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军地人生
军地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44,029
  • 关注人气:19,2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丁建伟印象

(2015-11-03 14:30:21)
标签:

文化

人物特写

分类: 名家言论

配乐:钢琴曲《给清晨的微笑》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wbr> <wbr>——丁建伟印象
题图:上海文学报社社长兼总编辑陈歆耕在南京参加蒋义海咏梅诗三百首座谈会上发言。


           吾友丁建伟,在茫茫人海中是一个辨识度很高的人。我指的“辨识度”,不是数百人集聚某处,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把他认出来。他的外在形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普通男性,既非类似姚明、刘翔般高大帅,也非如“冯导”那般“困难”,高高瘦瘦,尖尖下巴,典型的南方水土长大的人,即便身着戎装、手持钢枪,也不会有天安门仪仗队那样的威武感。

            那么,丁建伟“辨识度”高的鲜明特征是什么呢?是他的特立独行的品行和个性。朋友间交流对各种问题的意见,他总会发表自己的独家看法。你如对之提出异议,他就会跟你针尖对麦芒地辩论,只要你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他可以无休止地跟你辩论下去,直到你以沉默的方式休战。当然,他只是持续不断地发表自己的看法,也并不强求让你接受他的观点,或要求你按照他的意见去做。这样的激烈争论,经常发生在他与友人间。但争论并不影响朋友间的友情,他只要认你够朋友,就会永远地朋友下去。古人所言“君子和而不同”,正可以说明建伟的待人处事方式。

             以此一端,可以见出建伟的真性情。他是一个凡事都非常顶真、较真的人。这使我想起曾读过的一段历史掌故:与王安石同时代的人,曾在背地里称王安石为“拗相公”。这个“拗”含有执着、固执、迂腐、不知通融之意。当年王安石推行熙宁变法,遭到很多人的强烈反对。反对者大多因变革而触犯自身利益,导致强烈阻扰;但也有从实际出发提出善意改进意见的,如苏东坡等。但安石先生,对任何反对意见,不问对错,一概置之不理,背靠圣上的信任支持,强行地推行他的变革措施。他的“拗”,有产生良好社会效果的,也有带来负效应给反对派增加攻击把柄的。建伟的“拗”,常常表现在对看不惯的人和事,非要揪住不放,绝不轻易妥协。因而与建伟见面,经常会听到他滔滔不绝地批评那些龌龊的人和事。但你如要认他做朋友,也就得习惯他的这种“拗”。像他这么一种眼中难容砂子的禀性,一定要把所有事情弄个是非明白的“拗”劲,如想在官场春风得意几乎是不可能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因此他在军队正团职岗位上,便选择了脱掉戎装、自主择业,活出了另一片精彩。在此点上,鄙人与建伟有某些相通之处,只是表现方式不同,但殊途而同归。我一直在反省自己仕途不畅的根由所在:一是书生气太重,不擅官场经营;二是太直、太“拗”,得罪人甚多。总之,不谙官场“潜规则”,不研官场“厚黑学”,皆非官场中长袖善舞之人。好在时代变了,人有了多元选择,我们不必一条道走到黑,可以在各自感兴趣的领域探寻新的人生路经和感受生命的快乐。

         我与建伟结识于军旅,曾有相当长的时间皆从事军事新闻的写作,除了工作上有联系,个人生活也多有密切往来。当我早一步离开军旅后,当年的同行与我继续保持联系,乃至保持友情者,几乎寥寥无几,建伟是其中之一。这样一种友情完全是超越功利之上的,因为既无工作联系,又无其他所求,事业兴趣点又各有所异。能够使我们心灵相通的,除了诚挚而深厚的战友之情,就是彼此的相知相敬。如果排除生理上的所谓“同志”一说,那么我们可算是心灵上的“同志”。

       我是非常喜欢建伟这样一种执着而特立独行的品格的。鲁迅先生当年就曾疾呼,如欲改造社会,“其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如果一个社会大多人,都能做到个性张扬、特立独行,那么这个社会才有可能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和希望。

       建伟是多才多艺之人,不仅创业有成,且在多个专业领域也如鱼得水。他的这四本书是他多年不懈努力的心血结晶。他的“拗劲”在他的专业追求上也有充分呈现。尤为让我感到惊异的是,原以摄影见长的建伟,居然如喷泉般,连续多年写出那么多充满正义感和血性的博文。这些博文皆有感而发,有理有据,有自己独特的观察和生命体验。其勤勉和自在的写作状态是我深为感佩的。如果把他的书进行排序,按照个人偏好,首推他的网络评论文集,然后是他的诗歌散文摄影集,再次是新闻作品集。这四部书都已有多位高人为之作序点评,无需笔者再在这里赘言饶舌。喜欢的读者,不妨各取所需,从容品赏。书中有军人的血性、知性的正义、智慧的沉思、生命的体温、靓丽独特的人生风景。

                                                                                 2015年7月18日于沪上耕乐居

                                                                                                  (本文作者为上海文学报社社长、总编辑)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wbr> <wbr>——丁建伟印象

陈歆耕任总编辑的上海文学报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wbr> <wbr>——丁建伟印象

陈歆耕主持文学报创刊30年座谈会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wbr> <wbr>——丁建伟印象

陈歆耕在文学报创刊30年座谈会上与文学界前辈交谈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wbr> <wbr>——丁建伟印象

陈歆耕在文学报创刊30年座谈会上发言

陈歆耕:天地之间有此人 <wbr> <wbr>——丁建伟印象

参加好友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原副社长龚志聪遗体告别仪式。右起上海警备区政治部主任程关生、上海文学报社长兼总编辑陈歆耕、人民前线报副社长王浩钟、军地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