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oby
tob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996
  • 关注人气:1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7章  血 肉 之 躯

(2009-01-19 08:55:50)
标签:

杂谈

分类: 赛斯书
第7章  血 肉 之 躯
   


(在十点零一分暂停。我们的电话开始响。那声音透过了珍的书房和起居室间两道关着的门。我不喜欢打断上课,所以就让它响着……同时却一直感觉到不自在。在出神状态中的珍似乎没听见。

(这些日子她接到愈来愈多的电话。现在当我们中的一个人拿起电话时,我们已有心理准备,我们可能在与美国任何角落的一个人讲话。例如,今晚稍早,珍接到一通从加州高山郡打来的电话。)

口授:第7章:〈血 肉 之 躯〉。

等我们一会儿……人常常走过了头,忘了概念有它们自己的生机和活力。这种人在本无界限的地方画地自限。他们把概念当作全然是精神性的东西,而与他们对身体的观念是分开的。他们以为概念住在他们的脑袋里。举例来说,谁会想像一个概念活在他们的手肘、膝盖或脚趾里?

一般而言,人们相信概念与血 肉 之 躯没多少关系。身躯似为实质的,而概念则否。那些热中理性的人,常常不必要地把概念世界与肉体世界分开了。

虽然身体的确是概念的活生生的具体化,而同时,这些概念也真地形成了一个积极的、有反应的、活泼泼的肉体。但身体却不只是个可被利用的工具。它不只是心灵的载具(vehicle),它是化作肉体的心灵。你把你的概念强加在它上面,而以你有意识的信念大大地影响了它的健康。但是,身体是由活生生的,有反应的原子和分子所组成。这些原子和分子有它们活在物质中的自己的意识,它们有种驱策力,使它们想存在并生存于它们自己本性的架构内。它们构成细胞,这些又组合成器官。器官拥有在其内每个细胞的联合的意识,而以它们的方式器官感受到自己的身份。

器官有其目的——它们作为一个整体在这有机体内所提供的机能。这种意识的合作继续下去以使你有一个有活力的身体意识,它奋力维持它自己的平衡和健康。

那么,身体这玩艺儿不该被视为某种形而上学的结果,却应被看作是有反应的血肉之躯的一个活生生的形态(gestalt)。换言之,你的身体是由其他活生生的存有(entities)组合而成的。虽然你组织这活生生的材料,它有它自己存在与完成的权利,你不是个被关在无生命的黏土里的灵魂。

这个“黏土屋”当你离开它之后,不会立刻腐败,它以它自己的速度分解。它不再被你宰治,它的原子、分子和细胞的生命被转译为其他活生生的自然形式。你的感知只是你所觉知的那些。甚至原子和分子也有它们自己细密的视野,而以它们自己的方式欣赏它们的环境。感动你心的那同样的力量也形成你的身体。

形成你的概念的能量和生出一朵花或治愈你烫伤的指头的能量没有区别。灵魂并不独自存在于自然之外。它不是被丢进自然里。灵魂化为肉身既是自然,不论它是何种的具体化。肉体和灵魂一样地具有灵性,灵魂和肉体同样的自然。以你们的话来说,身体即活生生的灵魂。且说,灵魂可以活在许多形式里——有些是实质的,有些则否。但当你是实质的时,身体即为活生生的灵魂。身体经常不断地治愈它自己,那就是说,在身体内之灵魂治愈自己,身体常常比心智离灵魂要近些,因为它像花朵似的自动地生长,信赖它的天性。

你可以休息。

(十点二十七分。珍的步调很好。写书的工作告一段落。休息后,赛斯为珍和我传述了两页资料,而此节于十一点零一分结束。) 

第631节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星期一 晚上九点三十七分

(今晚稍早的时间我们花在修饰圣诞树上面。现在做好了,多彩的小灯闪烁于树枝和垂悬的金属丝之间,于是我们准备上课。在我们客厅的窗下,一个木匠正兵兵乓乓地敲打一扇门框,他在修理上回洪水来袭[见第1章第613节]所造成的一些损坏。除此之外,在屋子里的捶打声透过地板传上来;但这都没持续很久,也没干扰我们的课。) 

现在——

(“ 赛斯晚安。”)

