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天敏
张天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057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女人桥》13  14

(2014-06-28 15:48:55)
标签:

女人桥

分类: 长篇小说:

                                                                             十三  揉碎                                                                 

      

       桃园强奸案,拿走了一个少女的初贞,摧毁一朵村花的凋落为零,为美艳善良的莲莲打开了地狱门。

  而村人事件发生后,李有根又召杨大炮开现场会,村委上空的高音喇叭以超频的声级通知各村民小组都,到村委大院参会,会上李有根通知村民,随时随地打听作案人,在茶馆,镭射电影,门市部,猪娃行,牛经市,凡有场合,都剜窟隆打洞地,探信息,举报,揭发。

  大炮只简单说几句大闺女小媳妇儿不要单独下河坡洗衣和干活,就收场。

  事后,大炮在一场合说:小妮家叫人强奸当众张扬不忍心。李有根不同意这话,说:这事不警告众人,以后村子会乱套的。

  大炮啧嘴说:这妮太可惜,桃花瓣子落了一地。

  有根说:治安得加大力度整治,不敢怠慢松懈丝毫。

  散场后,有根最耽心儿子的反应。当时叫大辫儿传信儿不反对婚事,是想缓解老歪告状的猛劲儿,也扭转下儿子的逆反心理。按他的话说,李家儿子就是娶麻妮拐妮也不娶桐家妮。可他没想到大辫一放出风,两年轻人粘上了,如漆如胶地钻树林里密会。在成林火催定婚的局势下,这宗桃园案嘎然解了围,断了案,把自己许下的愿也消了号,有了说服儿子的理由,也有了对人交待婚变的借口,可谓一箭多中。

  但万事有利弊,不利的一面是,这脆弱的妮出事了。他在村委听人说,这妮破身之后哭得死去活来,她会不会因李家变脸而轻生?李有根实在不放心,就把妻子冯月琴叫回来商量。

  冯月琴意外地回来了,可是钻到另一间不说话。他把烟头拧到红漆门的铁钹上,说:事关重大,你过一招?

  月琴刀条子脸紧紧绷着,生硬地站到门口,冷眼盯住他。有根点支烟噙嘴里,塌蒙眼皮,口气生硬地说:你拿点儿钱去看看桐家妮儿,好歹不能出人命!成林回来千万不要在火头上加油!揉

  女人对他说的过招十分反感,冷冷地说:桐家妮儿犯事儿,正好应了你拆他们的心愿,看啥,这才叫火头上加油?

  有根疑惑地看了女人一眼,见她稳丝儿不动地定在门口,审犯人一样看他。他缓和了口气说:去吧,咱是干部,得担些责任!

  女人钻进灶伙,传来小嘟哝:好好的,一会儿诓着愿人家,一会儿又说不愿,一会儿耻笑人家破身子,一会儿又叫去看人家,活鬼呀,还是恶魔!

  有根一阵风窜出来,甩着手说:瞎你喝那么多墨水,知道个屁。就我这位子交你手里,早下台了。说罢给小凤钱叫小风去看莲莲,就钻屋里吸闷烟。

  小风去看了莲莲回来,眼哭得红茫茫的,勾头走进院子,咬着嘴唇喊一声妈,大滴的眼泪又流下来了。月琴搂住女儿走到偏房里,掩了门,却没关住母女俩揭力的呜咽声,挤出门来。小风揉着眼破了腔喊:爹!她没活路了,快要死了!

  少替古人耽忧?有根火暴暴地吵,拧着眉头说:黑更半夜干的事,谁知是哪儿的人,她又说不出口,就不要脸去了?

  月琴插嘴说:人家一个受害人咋不要脸?干那黑事儿的才叫不要脸!坏五脏,丧天良,死在大年三十的货!

  有根猛一顿脚,吼道:滚――你给老子滚――老子八辈子不瞅你,也不稀罕!屁女人睡大街上,都没日!

  月琴解下围裙涮地扔到男人面前,推上车子走时,冷不防扭头说;八百辈子不会再瞅你个衣冠禽兽,禽兽衣冠!

