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三行w
十三行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134
  • 关注人气:1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谷一刀

(2014-10-09 12:03:28)
标签:

南谷子

陶印

篆刻

分类: 窗外

友南谷子兄,湘人,现客居赣,主南谷陶印坊,兄醉心陶印篆刻事,勇猛精进,日积月累,作品洋洋,拟集为册,嘱吾为文,文笔不逮,且惭且愧,请兄刀劈斧削之。

 

一匹紫色的骏马,奔驰在黄褐色的尘烟里。

那个人和马,带起了一阵风,尘土蔽日,偶现寒光。

有人唱着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苍茫辽阔,大地低昂。

当我第一次见到浪迹天涯的南谷子时,我想他应当就是这样来到这里的。

 

从橘子洲头到滕王高阁,也只消一袋烟的功夫。南谷子勒马打量:豫章古郡,洪都新府,樟树生得茂密,就象心爱的姑娘的头发,健康温柔。脚下的泥土,是暗红色的,丰饫的沁得出油。赣江的泥沙黄澄澄的,象鄱阳湖的大鱼籽。天光水色,俊采星驰。这真是个好地方。

 

南谷子在南昌顺外路的小屋围炉生火了。他生得膀阔腰圆,这就愈发显得他眼睛细眯,如果在太阳底下或者笑着,简直要成一条线了,就好象树林里微露的晨光,"树林"之上,他的光头也正象初升的日头,憨厚腼腆。

 

夏天,让一切都象罩上了一层玻璃罩子,日光象一个调皮的孩子,在每个人的身体里跑得满头大汗。这个时候,南谷子大多光着膀子,粗布的汗衫随手搭在藤椅上,好象随时准备着厮杀。白净净的胸脯,是书生的模样,此时,他手中似该拿着一把扇子,可是,他拿着的是一把刀。

 

行走江湖,没有刀的人是可耻的。南谷子有好多刀,钢刀,竹刀,木刀,长的,短的,圆的,方的。或许每个人的今生都有他的前世。至少南谷子看来是这样。他的前世是刀笔吏?是凿窟的石匠?是刻碑的工匠?否则,他怎么会这样拼命的追忆着他前世的工作和动作,那种带有古气更有杀气的刀法。冲刀、切刀,刀刀扬起大风歌。

 

他疯狂地拉坯,痴迷地刀刻。刀锋游走,从大汉的宫阙,到北齐的摩崖,从北魏的石窟,到南朝的经幢。他似乎认为它们中间必定有一个暗室,摩娑既久,灵性潜入,便可以穿凿到过往。

 

如同许多的刀客一样,南谷子也习惯于昼伏夜出,刀痕一撇,印稿一纸,砖头瓦片,陶印泥坯杂陈于室,一支烟袅袅,一张榻快然。

 

就着灯光端详手中的这把刀,刀者,心之动。这把刀,时而机敏,时而忧伤,时而幽默,时而多情。刀入陶泥,雪泥飞溅,象一朵朵盛开的的桃花,落英缤纷。冲切间若见火光映射,映见的是一个汉朝汉子的脸庞。

 

南谷子就这样“刀耕火种”不辍。南谷陶印品牌于业界江湖名头日响,他的陶印和印章为各方豪杰所喜,往来风雅豪翰,莫不相与寻访结交。南谷一刀锻炼得亦愈见精熟,在嬉笑怒骂,文辞歌赋间游刃有余。由此,南谷子竟生由陶印弘扬中国陶文化之大愿,必于方寸之间出,拓一片宽可走马的气象。

 

秋风起了,叶儿黄了。顺外路边这个寂寞的夜晚,有一灯明盏。南谷陶印坊内,窑炉火正旺。

 

十三行

 

2014年10月6日晚

 南谷一刀

南谷一刀

南谷一刀

南谷一刀

南谷一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