——开始口授:实体的生活之可贵,有许多理由,其一是,肉体如此敏锐地对思想反应,而却又如此富有弹性。有一些天生固有的指导方针,因此身体意识的本身一方面虽有时反映你的负面形象,却也会自动地奋力反抗它们。

你们必须记住,你们永远住在一个自然的环境里——那也就是指,你们的思想本身就如,好比说,你们的头发一样的自然。作一个你们会觉得古怪的比喻,我把你们的思想比为“滤过性病毒”(viruses),因为它们是活的、永远在场的、有反应的,而拥有它们自己那种的活动性(mobility)。至少就实质而言,思想是被化学性地推动的,而它们旅游过宇宙的身体,就如病毒旅游过你们现世的形体。

思想与身体相互作用,而变成其一部分,就如病毒一样。有些病毒有很大的治疗价值。肉体常常会对这些病毒撤除阻挡,知道它们会抵制在当时不那么有益的另一些病毒。

所谓有害的病毒是一直都在身体内的。而其中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对你们有危险,虽然在你们体内你们一直带着微量的最能致命的那些病毒。病毒本身经过医生完全没怀疑到的变化(transformations)。如果一种病毒不见了,而另一种被发现,人们从未怀疑也许第一种变成了第二种;然而经由某些十分自然的改造,的确事情就是如此。

因此,根据在任何一个时刻身体的条件、状况和需要,病毒可以是有益的或致命的。你们的确知道,一种病常能治好另一种;有时,不去管他,一个人会由一种严重的病而经历一连串与原来的问题似乎无关的较不严重的病。

且说,在通常西方的学问范畴里,随着现代药物的引进,你们多少是在一种左右为难的局面,身体知道如何对付直接来自土地的“天然的”药物——不论是磨过或煮过的,磨成粉或蒸过的。一大堆各种的“人造的”药品给身体的天生结构提供了一个不熟悉的物事,而可能导致强烈的防御机制。这些防御常是直接针对那些药物而非疾病本身。这样一种情形意味你那时必须用另一种药来对抗刚才给的那种。

(在九点五十八分暂停。)只要你们相信西方世界所演进出来的医学结构的话,我并不建议你们不去看医生,或不吃那类的药。你们的身体从一生下来就用这种药品,已经被调节而适于这种药了。是有不少伤亡,但这仍是你们所选的一个系统,而你们的观念仍然形成你们的实相。没有一个人是没作要死这个决定就死了的——而且没有一样疾病是被盲目接受的。简而言之,你们的念头可被看作是看不见的病毒、带菌者,像个火花,不仅在体内引发了反应,并且在你们所知的整个实质系统内引发反应。

你们的念头就与你们体内的细胞一样的自然,也一样的真实。它们彼此互相作用,就如病毒一样。当你在这个实相里的时候,在精神、心灵和肉体之间没有界限。如果你认为有,那么你对肉体的灵性或你思想的物质实相还没有足够的瞭解。

你可以休息。

(十点零六分到十点二十九分。)

现在:如我曾说的,思想是与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同样的自然。它们就如同情感一样的是自然的一部分,但如果你设定一个武断的分界——把思想看作是精神性的,而与实质的东西有所区分——那么你的身体可能比你的思想更真实地反映你的存在。

在身体自发性的机能里,你看见灵魂的轻易的流动性,那“随着那本然的我而行”的特性,是对灵魂的内在自由的指标,却又指明其天生的方向感。身体实相的所有各部分,是灵魂的实相在肉体里的版本,就像外在宇宙的所有各区段“镜照”一个内在的宇宙,后者就与外在世界一样的活生生、自然和多变。物理现象只是所谓的自然之一部分,而所有的实相皆是自然的。

以你们的话来说,可能性(probabilities)是生长原则的伸展和变奏,这生长原则在你们的日常实相里是相当明显的。这种生长是繁生在你们这个确实性(actuality)的特定范围之内,可被你们的感官观察到的一个自然的显现。再次的,其他种类的对那个原则的全然自然的显现也是存在的。有些只能在歪曲了的形式下被瞥见,因为有其他你们无法知觉的“自然”条件。可能性使你们涉及了一个丰富的心理的生长和发展,它是在你们“家园”内,但却是没法观察到的。任何一种的存在皆发生在自然的范畴内,而自然包括了灵魂。只是你们对自然的定义太过狭隘。