  冯月琴临走甩下的话,把李有根镇在院里,他歪头看看房门,又看看房坡,想寻找线索来破译女人的话里的话。院子还是李家的百年老宅,房子是文革后期盖的,坡上瓦灰茫茫,长了几棵瓦棕。房脊上的老榆树叶子很青,几只鸟声从房坡上滚下来。

  他塌蒙了眼走进屋,点上烟一根接一根吸,直吸到傍晚。大炮打电话约要一起改更严格的村规民约,把男人害贱妇女的事儿也立上,逮住跟文革一样游街斗争,看村上治安有没起色? 

  有根恩了一声,表示同意

  成林从城里回来以后,脸黑丧得像死了人一样。

  他是在城里接到母亲电话回来的,母亲说莲莲半夜在桃园叫人强暴了,婚事没指望了,让他回来做个了断。他带着一头火往村里赶,走进村,见人们看他的样子怪怪的,沉闷的村子有鬼魂在游荡似的。

  到家后,看见父亲宽大方排的络腮胡刚剃过,泛着青光,他的表情异常平静,眼里有一种残忍的默认,一丝丝隐约的得意,很快在那张脸上显现。他的结论是莲莲太轻狂,不稳重,招的祸。

  这种气氛与成林激烈沸涨的心潮冲突太大太大,这环境与他构成水火,根本不是他要的,他呼地甩掉上衣抡肩上,啊地一声冲出门去。

  成林先来桃园,低头走进棚子,想从现场发现点什么。跟在他身后的有源叫他找莲莲,问问啥都知道了。成林不想马上见到莲莲,他不知道伤惨的心上人此时在想什么,这残局该怎样面对。他觉得自已比莲莲更难堪,难下台。

  他走进棚子,一眼就看见苇子席上的血迹。血迹零零散散的,却有一片深红最浓重,那是一个少女失贞时流出的,是嘲弄自已的,是毁掉山誓海盟的,是揉碎一朵花的留痕,表面仿佛春天凋谢的桃花瓣子,细看却一是幅《聊斋》似的鬼怪。枕头上几缕乌黑的头发,正是莲莲发辫子上的长度。

  这都证明村人的传言没错,莲莲是被人糟蹋了,哪个屙血人干的事?他心里被什么揪了一下,走到棚子外头,抓住棚顶的木棍子,咬着牙呼啦呼啦猛扯几下,棚子塌了,几捆包谷杆散落在他头上,他抖动身子把它甩掉,踩着包谷杆狠狠跺脚,把棚子踏平,拔腿冲到河滩里,大吼:我日你祖先一万辈呃――我!

  有源把他拉过来,一路好言劝说着,要他想开些,村上事复杂,千万不能卷到事非里头。

  成林愤慨地带着哭腔,嚷:就这球皮烂杆村,挣啥臭钱哩――?都他妈猪狗不如,动物世界――!

  这时豆花抱着娃过来,吓得嘴青脸白的劝成林,说:你可回来了,快去看看莲莲,别叫这苦命妮走绝路啊。

  成林说:到底咋回事?你总知道过程吧?

  豆花吭吭哝哝地说:那晚......老黑去看电影,小明发烧,我回来看小明......把莲莲撇到河那边棚里,才惹了祸......我拐桃园时,就晚了呀,莲莲要跳河,我死死地拽住她,她还是哭到天明。我真罪该万死啊!

  成林啊呀一声,跳了起来,瞪着眼站着四下瞅着,猛地踢踢一棵树,才又转过来泼烦地问:把你拐回桃园时看见的细说说?

  豆花脸枯皱得核萄仁似的,说:看见莲莲......被捂个半死......衣服被撕开,腿下流了一滩血......

  成林飞起脚嗵的踢开一个圪垃,没听完就打手势叫豆花闭嘴,然后别着头骂着走了。走几步又拐回来指着豆花,问:你回来小明发烧多高?

  豆花说我回来见小明睡着了,没发烧。

  老黑为啥说谎叫你回来?那晚他都去了谁家?

