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天敏
张天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79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女人桥》 48

(2014-07-05 12:29:50)
标签:

女人桥

分类: 长篇小说:

 

                                                  四十八  都市新生   

  

      雾才退下去,上午的阳光昏得象乱黄的鸡蛋,在东半天艰难地孵化着。广州的杂音仍然轰得像群乐呜奏,有一种隐约而沉重的憾动力。

  这种力就像站在老龙树下听到的那种,像一根古老的丝弦,永远在看不见的地方弹奏。偶尔一股带腥味的海风吹过来,轻轻地掀动窗帘,吹拂莲莲的头发。她脸枕着胳膊扒在窗口,贪婪地看着外边的老榕树。

  老榕树的叶已经落了,她算着自已在这座楼上已经住了快两年了。两年时间她只下过三回楼,一回是跟阿龙去海边,一回是去看阿龙排戏,一回是她私下想到外边找找人才交流公司,她才下走到楼下就看见几个高鼻子深眼窝的外国人,她一下子想起了刀疤脸男人,像老鼠见猫似的拐回来了。广州对于她仍是一个难懂的神话,一个离自已隔着千山万水的地方,一个她永远走不进去的陌生世界。

  在这里她已经把阿龙买的鱼片虾仁和吃够了,她把灶房里的生猛干鲜全收了起来,只想调生萝不丝吃,这是她在乡下常吃的菜。可是阿龙这天又买回一个活鳖给她做,活鳖有小碗口那么大,伸着头只想往盆沿上爬,她一下子想起古桥镇边的湍河坡,想起浪蛋儿拿鳖吓唬她的情景。

  小时候河里鳖娃多,坏娃们从河里捞出来当轱辘玩,吓唬妮们,却不敢拿回家。拿回家大人就认为要倒霉,会挨打的。阿龙说这东西在街上几百块一斤。莲莲说这么金贵呀,城里乡里区分可真大呀,这儿是中国不是啊?阿龙对地笑了,站跟前看着她切,见她切得又细致又均匀,就拿住她手看,见她的手指跟嫩葱一样,心里叹着这个尤物本该是镜头上或舞台上的人,却来趴锅燎灶,在案前切菜,他觉得不公,又暗自窃喜自已是占了花魁,真是一生的大造化。

  吃饭时他打开录像机,镜头上放着男女上床时的情节。两人边看边吃,吃罢饭阿龙不叫她洗碗,迫不及待地脱她的衣服。俩人边看边作,仿的片中的情节,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莲莲刚开始是随他寻欢作乐,内心有些羞涩,总是不愿正眼看阿龙。阿龙认为现在女子还有羞涩感,不是淑女也是良家。

  录像片里一些色情细节常常制造适宜的氛围,造化着感染着培养着莲莲,甜蜜和激动使她身上的肌肤通体发亮,泛一层凝润的光泽。这时她才真正感觉到了男女欢爱的幸福,开始推翻最初对于贞节的理解。

  阿龙象一股和风向她吹了过来,带着海腥气的风,吹醒了少女的情窦。她觉得过去的贞节是和成林结成的死疙瘩,她至今也解不开。阿龙作下了成林没有作到头的事,她想要是阿龙是第一个接近她的男人,她就不会拒绝那次林间的幽会了,也不会把桃园的事当成天塌地陷的劫难了。

  她有时觉得自已的过去很奇怪,特别对杨大炮的恨更奇怪,她曾试着想要是当时跟了大炮会是什么样子?杨大炮是否会比阿龙更温存?更柔情?更令人销魂?她一想到这心就发麻,一种陌生和好奇,激发着她,令她作出许多非非之想。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认为自已过去有失误,越发觉得自已奇怪了。这时她会痴痴地呆着,就象看一个陌生人,感受自已的变化。有时感叹地想自已跑了这么远的路,吃了这么多的苦,就是命运为了叫自已弄懂这事才付出的代价。

  莲莲变成了懂得色情享受性爱的妇人之后,她心中的块垒就全部冰释了。什么恩怨仇恨,什么荣辱升沉都跟过眼烟云似的飘逝了。她心里开始反思古桥镇,好像一个遥远的故事,这时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看那么清。就连自已是在那个故事里,是什么角色都看明白了。

  而身在广州的自已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管在阿龙的怀抱里有多么温情爱恋,她都有一种不在家或不真实的感觉。

