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历代史志文献中的蓬溪县

(2017-01-04 21:22:18)
标签:

转载

分类: 视点游记

蓬溪 县 简 史

 

——历代史志文献中的蓬溪县

 

赖显荣

 

蓬溪建县始于唐高宗永淳元年(682),初名唐兴县,后经多次改名。天宝元年,方改名为蓬溪县,县名沿用至今。由于蓬溪县城在清代以前多次被战火毁坏,原有典籍荡然无存。现根据历代史志及相关的文献资料,综合整理成文,依朝代分述于下。

一、唐代的蓬溪县

据唐代李吉甫编写,成书于元和八年(813)的《元和郡县志》(我国第一部地理总志)记载,蓬溪县列于长江县、青石县之后,原文如下(括号内文字为笔者所加):

“蓬溪县,中。永淳元年(682),割方义县(今遂宁)北界,于今县(蓬溪)南二十里蓬川(今鸣凤镇翔凤下寺一带)置唐兴县。长寿二年(693),改为武丰。神龙元年(705),复为唐兴。天宝元年(742),改为蓬溪。”

又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载:

“景龙二年(708),分唐兴县置唐安县。先天二年(714),废唐安县,移唐兴于唐安废县。”

以上两条说明,唐兴县以蓬川为县治,长达33年。唐安县治在今赤城山下,714年废县后,此处就成为唐兴县的县治了。到742年改名为蓬溪县时,唐兴县在历史上已存在了60年。当时蓬溪县的辖区,相当于今赤城镇、文井、明月、天福(不含红江)、大石(不含吉祥)、鸣凤、任隆(不含高升、金桥)等地,与今“老一区”差不多。红江归长江县管辖,吉祥、高升、金桥归方义县管辖,任隆以南归青石县管辖。

《旧唐书·地理志》记载:“贞观元年(627)……分为十道……开元二十一年(733),分天下为十五道。”蓬溪县隶属于剑南道遂州(或遂宁郡)管辖。该《地理志》又载:“乾元元年(758),复为遂州。天宝领县五,户三万五千六百三十二,口十万七千七百一十六。”五县为:方义、长江、蓬溪、青石、遂宁。各县户口未分述,如以平均数计算,每县应有户7126,口21543。《旧唐书·职官志》记载:“六千户以上为上县。”蓬溪为中县,户数当在六千以下,人口当在一万八千以下。又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遂州,遂宁郡,中都督府。土贡:樗蒲、绫、丝、布、天门冬。……蓬溪,中,本唐兴,永淳元年,析方义置……有化盐池。”

又据唐杜佑《通典·职官》记载:“大唐县有赤、畿、望、紧、上、中、下七等之差。”蓬溪为中县,居第六等。

《元和郡县志》又载:“蓬溪县有盐井一十三所。”《新唐书·地理志》称“有化盐池”。说明在唐代,蓬溪已是有名的产盐地,有从提取盐水到加工为成品食用盐的整套设施。

据《旧唐书·职官志》与《新唐书·百官志》的记载,蓬溪为中县,中县职官的设置为:县令一人,正七品上;县丞一人,从八品下(比县令低七级);主簿一人,从九品上(比县丞低三级);县尉一人,从九品下(比主簿低一级)。

唐代蓬溪的名山名水有:石香炉山、宾王山、蓬溪(河)、洗芝溪。《元和郡县志》载:“石香炉山,在县西五里。”今为何处?待考。北宋乐史编著的《太平寰宇记》(成书于太平兴国年间,即976—983)记载:“宾王山,县西四十八里,古赖王山。唐大历十四年(779),度支使牒管内:山川有赖字者,并改易。刺史卢幼平改为宾王山。”度支派员向各道府州发牒(发文),山名河名中有“赖”字的,一律改名。遂州刺史卢幼平遂改“赖王山”为“宾王山”。为什么要改?史志无记载。宾王山在县城西四十八里,大约在今常乐镇境内,具体何山,待考。

《太平寰宇记》又载:“蓬溪县,即唐兴,本汉广汉县地,取邑内蓬溪为名。”说明蓬溪作为河名的时间,早在唐代以前。康熙本《蓬溪县志·山川》记载:“洗芝溪,治东二里,水入蓬溪。”乾隆本《蓬溪县志》在这一条称:“按《旧志·仙释》载:谢自然住小溪洞修行,有一异人来此洗芝,赠以偈。后自然徙居顺庆府栖乐山,登仙去。溪因洗芝。故名。”谢自然为唐代果州(今南充)女道士,其名见于《全唐诗》韩愈《谢自然》诗:“果州南充县,寒女谢自然,童呆无所识,但闻有神仙。……”说明实有其人。小小的洗芝溪,在唐代就有名了。

唐代大诗人杜甫,于上元二年(761)秋,在成都浣花溪为当时的蓬溪县令王潜撰写了《唐兴县客馆记》和《逢唐兴刘主簿弟》《敬简王明府》二诗。冬天,又写了《重简王明府》诗。笔者据影印本《四库全书·杜诗详注》卷二十五《唐兴县客馆记》下杜甫原注:“此上元二年在成都作。”认定杜甫未来过蓬溪。胡传淮先生据清代浦起龙《读杜心解》中注释《唐兴县客馆记》云:“公未尝至唐兴。”该书并说,刘主簿到成都请求杜甫为客馆作记,杜甫作好后,将《唐兴县客馆记》与《敬简王明府》诗一同交与刘主簿带回蓬溪。因此,也认定杜甫没有到过蓬溪。蓬溪县令王潜与主簿刘某,是唯一留名至今的两位唐代蓬溪官员,因杜甫的一记三诗而留名。其他的许多官员,都无从查考了。

唐代后期,蓬溪出了一位著名诗人张令问,《全唐诗》卷七百六十记载:“张令问,唐兴人,隐居不仕,号天国山人。”并收载了他的《寄杜光庭》诗。该书目录载明:“张令问,诗一卷。”据《四川历代文化名人辞典》记载:“张令问,自号天国山人,唐末蓬溪人,博学善诗,不屑仕进,以隐居闲适为乐。”按:杜光庭为青城山道士,二人常互相唱知。由于他们都过着隐居生活,深居简出,与世无涉,他们的事迹不为人所知。张令问的诗一卷也没有流传下来,真是可惜!

唐代蓬溪的寺庙有六座,均属佛教。明真寺,县南三十里,南北朝志公禅师招提也,建于北魏时期(420—534年)。高峰寺,县北四十里,建于唐代,具体年份不详。定香寺,县北三十五里,乃古刹,大雄殿四壁有彩绘壁画。普光寺,县北二十五里,唐时建。有一铁印,尺二见方,厚六寸,重达两百多斤。印背有两个耳柄,左右各一、上大下小,需二人合力,方能举起。印面文字类古篆,人多不识。常乐寺,县西四十五里,贞观十二年(638)建,僧海现开造。清奚大壮有《重修常乐寺记》。大佛寺,县西偏南四十里,乾宁年间(894-896)建。有大佛与五百阿罗汉。宋改为净戒寺,宋李孝端有《遂宁府蓬溪县净戒院记》。

二、五代十国的蓬溪县

唐哀帝天祝四年(907年)。朱温篡唐,建国曰梁(史称后梁),定都开封,对蜀地鞭长莫及。王建当即据蜀称帝,国号蜀(史称前蜀),蓬溪县归前蜀统治达十八年。923年,李存勖灭后梁,复建唐国(史称后唐),改都洛阳。925年,灭前蜀,蓬溪县归后唐统治达九年。934年,后唐衰落,孟知祥趁机在成都建蜀国(史称后蜀)。两年后,后晋取代后唐,复都开封,对后蜀无可奈何。蓬溪县归后蜀统治长达三十一年,直到965年宋灭后蜀为止。