  他看电影在大炮店里吃卤肉。

  混帐东西——混账村子——王八蛋——

 

 

                                                                          十四 颠倒歌   

  

  莲莲在豆花家睡了两天,就开始议论告状的事儿。豆花吓黄了脸,说老天爷是惹不起的恶人,街上一霸呀。

  莲莲觉得豆花文化低,太软弱,遇到危急就没了主见,她去街上找颜色。颜色一见她掉了泪,抬袖子边擦边说:命苦哇,没爹没妈的妮儿,婶一想起桃园的事,眼泪水就不打一处流。

  莲莲觉得这世上还有心疼她的人,心头一热,也哭了。颜色反来劝她,递毛巾叫她擦泪,说:既然事儿出了,也别伤心,都怨拐子没良心,如果早托媒人,谁敢欺负你?你把成林咋见你咋说的,一五一十说说,我一听就知道了。

  莲莲把成林回来没见着面说了,颜色甩手说:那不行了,李家一窝子白眼狼,肯定借这个案嫌弃你了!他们家祖祖辈辈没有一个净板货,咱也不配求他们。

  莲莲问:听说民国时期两家人就有仇气,到底为啥?

  拿抹布擦着柜台上灰,顺手摆着上面东西,说:成林亲爷李德水娶罢侯氏时嫌她大脚,又到城里娶二房,因二房不生育,才回镇上娶了你姑奶桐白妮,当三姨太。白妮怀了孕,李家庄院丫嫂伙计没合伙挤兑她,侯大脚调拨是非,白妮火气攻心得了奶花疮。上街找柳神仙看病,老神仙解开白妮怀,往她奶上贴膏药,被李家人用磨杠子挤出肚里娃,把她装麻袋沉了河,挤出的娃子抱进了城,有知情人说就是成林他爹,老杂种就因这得名。另一件是侯大脚跟你爷桐老五,在大烟地里热呵,被保长李德山看出马脚,把你爷五花大绑押送一年多的牢。你爷出来后拼命开荒种地,拼几年置下百十亩沙穰土,赶上解放,把咱老桐家划成了地主,直到文革都压得咱抬不起头。所以两家的仇恨有根有源,就是没有桃园的事发,李家也要难为你的婚事。事已出了,人家就腿搓绳,了断这条路,是借了一招。

  莲莲说:婶儿,成林捎信叫我告状!我不知咋告?

  颜色闷了半天,翻白眼扫一眼大街,说:恐怕这状不好告!大炮仗凭县公安局的粗腿,村里镇里官们结成了网,官官相卫,你想说理,凭的啥?

  咱仗凭理!

  理?理是个啥东西?方的园的黑的白的?好吃好喝好看还是好使?顶个屁用?我在街上干看得清,这世道啥都值钱,就理降价。你早收起这主张,就是不收,也没有人敢给你作主!

  莲莲枯皱着脸抓住颜色的手说:婶儿,那咱古桥村就没个说理的处啦?连天理国法都不要啦?

  颜色抽出手,拍拍她肩膀,话重心长地说:妮啊!你是看书多了吧,连一点世理都不通。甭把书本上写的当回事了,你是在古桥镇混人呐,可不是在书本里混。甭在豆花胡扯,那个没材料的窝囊货,连曰子都过不成景,能弄啥事?你现在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快找个婆家过去门,啥事都一巴掌拍箱子里啦。

  莲莲气呼呼地走出洪记,一路都在为颜色的话憋气,内心不服。路过菜摊时,听见有妇女小声说开苞子货,奶头大嘞,有脸上街?啧啧!嘈杂的低语声中,还有一声音:真是有娘生没管的妮儿,说不定能抱上娃子上婆家?

  莲莲的脸火烧火燎,赶紧溜住街边儿走。偏又看见许家茶馆门前站一大片人,笑笑的看着她。那目光有惊讶,疑问,讥笑,好像看见骡马群里跑来个山羊。她有一种走错路的感觉,心里糊涂起来,不知是世人偏见,还是自己哪错了,压抑得只想把头削尖了,钻地缝里去。

  正在这时,前头有几个小娃在跳梆梆,唱的是颠倒歌,玩到无聊时偏就看见她过来,就可着腔门喊:开苞子货来喽!开苞子货来喽!

  莲莲如同落井,头轰地一声响了,背上如扎麦芒。她捂住耳朵,跑步逃出街口时,听见小娃们又开始唱歌谣:

  颠倒歌,颠倒颠,

  沟里石头滚上山,

  颠倒歌,颠倒颠,

  他爹十二他十三

  她钻到庄稼地里,坐垅埂上抽泣道:这世道真到了啥都颠倒的地步,人还有啥活路啊,老天!

