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天敏
张天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892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女人桥》七  八

(2014-06-27 21:28:40)
标签:

情感

分类: 长篇小说:
                           

                      七 真是死心眼儿   

  杨大炮的祖父在土改时被镇压,叔伯远逃他乡,剩下父亲杨老抠在队里是不准乱说乱动那一类。整天哑巴似的担着粪挑子拾粪,村里队里干部叫他跑腿送个通知,传个信,是谁都使唤的老奴才。

  大炮从小看着父亲见谁都点头哈腰,童年压抑,长大成人,到了说媳妇的年龄,不管哪里的妮,一打听他家成份,都不愿了。大炮在西岗上呆呆地坐看黄昏,手揪着草梗子在嘴里咂着,咂咂吐吐,眼直瞪瞪往河坡里看,把每一棵树都看个遍,看得一片迷茫,然后又睡到草地上,看天。

  杏山有个斜眼妮因一心想往街上嫁,看中了大炮。两人进城买了新鞋新袜,那妮当晚就在杨家住下。谁知吃罢晚饭杏山来了七八条汉子,个个一脸横肉,红毛野人似的,说杨家拐骗人口,冲上来大打出手。把杨老抠打得跪地上求告,把大炮打到泥坑里,被人们拖出来成了泥母猪。斜眼妮也没见了,母亲当晚吐血而死。  

  二十五岁的杨大炮埋葬了母亲,家境贫寒如洗。他独身一人背上箱子沿村修雨伞磨剪子,后来又到河口一带算命打卦,看阴阳宅,去湖北干泥水匠。在湖北流落时要过饭,睡过猪窝,偷过东西,挨过打,进过两回公安局。可大炮从湖北回来时,却有衣锦还乡的味,见人都撒好烟,说在湖北吃上了国家粮,一月几十块工资,旁边美女如云。人们都说分日冒,从此得名大炮。大炮最后一次从湖北回来,穿上西服打上了领带,腰也粗了,身后还跟来个湖北女人,是他在外混成了的见证。

  大炮的女人名叫赵玉妞,又瘦又高,像旱地长出的芝麻杆儿,一张大黄脸,门牙往外吃。大炮本来看不上这个女人,但因家底薄,怕她跑,一逢玉妞生气,就哄小娃似的逗,爬到床底下学猫叫,在床上栽跟头,蒙了花手巾装小妞,把玉妞逗笑才罢了。

  女人打心眼里爱见活套,有能耐,门道多,只是湖北人看不起河南头儿,说河南人土俗刁顽,娘家妈走时教唆她到婆家先罚制人,咋跟公婆斗,跟男人斗,然后再跟邻俚斗,斗赢了是好命,斗不赢要捏到人家手里一辈子。在这种心态下跟大炮过日子,就处处扭棍别棒。白天两人从地里回来,玉妞不进灶伙,叫着腰疼,哎呀哎呀的。大炮是眼都能出气的人,咋看不出她施的小心眼儿。就抱来柴堆锅门口,叫女人烧火他撑锅,嘴里油腔滑调地唱:女人烧火男撑锅呀,一撑撑个金窝窝呀。要是男人不烧锅呀,女人撑个泥窝窝呀......。

  大炮掌锅时胖身子一纵一纵,逗得玉妞哏儿哏儿地笑倒,这时锅里饭淤出来。玉妞说你个粗鲁货,连个稀饭都不会做。要打大炮,大炮沿着锅台跑,边跑边唱:儿打妈呀,猛一发,婆娘打汉,要得娃呀。半间房的灶伙里,两口子演起了二人转。

  直到头生的妮儿小菊生下来,大炮见女人收住心了,才又去磨盘岗跟人学木匠,做家俱。

  大炮在外头拱麦桔垛睡觉也不嫌卑,被人请到堂屋当客也不当回事,到哪里都能混,干啥啥成。在外头风餐雨露跑了几年回来,正值村上分承包地,上级叫发家致富。他在广播里听到这消息后到街上看了几趟,看好了街上槐家房山头边上的闲地,那地上有个漏天厕所,墙早被扒得豁豁牙牙,墙根扒了个洞。大炮通一脚,踢倒了一道墙。两口子晚上请村官喝酒,把闲地和老厕所旧址要了过来,盖了两间门面房,圈了院子,置办了桌椅找了帮手,第一个在街上开起了夫妻卤肉锅。