死后仍活着是自然的,把身体还诸大地而(然后再)形成另一个是自然的。你的思想和病毒一样地迅速、有反应而活生生也是自然的。你拥有“可能的自己” 和“转生的存在” *也是自然的。

*注 直到一九七三年的六月,我才完成了这个小注:赛斯在第十四及十五章讨论可能性,在第19章讨论转世,虽然在此书的其他地方也论及这两个题目。亦见《灵界的讯息》与《灵魂永生》。

当你把观念当作是精神性的,和自然分离的,那么你就觉得自己与自然本身分离了。当你把一个死后的生命想像作是不自然的,那么你感觉被分开、切断而感到困惑。你必须试着瞭解,在大自然(大写)内有不同种的自然。你的肉体生命——你的人性——是,以你们的话来说,依赖着当你不是(人)的那么一个时候 。你必须了悟在那个含义里,不存在(not being)就与肉体的存在一样的自然。你在生前和死后的存在就与你目前的生命是同样正常的现象。

口授结束。现在你想休息吗?

(“ 是的。”)

那么我将再以另一条线继续。

(十点五十五分。珍的出神状态很深。这房子早已安静下来了……在这些日子里似很不寻常。休息后,赛斯讨论我的画,并给了其他与此书无关的人一些资料。此节于十一点三十五分结束。)

第632节
   
一九七三年一月十五日 星期一 晚上九点 

(这个月来我们有一连串极美好的温暖日子,而地上没有雪迹。我们的圣诞树撤走了,虽然我们一直保持它到上个星期。珍又恢复了她所有的课。虽然在假期里我们就不同的事有些短的赛斯课,这是自十二月十八日起赛斯第一次写书的课……他那么轻易地恢复第7章的口授,又再提醒了我们他的不为我们的时间观念所动的这件事。

(珍在灵异方面的工作导致了读者来信的稳定增加,虽然还不算过多,我们回信的速度却逐渐远远落后了。最近赛斯告诉我们他会口授一封信,我们可以将之寄给来信的人,附加上任何我们想加的私人注脚,但我们尚未得到此信。)

晚安。

(“赛斯晚安。”)

现在,口授:如众所周知,组合你们细胞的原子,就如细胞本身一样,都是经常在死亡而被取代。内脏的材料改变了,然而它们永远保持其形式。它们的本体没改变。

同样的,在所有这些不为你有意识的自己所觉知的生生灭灭之中,你自己的本体是安全而不受影响的。它所有经验的记忆都保存着。每个细胞记着它的过去,虽则它所有的部分曾经而且正在继续地被取代*。

*注 让我们以普通话给细胞下个定义:细胞是个微小而非常复杂的原形质单位( unit of protop lasm)。它通常由一个细胞核、一种半液态活性物质和一层薄膜构成。然而,赛斯对细胞的记忆的概念,给它增加了许多新的次元……

就如你们的细胞有其记忆,同样的,意识心有一种更明显的记忆。你们有意识的念头好像一个扳机一样,把这两种记忆都启动了。那么在你的肉体存在之内,不可磨灭地写下了每一个愉悦的、扩展的、创伤的和悲惨的“过去”事件。以你们的话来说,这是你们工作的素材,自你们的肉身成胎以来的记忆。(在你们的记忆里)有最复杂的组织和联想的结构,它同时存在于你们的细胞结构的深处及你们有意识的活动的最高层。

早先我曾将你们的思想比为病毒。现在,把它们想作活的电磁细胞,和你们身体细胞的不同只在它们物质化的本质上。你的思想指挥你的身体细胞的整体机能,即使你并没有意识到那些细胞是如何运作的。那工作是无意识的。

肉体的每个细胞可说是一个具体而微的小脑子,拥有它私自的经验和它与其他细胞的关系的所有记忆。以你们的话来说,每个细胞天生具有对身体的整个历史——包括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一幅画面,而它就按照这个画面来运作。

且说,这个画面是变化不停的、流动的。即使是在一个细胞里的变化也即刻地被身体意识(所有细胞的联合意识)所注意,而将来的结果已被感知了。这情报和来自身体的所有其他资料一起被拿来用,而作出一个预言。

