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御稻与康熙

(2008-09-20 20:39:15)
标签:

稻种

康熙

水稻

水田

李煦

天津

杂谈

分类: 历史的阴影

康熙皇帝是我国历史上的大有为的君主,他的一生作为处处体现无愧于圣祖称号的细节,在文治武功上都有不凡的贡献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在农业上热情与努力却鲜为人知,御稻这个品种就更是默默无闻,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

    杂交水稻作为我国农业对世界作出的重要贡献被载入史册,其中的过程却有着戏剧性的开端。40多年前7月的某一天,世界“水稻杂交之父”袁隆平先生在一块早稻常规品种试验田里,意外地发现一株与众不同的水稻植株,并把它收藏起来。第二年春天,他把这棵变异植株的种子种到试验田里,发现他的确是一株天然杂交稻种。十几年后,他又在海南发现了普通野生稻不育株。后来经过多年不懈的探索,终于培育出优秀的杂交水稻品种,并以其超常的高产震惊世界。

  历史有时总是在重演惊人地相似的剧目,只是结局往往悲喜两重天,让世人感叹造化弄人。自明末以来,饥荒、瘟疫、战乱,使中国人口大量下降。据《清史稿》载,康熙元年全国仅有人丁一千九百一十三万余。康熙八岁登极,从也是少年就做了天子的顺治手中,接过的天下确是千疮百孔。

    康熙当政后,平定三藩之乱,收复台湾,三次亲征噶尔丹,长达近三十年的时间。一场大战连着一场大战,几乎每次都动员了全国的兵力、财力,直到康熙四十年左右全国才渐渐安定下来。在长期征战中,康熙从中国大地“荒草没阡陌,千里无鸡鸣”的凄凉中,体会到了以农耕为主的社会,要想国富兵强,就必须尽快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的办法,无非是努力提高农业产量和减轻赋税这一道理。

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和个人兴趣推动下,康熙才萌生了在金碧辉煌的西苑之内兴建一座青砖灰瓦的丰泽园的念头。而且,康熙绝不是说说了事,更没有扶犁荷耒做做样子,而是“所得各方五谷菜蔬,必种之,以观其收获”,凡是收成好的优良品种,都“诚欲广布于民生,或有裨益”。

他当政后,在中南海丰泽园旁置田数畦,环以溪水,还在田旁种桑养蚕,在附近建了“知稼轩”、“秋云亭”,作为观摩体验农桑作业的地方。他创建的这个农事氛围,对其日后在农业上的贡献起了重要作用。在丰泽园后的那片水田中,康熙偶然发现一株鹤立鸡群的稻子,它“高出众稻之上”,而且颗粒己经成熟。本来这片稻田种的是玉田稻种,要到农历九月才能成熟。现在,有一棵稻子提前60余天,在六月就早熟了。这使康熙喜出望外。于是他每年将早熟的稻穗留做种子待来年播种,终于以“一穗传”的育种方法,培育成了新的早熟稻。《康熙玑瑕格物篇》中是这样说的:“高出众稻之上,以米色微红而粒长,气香而味腴,以其生自苑田,故名‘御稻米’。”他把它作为种子加以收藏,到第二年试种,果然又于六月早熟。“从此生生不已,岁取千百”,经过年复一年的积累,终于由少变多,培育成一个早熟新稻种。

对于自己发现和培育的新稻种,康熙没有急于宣传和推广,而是先在宫内种植,供宫廷内部食用。大约试种了十年左右,到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四月,他才在丰泽园澄怀堂的一次会上,宣布了他发现和培育新稻种的事。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时任直隶巡抚的李光地得知康熙在西苑丰泽园试种出了“早御稻”,即提出在地势低洼、水源充裕的天津一带种植。随后,天津总兵蓝理也向康熙提出同样的要求。但康熙均未允准。原来,康熙平生做事严肃认真,他认为早御稻虽在京城西苑内稳获高产,但没在长城沿线较寒冷的地方生长,怕一旦试种失败,会令人心失望。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热河行宫兴建并于当年基本落成。在行宫动工时,康熙就命人在热河泉北侧香沜之后开出一片御瓜圃,并在御瓜圃的东北部低洼处建一方稻田,要求不但在御瓜圃中种上瓜豆果蔬,而且还需在稻田里播种从京城带来的早御稻。