  大炮起步早,发的快,开两年卤肉锅,成了古桥镇首富。但杨大炮不露富,身上仍穿过去的灰中山服,脖子里扣不扣,看上去有点窝囊,玉妞主张男人吃了喝了行,穿得好了好沾花惹草。玉妞说这话并不是没道理,这样说,也这样看大炮,街上有钱人多了,好下茶馆听说书,有一次她抱着娃去茶馆听了一会,回来见铺门虚掩着,里头连个人影都没有,推门进去,见小粉毛着头从里间出来,红着脸问她上哪儿去了。玉妞心里一惊,开始小心男人了。

  大炮似乎也从女目光里看出了什么,从那后,见所有的女人都按兵不动,把跟女人捣笑话的习惯也改了。看见小粉总是赤眉瞪眼,搭腔说话气势汹汹。可是有一天街上来电影,大炮叫小粉去买票,一买三张,走时大炮说铺里得个人照护着。玉妞是灵性人,说啥也不能让男人跟一小妮儿出门,可她领着娃跟了去,看不了电影就回来了,直等到一行一行人从街上过去,大炮还没回来。玉妞心里呼呼地往外冒冷气,把个古桥镇的夜晚看得跟井一样深。

  很快到了玉妞生三胎的时辰,生罢回村里过满月,她越来越发现男人年轻,体魄浑厚丰硕,穿戴也讲究气派起来。过罢满月她到铺子一看,里头又来了个年轻媳妇,叫白兰枝,脸搽得像白骨精,嘴抹得红赤赤的,咋看都是个活妖精。玉妞更关心的是小粉,她给小粉起外号野妓儿,野妓儿胸部忽然高了起来,极有弹性地颤动着,里头肯定装下了不少说不出口的故事,她在心里苦苦叫喊,大炮把野妓儿的黑活给做罢了,她真想把这妮捏死。可她走到里间的镜子前扫一眼自已,怨恨就消了,在那张蜡黄脸上看到自已前景,倒抽着凉气,觉得过去在大炮面前那种威胁,被小妮删个净光。她出来里间到铺子里,竟堆出一脸笑意,一声埋怨的话都没有,就干起活来。

  大炮晚上回来脸色,不乍好看,平时笑得活佛似的,这晚一直绷着嘴,牛蛋大的憋暴眼充着红丝,瞪得快要掉下来了。

  玉妞笑着说:老公哎,你吃饭了没有?大炮没吭。玉妞又问:你上哪儿去了,是不是谁烦你了,或累着了?又没吭。玉妞说:那你歇着吧。大炮呼地从沙发上起来,三下两下把玉妞的全部衣物包好,杀自行车上,指着叫她快些回去,往后再来,可别怪我杨大炮玩你脸上难看!

  精明能干的赵玉妞,做梦都没想到,自已会在男人面前落到这步田地。她咬着牙骂了一句,流着眼泪离开了铺子。

  大炮最近看洪记开铺做生意,形势比自家卤肉锅红火,心里就发急。他也进城看了几个高级宾馆,回来后剃了光头,裸出肥胖的红色酒脸。穿了件大格子花夹克,像《水浒》里的蒋门神。因闯了几年江湖,又甩钱攀上了县公安局里的婊亲,与街上头脸人物拉扯活了,脸面也大了起来。村头儿李有根逢着酒场也叫上他。大炮是活套人,喝了别人的酒定要讲个来往,借村头儿的势,连请几场,把工商税务派出所营业所里的头都套上了,场场都由小粉陪酒。小粉长得俊秀柔媚,嘴又跟巴鸽似的会说话儿,很快成了男人伙里的宠物。几场酒喝下来,大炮就成了这个圈子的中心人物。正好这时村里来工作组整顿斑子,提出古桥村班子不建全,要配备治保主任。大炮当晚就给李有根送一把新车子。工作组还没撤,他就进村委当了治保主任,还捞个工商税务收费员。