(九点二十一分。)这个身体的预言于是就在比我可能解释的更多的层面上被评估。这画面在身体和心灵相会的那个无形的舞台上简短地“演出”。当然,这舞台不是一个地方,却是一个形态意识的内在状态(The inner state of gestalf conseiousness)。这种状态是由发生在身体内部深处的某种交互作用而来,磁性结构形成了。它们在身体的层面上被造出,是藉由某种神经的激发造成,在期间可说是避过了正常的模式,而形成了影像(image)。神经及其末梢的细胞结构摄取了画面。这些全部集合起来,用来形成对身体情况的较大的画面。

这些不是你们以为的影像,却是极为密码式的情报,以电磁的方式印上去,肉眼看来不像影像。无论如何,它们只能被身体感知。但这程序比你们所知的任一种程序都远为高超,因而身体确实对它未来的情况摄下了预知性的照片——就好像当时的身体状况被投射到了未来。

(赛斯——珍在传述最后一句时,常常停顿,显然在找寻正确的字眼。)

于是,这预言性的画面被拿来与两个模型比较。首先把它与这个人的身体的理想健康标准——其最大的成就——来核对。然后是与有意识的自己传送给它的身体的形象来核对。即刻做出了关连。在一个令最进步的技术也嫉妒的组织架构里,通讯极快速地来回跃动,身体做出了不管什么必要的改变,以使这两个画面和身体现在的状况一致。

你可以休息。

(九点三十五分。“ 赛斯让我们停一下只为让我们休息,”珍说:“ 他还有一大堆准备好了在那儿。我想他也许会谈谈我们上周买的那本书——至少说一点儿。”)

(珍所提到的书是关于动物和人类的“生物节奏”的实验摘要。我们还没看完,但我们对其中的一些结论已经有了疑问。我们认为赛斯一直不断地对这种节奏提供了更大的洞见。在九点四十二分继续。)

到某个程度有一种天生固有的的平衡。身体对有意识的思想是如此地有反应,以致它天生具有自我维护的系统和对它自己的圆满成就的指导形象。

好比说,你在四岁时,受到严重的外伤。在下午三点二十分发生了一个意外。天正下着雪,你母亲正在烤火鸡。想像你的一只手受到严重的灼伤。虽则到了,好比说,你二十七岁时,那手上所有的组织已换了好几遍了,在那些现在的每一个细胞之内的本体仍然记得那伤害。

在那天之前或之后的每个下午的同一时辰,有无数其他的事件发生在你身上。在你的手里面的细胞,所包含的记忆会令你的意识心为之目眩。然而,要记住,你二十七岁的手,它里面的细胞在实质上完全不是经验到任何那些事件的同一细胞。然而,在某种感觉的“地下组织”里,在那些无数的“过去的”午后所经验的刺激和反应,其证据虽早已被埋葬,却仍然存在。那些记忆中有些必然会被重新播放,而影响你所谓的二十七岁的眼前经验。你有意识的思想和习惯,掌管它们之中哪一些将被融入目前的大漩涡里。

你有意识地发出要反应的信号,而非其相反。过去事件,除非它们被存在于你们心中的有意识的期待和思想召来,否则不会像这样入侵。(停顿。)那些无意识的记忆将按照你目前的信念而被发动。当你的思想发动了愉悦的身体感觉和实质事件,你将得到补充和更新;或当你把不愉快的过去的肉体遭遇带到你的觉知里来时,你会感到沮丧。

当然,有时候两者都可以很有助益。例如,对危险的有意识的觉察,将会召集来处置类似情况的所有情报,因此身体能从它鲜活的记忆的广大库藏里立即对付它。但经常的不愉快的念头把身体放在一个“不真实的”骚乱的情状里,而接着,强迫它去重新发动这种老模式。

(在十点零一分停了很久,眼睛闭着。)血肉之躯对逃过你们意识层面的一些事实倒是十分明白的。它知道它经常地死而又复生,却仍旧是它自身。我用 “死”和“复生”是因为你们瞭解这些辞语,但身体却并不瞭解它们。身体虽然永远是它自己,同时却又在来来往往。它的一个细胞死了,它不觉得它有所减损,因为它仍在形成一个新细胞的过程里。

暂时把你的身体想作是在这一刻存在的一个大细胞。你——更大的自己——有许多身体,当一个身体死而再出生,它就变成了另一个身体;然而你(大写)维持你的本体和你的记忆,就如你现在的身体里最小的细胞所作的。

