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峰律师:浦志强律师被抓与“死磕派”律师的末路

(2014-05-11 04:14:12)

浦志强律师被抓与“死磕派”律师的末路

 

 

自从去年和“死磕派”律师划清界限以及离开上海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对中国律师界的是非种种做任何发声。不但不发声,也不再做任何关注。当浮华历经,我更加意识到做一名职业律师的本真所在。我有我自己的认识,我和他们都不是一路人。现在不是,以后不是,过去也从未是。

 

前几天在广东佛山办案,被朋友拉去消闲至半夜,四川的郑红生律师给我打来电话。语气慌张而急促。告诉我浦志强律师被抓了。基于他的慌张而急促,我立刻截断了他的话,说:“抓就抓呗,律师不能被抓吗?”他似乎被我的回答给怔住了。我能猜出他的疑惑,他一定在想,刘律师,同为一名律师,你难道没有什么基于职业群体情感或道义上的倾向吗?我猜出他的疑惑后,然后又说了八个字:“有罪定罪,无罪放人。”但我当初并不知道浦志强律师因何事又以何名义被抓,也不想知道。事后才知道,是因涉嫌了寻衅滋事。而且,同一天,“死磕派”某代表律师的三大门户博客被统统关闭,封杀。而且,如果再开,必定将很快会被再度关闭,封杀。

 

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天。他们的末路已经来临。这是我老早就预料到的。然后顺便在网上浏览了一下相关新闻和评论,知道只不过他们中的某一些自以为是惯了的虚妄之流还想做最后的狂奔和挣扎。某代表律师咬住另一个所谓的著名律师死死不放。可是,有意义吗?有意思吗?

 

至少对我来说,提及他们,或关注这些事件,是一种纯粹的无聊。只不过我要就此说点看法,顺便提到了。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前几天写了一篇政论性质的文章,分析了一下中国社会的下一步朝向。用语含蓄。但我想我基本把我的看法说到了。如果说全面反腐不少人还不大看得清其间的门道的话,以东莞为标志的全国性扫除黄瘤已经展现了一切。一个以理性主义政治理念为根本的政府意志已经全面铺开了。我在两年前曾写过一篇题为《今年是2012年—新一届领导班子大力反腐为哪般?》的评议和预测性文章对中国社会的下一步走向已经有了隐约的感悟。事态发展说明我的判断并没有错。但当时我并未意识到社会政治全面理性主义的即将来临。

 

关于理性主义,无需搬动字典追词逐义。你不妨理解为让是非还原,让尘烟散去。让规则重现,让混乱销匿。把品质呼唤进来,把丑陋驱逐出去。是的,品质。半年前,一些人问我这届班子大力反腐的意味时,我曾说,这届政府这种做法展现的是,要打造一个有品质的政府,治理出一个有品质的社会。而打造和治理的最终依据,是理性主义。是全面的,而非片面的。包括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当然,首先炮火需要对准的,是权力阶层自己。然后,一步一步,全面清理。

 

中国社会的理性沦陷地太严重了。于是,贪官恶贾竟然能披上廉洁善良的外衣招摇撞骗,一个个江湖骗子居然能满嘴仁义被视为英雄侠士。于是,是非颠倒了,善恶消融了,美丑混乱了,人心散了,世道坏了,社会也行将崩溃了。

 

回到中国律师界。律师应该定位在什么角色,应该如何行事,这本来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命题,却被一些用企图和野心编织起来的胡言乱语和胡作非为、旁门左道折腾得越发混乱和琐碎。中国律师界似乎在某些人那里迷失了。这甚至让有些欠缺思想力和认识深度的人群,尤其是民粹主义,觉得“英雄世界的收纵开阖,实在是无可限量;强大生命对于自身的挥洒,简直匪夷所思”。但是,即便是真英雄,即便是真挥洒,放纵的结果也只能是收敛,挥洒的结果也只能是服从。因何收敛,对何服从?当然是理性。《环球时报》最近那篇评论“死磕派”律师的文章说的好。人贵在反省,难道“死磕派”不需要?

 

依据什么反省?当然还是理性。但理性不抗拒情怀,更不抗拒境界。

 

咆哮,傲然,这是他们留给社会的最直观印象。但即便如此,依然不是真咆哮、真傲然。真咆哮、真傲然不光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意境。即便有一天失去了人群失去了对象,于是便傲然于空虚,雄伟于枉然。但是,没有对象的咆哮可能更其响亮,就像没有街道的年代盛得下全部故事,空虚的傲然傲然到了天际,枉然的雄伟雄伟到了永远。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深夜还过女墙来。这是唐代诗人刘禹锡所做的一首怀古的诗,其间气魄举世无双,连大诗人白居易看了都说:“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辞矣”。怀古之诗多矣,独刘禹锡如此,何也?因为刘禹锡营造了一个空静之境,惟此空静之境,才使怀古的情怀上天入地,没有边界。

 

那些动辄咆哮,自视傲然,又给自己定门划派的律师们,有此境界吗?有此境界就不害怕孤独,甚至不害怕空虚,不害怕枉然,甚至不害怕灾难。他们甚至可以豪言:“暴徒可以刺杀甘地和拉宾,但天地间毕竟留下了他们的声音。”

 

我们看够了那种光彩熠熠的闹剧。

 

关于理性主义,还想再说一点。那个“伟大中国梦”的提出,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个空诞的政治口号。我不这么看。相比“中国梦”,我将注意力更凝聚于“伟大”上面。伟大是一种自信。也是一次宣言。这是期待重建前的一种自信,这也是自我启蒙后的一次宣言。一切的伟大从外面看是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从里面看则是一种无比智慧的秩序。秩序对于周边的无序有一种强大的吸附能力和整合能力,但无序对于秩序也有一种不小的消解能力和颠覆能力。谁胜谁负,主要看秩序能包含什么样的智慧浓度。这种秩序就是理性。它所蕴含的智慧浓度,决定着“伟大中国梦”到底能否实现以及实现到何种程度。伟大见胜于空间,是气势;伟大见胜于时间,是韵味。轰轰烈烈的反腐,扫黄,改革,已经颇具气势了。那么。剩下的,就是等待时间在我们心中慢慢积蕴,等待积蕴后我们的触嗅,品味。

 

对此,我充满期待。

 

在这种情形下,中国律师界作为最善于理解理性规则,最富于拥有理性意识,最应该具备理性品质的一群,摆好身姿,定好神态,量好坐标,践行和推动职业化,将是唯一正确的路。

 

不要一提起理性主义就浮想起桎梏、限制、局促,在秩序里面,有无限的创造空间。属于品质的空间,属于智慧的空间,更是属于伟大的空间。中国真正的大律师,将从这里走出来。

 

葡萄牙里斯本市西去三十公里处,在大西洋的迷蒙冷雾中,有一座临海危崖。那里的正式地名叫罗卡角,俗称欧洲之角。这里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点。从大西洋上吹来的风很大,站在那里,几乎噎得人不能呼吸。有一座石碑立在那儿,上面有一个十字架,碑上有碑文,是葡萄牙古代诗人卡蒙斯写下的两句话。内容为:

 

大地在此结束

 

沧海由此开始。

 

 

时间已经不早了,今晨六点还要早起,前往广州南站搭乘八点钟前往武汉的高铁,下午还要转乘高铁前往苏州办案。发完这篇文章也已无暇安眠,只能将今夜的残梦留在高铁上了。

 

于是,今夜的残梦虽然搁置,但今夜的残梦也必将飞驰。

 

 

(作者刘峰,系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专职刑事律师,2014年5月11日,广州)

刘峰律师:今年是2012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153c5a0101dwnt.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