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天敏
张天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628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街头》/张天敏

(2019-07-08 20:11:22)
分类: 散文随笔

街头    

张天敏

街头像是在城偶的隙缝里掖着,小得很不起眼。

临时的地摊和棚子,混搭起一片斑驳,构成了乱哄哄的集市。清晨大家都来摆摊,中午就像大风扫过似的,剩下一条空街。

这样的自由农贸市场,是从城乡结合部派生出来的露水集。城里人吃早饭时辰,城外的菜农已从地头采收好瓜果蔬菜,鸡鸭鹅肉,芝麻叶红著干类的土产品,在这里展开新一天的营生。我也在这时来到街头接受艾灸疗,同时也成了吃瓜群众,看走马灯样来往的过客。我发现这虽是一座城市的末端,却包容了城市和乡村的多种元素,像一锅混煮了许多谷豆的粥,让人品磨着原生态人境里的浓厚滋味。

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抢眼的人物,她坐在一家活鸭店里。年轻光鲜的少妇,有珠圆玉润的脸,修长身材,看不清那眼角眉稍有多少风情。但见那标致身腰,果绿色收身裙,清葱,鲜活,往那里一坐,就是一幅名画在那里。再细看,少妇腰间流线清晰,胸部饱满,最是穿旗袍的好身段。如穿了旗袍,双手抱肩,会是冷媚或出世的仪态。或穿越一下时光,手拿折扇站在雕梁画栋的绮窗前,边沉思边听音乐,更恰似一朵纤尘不染的莲蓬。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她都是美人胚,是惊艳这街头的尤物。我有点不相信她是个抡大刀的店老板,可艾灸女孩说她就是个老板。这让街头起了冲突,像她这般颜值,在当下物质女人圈里,很有开发利用的资源。如果被哪个大款养成金丝鸟,她会在漂亮的笼子里,不用飞出去觅食,不用自已避风雨。如果去买个文凭傍个权势,钻进特别队伍里摇身一变,弄个正副科级别的官位,就会闪亮登场大小会台与利益场。

可她什么也没有,也对那花花世界懵懂无知。她的存在感仅局限于鸭棚里,在一张折叠竹床上专心看手机。她边看边甩着腿,饱嫩的粉色小腿在绿裙摆下荡来荡去。有时冷不防自个儿发笑,可能在手机里看了爆料,翠翠的声音仿佛从生命里迸溅出来,嘎嘎嘎不分个儿,浑身跟着抖动,腰间线条也荡起浪头。笑得长披发抖到了脸上,她少不得扭头仰脖,把遮眼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露出姣美的脸盘。这随性由意的动作,也跟街头一样是毛边的,一点分寸感都没见,却见活蹦乱跳的女人天性,自由率真洒脱。让人联想到东北人唱的大姑娘美来,大姑娘浪。可鸭棚里的少妇并不没有浪,只是和手机捆绑到一起,在恶搞的段子或视频里寻开心。微圈里可能有蓝颜在趣趣的撩,那是街头剧里的戏外戏,无关吃瓜人的事。

不大一会儿,她忽然扔下了手机,拢拢长发,走到鸭笼前,打开了笼门。我还没看清她是怎样把手伸进鸭笼的,就见她抓了三只活鸭的脖子,拎出来扔到脱毛桶里。接着拿起案板上的刀,揪出个鸭头扭弯脖子割一刀,揪出个鸭头扭弯脖子割一刀。三下两下收拾了,一把揪出三个鸭脖塞到开水锅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紧了锅盖。不管临终的鸭们在滚水里怎样扑腾,少妇只扭头看一眼手机。那一眼很无绪,她只是想混过烫鸭的时间。稍时再捞出来,鸭们已经魔变,成了赤裸裸的白条。

鸭子的生命在瞬间全部退场,只留肉身登陆过来,会让少妇再呈现怎样刮目的手艺。街头如上演一部惊悚片,我看呆了,目不转睛,紧揪魂魄。接着,她把鸭们放到了案板上,抡开大刀,上下纵横分割起来。从抓活鸭到分尸万段,少妇的动作足够麻利。鸭们也没有太多挣扎,只是乖乖呻叫几声,一点也没惊到街市。却把我看得心惊胆颤,半座城都懵了圈。

待活鸭被分段成堆,我才把艰巨的视丝移开来,去看街上的人流。并揭力想把惶惑的心神切换到别处,找个理由缓和一下。街头闹吵吵的,赶集的人流正在涌潮。这普世的人境里,没人注意到鸭棚里的故事,也没人体会到有人随着少妇的宰杀,受到的心灵折磨。

我在两天后慢慢回过神来。因为文友们聚会时,餐桌上戏剧般地摆出了鸭肉,大家都吃得很投入。街头鸭棚就是此餐桌的前世,我们和杀鸭的少妇,原来是在一条生活链上。可我还是摆脱不了街头的震撼,少妇当街杀生,一从走进我的视窗,就扎根一样震慑住我,再也删除不掉了。重新坐回街头艾灸时,我想把视线再拉远些,尽量出来小街,把少妇的概念偷换掉。我想起过去对这条街的看法,只是一片纷攘尘世。后来能好好坐到街深处,是一位老闺密介绍这里有艾灸摊点。我来一看,一个遮阳大伞棚,电动车上摆满了艾条艾桩艾绒和艾贴。这跟南方高挡艾灸馆落差好大。可等坐下来体验了一段灸疗后,感觉肩部和痉椎轻松了许多。就隔三差五来灸疗,兼观街头的来往客。从起初的远看,到细读美女老板,再从街头众生相上跳过去,往前边眺望。远处的城市因为数据的骇人听闻,让人找不到能感知的料。眼前这些青菜摊虽纷乱,驳杂,却已走入我心。在这里,能看到菜根的泥土和露泽,看到弯躬的身腰和皱褶的脸。还有菜园地埂的葱绿,送来与城市完全不一样的底层人生图像,引出依恋深深的田园情怀。

我想打听少妇的来路和背景,想走进她的故事,读到她更多信息。非常的是,我从没见到少妇的鸭棚里出现过男人,只看到有小学生放学回来,在折叠床前写作业。新的别扭来了,我无法理解小学生课本里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成人文化里的虚伪,有一天让后代们窥破了,教育该遇到怎样的囧态。再回到少妇的鸭棚里,她肯定有她的不容易,她可能是个寡妇,过着孤儿寡母的日子,一个红颜薄命者。她到底有怎样离奇的遇见,把人性锻压得那么强悍。

我起初对她的命题是,街头奇葩,生猛海鲜,红粉金刚。可后来,我听艾灸的女孩说,杀鸭女老板的老公去南方打工受了伤,回来就睡床不起了。她又找了个男友,两人养着本家老公,在三角畸婚里过得相安无事。写作业的小孩是男友带来的,他很喜欢这个新妈。

我的命题被颠覆了,从脑海里跳出一个词:英雄。一个外表柔媚,骨血孔武的新版花木兰现世了。为了闯人生,她删掉了闺情杂绪,摆脱了小鸟依人,任凭在鸭屎堆里踩,也不去红尘里摇拽。就此一条,她不屑美女的画皮,用行动为自已立了身。我为自已曾经的奇葩命题,有点愧疚。还有对杀鸭行为的震惊,感觉不宜。而少妇她,只是在鸭棚里暂时存在着。人家已经对什么都不会在意了,不管是红粉里来,还是江湖里去,她都会笑看一切。

   街头,不是让我怎样去观察,去点评的,而是怎样度我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