五代十国政权更迭频繁,各项典章制度,悉依唐制。各府、州、县建制不变,蓬溪县也一直受遂州管辖。

三、宋代的蓬溪县

唐代全国分为十五道,剑南道又分东西二川。据《宋史·地理志》记载:“潼川府路(梓州路改),府二:潼川、遂宁。”“遂宁府,都督府,遂宁郡,武信军节度。本遂州,政和五年(1115)升为府,宣和五年(1123)升大藩(即都督府)。端平三年(1236)兵乱,权治蓬溪寨。崇宁(1102—1106),户四万九千一百三十二,口一十万二千五百五十五。贡:樗蒲、绫。县五。”崇宁是宋徽宗的年号,当时还是太平盛世,遂宁府的户数比唐代多一些,而人口却要稍少一些,还是辖五县。因此,当时蓬溪县的人口,大体上同唐代。蓬溪县的疆域,也同唐代。该志在“县五”下列出:“小溪、望,隋方义县,太平兴国初(976)改。蓬溪,望。长江,紧,端平三年,以下三县废。青石,紧。遂宁,中。”

端平是南宋理宗的年号,三年这一年内兵乱,府治暂移蓬溪寨。同时,废长江、青石、遂宁三县(按:“以下三县废”后,只有青石、遂宁二县,说明本句所在的长江县也在“废”之列。)只说了“三年兵乱”,说明次年兵乱已过,遂宁府还治小溪县,所废三县相应恢复建制。

新编《遂宁县志·大事记》:“端平三年,蒙兵入川,城毁民散,遂宁府暂移蓬溪寨。”据《蓬溪续志·建置》记载:“遂州于宋端平徙治蓬溪寨,未几复。”在《历代建置表》中,又列入“宋,遂州来治蓬溪寨,未几复。”“未几复”就是不久又回治遂宁。

据北宋王存等编著的《元丰九域志》载:“望,蓬溪,州东北七十里。一十乡,利国、仁和、石洞、怀化、义富五镇。有宾王山、蓬溪(河)。”又载:“望,小溪”,“紧,长江,州北八十里,”“紧,青石,川东南五十里”“中,遂宁,州南八十五里(今安居区东部与潼南西北部)。说明五县中,小溪、蓬溪为第三等,长江、青石为第四等,遂宁为第六等。”

利国镇即今明月,仁和镇即今赤城镇,石洞镇即今文井,怀化镇即今槐花,义富镇即今常乐。蓬溪的名山为宾王山,名水为蓬溪(河)。

至于一十乡,未提乡名。笔者从五部旧县志内有关记载中,查到两个乡名。一是“冯涓墓,县北归仁乡。”南宋王象之编著的《舆地纪胜》记载:“蓬溪县北,归仁乡,有唐冯涓墓。”归仁乡可能在今文井附近。二是“常乐西山有峻岭曰高升山(即高城山),有铁盖,圆径二尺,重百余斤。上镌有字云:遂宁府蓬溪县讲德乡。”讲德乡可能在今常乐附近。

据《宋史》记载,嘉定十二年(1219),红巾军张福、莫简部入利州(今广元),后经阆州(今阆中),趋遂州,屯于普州(今安岳)之茗山。宁宗诏令,起用安丙为四川宣抚使。安丙率军自果州(今南充)来,两军战于蓬溪,蓬溪县城在战火中被焚毁,典籍荡漾然无存。

现在能查到的宋代蓬溪职官,有以下十人。刘某,宋皇祐初(1049)为蓬溪县主簿,见《吉祥寺新建五百罗汉阁碑记》。胡同老,大观年(1107—1110)为蓬溪县令,见杨兆龙碑记。刘仪凤,普州人,绍兴二年(1132)进士,十年,为蓬溪尉。《宋史·刘仪凤传》:“刘仪凤,字韶美,普州人。少以文谒左丞冯澥,甚推许,遂知名。绍兴二年登进士第,十年,始赴调遂宁府之蓬溪。”后多次升迁,官至兵部侍郎兼侍讲。乾道三年丁亥(1167),知县王有开,主簿章荩臣,县尉任源。见《龙君亭记》。开禧元年(1205)知蓬溪县事兼劝农使赵某,丞李某、主簿史文,县尉侯才。见《惠政桥碑记》。

据道光本《蓬溪县志·选举志》记载,宋代蓬溪考中进士的有:谢金、陈浩、何政隆、胥天锡、冯楫、赵沂、赵溥、赵炳、赵球(康熙本《蓬溪县志·选举年表》称:“球、炳皆溥子。”为一门父子三进士)、李鼐、赵迈、陈甲、李琳、陈洪梅、刘辉、王南杰、雍范、赵继圭、李大有、冯概、张用泰等二十一人。其中何政隆、胥天锡二人,均为隆庆六年(1046)丙戌科进士,均受到“特奏名,赐三礼出身”的特殊荣誉。冯楫,字济川,政和八年(1118)戍戌科进士。初授秘书省正字(正九品下),累官至吏部司勋员外郎(从六品上)、泸南安抚使(从五品上)、宗正寺少卿(从四品下)权礼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左中奉大夫(文散阶从四品下)、文安县开国伯(七等爵),食邑七百户,赐紫袍金鱼袋(从三品服)。为蓬溪首位在朝高官。

谢金,字子真,太平兴国五年(980)庚辰科进士,居五龙山(今天福镇五龙蟠),以诗自娱,有《五龙山居诗》二卷。其句平淡,有韦柳(韦应物、柳宗元)之遗风。为宋代蓬溪县的名士之首。

全县建于宋代的庙宇有八座,依建筑年代,简述于下。

一、丰泽庙。在东街,原芝溪区公所处。创建于垂拱、淳化年间(988—994),称“李神君祠”,祀宋初小溪县令李洪。其人后定居环滩(今高洞庙),有德于蓬民,百姓感而集资建祠。崇宁年间(1102—1106),徽宗敕赐庙名曰“丰泽”。俗称土祖庙。二、宝梵寺,县西三十里,至和年间(1054—1055)创建,初名“罗汉院”。治平元年(1064),英宗敕改为“宝梵院”。淳熙十一年(1184),儒林郎、前潼川府观察推官陈祖文有《宝梵院显公修造碑》记其事。大雄宝殿有十二幅彩色壁画,为明代重建时所绘,蜚声中外。谭缵有《宝梵寺修造记》详述之。三、南池寺,县南十里(今附南)。建于建炎年间(1127—1130)四、孔子祠庙,在县城工商银行处,初建于绍兴十七年(1147),称孔子祠。元至元三十一年(1294),知县蒲如璋扩建,成为孔子庙,又称文宣王庙。明永乐时(1403—1424)改称“文庙”。王庭、杨作楫、蒲心浩均分别撰有《重修学宫记》叙述不同时期的重修。五、观音阁,县东十二里(今上东),建于兴隆二年(1164)。六、鹫峰寺,在今白塔街(县医院),建于宋代,具体年月不详。嘉泰年间(1201—1204),县彦李白琳集资于左建十三级白塔,故俗称白塔寺。明宣德十年(1435),知县李孚重修,杨子渊有《重修鹫峰寺记》述其事。青文典有《白塔寺浮图记》。七、静悟寺,县南三十里翔凤山。宋时创建。有毗卢大殿匾,款署翰林学士眉山苏轼书。八、高洞丰泽庙,县西三十五里,明月镇西,建于南宋。

四、元代的蓬溪县

南宋后期,金的国势渐衰,蒙古族趁机崛起。端平二年,蒙军大举南下攻蜀。三年(1236)十月,陷成都,然后分兵四出,深入内地抄掠,破五十四州,蒙军一部夜袭遂宁武信军,致使遂宁府暂移蓬溪寨。南宋朝庭几度派员来四川各路州收拾残局。