  一到月底,大炮就领工商员收税员到各门店前挨门收钱,一月一百块工资,不算多,但人站前头去了,人模狗样地发号施令了。这时的大炮从街上走一趟,仰着脖子,裂着膀子,扛着大肚皮,一开口说话就带着把儿,粗粗裂裂,牛屁得不得了。见了官卑鄙地像店小二,见了没用的又傲慢得像老天爷。人们说他是一会当爷一会当孙,当爷像爷当孙像孙,真是古桥村的老天爷。

  大炮去城里看了几个宾馆回来后,把两间门面房装了新漆的铺板门,把后院翻修成四间偏房。挂了彩纸条子和窗帘当雅间。这一拾缀,就有五间房可作雅间,酒店改名雅兴,也学了南方人开餐馆,想找漂亮妮坐门口招揽生意,而且头一个就看中了村花桐莲莲。

  在他的印象中,过去他根本没在意瘦小怜弱的小妮长。发觉莲莲长得出众,是在一次狗咬仗的场面上。莲莲放学回来,瞪着怯生生的大眼睛小心躲闪着。可那条咬红眼的恶狗还是冲出人群,追咬到人群外头,差点儿碰到莲莲身上。吓得她啊呀一声,身子趔趄倒地。大炮认为是狗咬伤了她,赶紧跑过去一看,见惊恐万状的莲莲正抱着书包蹲地上哭,他当时没理会,过几天见莲莲又走过来,才仔细看那杨柳条子身腰,花辨子脸,长得眉是眉眼是眼的,跟刚开的花一样鲜,他私下想,这妮可是拐子的摇钱树。

  大炮把这想法告诉了颜色,又打听李桐两家做亲的事。他嘴角刁着烟,眯了眼,好像没在意颜色的闲话,却对拐子关闭莲莲,十分上心。听罢就去找李有根,以治保主任的口气,出面干涉拐子锁闺女的事。

  李有根正在为拐子告状的事羞怒,巴不得大炮带棒子队去治桐家的安,把李桐两家的冲突转成杨桐两家。大炮并没带棒子队,一个人来到桐家宅子上,不声不响撬开门鼻,二话不说拽出莲莲就跑。莲莲问他做啥哩?他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莲莲有些别扭,甩开他手。大炮回过身拉住她袖子,说,我叫你去见一个重要人物。莲莲认为是成林在那等她,跟大炮来到雅兴。大炮气呼呼地坐她面前,连说带骂老歪不是东西,非法关人。这回村委也要把他告到派出所。

  莲莲一听慌了,说:杨叔这是俺家务事,咋算犯法?

  大炮说:那我看在你面子上,放他一把。可他再关你,我可要动村法。

  莲莲心想,这个镇上头面人物平时跟自已连招呼都不打,这会为啥给面子?可她没来得及想出原因,大炮就亲自做一碗鸡蛋面条叫她吃,口口声声要为她作主。莲莲觉得平白无故吃别人的饭不好意思。大炮亲自拿筷子递她手里,她还是不吃。大炮凑得很近,莲莲能看见他园滴溜溜的红眼珠子,看见他酒红色脸皮上的毛孔。毛孔张得很大,正往外放射一种欲望,邪糊糊的,莲莲慢慢往后腿,怯生生地喊:杨叔――。女孩的称呼对他起到提醒作用,可他的目光仍直视着她,一下子把莲莲眼里汪着的水灵看成了梦,看晕了头,站得离莲莲更近了,看那杏眼里的水灵,柳眉上的秀气,那饱悬的鼻型。身子继续往前倾斜,两手虚搂了她,糊乱喊着莲娃莲娃,你连着我的心呐!

