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天敏
张天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628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市的旋律/张天敏

(2019-07-02 15:57:55)
分类: 散文随笔

城市的旋律

张天敏

假若说北京的古代民居是以四合院为典范,那么,我们记忆里的老邓县民居,应是散落在城墙内的三合院了。

每个地方的民居都有自已崇尚的建房风格,不仅寓含着世代辈分隔居的次序仪式,也体现了民宅的风水伦理,更是一个时代众生语码里的生态图谱。

逆时光回顾过去,古老的邓县城在明清时期,人居多以棚户为主,泥坯,木梁,麻杆荸,麦草坡。那时经济还很落后,生存不及温饱。纵是后来拆掉棚居者,开始建造泥坯房,变革的幅度,也像是喂鸡换成了养鸭。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棚户与泥坯房才慢慢被砖瓦房替代。市民们开始了大规模翻建砖瓦结构的三合院。这款安闲吉祥的民居,成了老邓县一景。正恰似吹皱了一池春水,水波荡起一圈圈旋律样的涟漪,从砖城墙内起,直往土城墙荡漾开去。

城墙,是邓县三四十年代的遗址,有着城市防御的功能。后来成了名胜,因为她能让人穿越小城的百年战争史,遥想当年硝烟烽火里的老邓县画圈。城墙也与三合院有着密切的关系。   

三合院有自然松散的布局,错落有致,排列有序。有的座落在城墙内,跨着城墙的边,依墙面城。有的建在街面上,有的沉隐在小巷里,形成了街道或巷道,方便出行和农耕活动,并集城镇文化,建筑文化与民间生态为一体。也是那年代一家老小包容聚力,自给自足的瑞祥居。三合院时代的古城路,没有电声喇叭,没有巨幅广告牌。街道由青砖铺就,有通俗而搞笑的本土地名,尿骚口,店子口,四眼儿井,姜家坑,打谷巷。名字虽带土气和俗气,却与传说故事连着血脉。老邓县城的板图,是一条从丁字口到南桥店,东西从文化路到三贤路,构成方正板块的城廓,都被老城墙那道大篱笆揽括着。

那时,入城墙门就算进了城,出了城墙的门即意味着出城。

登上城墙,一边是城域,一边是城外的原野,有毗连的菜园和散落的民房。大片大片的青葱蔬菜,和蔬菜队里的菜农,构成了当时的田园风光。市民们早披晨曦到城墙外耕种,晚踏夕阳归家从事杂货买卖。他们在亦农亦商的繁忙里,维持着原始牧歌式的生态,也沉浸在农耕的欢乐,和对农耕城镇的自然守望里。

那时,不管是本土市民还是在外游子,都会以小城来称呼老邓县。在文学作品里读到的小城,袖珍而古老,历史人文丰富而厚重。以宋塔为代表的邓州八大景,虽已在岁月里失韵褪色,仍然是小城固化了的胜地标签,是游子们回忆故城时首推的名片。在诗词随笔或歌里画里,到处可见落纸成章,引出了百味乡愁,弥漫在城市上空。在细雨纷纷的春季,会有桐树楝树槐树们,随风落花街中央,将花香味淡淡弥漫开来。街上游人独行处,车马稀少,铺板的柴门透露几分寂冷,古老的气息在游溢。挂在门楼上的灯笼,照着陈旧的房檐和烟火,也照着那个时代属于市井深处的风尘故事。

每逢夜暮降临,站在城墙上看连绵成片的老瓦房,小城的美,常常飘逸着一层朦胧的诗韵,简直是一幅古雅的水墨画。

不久,八十年代的大幕开启,改革的春风吹进了邓州,以城墙为篱笆的城廓,轰然松动起来。小城已经关不住城市发展的红杏,不顾一切出墙去。建在城墙边的民房,因人口增加,家底富裕,都耐不住传统三合院的潮湿陈腐,和奢侈的占地面积。曾经以宽敞疏落为美誉,独领风骚数十年的她,终成了小城民居史上的昨日黄花

代之而起的钢筋水泥结构的小楼房,陆续从城郊崛起。老城区民宅密集,又有城墙城河设限重重,去城墙外菜园,坑洼,林地,才是不错的选址。一时间,建房的势头,犹如洪水冲出城墙,很快突破了砖城河的拦挡。城东的穰城路,西边的交通路和北环路的修建,都是九十年代城市扩展的新框架。那时邓州的蓝图,犹如北京的四环五环,呈旋律状往外漫延。邓城好像只伸了个懒腰,就把胳臂伸到了城墙外,伸出了一派勃勃生机。

当时代进入新世纪,城市的脚步忽然来了个大变奏。她已经不是刚从早晨醒来伸个懒腰,而是跨上了骏马,要以飞越的速度,开始对老城进行摧古拉朽的拆迁。特别近几年,古城墙已经成了叙述近代城建史的低声语码,再也挡不住时代澎湃的激情。先是市民越城墙建房,再是到城河外边划高挡小区。最发飙的是,新小区耸入云霄的楼厦,以财富世家,半岛帝城为前卫风景,刚在城北露出头角,紧布后尘的城东城北十多家小区相继开盘。接下来,是城北的宏杰第一城,明园小区和星河湾,生猛地冲出湍河两岸,如天门山一样隔河相对崛起,在水影里映射着各自的伟岸,开始笑傲万家楼台。

这些新小区的现代功能在于,高层电梯观景房,明窗净几的单元,有停车购物休闲娱乐设置,还有大片可观可游的绿地花带,或曲径亭廊。最让人心里踏实的是,在频繁旅游出行时,空巢老人投奔远方子女时,原来的独家院防盗功能不够合格,盗贼进宅,财富俱空。高楼小区有保安物业,有接水修电安宽带者,以多种优越性,一网打尽了古老民居。

彩虹桥横空架起了。桥的斜拉线,琴弦一样弹响了湍河的寂静,也载着彼岸村民拉粮运菜,把乡下的鸡鸭瓜果送进城来。富了两岸百姓,促成了城乡文明物语的融合。与现代跨河桥相伴的,是时尚的城市设施,街角花园,路道绿化,公站车牌,公益广告,以多角度多色彩,刷新小城的容颜,拉动了城市文化的品位,大幅提升。

凡去过南方的深圳,广州,上海等沿海一线城市者,都分享过路口拐弯的安全岛,风雨亭,和路边绿化带的立体多层。从高高的乔木到矮矮的灌木,再到贴地皮的绿草毯,都让城市与尘土道一声别,即奔向了翠绿清新的园林街景。邓州的街角路旁,正高仿着都市城规的时尚,进行着精彩的绘制。她会带动邓州人的视野和情怀,与高度文明的南方都市快捷拉近,迅速接轨。

岁月是流年的载体,也是对城市的客观见证。曾经亲历过邓州荡漾的微旋律,已经远逝。现湍北新城区蓝图正以拍岸的惊涛,向城北那片田野,波澜壮阔地奔腾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