沿澄湖北岸,也是在康熙四十二年就落成了四座形状各异的景亭,由东至西依次为甫田丛樾、莺啭乔木、濠濮闲想、水流云在,但惟独最东边紧靠香沜的甫田丛樾,内设紫檀木的地坪、御座,这是康熙早在建园之初就策划好的,为的是日后亲操犁锄之余,能在这里观赏稼穑。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直隶巡抚赵宏燮、天津总兵蓝理又分头请求,要在京郊玉泉山和天津附近试种早御稻。康熙由于亲眼看到西苑的稻种在热河试种成功,这次颁旨,准许赵宏燮于玉泉山、蓝理在天津附近开水田,并拨出自己亲手培育的御稻种。

史载,天津总兵蓝理在天津、丰润、宝坻“开为水田栽稻”,“召募闽中农民二百余人”和“江南等处无业之民”,“给予牛种,限年起科”。开始垦地一百五十顷,“有洼地五十顷,被水浸,不便耕种。又有高地五十顷,不宜种稻。其可作水田种稻者,止五十顷”。康熙闻讯后,即指导工匠导河修渠,并亲自绘制水闸、水车图形,使得一百五十顷水田全部种上了水稻。至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这一百五十顷水田平均亩产达到了五斗稻谷,从而结束了长城内外沿线不种水稻的历史。后人为了纪念蓝理的功德,称这一万五千亩稻田为“蓝田”。其实溯其根本,倒是叫“康熙田”才更恰当。津郊的水稻,至雍正朝,已经超过了六十万亩,等到光绪年间,竟然达到六百万亩,连漕运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同时,赵宏燮在京郊玉泉山试种的水稻也获得丰收。说到底,还是康熙开了一个好头。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热河行宫被正式更名为避暑山庄。这时的御瓜圃早已是一派盛世田园的景色。汤右曾在诗中道:“稻垂麦仰足阴阳,土厚泉甘草木香。会吐双岐衔九穗,一星天上应农祥。”

刘廷玑于《在园杂志》中记载:“浙闽总督范公时荣,随驾热河,每赐御用馔时,内有朱红色大米一坛。传旨云:‘此本种其先特产上苑,只一两根苗,穗异它种,及登剖干,粒如丹砂,遂收其种种于御园。今兹于此获其米,一岁两熟,只供御膳。”

康熙自己也说:“北方性种糜、桑、稗、稷等类,总不知种别样之谷。”“山庄苑内,麦、谷、黍、稻皆需焉。”“口外种稻至白露以后数天不能成熟,惟有此种指早御稻可以白露前收割,故山庄稻田所收,每当避暑用之尚有盈余。” 

  经过三十几年的试种,到康熙五十四年,皇帝决心向南方推广。康熙认为,南方气候温暖,稻谷成熟必早于北方,“夏秋之交,麦禾不接,得次早稻,利民非小。若更一岁两种,则亩有倍石之收,将来盖藏渐可充实矣。”可见康熙是想在农业上发展连作双季稻,这是他在发展农业上的一个重大战略构想。

  他首先选定在苏州和江宁(南京)地区试种,并把这项重要任务交给了自己在那里的心腹苏州织造李煦等人。可是,李煦第一次试种效果不佳,使康熙大为扫兴。康熙在李煦的奏折上批示说:“四月初十种迟了”。康熙还特派水稻专家、老农李英贵到苏州去现场指导。第二年,李煦遵照康熙的指示,提前在谷雨日(三月二十八日)插了一季秧。由于提前插秧,因而一季早熟,二季赶插得时,两季的收获均较去年明显提高。与本地稻相比,御稻种有明显的优势。当时,除苏州外,江西、浙江、安徽的官吏和两淮商人也认为有利可图,纷纷向李煦请要种子。

  推广御稻种的另一位积极分子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曹頫时任江宁织造,与李煦是姻亲,也是康熙在南方的耳目。故李煦试种御稻,曹家也不甘落后。《红楼梦》中提到的“御田胭脂米”和“红稻米粥”,很可能指的就是康熙推广的御稻种。