  莲莲身子往后挣,说:杨叔,我得赶紧回去。

  大炮醒醉似地,说:哦,莲娃,我想叫你来雅兴当招待,每月发五十块,以后开大宾馆挣多了,尽你穿鲜吃香喝辣。

  莲莲大致看透了此潜在世面上边的规测,说:俺干惯了地里粗活,不会干这差事。

  大炮的目光又散乱了,身挨身地贴着她,拉住她手说;叔打心里想叫你来发展。

  莲莲红着脸弯下腰,哧溜从他胳臂下钻出来,退到门口说:杨叔你甭把俺当那号妮,俺不干招待,俺要走正路,种桃园致富!

  大炮等莲莲退到门口,猛扑上去,一抱子搂住她。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往她领口里塞,把她身子抵到门上,就亲吻上去。莲莲尖叫一声:俺不――你再坏俺骂你了呃――边叫着边拼命错开身子往外挣。大炮死死地揪着她衣服。她用手掩着前怀,不顾一切地往外冲,冲到门口呼地拉开门,站到门坎外头涨红了脸指控道:杨大炮,瞎搭你活几十几,畜牲不如――!说罢趁大炮打楞,扭身跑开。

  大炮在门里头骂:不识抬举,大闺女要饭心眼死!

 

     

                                                             八  生死相许   

  

      起风了,一重重黄灰浪子在村路上卷来卷去,李有根开罢三级干部会回来,尽管满脑子注上了新思维,但一到村上就发愁,心里为对立面抵得实闷闷的,咋都开心不起来。走到村委院外,猛地站下来,揉揉眼,盯睛瞅住山墙,见那上边写了白粉笔字:“老杂种不死,老天不开眼”。

  心一下子翻了个过,他气得呼呼地折下槐树枝恋到一起,蹭掉墙上的字,嗵嗵地踢了几脚山墙上,这才往村委院里进。到村委坐下业回想着镇里推出的计划生育,宅基地,各项提留特产税,综合治安,排解纠纷,为人判案,征兵几项,土干部有新权威了,可对立面仍贼心不死,到处活动。前些天,他还在为村上形势满意,村民急着奔挣钱门路,不愿搅到帮派团伙里胡整穷斗,老歪再也煽不起结伙告状的人起了。大伙一有事干,村委的江山就坐稳了。没想到老歪任凭守着穷困,当一辈子破落户,都不愿转脑筋。看来他得下狠腕子给点脸色让他看了。

  李有根在心灵最阴暗的地方,算着怎样把拐子毁掉,让他永远不再谤毁咒骂自已。但他又感到自已下手成本太高,目标也大。李有根吸着闷烟,陷入了暗算与阴谋中。

  天快黑了,风停下来,座机电话响了,他抓起来一听,老候哇哩哇啦地吵起来:前天有人闯党委会告状!镇领导和中层干部都在场,影响极坏,古桥村的工作也黑了。李有根赶紧喂喂问:谁告的?告的啥?老候嘎的搁了电话。李有根一屁股坐到板橙上,好心情被扫净了,目光紧紧盯着电话,倒抽着冷气想村委到换届时候了,是那个屙血的又出窝心拳!

  李有根为保住村头位子,在老候大儿子时结婚送了三百块钱,为书记盖房送了两千块钱,为一位副镇长老母亲过生日送五百。在响应上级种植美国烟曰本稻的号召时,及时抓政绩讨好上级,可是种的稻子没结籽,烟叶没有苗。惹得五队老老少少都骂他弄花稍点子。另一件是计划生育,他点了十来个三胎妇女,一拖拉机拉卫生院去结扎。惹得妇女们鬼哭狼嚎地骂他断子绝孙。虽说招来咒骂,却为村委换届打好了底子,他也没往心里搁。

  拐子这一手够狠,抹黑了村委全面工作,揭了底,拆了台,动到了古桥村改朝换代变江山的根部了。李有根有一种兵临城下的危机感,气呼呼地骑车子跑回家,叫小风火速找有源家的来。

  有源家的婆娘大辫儿是能人,遇事有门道,会支招。她来后,李有根塌蒙着眼叩叩烟灰说:你去街上洪记一趟,就说我不反对桐家作亲了,只要媒人上门,事就成!

  大辫儿吃惊地看了阿伯哥一眼,张张嘴想问为啥,有根眯缝着眼打个手势说:快些去吧,老歪黑状告的急,现在是鸡不跟狗斗!