蓬溪县在这以后的几年中,先后发生了两次激烈的战斗。

第一次发生在至元二年(南宋咸淳元年1265)九月。据《元史·刘伯林传》:刘伯林长子名黑马,传后附《元礼传》称:“元礼,黑马第五子也……至元元年,迁潼川路汉军都元帅。二年五月,宋制置夏贵,率军五万犯潼川(今三台)。元礼所领才数千,寡众不敌。诸将登城,望贵军,面露怯色。元礼曰:‘料敌制胜,在智不在力。’乃出战,屡破之。复大战蓬溪,自寅至未,胜负不决。激励将士曰:‘此去城百里,为敌所乘,则城不可得入。潼川非国家有矣!丈夫当以死战取功名,时不可失也!’即持长矛,大呼突入阵,所向披靡。将士咸奋,无一不当百,大败贵兵,斩首万余人,生擒千余人。捷奏,赐锦衣二袭,白金三锭,名马一匹,金鞍辔弓矢。召入朝,命复还潼川,立蓬溪寨。元礼又奏:嘉定……旧有眉州城,可修复之,屯兵以扼嘉定往来之路。世祖(忽必烈)从之。”

这段文字说明了两点:一、宋蒙两军从潼川战至蓬溪,战况非常惨烈。宋军边战边退,蒙军则步步紧逼。肩负保卫蓬溪县城重任的蓬溪寨,在战斗中被毁了,蒙古朝廷命刘元礼复回潼川,重建蓬溪寨。二、刘元礼获准修复嘉定眉州城,不久就移师眉州。

至元二年,都元帅按敦奉命接替刘元礼移镇潼川,两军交接之际,宋军趁机回师收复蓬溪寨。

第二次战斗发生在至元四年(1267)九月。据《元史·石抹狗狗传》:“石抹乞儿,契丹人,其先曰高奴……卒于军。子常山袭为千户……权都总管万户(万户为都统、都元帅下高级将领)。岁余卒。子乞儿袭本领本万户诸翼军马,从都元帅纽璘攻重庆、泸、叙诸城、数有战功……至元二年,从都元帅按敦移镇潼川。四年九月,从攻蓬溪寨,死焉。子狗狗袭。狗狗少从征伐,以勇著称……十六年(1279年11月,宋亡),朝廷录其前后功,赐金虎符,授宣武将军、管军总管,戍遂宁。”

以上引文说明,万户石抹乞儿在跟随都元帅按敦进攻蓬溪寨的战斗中战死了。看来,这是一场不小的战斗,由都元帅带领万户率军亲自进攻,万户战死了,其激烈程度可想而知。石抹乞儿战死,其子狗狗袭万户职。元朝统一中国后,石抹狗狗成了为驻军遂宁的首任军事行政长官。

唐宋元三代的蓬溪县城,均在赤城山下(今盐巴仓库至天桥一带)。《蓬溪近志》主任编纂曾世礼在《军事前篇》引《元史》石抹乞儿战死蓬溪寨后加按语说:“按:蓬溪寨,在蓬溪水北,与治隔溪。宋端平中,曾为遂州治所。至明成化(1466—1487)后,因山泉为患,始逾溪而改卜也。”蓬溪寨与治隔溪,就相当于今茶店子后山。到明成化后才逾溪而改卜,改卜的新址当在赤城山附近。

据《元史·地理志》记载,蓬溪县属潼川府路遂州管辖。最初,遂州领有小溪、遂宁、青石、蓬溪、长江五县。因宋末元初连年战争,荒芜,人口锐减,好些地方已无民可治。至元十九年(1282),并遂宁、青石二县于小溪,并长江入蓬溪。遂州只辖小溪、蓬溪二县了。蓬溪县的面积比唐宋时扩大了一倍。但遂州为下州,小溪、蓬溪均为下县。蓬溪有典史、掌煎井办课官。

元代蓬溪的职官,现在能查到的,有三人:蒲如璋,为蓬溪县令,见杨兆龙碑记。陈汝贤,掌煎本县齐仙井办课官。陈德基,掌煎本县赤车井办课官。以上二人,均见《金仙寺飞轮宝藏碑》,该碑立于至正四年冬十一月。

元代建筑的寺庙,有以下五座。一、金仙寺,县北十二里(今附西),元时建,约在天历元年(1328)以前。寺内有飞轮八角亭。高三寻(约八米),周长八十围。分上下两层。上层环列诸佛像,下层为莲台。内设香龛,其外有台有柱,沿柱可于亭台上站立二十余人。力大者于亭外推柱,可左右旋转。此亭为天历二年僧德性所捐制,历四载始完成,俗呼为星辰车。有至正四年(1344)建立的《金仙寺飞轮宝藏碑》记其事。二、高成山寺,县西四十五里(今常乐),寺内有飞轮宝盖,铁铸,圆径三尺,形如笠,周边起六锐角,重百余斤。上有“勅赐广寿院建飞轮宝盖”等字,并署有“遂宁府蓬溪县讲德乡”,与金仙寺飞轮八角亭建造时间大体相同。三、普和寺、县西一百四十五里,初名天王院,元代后期敕改。四、崇因寺,县西一百五十里,初名崇因院。至正年间(1341—1368)建。黄若榛有《重修崇因寺记》详述之。五、石像寺,县东南一百里(今黄泥乡),建于元代。明季圮,康熙六十一年重修,吕大成有《石像寺碑记》。

元代还建立了一处名胜古迹。

据《四川通志》载:“飞云楼,在丰泽庙之后,元至正年间(1341—1370)建。飞檐斗角,矗立干霄,高可比齐。云落星垂,则如琼楼玉宇。每当东山月上,碧汉星稀,竹树朦朦,烟云叆叇,偶一登眺,宛置身于史阤兜率诸天,直欲风生两腋,手扪星辰……”明清多有名士唱和题咏。

元代末年,群雄四起反元。明玉珍为了保住遂州,对付北来之敌,在蓬溪县明月山筑城二里,号“明水城”(今大英县郪口明水寨)。后为蓬溪县的名胜古迹。

五、明代的蓬溪县

据《明史·地理志》记载:“遂宁,洪武九年,降州为县。”“蓬溪,洪武十年五月,省,入遂宁县。十三年十月,复置,徙治故城之西南。”蓬溪县就属潼川府管辖了。又说:“更割遂宁废青石县之境之在涪北者,来属之。”就是说,将原青石县涪江以北地区划归蓬溪县。潼川府共辖郪县、射洪、中江、盐亭、遂宁、蓬溪、安岳、乐至八县,府治郪县(今三台)。

对蓬溪县来说,这是一个大变动。“省”了又“复置”,其间归遂宁县管辖时间为三年零五个月。复置后,又将原青石县涪江以北地区划归蓬溪县管辖。这样,蓬溪县在元代管辖了原长江县全境之后,现又管辖了原青石县之大部分,疆域几乎比唐宋时期增加了近两倍。这是蓬溪历史上幅员最广的时期。凡属此时期疆域内的事物,皆纳入,但不包括解放后才划归蓬溪管辖的吉祥、高升及金桥翰林村等。

洪武十三年(1380)蓬溪县恢复建制后,徙治故城之西南,即迁往今县城范围内。但其具体地址,却是今中、下河街一带。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城池志》记载:“蓬邑旧无城(指无城墙,城墙加护城河,称城池。无河者,需凿宽而深的水渠以护城),至明成化间,板筑(木板夹筑土墙)斯兴。“明成化初(1415),知县杨珙筑土城于河北。正德六年(1511),冯本迁筑溪南。”说明了,洪武十三年是将县治迁于河北的中、下河街一带,后来知县杨珙才筑土城以保护县治。至正德六年知县冯本迁筑于溪南今县城为止,以中、下河街为县治,历时131年。道光本《蓬溪县志·城池志》又载:“嘉靖二十一年(1542),知县陈养正重修,增广百余步,(按:旧制营造尺,五尺为一步,三百六十步为一里)。高一丈七尺,周五里,计九百丈。门四:宾阳(东)、南薰(南)、西成(西)、拱辰(北)。”从此,成为一个比较像样的县城了。

