺的故事,我才懂了母亲的用心。当年在老家,她排行老大,姊妹多,困难时期根本吃不饱饭。秋天去生产队干活,他们经常被队长唤着名字喊,不过是想看看是否有人在偷吃花生或玉米。听母亲说,有些姑娘饿得双腿打软,便偷偷地用衣服兜些豆子回家,这样也能充充饥。所以,那时候能吃上半块红瓤南瓜,不啻于今天的西式甜点了。而一旦摘个南瓜回来,轮不到蒸包子,就被煮饭吃光了。因此,母亲买的是南瓜,寻的是慰藉——穷日子过去了,老家的地也没有了,但她怀念的是那方土地上的劳作、收获,以及沦肌浃髓的真实记忆。她感念的是艰苦岁月里的天恩地惠,越是卑贱的植物越是焕发超强的生命力,如奶似粮地喂养着一个村庄的精神血脉,无私无求地救活了困厄流离的贫苦百姓。这样也就不难理解,秋收时节,很多乡村宅院的墙上,挂着南瓜、玉米、辣椒等农作物,呈现出好日子越过越红火的丰收景象,那分明是对贫瘠年代南瓜输送的源源不断的希望的一种致敬。
  我认识一对老夫妇,年过七旬,退休在家。老先生是技术工人,后下海经商,老伴儿是人民教师。每逢看到电视上有贫困家庭或学生上不起学,他们就心里很难过,默默地送去爱心款,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后来,每到秋天,老夫妇就会收到一些受助家庭送来的新小米和大南瓜,他们分给亲戚品尝。其实,老夫妇平日生活很简朴,一日吃两餐,粗茶淡饭,煎饼、喝粥,当年他们也是从穷日子过来的,懂得南瓜对穷苦人家的意义。看到这些南瓜,老伴儿是说不出的高兴,是感受到瓜菜里氤氲出的拳拳感念,也是看到红瓤南瓜里开出的幸福之花,隐约中看到了那些贫困孩子的未来。
  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喜欢“饭瓜”这个别名。南瓜,饭瓜,唇齿碰撞发声的一刹那,好像整个世界都散发出缕缕清香,有点甜,有点远,若即若离,就像孩童伸手从点心盒里偷偷拿出的酥心糖,让人回味不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