  岗坡上很静,莲莲在一条沟沿上挖三根儿,这是乡村女孩春季一项小小的致富项目,她们把黄花苗根,茅草根和芦苇根,绑成小捆儿,一捆能卖五毛钱,莲莲半月时间能挖二三百块。这钱打发着一家的开支,供妞妞上学,还要积蓄够种桃园的钱。

  艾妮一脸汗跑过来,抱住她后腰,把她撩倒了。

  莲莲不知艾妮疯的啥,从地上坐起来,见艾妮脸上搽粉太厚,口红抹得太浓,才喝过血似的。莲莲把掀翻的篮子扶过来,黄花苗根装到篮里,正在嗔怪艾妮疯张,忽又听见哭声,扭头一看,艾妮手拽着草梗子在抽搭。莲莲转过身问:你这是为啥呢?

  艾妮仍在哭,抽泣牵动着身子,整个人在耸动,豆大的泪珠一串一串流下来,湿了脸下边的头发。莲莲把她头发拎起来,替她擦泪,说:谁伤你了说出来呀。

  艾妮这才说:你从今后你就交好运了,可俺们伤心一辈子。

  莲莲说:你说啥呀?

  艾妮说:李家愿你的婚事了,是成林他婶亲自说的。俺明知道成林爱的是你,可我和梅阁都在为他受苦,黑里夜里看见他都伤透了,我是没人作主,只想迁就小壮算了,可他也看不中俺,也是明里暗里追你,俺活得没意思透了!

  莲莲怔怔地看着她的神经兮兮,郑重地问:你听谁说的,拐弯抹角的不算,必须是亲自在场听说!

  成大的婶儿,大辫说这话我正站在边上,千真万确。

  莲莲内心积压的心事,如冰河一下子释然。

  艾妮见莲莲信了,痴情地看着地上一片小野花,小声问:莲莲,成林亲过你没有?

  莲莲低头剜草根,红着脸说:谁跟你那样不守规矩?

  艾妮说:看你脸圪蛋红的,嘴上守规矩,肯定心里开放,夜里想他不想,他肯定早想跟上床?

  莲莲抓一把圪垃洒过去,嗔她:脸皮多厚呀!

  艾妮跑下了岗坡,空旷的山岗上剩下莲莲一个人了。树上鸟叫稠了,婉啭生动多了,远处的河道和村野,庄稼和树丛,都变得新鲜明亮,岗坡下边的村子是那么温馨,安祥。就连甩下岗坡的小路,也缓和顺畅多了。少女天真烂漫的思绪,像三月花絮,纷纷扬扬地飘。

  可等一会她心里又迷茫起来,不知道艾妮的话是真是假,村事真能跟玩魔术一样,把自已的婚事扭转过来,那真是一段神话。

  她正在高兴,忽听河堤方向传来清脆的车玲声,抬头一看,见成林扭着车把来了,长条白净的脸笑成了圆的,红着脸扎好车子,来取下她挑的勾担,把两个筐子刹到车后座上,叫莲莲拿着扁担走。莲莲明知道他回来为的啥,却故意问他:你休工啦?

  成林说:俺爹同意了,你还不知道?我把二百块钱给你,买树苗吧,趁早春栽上!桃园弄成,咱就成亲。

  莲莲绷着嘴低下头,只手编着头发辫稍,两腮飞着红云,水灵灵的大眼里汪一层笑意。两人并肩走,半天谁也没吭声,却觉得心里好甜,一股热潮扑打着,冲得心坎发热,她只想高声喊几声,跳几下,或扒到成林肩上痛痛快快哭几声。

  两人越沉默,她的呼吸越急促,她低声喊:成林哥,累不?说着掏手绢给他擦汗。

  成林拿住她手说:咱不急回村,去河坡树林里中吗?