据康熙本《蓬溪县志·丁粮》记载:“明时蓬邑额粮二千二百九十二担有奇,上下有仁和、鹤鸣、蓬溪、安通、茸山、永安六乡,每乡十甲,户口数十万。”说明蓬溪县已是几十万人的大县了。六乡中,仁和乡为今潼南县涪江以北地区,鹤鸣乡为今任隆、鸣凤、大石等地;蓬溪乡为今赤城镇、文井、明月、天福等地;茸山乡为今蓬南、三凤等地;安通乡为今大英县蓬莱镇、隆盛、玉丰等地;永安乡为今大英县河边、天保等地。明代蓬溪县的户数、人口,无从查考。据道光本《蓬溪县志·户口志》称:“明季潼川州并属县,原额人丁共计五万二千七百三丁。”

蓬溪县在宋元时期屡遭兵火,县城曾两次被毁,典籍文献无存,明以前的历代职官姓名,均无从考查。明初县城迁往西南后,文献资料才得以保存。

据康熙本《蓬溪县志·官守年表》记载,明代自洪武十四年(1381)年起,历任知县共五十人。他们是:洪武年间姬麟;永乐年间彭原方、凌崇贵;宣德年间王智、郑要;正统年间李孚;景泰年间李校;天顺年间杨珙、李子渊、刘钦;成化年间欧玉、胡旭、金纬、李芳、张文奎;弘治年间曾福庸、文仕杰、张琎;正德年间李相、虞珣、熊桢、蒋勤、余凤翔、冯本;嘉靖年间欧阳霄、陈正、陈扆、贺表、任秉元、王藩、胡璇、张九德、张希范、徐化、张可九;万历年间李建中、王良谟、周治、胡琏、赵端益、张养性、冯思间、朱文崇;天启年间倪参化、杨学孔、刘傅;崇桢年间蒋录楚、陆登秋、朱议潘、王猷。另有乾隆本《蓬溪县志·官师表》增补二人,陈良、顾天胤。《蓬溪续志·官师》补遗:“知县张某,见承天寺隆庆二年碑”;知县杨某,见金仙寺磬题识;崇祯元年秋九月吉旦,知县杨。总计明代知县五十四人。

明代蓬溪县的第一位清官,要推张养性,他是第四十一任蓬溪知县,万历三十八年任。据道光本《蓬溪县志·政绩志》记载:“张养性,号还初,江北汝阴(今安徽合肥)进士。知蓬溪县,洞民疾苦。斥游惰以励风俗,劝农桑以厚民生。善良抚之以仁,奸邪烛之以智。苏困厄,泽枯骨,善政不可枚举。未几,调他邑。蓬民留之不得,祠于泮宫之东(于文庙的东侧为他建祠),书其爵里、姓氏、祀之。”道光本《蓬溪县志·古迹志》还记载了张养性在明月山贾岛祠(今大英县郪口境内)题写的“长江明月”“风流可师”两座碑。

上述《政绩志》还记载了其他政绩显著的明知县姬麟、凌崇贵、郑要、李子渊、张希范、王良谟、赵端盖等七人的事迹。

第三十六任知县李建中,湖广蕲州人,甲子(1564)科举人,万历三年(1575)到任,是我国著名医学家李时珍的儿子。据乾隆本《蓬溪县志·官师》记载,与李建中同年到任的还有主簿李显林(湖广监生)、典史蔡一元(湖广吏员),三人都是湖广人。李建中在蓬溪的建树颇多。据乾隆本《蓬溪县志·书院》记载:“书院之设,即古者乡塾之遗意……蓬邑向无设立。万历三年,邑令李建中创建于东门外丰泽庙之左。背山临流,竹树蓊郁,题其名曰:蓬莱书院。崇祯元年(1628)邑令杨学孔,别于石鱼山文昌阁创建书院。”书院即今学校,杨学孔是第四十五任知县。蓬莱书院是我县历史第一所书院,石鱼山书院则是第二所。

万历七年,李建中又在丰泽庙建“一泓清可”坊,署款为“知蓬溪县事楚蕲龙源李建中。”又于长滩寺(今大英县隆盛镇)为野庭山人罗瑶撰并亲书的七律《秋夜长谭寺次韵》建立诗碑,署款为“蓬溪县知县李建中刊。”(见道光本《蓬溪县志》中《古迹志》与《金石志》)。万历六年,李时珍《本草纲目》修成,李建中上表向明神宗请封,后得到“奉敕进封文林郎四川蓬溪知县”的荣誉称号。李时珍未中过举人,不可能授予实职。

明代蓬溪县丞一职空缺,由主簿兼领其事。明代又废置县尉,因此,主簿一职显得责任重大。据乾隆本《蓬溪县志·官师表》与道光本《蓬溪县志·职官志》记载,共有主簿十八人。即:洪武年间陈尔弼;天顺年间杨珙;成化年间李广、张德甫、余馨;泓治年间李高;正德年间万象、李体乾;嘉靖年间臧仁;万历年间李显林、骆大武、赵希孟、孙大拭、陈纲、刘世敬;崇祯年间陆鹏、高士奇、刘辉。看来,遗漏颇多,算是不完全的记载吧?

明代蓬溪县典史,据康熙、乾隆、道光三《县志》及《蓬溪续志》记载,共有罗克元等三十二人。教谕,有李格等十六人,训导,有杨子渊等十七人。均为不完全记载。典史、教谕、训导均无品阶,属流外官。

明代嘉靖中,于县城西建有朝天驿,并没有驿丞,为流外官。万历十五年(1587),驿丞为王邦辅。

明代大力发展井盐生产,据康熙本《蓬溪县志·盐课盐税》记载:“明时蓬邑盐井共计三千七百余眼,每年止纳盐课银七百六十一两九钱六分四厘四毫,本县并无征收盐税银两。”据道光本《蓬溪县志·盐政志》记载:“汉始置盐、铁官,桑弘羊遂立盐禁(盐、铁均由官营专卖,禁止私运私销)。陈立盐税,唐立盐课。第五琦、刘晏先后上盐法,而盐政益详。及宋、元、明、清,或立权法(官收官卖),或立盐场(管理机构),或立增羡(管理制度)。”对盐政的管理日趋严密。宋代盐户按盐丁领取工本,替官制盐,成品按丁交官,名为盐课。后行引法,又向盐商发引(运销凭证)收钱粮。到元代、官卖引给商,令商赴盐场就仓支盐,商人所缴引价亦称盐课。盐户所缴税课,常改称灶课。明代相沿未变。明代四川设置盐课提举司,下辖四十五个盐课司,各设大使、副使,管理井盐生产和税收。蓬溪盐井属华池司管理。

据道光本《蓬溪县志·选举志》记载,明代科举考试,在乡试(集中省城考试)中,全县考中举人的有四十七人。他们是:苏政、姜兴渭、赵忠、郭美、杨茂、庞升、谭宣、徐仁、谭宗泗、陈大本、罗贤、郭漠、母思、雷广、谭缵、谭訚、张庠、任德、皮承贵、王时、蒲惠和、王时(与前同名)、杨月桂、王庭、李映枝、王与可、王养裕、罗日章、谭文佑、杨作楫、熊应捷、李时化、谭文杰、谭文化、李献可、蒲来举、罗宇、谭文在、蒲胜愈、苏宏化、雷之勃、谭振举、谭振豪、仲作鼎、苏鸣瑜、杨庭极、张所闻。考中武举的有六人,他们是:庞元本、庞行忠、谭廷斌、黄河澄、皮琏、王良盛。