这只是个比喻,但可解释你身体对它自己的观念;因为作为一个整体,它知道它“会死”,就如它现在的某部份死了,但它也觉知它“将来的”羽化。在此架构之内,它保护并维持它自己的稳定性和生存。

在你的存在的一个层面,有一个共同场所,在那儿身体意识和你自己本体所源自的那更高的意识合在一起。那是你的灵魂和肉体相会之处,同时在时间之内也在时间之外。

你可以休息。

(十点十三分到十点二十五分。)

现在;因为你对存在有意识,你藉有意识的思想形成你的物质实相。

我知道当我说那句话时,我是在一而再地重复我自己,但你们必须被提醒,你们不是受无意识事件所支配的。你们有身体天生的智慧作后盾,它会一直试图改正你的错误。

这些建议将以无数的方式出现——有些以你们的思想方式来说是相当实质的,有些则藉其他方法,例如,身体的本身可能开始渴想某种食物,或新鲜空气,或运动。这些是简单的例子,以后我们将会更明确些。

你也许会作梦,怂恿你往如此这般的方向行动,或指出你该改正的地方。这种梦常常引起行为的改变,不论你在早晨记不记得它们。你可以请求作一些给你指出正确方向的梦,你会收到它们的。然而,如果你一方面请求,而另一方面却不相信梦的治愈性本质,你将会阻断了任何这种活动。在这种例子,你对你意识心的内容不诚实。反之你是在说:“我要有一个对我有助的梦,但我不相信我能有这样一个梦。”

在所有的情形里,当你关切你的健康,就会有好几个方向可供你选择。这血肉之躯是你的。它是你的灵魂的实体化,透过你的身体,你的灵魂将提供你需要的那些答案。在下一章我们将开始讨论那些可用来恢复和治愈身体的方法,它们将助你从物质形体里唤醒那些对你最有利的记忆的经验。要有最好的结果,你必须记住,概念就和你手内的细胞一样的是活生生的。

本章完了。这是过渡的一章。我们将休息一下,你们可以开始下一章,或如你要的话可有私人资料。

(“那么我想我们最好还是来点私人的吧。”)

(十点四十分。在休息期间,珍由赛斯那儿收到一些关于第8章会有些什么的洞见——例如,当现在一个人的一生里一些好的思想被启动了时,它们将会由他转世的人格里吸引类似的经验。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概念,同时也是令人安慰的。我不记得赛斯以前用这种方式表达过这观念。[后补注:但事情的发展是,直到第10章他才开始谈它。]

(当珍读到我打好字的这节的第一页时,她说:“看起来好像我把有关原子(死去)的那一点弄拧了。我猜我不以为该那样讲。赛斯对那必有许多话要说。我只记得:物质不能被创造或毁灭。那些离开原子而辐射出来的粒子,就我所知并没死掉——虽然它们也许会退化……?

(在我们的实相里,热功定律第一条(first law of thermodynamics)告诉我们,能量(物质)可以由一形式改变到另一形式,但不能被创造或被毁灭。虽然一个化学变化导致一个新物质,其所涉及的各成分的总重量仍保持不变;在这种平常的反应里,转变正热量的质量极微。以数学的说法,爱因斯坦透露说,质和能彼此是相等的——当一个“被毁灭”,另一个就“被造出”。

(自从赛斯在六二五节里提到原子和分子的“死亡”之后,我们对这种资料特别有兴趣,但我们并没问更多的细节,因为那题目多少是在本书范围之外的。例如,在物理学上,大家“知道”,中子——在原子核里的一种基本粒子——有一个特别长——1之后再加二十四个{或更多}的零的那么多年——的生命。当赛斯结束了“个人实相”之后,我们计划请他把我们世界的这种资料与其他的世界的根本假设或基本协议协调一致。

(而在同时,珍和我这些日子来读到:物理学家正开始质疑,这种死板的 [定律]——如那些应用在热功学、因果律上的——的不可变性,说它们结果不是有错误就是需要修正……(那些有兴趣的人,可看早些提过的第625节,赛斯讨论内在电磁性的声和光的价值,还有他在《灵魂永生》的第20章有关EE{电磁能量}的资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