  莲莲当机立断,转身就往河坡方向走。

  阳光筛过枝叶洒下来,把树林的沙上洒了一层斑驳光点。鸟们在枝叶间婉啭啼叫,林子仿佛万年沉静。成林和莲莲来到一棵粗槐树底下,两人拉起手合抱住槐树,好粗啊,成林说他记得小时候这树一个人都能抱住。两人在树底下坐了,呼吸着潮润清新的空气,有隔世的恍惚感。到了细沙滩上,成林掐枝小野花递给她,说你还记得你小时才来村上吗?

  记得,俺不叫你冲好汉。莲莲抬头看看桥那,两眼眯成一条钱,说:我怕他们夜长梦多。

  成林说:前几天你爹又告状了,你甭叫他告了。都是他们斗来斗去拉锯,耽搁咱们的事。

  莲莲郑重地说:我爹不告状,你爹咋愿咱们啦?

  成林说:他们太奸了,心眼子拐弯抹角,光想歪门道,啥正事都干不成。对了,我爹还问过我,你跟大炮是咋回事?

  莲莲脸红了,一时支吾,低头抓沙玩着,慢慢顺着指缝漏下去,说:大炮想叫俺坐台,没安坏心。

  成林拉她眼对眼的看,搂住她小声说:他可是个鬼,还有小壮那货也没操好心,我爹说村上人都是鬼,你跟鬼处在一起,得小心。

  莲莲扔了沙,拽出一节白草根,含嘴里吮着。成林还是不放心,他看着她红润满月的明媚脸,乌黑的睫毛,嘬起的厚那嘴唇丰饱凝润,身上洒满阳光点子,浑身一股花粉味,他已看不清她和阳光的分界。总感到这朵鲜花随时会有人掐掉的。他拿住她手搓着说:莲莲,你早晚都是我的人,不如咱把生米做成熟饭。

  莲莲头勾得只差挨着沙了,她也不放心这桩搅在村篱笆丛里的婚事,内心苦乐掺半,又无法左右身世。成林两手圈着她,用下颌磨着她头发小声说:你早晚都是我的人,我进城后,你想过我没有?是白天......想?还是夜里......?说着双手捧住脸,亲吻时,听见莲莲嗓子里鸟儿一样咕哝一声,十分细滑,是微小幽怜的动物受到骚扰时的反应,刺激得他两肋间发痛。他发现莲莲也那么激动,两腮泛起桃色,柔情滋养得她两腮凝着润滑,像一朵浴着霞光和朝露的鲜果。他呼地把她抱过来,拥实了她,紧贴在胸前,身子触电一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这时莲莲又从嗓眼里滑出一声喘息,柔软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密林深处,只听哎呀一声叫唤,年轻的成林就如临大敌一般,不顾一切地把莲莲推倒地上,疾风暴雨地似地卷了过去。

  成林的慌乱,惊醒了情海里的莲莲。她内心对于成林的渴望也苦到了极限。远处的村庄和故事都已抛到一边,当她发现成林要出轨,再也无法往情海里沉了。她惊惶失措地抓住成林的手,睁园了眼睛看住他,说:成林哥,别疯张了,俺害怕......。

  成林呵护她:不怕不怕,终归是这回事,生米做成熟饭,省得大人们变卦。

  莲莲哭丧着脸说:不,这样不规矩,你爹再变卦了,叫镇上人把俺耻笑死!

  成林俯视着她,心头的冲击波稍缓下来,紧皱眉头。莲莲头摇得卜浪鼓似地,说:村上的事运不是咱说了算,你还是等两家走个明路再说,中不?莲莲说了哭起来,身子仍然那种状态,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这让成林产生一种莫名的敬重。他慢慢下来,拍拍她身上的沙土,小心把她头发上的草渣择掉,到另一片林子里去了。

  莲莲听到有水洒到沙上的声音,心想他是去小解。不大一会成林过来了,说:莲莲,咱先拜个天地,起个誓中不?天仙配里的牛郎织女都是在老槐树下拜的天地。

  莲莲拉住他就跪到沙上,神色十分凝重地说:桐莲莲面对老槐树一生相,现在许一拜天地,一拜高堂,三夫妻相拜――!

  成林说往下该入洞房,总有一天,我小你当上成林的媳妇。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