另有恩贡生七人,岁贡生七十五人。举人、贡生合计一百三十五人。

明代中进士的有八人,计:成化八年谭宗泗、正德九年张庠、正德十二年谭缵、正德十六年谭訚、嘉靖十七年谭维、隆庆五年王庭、万历三十五年杨作楫、崇祯十五年谭文化。其中谭缵、谭訚、谭维为一门弟兄三进士,时人为立石坊扬名。道光本《蓬溪县志·古迹志》载:“弟兄进士坊,县北门外学宫左,为明邑进士谭缵及弟维建。”

举人中,已知任职官的有:蒲胜愈,直隶河间府知府(正四品)。谭文佑,湖北武冈州知州(从五品),擢升按察司佥事(正五品)。罗日章,贵州永宁州知州(从五品)。罗贤,陕西汉中府通判(正六品),谭宣,广东河源县知县。蒲惠和,湖北保康县知县。蒲来举、江南甘泉县知县、赠太卿。苏喻瑜,河南汝宁府知府(正四品)。其他无品阶官员略,下同。武举中任职的有:王良盛,云南昭通镇总兵。

岁贡生中任职官的有:李显岳,顺庆府教授(从九品)。杨希奇,任教授(地名缺)。恩贡生中任职官的有:谭子言,任知县(地名缺),蒲蘩,任照磨(从九品,地名缺)。

据道光本《蓬溪县志·人物志》记载,以上人员中政绩显著的有:谭宣,知广东河源县时,巨寇陈孜剽掠边鄙,民被屠戳。谭宣以诚意谕之,贼乃散去,邻境亦赖以安。蒲惠和,知湖北保康县时,县治初创。惠和建城池,创公署,兴学育才,分疆定籍。在任九年,户口蕃息。事迹载《大清一统志》。谭文佑,知湖北武冈州时,宗藩横虐,文佑以抚直庇民。土寇袁有志等聚众攻城,文佑招义勇,与刘承应破其垒,平之。以功擢升佥事(正五品)。

进士中任职的有:

谭宗泗,安徽贵池县知县。

张庠,历官兵部车驾司员外郎(从五品),贵州都清道(驻都匀)兵备副使(正四品)。清平县凯里苗乱,庠整兵直捣其巢,执其魁首,释其胁从,人称小诸葛。次年,丰宁杨桓叛,庠复大破之。去官之日,士民卧辙攀留。

谭缵,历官行人司行人(正八品),江西道监察御史(正七品)、侍经筵官(侍从讲读之官,不置官属)、巡按直隶。监察御史官小而权大。谭缵任监察御史时,因引议大礼,引起武宗大怒,杖于庭。后又先后参劾贵戚与大臣,铁面无私,几致奇祸。嘉靖十一年(1532),出任河南信阳道兵备副使(正四品)。

谭訚,官至陕西固原道兵备副使(正四品),始议修筑边墙,大建边功,受上赏。事迹载《蜀人物志》。

谭维,历官主簿、户部主事(正六品)。榷京商税,痛绝请托。典太仓,严祛,积弊。以母老上疏乞归。以蓬西有径道,甚冲当道,设朝天驿。减废井税课,民咸利焉。

杨作楫,初授翰林院编修(正七品),历官山西学政,河南布政使(从二品),江西、河南巡抚(从二品)。崇祯时盗寇蜂起,作楫督兵剿捕,尽平之。致仕归,田舍仍先人之旧。卒后,惟存书、史而已。杨作楫为蓬溪县历史上任职最高的官员。

谭文化,兵部车驾司主事(正六品)。

王庭,号凤台。中进士后,未经殿试,不就铨选,上《陈情乞归养表》,回籍奉养老母,不愿为官,为时所敬仰。还有以诗名于世的:杨印,号竹泉,崇祯时诸生(俗呼秀才),以诗名于时,《明蜀诗》载有其诗。其子杨廷极,字青石,崇祯九年举人,有诗集。《剑阁芳华集》载有其诗。

道光本《蓬溪县志·仙释志》记载:“明昱,号高原,蓬溪人。万历时任国师,撰《惟识论注解》一卷,并有诗集行世。”

明时建坊盛行。除前述“一泓清可坊”、“弟兄进士坊”外,尚有以下几处。

一、学坊,在文庙前,万历三十一年(1603)知县赵端益建。坊正面横书“梓东邹鲁”四字,背面横书“金声玉振”四字,均为南充人翰林院侍读、太史黄辉书。黄辉并撰有《新修学坊并置学田记》。二、攀龙坊,学署(原财政局)左,成化十三年(1477)建。横书“攀龙”二字,款六行,首行为“文林郎蓬溪县知县番阳胡旭”,末行为“乡贡进士陈大本立。”三、奉政大夫坊,北门内,嘉靖三十三年(1554)建。坊横书“奉政大夫”四字,下一行字较小,横书“永宁府同知谭冠。”款十行,右五行首行“钦差巡抚四川副都御史李香”,次行“钦差巡抚四川省副都御史张□”,三行巡抚监察御史俞时,四行分守川北道参议项廷吉,五行分巡川北道佥事徐惟贤。左五行首行“蓬溪知县陈扆”,下略。四、一门三节坊,北门外,万历十五年(1587)建。横书“一门三节”四字。落款有“督工朝天驿驿丞王邦辅”十字。

建坊以外,就是在名胜古迹处建碑题字。除前述李建中建罗瑶诗碑外,据道光本《蓬溪县志·金石志》记载还有以下几处。

一、玉垒山人诗碑,在县西一百二十里长滩寺(今大英县隆盛镇),碑文草书,题目为“游云台观”四字,内容为七律一首,落款为“万历丁丑夏五月玉垒山人书”十四字。最后标出正书,蓬溪典史新升射洪县主簿蔡一元刊,督工僧林浩。二、张居崃诗碑,在县西一百二十里长滩寺。碑文草书,题目为“游云道中偶成书留长滩寺”十二字,内容为七律一首,落款为“万历戊子夏日铜梁山人张居崃书”十四字。最后标出行书“知蓬溪县事后学楚沅周台刻,督工僧林浩。”万历戊子为1588年。三、长江明月碑,在县西九十里贾岛祠(今大英县郪口长江坝),“长江明月”四字,知县张养性书。四、风流可师碑,在县西九十里贾岛祠,“风流可师”四字,知县张养性书。五、“魁”字,在蓬莱镇魁山岩上粉书,不知何人所书,风雨不灭,当地人以字迹现、隐占天气晴阴。六、余凤翔诗碑,在县南三十里翔凤山静悟寺。徐凤翔、湖广举人,正德十八年蓬溪知县。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寺观志》记载,初为知县,即往静悟寺瞻仰佛像。解任后,低徊不能去,以诗留别云:“静悟院前风景多,一山当面势婆娑。奇花发处添文彩,明月来时挂薛萝。人号映天天映化,山名翔凤凤翔过。朝餐刚了肩舆去,院主还知应我么。”时人为建诗碑。

明代还发生了一起陨石坠境事件。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山川志》记载:“飞来石,县西一百八十里,近大堰场(今大英县卓筒井镇),明洪武间,有巨石夜坠至地,莫识所至来。土人因名其地曰飞石坝。”

明代各地大建庙宇,甚于前几代。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寺观志》与《坛庙志》记载,标明为明代所建的,有以下庙宇。