  街上门店慢慢多了,几乎每个集市,都有新店精彩开业,招牌也渐次张扬,美女影星坦胸裸臂,或露出乳沟,再不就是成龙李连杰之类的影帝,超酷帅呆的巨星,把街市震荡。摆小摊的贩点挤在门店与街人夹缝中,于火红集镇显苟且,因想赚钱顾家,也就涎着脸顶着世人不屑的目光,在街头叫卖。随形势发展,街道窄了,扩街势在必行。

  自从大辫在对门开这了李记糖酒铺子后,颜色就有趁行的感觉,俗话说卖米的见不得卖面的。李记放炮子时,洪记见大炮往场上凑,她更反感了。自从莲莲遭惨暴,她就怀疑大炮,从村上开会大炮不愿声张的样子,看到他做贼心虚,但却不愿轻易说出口。因为大炮管着一条街的收税,成了税所任命的协税员。

  她赶紧把自已的招牌改成了洪记批发部,也改了经营门道。晚上到雅兴痛痛地拉挂大炮一顿,叫他别狗眼看人,话里只想暗示自已的猜疑,无奈看着大炮堆一脸笑,她才罢休。

  洪记生意自有招数,凭的三分嘴七分货,招揽不少顾客,生意站住脚后,就倒过来了,改成了三分货七分嘴。过去的好烟好酒换成假的货或水品,进货便宜一半,利润翻番。散装白酒自己构兑,一斤糖封折成七两,三块茶叶提到五块。这招过下来,她要发财了。

  古桥镇逢双赶集,她早早地把货摆出来,在门两边码两道墙。把三缸一样的散酒分别标上高中低三标签。因今年冰雹砸庄稼,人们经济收入不如往年,喝散酒的多起来。农闲时有老头割一块死猪娃肉,搭几两散酒站门口喝。颜色是活套人,有人来就热哈哈待呈。嘴上叫着老少不欺,穷富一样,心里却在往另一方向吃劲儿。

  这天,老黑过来要搭几两高级酒,续着街上新闻,说:有人钻桃园强奸莲莲啦,好像是老天爷干的。

  颜色嗔他:胡吃胡喝不能胡说!你咋知道是大炮老天爷干?

  老黑说:算我胡说,风从耳边刮跑吧。可是,他早些天叫莲莲去雅兴当招待,妮没去,他说大姑娘要饭心眼死。可她心眼一死,就叫人干了黑活,轰得方园几干里都知哓桐家妮叫人毁了?

  老黑说着,从怀里掏出几块钱。颜色看见那灰痂子手递上来新钱,开了眉眼笑起来,说:西岗上真有夜明珠,说不定你有这福气。想喝啥酒清说了,这高中低三档,要哪一级哩?

  老黑嬉笑着,卖乖说:婶儿你看哪好就要哪。

  颜色说:买卖货比三家,我一进三桶,就是叫买家比。卖买东西我讲三分靠嘴七分靠货。来我铺里的买主,都眼熟面花的老邻居?可不像李记的铺,光拉生主儿,假货坑人!俗话说,人的能处得使三分,留三分,省下三分积儿孙!那坏良心的事儿,我一点都不干!

  我闻这三桶都差不多,喝哪,你搭啵。

  这桶高档的三块一斤,中间的两块,低档的一块。实话说:高挡的是老天爷村头那一级喝的,街上人都喝中档,给你搭高档的喝。

  老黑尝了咂咂嘴说,不错,喷儿香哩!

  老黑走罢,梅阁来买烟。颜色问来客啦?梅阁说我爹吸的。颜色每次来人都要问,送人的给假货,自己吸或待客的给真货。她想给真货,可铺里没有。她叫梅阁稍等一下,到李记铺子借了两条正货来给梅阁。不大一会儿,柳大壮来买烟,说是给一校长送的。颜色拿两条假烟出手。当晚又用两条假烟还给李记。还罢就拐弯到工商所找马工商告了李记。马工商领人钻进李记杂铺,查出两条假烟,开了三百块的罚款条。

  颜色在家里笑,笑到了晚上,听人说李记五天营业额达上万,毛利实现三千多,是她一月的苦营生。她蹦出了门店,窜到大街上骂有人偷她的货,骂谁进桃园干黑心烂肝的事,直骂到街上灯灭,李记店关了门,颜色罢休了,进屋后却感到心脏闷疼。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