  阿龙跟她在床上时间长了,她就像在梦中一样昏沉。醒来后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已了。她慢慢感觉腻味,头晕,身子乏力,听见电视里女人笑声,身子就发软,有时出虚汗。无论阿龙怎样温存培养都打不起精神。阿龙望着她的娇态,兴趣仍然不减。她这天穿乳黄色带花边的软绸布睡衣,乌黑的长发纷纷披下来,水一样流散在睡衣上毛巾被上,长睫毛眯在醒松慵倦的眼睛里,如一朵刚开的花才露出的蕊捻。她的柔软的身子软软地歪在床上,胸部随着身子懒散的变动而显出优美的弹性,情态显得更加耐人寻味。

  阿龙好好地拥住她,把她的脚她的手她的裙带花边都认真看看。她的声音猫叫似地说:阿龙哥你能不能坐远一点,俺想单独想点事儿。阿龙坐开了,仍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她。

  莲莲软塌塌地说:阿龙哥我给你拍个故事吧,俺老家有个女孩种了一座桃园,她把园子看成了一个梦,想以他改变坏人,想叫村子变成美歌的桃园。可是她却在看桃园时叫个街痞子强奸了。她到处告状,村上没人跟她作证,只有一个小孩作了,又不算帐。女孩的名誉也毁了,婆家也找不到,俺一直挂心她的事,一想起来就熬煎,你说那女孩该咋告状?

  阿龙一听就撇着娘娘腔说:那女孩可以等自己挣了钱,有了势力再整那些坏货,把歪理扳过来,这种办法叫入俗。入了那里的俗,进人家的圈子,跟他们一样了,知道他们的坏门道了,才能整过他们。这也叫通俗哲学。

  莲莲呼地从床上起来,两手扳住阿龙肩膀激动地说:阿龙哥,要是你在古桥镇,这状就能告赢!我给你说你以后别老干那事了,还给我讲乡下的事。

  阿龙走后她长吐一口气,这时她才认为自已告状的愚昧劲儿。她脱下睡袍,开始看书,复习剪裁技术,找旧报纸当作业,剪出各种各样的衣服式样。有时把自己的旧衣服拆成布块,熨平,改做成另一种款式,用手一针一针缝好。

  两人同居以后,阿龙对外有了拉扯。家里常有影棚的导演和闲杂人来找他。有意思的是阿龙有男客来时,就叫莲莲装扮成保姆的角色,说话倒茶都非常客套。若有女演员来就叫莲莲扮成主妇的角色,说明他是有家室的人。莲莲按他的指点去干,做不好的阿龙就给她杂志叫她照着学。南方女人说话好弄姿作态眉飞色舞,声音又低又细又柔,听着象一缕海风拂面而来,脸上又画得跟唱戏似的。莲莲看不惯,当着面不撇青,走罢就笑话人家,有时也带出粗话损人家。阿龙说:你别看她们表面上那么温柔,其实都是母老虎,见单身男人就想吃,缠上就不得了!多少钱都不够她们花。哪像你这样好心的村妮,又善良又安全?可你得把乡下的粗俗气去掉,要不你也会叫人家笑。

  莲莲不喜欢这些艳妆浓抹的城市女人,相处时却发觉阿龙与她们更和谐,自已仍然是个局外人。她想着她们都有工作有家庭有地位有尊严,就慢慢分着她和阿龙的心距,对床上的事作得更淡漠了。可她还是学着那些女人说话的细声,走路挪小了步子,把过去呼地到这儿呼地到那儿拿东西的习惯改掉了,改成慢慢悠悠地,每到一处都婉转地朝客人甜笑,倒茶递烟也有了分寸,操作电器娴熟精到。客人走后,她小心地感知自已的微妙变化,觉得以前的自我已经不见了,站在镜前看着越来越丰满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已长大了。

  正在这时家里来个红头发女人,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趁着阿龙不在家告诉莲莲,说阿龙过去也跟过她,两人混了一年多才抛弃了她。在她之前是阿龙还跟过一个年轻演员,那个女演员叫他色狼。  

  莲莲听得心里呼呼地往上窜凉气,她想阿龙有一天也会扔了自已。她就象一个沉浸在温室里的人,一下子又掉到冰窑里了,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但这次她并没有把心事露出来,也没对阿龙表示冷淡,而是埋头学她的裁缝,想等时机成熟了,再寻找新的出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