一、大禹庙,在中河街(原县供销社处),建于明代。二、梓潼宫,在石鱼山腰,正德年间(1506—1521)建。三、城隍庙,在北街(今赤城幼儿园处)朱元璋诏令各府、州、县祀城隍神,各地先后建立。四、武庙,在北街与顺南街交界处,初建于明代,于原古南寺旧址建立。五、观音堂,在东门外观音街,建于明代,康熙三年(1664)重修,李际明有《重修观音堂并置学田记》。六、香城寺,县西五里(今附西),崇祯十一年(1638)建。道光二十二年重修。七、转水寺,县西北十里(今附西),建于明代,康熙五十五九年重修。八、能仁寺,县北八里(今附北),正统年间(1436—1449)建。九、永镇庵,县北十里(今附北),一名谢家庵,崇祯九年(1966)建。十、灵鹫寺,县北十二里(今附北),一名张家观,明时创建。十一、壁山寺,县东十五里(今新会),建于明初,万历四十年(1612)重修。十二、普安寺,县西南十五里(今上游),洪武四年(1371)建。十三、金山寺、县东南二十里(今下东),弘治年间(1488—1505)建。曾世骥有《三修金山寺记》。十四、华林寺,县西南二十五里(今宝梵镇,俗称华莲寺),嘉靖年间(1522—1566)建。十五、定静寺,县西三十里(今宝梵镇),明时建,有壁画,价值与宝梵寺壁画同。十六、慧林寺,县西城山下小高沟(今明月镇),成化二十一年(1485)建。十七、雨泽庙,县西三十里麟兽山(今明月镇),嘉靖年间建。十八、祐圣寺,县北三十五里(今罗戈乡),建于明初、成化年间(1465—1487)重建。十九、川主寺,县北四十里(今文井镇),洪武年间(1368—1398)建,康熙元年(1662)重修。二十、宝坛寺,县西七十里,建于明初,兵燹后仅存基址。清代重修时,掘地得古钟,约重七、八百斤,有文曰:“大明宣德九年(1434)八月铸。”二十一、五显寺,县西八十里,天福镇西,一名五显庙,建于明初,天顺年间(1457—1464)重建。二十二、法华寺,县西九十里马堵山走马窑(今大英县回马镇),嘉靖十一年(1532)建,钱氏世陶于此。二十三、光梵院,县南一百一十里(今任隆镇)明时建。二十四、宝林寺,县南一百一十里(今任隆镇)建于明初,隆庆四年(1570)重建。二十五、毗遮寺,县南一百一十里(今任隆镇),建于明代,雍正元年(1723)重修。二十六、龙皈院,县南一百一十里全龟山(今金龙乡),弘治年间建。二十七、南溪院,县南一百一十里(今高坪镇),建于明初,成化十年(1474)重修。二十八、慧严寺,县南一百二十里(今高坪镇),正统年间建。二十九、新开寺、县南一百二十里(今旌忠乡),建于明代,雍正三年重修。三十、定水寺,县南一百三十里(今荷叶乡),正统年间建。三十一、尊圣寺,县东南一百四十里,嘉靖二十二年(1543)建。三十二、普德庙,县东南一百三十里,钟山镇(今蓬南镇东升),崇祯年间(1628—1644)建。三十三、朝阳院,县东南一百四十里(今农兴乡),嘉靖年间建。三十四、莲池寺,县东南一百五十里,建于明初,崇祯七年(1634)重修,有碑记。三十五、毗卢寺,县东南一百五十里,建于明初,成化年间重建。三十六、崇报寺,县西一百二十里(今大英县隆盛镇),万历二年(1574)建。三十七、楠木寺,县西一百四十里,建于明代,雍正七年(1729)重修。唐永健有《重修楠木寺正殿碑记》。三十八、圆通寺,县西一百四十里蟠龙山(今大英县金元镇),创自永乐十四年(1416),明玉述有《重修圆通寺正殿香龛记》。三十九、金文寺,县西一百六十里宝盖山,一名高寺,建于明初,正德六年(1511)重修。谭缵有《宝盖山金文禅寺记》。四十、归乡寺,县西一百六十里,隆庆四年(1570)建。或作“归香寺”。四十一、承天寺、县西一百八十里(今大英县天保镇),宣德年间(1426—1435)建。四十二、崇因寺,未说明里程,景泰年间(1450—1456)建,万历十六年(1588)重修,遂宁进士黄若榛有《重修崇因寺记》。四十三、洪兴寺,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县境内),建于明代,雍正年间重修。四十四、宝珠寺,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县境内),建于明代,康熙四十三年(1704)重修。四十五、凤仙院,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县境内),俗呼张家寺,天启年间(1621—1627)建。

康熙本《蓬溪县志》还载明代蓬溪有“蓬莱八景”:赤城返照、高观鼓响、南寺晚钟、仁和夜雨、利国风筝、龙马现瑞、佛岩夜灯、蓬莱三岛。并说:“前人有八景诗,今不可考。”

六、清代的蓬溪县

明末清初,四川遭遇到长达三十多年的战乱,崇祯十年(1637),李自成一部入川北,并经过遂宁、蓬溪。张献忠一度攻入四川,十二月,其部将刘进忠率众入蓬溪。张献忠继而又转战湖北、湖南。十七年,再次攻取四川。随后在成都自立为帝,国号大西,年号大顺,时为清代顺治元年(1644)。三年,清兵入川,张献忠由川西转战至川北,经蓬溪县城至文井。然后再入西充,于凤凰山中箭身亡。川西北一带,人民逃亡大半,不少地方已成无人之境。遂宁屡受兵灾,城池毁坏,人口锐减。顺治十年(1653),省遂宁县,将其境划归蓬溪县管辖。十七年,清兵平定全川,才又恢复遂宁县的建制。

康熙十二年至二十年(1673—1681),经吴三桂之乱,战祸涉及四川大部分地区,引起人民再度大逃亡。据道光本《蓬溪县志·户口志》记载,明代后期,潼川府八县共有人丁(20—60岁男性有劳动力的人口,即纳税人口)五万二千七百余,县平人丁六千五百八十余。这时,蓬溪仅有人丁九百九十三丁。减少了约八成五。

康熙二十九年,规定他省人民携带妻子入川开垦居住者,准其入籍,并准其子弟参加科举考试。四十八年,蓬溪县安插新来民曹石友等三百五十余户。从全省整个移民人口来看,江南各地吴、楚、闽、广、滇、黔都有,但以两湖、两广、江西、福建等省为多,故俗称“湖广填四川”。如蓬溪县城后来就有广东会馆、两湖会馆、江西会馆、陕西会馆等组织,实际上这就是同乡会。

雍正七年(1729),奉行清丈(丈量土地、厘清人口)。乾隆五年(1740),定外省入川民众同土著一体,编入保甲。蓬溪县在旧额人丁的基础上,增添承粮花户李可柏等四千五百九十九户。也就是说,蓬溪县的移民共达五千户左右。五十一年(1786),蓬溪县造报旧额增添人丁一万六千一百一十二丁。如加上妇女、老、幼、病、残,总人口当有四万人左右。嘉庆五年(1800),蓬溪县造报旧额增添户口二万八千九百零五户,男四万七千二百九十一丁,妇四万四千三百三十七口。如再上老、幼、病、残,总人口当为十一万多人。道光五年(1825),蓬溪县旧额增添户口五万三千二百一十五户,男七万八千一百二十八丁,妇七万三千二百一十四口。如再加上老、幼、病、残,总人口当为十八万多人。据《蓬溪近志·户口》记载:“宣统元年(1909),准备立宪,各省州县遵办选举各级议员,视人口之多少定议员之名额,蓬溪县人口,报总数三十万。当时变法创举,各项新政,动必筹款。……多怀疑虑,匿报不实……此三十万丁口之数,当非核实也。”说明远不止三十万。

