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轩
子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377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纸片上的长治】

(2010-05-11 18:09:49)
标签:

子轩

散文

杂谈

分类: 【散文练笔】

         纸片上的长治

                                    子 轩

 

一纸录取通知,梦想跟着季节一路南下。

汽车在平坦的公路上不快不慢地行驶,途经屏障般的赤裸山体和一块接一块的规整田地,春夏之后,分明嗅到了果实日渐成熟的气息。第一次求学在外,试图以一种欣喜的眼神定义一座素昧平生的城市,她如精灵一般,引诱着我款款升起的好奇。我也像一个顽劣的孩童,幻想着她以怎样的姿势迎我入怀。渐近黄昏,汽车平缓地驶进长治高速口,熟识的司机告诉我,读懂一座城市,必须从现在开始。遁入醉意的长治,明净的天空盛开出大朵大朵的红晕,绿意葱茏的城间小路蜿蜒出了优美的弧度,此刻,我慢慢拥入一座小城的心脏,内心竟也无端升起了一丝莫名的亲近与热爱。

基年之后,重复着相同的路途,相同的方向,再次踏上南下之旅。只是这一次,无论草木、花虫、闹市以及乡间僻壤,我发觉自己与之的情愫愈深刻了。黎都公园、城南生态苑、太行山大峡谷、以及襄垣美丽朴素的肖家垛村,这一切,有如一场款款叙来的心事,又一次在心头荡漾、招摇,伴随一座城市的情感渐次铺展开来。

很小的时候,祖母就给我讲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的传说,这些故事常陪伴我入梦。后来长大一点,自己便习惯于夜间翻着母亲买的各类书籍入眠,那时开始知道,除却精卫填海、女娲补天,后羿射日、愚公移山、神农尝百草等传说也起源于此,以后,便刻意在心底悄悄埋下了一座城市的名字。

《释名》曰:“党,所也,在山上其所最高,故曰上党也。”第一次听说上党,是在一本日历的封页中。清粼粼的水倒映着绿葱葱的山,绿葱葱的山环绕着清粼粼的水,画册里的山水鸟虫在明媚的阳光里和着四季的韵脚隐隐现现。

我时常沿着紫荆东街自东向西行走,既而折路返回学校,两年内已经复次穿行于这条宽阔顺通的柏油路面和深浅不一的巷道,步履应着我均匀的呼吸,一如成长的年岁在无数期许的等候中渐行渐远。

长治之美在于她的诸美集成却不失大气与包容,四季分明,毓秀钟灵。

去年秋日的一个晌午,采访归来,故意没有搭车,沿着小路独自漫行。深入了解一座城市的性格是我一直以来的初衷。她安静得很,如一位腼腆羞涩的少女,不喧哗,不媚俗,宁便外界纷扰重重也丝毫不影响她的性情。端坐在秋天的怀抱里,阳光并不刺目,温柔的风摆动着迷人的姿势拂过我的发髻,在头顶处滑翔出一片湛蓝的海。这个季节,蓝是天空唯一的色调。澄净、透明,似一张一尘不染的幕布,所以便从小爱极了这种色彩,它有如一份信念,执着而固守。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在一段冲动而浮躁的岁月里享受一份宁静,倘使纷杂的世俗中,可以抽身繁事,偶得一席短暂的清醒,倒也聊以自慰罢了,但绝大多数人总无法使自己脱身于琐事瓜葛,整日陷入世故与人情的忙碌和烦杂中去了。于是,我更加欢喜这座城市的安逸和享受。从太原来到长治,由陌生到熟悉,一种合二为一的热爱在自己不羁的年龄里,款款流泻,缓缓升起,在此求学的几年之内,我想,我已经学会了一些重要的人生哲学。

冬日,小城的安谧则更为显现了。一个春日落雪的下午,我伏案在寒意未尽的二月,目不转睛地盯着碧蓝的天空,思绪飞扬,想象着广袤的草原和浮动的流云,偶然触及灵感,便急忙草就一章散文诗《云,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

云,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             

季节吟唱着凯旋的牧歌,从疯狂的草原奔驰而过。我在荒凉的古道开辟出一条生路,苍穹回荡着羊群里邈远的鼻息。明明,二月春风似剪,为何切割不断这数月未泯的乡愁,和一段段草长莺飞?