  据曹頫报告说,江南农民对御稻“无不欢忭踊跃,传为异宝。凡有田产之家,俱闻风求种。”康熙看了很是兴奋,特指示他:“此种须广布江南,以便民生才好。不可花费吃用!”从这一批示看,康熙几十年培育御稻种是要它在中华大地上推广,解决国计民生中最重要的吃饭间题。

也正是在当时康熙皇帝首倡的决心下,农业生产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经济得到恢复,才使得康熙皇帝有能力于五十一年(1712年)做出了一个自我国有史以来没有一个君主敢于做出的决定:“承平日久,生齿日繁。嗣后滋生户口,勿庸更出丁钱,即以本年丁数为定额。著为令。”这即后世人们称为的“滋生人丁,永不加赋”令。

    这一政策,极大地鼓励了人们繁衍人口的积极性。据《清史稿》载,康熙五十年,全国有人口二千四百六十二万余人,至康熙六十年,人口就增至两千九百一十四万余人,十年间实际增加人口四百五十二点七万余人,平均每年增长近四十五点三万人,确是够惊人的了。

    在“普免天下钱粮”和“滋生人丁,永不加赋”的基础上,康熙又于五十五年(1716年)出台了“摊丁入地”的新政策,规定丁地税合一。这政策在当时受到了大地主豪强的强烈抵制,康熙只得在广东、四川两省先试行,直到雍正元年才正式向全国颁布,其后又经乾隆数十年的坚决执行,终在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于中国最后一个省份贵州全部推广。

  康熙于1722年11月与世长辞。他的死,对御稻种的推广无疑是巨大的损失。曹、李两家在雍正时代被抄家籍没,李煦种早熟红稻米的180亩上赏稻田,到雍正二年七月,就被以“无须耕种”为由,交地方官“估价变卖”。其所存一千六百石八斗“早熟红稻”(即御稻米),雍正也指示按时价变卖,连种子都不留。封建时代,但凡从上而下的事情,一旦失去后台;也就失去了生命力。曹、李两家成了政治罪人,他们推广的事情,谁还敢接着干?

  当然,康熙之死和曹、李的被抄家,并没有使御稻种在江南立即消失。大约在康熙推广御稻种150多年后,清人李彦章在《江南催耕课稻编》中说:“近有早稻名曰‘百日种’,一岁两收。考诸志书,知为我朝康熙五十五年亲颁之稻种。”到民国初年,高润生《尔雅谷名考》说到御稻种时,仍认为:“近世最优良之稻种,无过于此。”可见民国年间御稻仍未彻底绝迹。

康熙本身,更是一位热爱自然科学、熟悉自然科学的皇帝。据《清史稿》载,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上御乾清门,出示《太极图》、《五音八声八风图》,因言:‘《律吕新书》径一围三之法,用之不合。径一尺围当三尺一寸四分一厘,积至数百丈,所差至十四丈外矣。宁可用耶﹖惟隔八相生之说,试之悉合。’又论河道闸口流水,昼夜多寡,可以数计。又出示测日晷表,画示正午日影至处,验之不差”。正因为康熙精通天文、函数、水利等自然科学知识,所以他能够亲自帮助蓝理、赵宏燮兴修水利,垦荒造田,也能够派出老农去江南指导当地农民提前播种御稻。康熙的抱负,在《御制避暑山庄记》里说得清清楚楚:    一游一豫,罔非稼穑之休戚;或旰或宵,不忘经史之安危。劝耕南亩,望丰稔筐莒之盈;茂止西城,乐时若雨旸之庆。此居避暑山庄之概也。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吃饭从来都是国计民生的最大问题。宋代何承矩、明代徐光启等人虽然曾在北方开田种稻,但都没有越过京津地区。康熙的贡献,一是把水稻的种植推进到了长城以北,二是在南方推广连作双季稻。这在17世纪乃至近代以前,不但在中国前无古人,在世界上也罕与伦比。他在晚年,曾希望自已亲手培育出的御稻种能广被天下,造福群生。他曾说:“朕每饭时,尝愿与天下群黎共此嘉谷也!”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宏愿!不知道他老人家看到袁隆平培育的杂交水稻时会发出怎样的感慨,也许历史本身就没有假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