行政区划与体制

清代的行政区划,沿袭明代,全国仍设布政使司,称行省。据《清史稿·地理志》记载:“潼川府,中,繁难。领县八。三台,繁难;射洪,繁难;盐亭,简;中江,难;遂宁,繁难;蓬溪,繁难;安岳,繁难;乐至,简。”按:上、中、下、繁、难、简,是清代对府、州、县的综合实力强弱等级的标志。蓬溪等五县,为八县中较好的县。又载县城四周的山:“蓬溪;东,蓬莱山、赤城山;西,龙门山;南,铜钵山;北,石龙山;西北,龙马山。”

县以下,康熙时设六乡、二十四场。六乡同明代,为仁和、鹤鸣、蓬溪、茸山、安通、永安。二十四场为:茶店子、文井场、锣锅场、小潼场(今鸣凤)、兴隆场(今翻身)、任隆场、黄泥场、蓬莱场(道光时更名为蓬南场)、高坪场、米心溪(今潼南境)、鱼溪口(今潼南玉溪口)、古溪河(今潼南境)、观音场(今潼南境)、隆盛场、板桥场、槐花铺、明月场、常乐场、天福镇、康家渡(今红江)、玉隆镇(今大英县民主)、蓬莱镇(今大英)、大堰场(今大英卓筒井镇)、河边场(今大英境)等场镇,每十天有三天场期。

道光时,废六乡,分全县为县城与五路、十三甲。县城四周为五路,十三甲为:二甲  县城与附城五路(上东路、下东路、南路、西路、北路);三甲  板桥场、槐花场、文井场、锣锅场;四甲  小潼场、明月场;五甲  康家渡、天福镇;六甲  钱家井(今大英);七甲  高坪镇、米心溪(今潼南)、玉溪镇(今潼南);上南八甲  大石桥;下南八甲  蓬南场、二郎场(今合川);西八甲  常乐寺场、任隆场;北八甲  兴隆场、黄泥场、古溪场(今潼南)、安福场(今南充);东八甲  太平场、三合场、太和场(均今潼南);九甲  隆盛场、蓬莱镇、大堰场、河边场(均今大英);十甲  石板滩(今大英)。全县除县城外共二十九个场镇。

咸丰九年(1859),太平天国友军蓝大顺在四川与清军作战,四川又推行团保制,进一步严密控制地方。蓬溪县设县团保局,下面分设中、东、西三乡团保局,共辖五十个团保办事处。除附城五路无场,其余大都设于场镇。因而又新建了一些场,并将县城命名为城厢镇。从此,县以下行政机构与场镇合而为一体。同时,在各场镇所辖形势险要处设寨。

据《蓬溪续志·疆域》记载:“民所聚居,曰城及河街,曰附城五路,曰三乡场市,各有其团与寨,皆保障之资也。”“城内居民八百余家,河街居民千余家。”即城厢镇的总户数。中乡团保局,驻县团保局。下辖城厢镇(驻药王庙,6团1寨)、上东路(驻什圣庙,12团2寨)、下东路(驻土主庙,11团2寨)、南路(驻天后宫,12团2寨)、西路(驻吕氏祠,14团3寨)、北路(驻永镇庵,13团5寨)、小潼场(15团6寨)、文井场(15团4寨)、锣锅场(5团3寨)、板桥场(8团1寨)、槐花场(9团3寨)、明月场(11团9寨)、常乐场(13团5寨)、天福镇(14团1寨)、康家渡(8团2寨)、大石桥场(后分建回龙场,25团5寨)、会龙场(今回水,11团4寨)等十七个团保办事处。(括号内分建场,为从属性,暂不另设办事处。下同)共202团、58寨。西乡团保局,驻蓬莱镇。下辖法严寺(今回马,5团1寨)、钱家井(4团2寨)、石板滩(10团11寨)、华严寺(今通仙,5团)、玉隆场(今民主,8团1寨)、隆盛场(42团2寨)、蓬莱镇(27团1寨)、圆通寺(今金元,11团)、承天寺(今天保,23团7寨)、大堰场(今卓筒井镇,20团4寨)、河边场(34团9寨)、观音寺场(今五方,19团2寨)、昙智寺(今智水,11团1寨)、玉峰场(11团,1寨)等十四个团保办事处。共230团、42寨。东乡团保局,驻蓬南场。下辖吉星场(8团3寨)、兴隆场(今翻身,4团1寨)、任隆场(16团2寨)、高坪镇(后分建集凤场、永兴场今新开寺,20团3寨)、莲米溪(今荷叶,4团)、米心溪(17团5寨)、玉溪镇(19团1寨)、桂林场(7团)、观音场(14团)、太和场(19团2寨)、黄泥场(7团1寨)、金龙场(2团)、蓬南场(后分建中和场、隆德场、42团3寨)、古溪场(后分建人和场,30团3寨)、宝龙场(6团)、三合场(8团)、太平场(21团4寨)、二郎场(19团)、安福场(8团)等十九个团保办事处。(米心溪、玉溪镇、桂林场、观音场、太和场、隆德场、古溪场、人和场、宝龙场、三合场、太平场等今属潼南,二郎场今属合川,安福场今属南充)共271团、131寨。

《蓬溪续志·疆域》最后总结说:“凡县境之团,民居稠者,户逾二百,寡者不减百。凡城乡之团,七百有三,其民户八万六千四百。”就是说,全县有七百零三团,总人口至少在四十三万人以上。共建一百三十一寨。

光绪二十二年(1896),又在“西至凉水井(蓬溪射洪交界处),东至里坝铺,共六十二里的省行官道上建立五座哨楼,十二座更棚,并设置枪支、更柝(报警用),以维护县城安全。光绪三十四年二月,清廷颁布府、厅、州、县地方自治章程,为实行君主立宪作准备。据《蓬溪近志·自治》记载:“宣统二年(1910),知县杨开运遵照筹办城镇乡地方自治事宜,全县划分一城、四镇、五乡。城会,统城内外及附城东、南、西、北五乡。中乡,常乐场设镇会,板桥场设乡会,小潼场设乡会。东乡,蓬南场设镇会,古溪河设镇会,任隆场设乡会。,西乡,蓬莱镇设镇会,大堰场设乡会,石板滩设乡会。”“宣统三年正月,知县邹鼎祺复遵章选举县自治会议员,筹备县议事会。选举完竣,颁定期程,以九月召集成立。尚未举行,适七月省城铁路事变,因之停顿。”后来,就发生了辛亥革命,清运告终,民国成立。

职官设置

清代蓬溪知县、教谕、训导、典史,沿袭明代,各设署,署址亦明代旧址。据康熙本《蓬溪县志·公署》:“雍正八年(1730),在蓬莱镇添设巡检,建署。乾隆元年(1736)裁巡检缺,设盐大使,即以巡检署作盐大使署。又于乾隆二十年,裁本镇盐大使,改设县丞,即以大使署作县丞署。”又载:“盐大使于乾隆二十年移驻康家渡。”又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公署志》记载:“道光二十年(1840),设讯防把总,建署于城西印星山左。”蓬溪县共设县署、县丞署、盐大使署、教谕署、训导署、典史署、汛防把总署七个署。现据康熙本、乾隆本、道光本三部《蓬溪县志》与《蓬溪续志》的有关章节,综合整理如下。

一、县署,在政府街首(今天利商业街内),坐北向南,面向文昌宫(今下河小学)。知县一人,正七品,岁额俸银四十五两。额设衙役二十九名:二门子,十一皂隶(升堂时执棍站两侧,出巡时轿前喝道)八马快,七轿、伞、扇夫。续设衙役五十七名:仵作(验尸)二名,学习仵作二名,民壮八名,斗级(打斗量谷)一名,仓夫(守粮仓)二名,捕役四名,禁卒(监狱看守)十二名,更夫(每晚全城巡逻、打更)十名,铺司、兵十六名(分驻迓镇铺、槐花铺、粉壁铺、底塘铺、田家铺、里坝铺、大石铺、瓦店铺,每铺司、兵各一名。)共计八十六名,每名岁支工食银,学习仵作三两,民壮八两,其余均为六两。遇闰之年,每名增加银五钱(下同)。县署设吏九房,即:吏、户、礼、兵、刑、工、仓、盐茶、承发,各一人。选粮民充任,免其徭役,不支工食银(即今不脱产)。