上帝虚构着我的灵魂。                 

悬崖边上。情绪遥无止尽地疯长,漫过了一座雪峰的大,和一座假山的小。

脚手架上。我把自己钉在一株木桩,胸腔溢出的血开出了绝色繁花,和着你一朵接一朵的新鲜。

暮色暗下来,沉默成为我永远的棉被,乱景尾随季节的火种,渐渐,乘风而去。

多想,咬着夕阳的尾巴,在一首诗里扬鞭、策马、呼啸而过。

多想,把自己置身云端,身体里完成一场富饶的对话。

       

只是一章草就之作,却喜爱至极。很多时候,宁便置身一方净地,也做不到文思泉涌,而长治的袖珍却让人分外欣喜,一阙阙新生的希望抵达我的目力所及之处,湛蓝的色调下,小城的神韵化为极致了。

于丹教授评价说:“这是一座奔向天空,怀有梦想的城市。” 

曾经断然决定过一种热爱的高度。我是个极具守恋故土情结的人,数次翻阅并屡次抚摸“太原”这个词眼,所以对“家”的称呼自始而终都保留一份执着的热爱。也试图想过,能否做到一生中内心只留存一个名字,历经磨洗,经久不衰?直到某一天,结识了这座小城,方才领悟到自己年轻时的猜想是多么可笑。她的任何角落都有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时刻吸引着我,心底潜伏的生命律动也渐渐贲张起来。

春天的上党小城总是一派正气,绿的葱茏,绿的迷人,绿的不失格调,茵茵芳草间引诱起孩提时代的童真和幻象。寒冬已过,原本嫩绿的枝条又吐出了新芽,宛若刚出生不久的婴孩,配合着清新的空气在风中顽皮地颔首微笑。漫步于林荫小道,形形色色的人迹从身边穿行而过,在这座城市的熏陶下,一声招呼,一句搭讪,一席问候都显得温暖而闲适。放眼望去,一抹绿意遮蔽了前方的路途,迂回而去,伸向不知名的远处,似乎直抵灵空山、天脊山、黄崖洞,抑或心灵的高地。经常走过的那条路上,总会看到一位神色安详的中年大叔手捧一份报纸坐于路沿边上,无疑成为春日的街巷上一道独特的景致。后来,从他身边经过的时日长了,都会彼此微笑着打声招呼,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便在这座城市里由长到短、由陌生变得熟悉。

逢至夏季,和同伴游玩次数最多的地方要算离学校最近的滨河公园了。拍照、嬉戏、谈心、跳舞、打拳、练剑,年长的,年幼的,中年人,青年人,人们长久习惯于在小城不匆不忙的节奏中享受快乐,享受生活。沁凉的夏夜,微风徐徐而至,形态多样、参差各异的树木在醉人的景色下肆意舒张,相识的不相识的都围坐在一起,谈一起趣事,唠一段家常,烦恼与忧愁便在彼此的大笑与劝慰中拂袖而去。此刻,生命也在夏日的酝酿中绿得更葱茏了。

一日,窗前飞过一只蝴蝶,扑扇着墨绿色的羽翼,并最终驻停于我铺展的书页上,头一回见如此美艳的蝴蝶,通体绿得愈发充满生气,欣喜之际,一首《静夜思》便在我沉寂许久的笔端渐渐苏醒了:

风高过一面篱墙,一吹/月亮就倒挂在了树梢/夜黑的蝉鸣里/有人不知道光是月的影/有人不知道春天里包裹爱情/有人不知道繁花在落尘的引诱下蠢蠢欲动/树上折腾的,我早已分不清是喜鹊,还是乌鸦/一滴唾液悬在半空中/配合着你年轻的皱纹/咒语在时间的隐喻里裸奔/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麦尖,思绪醒了/躺在一首诗中任性。远念藏进桌上的信笺里/疯狂地撒着欢儿。

 

曾不止一次地自问,这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城市?为何逢至自己难捱与苦闷之时她总能给予我如故乡一般的亲切与体悟?也分明记得某个难眠之夜,在《返乡》的诗中我清楚地写下了“不知何时,我把晋东南喻为故乡/和离家远行的嫁妆”的句子,日复一日,内心又蓄积着怎样的坚守与热爱的本分?

忘记去年何时,我曾带自己远道而来的朋友游玩长治,他们惊喜、欢欣,甚至久久不愿离去。对于久居北方沿海小镇的人,浩瀚的蓝是当地独有的色彩,可以欣赏如此纯粹的绿色与袖珍的美景尚属首次。后来的聊天中,一位朋友再次提及此事,他拿出纸片,静静地写下“长治”二字后说,天蓝地绿人和果真就是这座城市的代名词,她的生命体征中暗自包囊一种希望。

    我也相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