清代蓬溪知县名录:郝宗福、师觉先、梁泰来(以上顺治)、刘邦贤、潘之彪、周甲徵、黄天麟、张世祺、王钟秀、徐缵功、姜元永、孔传熹、陈肇奎(以上康熙)。陈旭、程余庆、彭陟、王允诰(以上雍正)。王敬、胡书源、苏兆龙、盛英、罗学旦、国栋(满人)、孙彦颍、刘佩珂、陈望、谢泰宸、刘德钦(署,即代理)、简昌璘(署)、金玉(署)、林士莲(署)、王藻(署)、保明(署,满人)、刘德懋、许天泰(署)、刘佳琦(署)、裘允绪(署)、敬大科、廖以庄(以上乾隆)。李炘(署)、陈焕章(署)、曹歧山(署)、杨经纬(署)、顾小峰(署)、宋润(署)、宋维垣(署)、吕肇堂、赵凝(署)、张景槐(署,以上嘉庆)。孔昭焜(署)、张印贤、宋灏(署)、秦歧翔(署)、张其仁、刘有仪(署)、徐凝绩(署)、侯大受(署)、张嗣鸿(署)、张云行(署)、陈崇孝、吴章祈、徐杨文保(以上道光)。蒋若采、马宝书、陈庆熙、祝濂、预鼎(满人)、李燧(以上咸丰)。张长青、张峻、潘方来、潘先珍、福伦(满人)、刘善源、张启昌(以上同治)。袁师楷、戴启绅、顾怀壬、高维岳、敖立榜、张那钧、宋家蒸、赵源浚、陈溥、饶榆龄、郑铨、何远庆、姚汝翼、罗荣碧、张寿荣、张炘、曾传晋、何作照、蒋传燮、蒋承云、周学铭、罗桢、田耀焜、魏时璟、范秉坤、牟育、张俊生(署)、李寅生、韩克敬、牟思敬、朱庆年、许曾荫、吴震翮、黄寿松、萧家骏、杨开运(以上光绪)。邹鼎祺(宣统)。共112人。此外,道光时萧淦兼办二个月,徐钧兼办一个月。咸丰时,前后任之间,由县丞章藩代办一个月。以上三人,均未计算在内。

知县中政绩卓著的有:潘之彪、周甲徵、徐缵功、王允浩、盛英、谢泰宸、敬大科、李炘、吕肇堂、孔昭焜、宋灏、张其仁、吴章祈、徐杨文保、蒋若采、潘先珍、刘善源、宋家蒸、张寿荣、田耀焜等二十人。其中民为立祠纪念的有三人。如吕肇堂,“任蓬十年,勤慎如一日,……勤政爱民,去(离任)之日,士民遮道呜喑。”后来,“于文昌宫东偏立祠,肖像(画像)祀之。”这是为清官立生祠了。吴章祈,“重修县志,整饬武备,闾阎肃清,盗贼不敢入境……以疾卒于官,士民罢市往吊,追思不置,就龙神祠侧为祠,肖像祀之。张寿荣,亦以疾卒于官,民于龙神祠侧立祠,附祀之。其他虽未立祠者,亦政绩卓著,不一一列举。知县中任期最长的为敬大科,首任一次,回任六次(中间均有署理官),累计任期为十八年零四个月。其他任期长的有:周甲徵十四年,潘之彪十二年,国栋十二年,梁泰来十年。吕肇堂,任二次,累计八年零六个月。徐杨文保,八年零五个月。张其仁,任三次,累计八年零一个月。郝宗福七年,徐缵功六年。

二、县丞署,乾隆二十年(1755)建于蓬莱镇。县丞一人,正八品,岁额俸银四十两。额设衙役八名:一门子,二皂隶,四快役,一马夫。续设衙役三名;仵作一名,学习仵作二名。共十一名,每名岁支工食银,同县署。县丞署设刑房吏一人,选粮民充任,免其徭役,不支工食银。县丞政绩显著的有孙培远、章藩、灵寿、端秀等四人。

三、教谕署,在学宫左(原财政局处)。教谕一人,正八品,岁额俸银四十两。额设门役四名,门斗、膳夫各二名,共八名。每名岁支工食银六两。教谕署设学政房吏一人,选粮民充任,免其徭役,不支工食银。教谕中政绩显著的有樊宗源。

四、训导署,在学宫内明伦堂右尊经阁(今工商银行内与原财政局之间)。训导一人,无品级。雍正二年(1724),裁训导员拔管乐至县,并训导署为教谕署。

五、盐大使署。乾隆元年(1736)设于蓬莱镇,二十年,移驻康家渡,今红江。盐大使一人,正八品,岁额俸银四十两。额设门役六名:一门子,四皂隶,一马夫。每名岁支工食银六两。盐大使署设盐政房吏一人,选粮民充任,免其徭役,不支工食银。盐大使中政绩显著的有平元、沈贤修二人。

六、典史署,在县署前,仪门左,今天利商业街侧原教育局宿舍处,坐东向西。典史一人,未入流。岁额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额设门役六名;一门子,四皂隶,一马夫。每名岁支工食银六两。典史署设吏攒一人,选粮民充任,免其徭役,不支工食银。典史中政绩显著的有曹金。

七、汛防署,在小西街印星山下,原招待所餐厅后。道光年间设置。相当于今县人民武装部。把总一人。清代绿营(汉兵)军制,营以下为汛,设把总分领,职位在千总下(千总,把总,俗呼“总爷”),薪俸由绿营开支。

财税收支

据乾隆本《蓬溪县志·贡赋》与道光本《蓬溪县志·田赋志》记载:明代蓬溪额粮(定额公粮)二千二百九十二石有奇(一石为十斗)。清初四川人口锐减,未征输。顺治十年(1653),准四川荒地官给牛种,听兵民开垦,酌量补还价值(牛工钱)。四川民赋田每亩科银一厘五毫九丝至八分四厘九毫一丝,不等。康熙二十九年(1690),以四川民少而荒地多,凡流寓垦荒居住者,将地亩给为永业(即谁开垦就是谁的产业)。

康熙四十七年(1708),全县征地丁银(“摊丁入地”后,田赋与人丁银的合称)四百九十五两六钱三分六厘六毫。五十一年,令清查隐漏,入丁册定为常额。雍正六年(1728),奉文丈量。全县征丁条粮银三千七百六两七钱五厘三毫四丝有奇。乾隆五十年(1785),全县征丁粮银一万七百七十三两五钱一分七厘。并增加一五火耗银(赋税收散碎银两熔铸为锭时的损耗,按百分之十五计)一千六百一十六两二分八厘。遇闰加增银三百七十二两七钱六分四厘。征收丁粮银两,康熙时,除扣留春秋祭祀及廪生饩粮外,余俱尽数解赴布政司库,听候拔支。也就是说经费开支权集中在省布政司。各署官俸,每岁共支银一百九十六两五银二分。正、佐、教、杂衙门各役工食,每岁共支银七百三十两。于乾隆元年(1736)七月奉文,在本县应解地丁银内扣留支给。

本县旧额春秋二祭。文庙及山川、社稷各坛、祠,原编银五十七两、不敷,后追加一十六两,共七十三两,康熙五十年(1711)奉文,于本县地丁银内扣留备祭。武庙祭祀银,一十六两,于雍正五年八月奉文,照例于本县地丁银内,按年扣留备祭。

本县廪生二十名,每名岁支饩粮银三两二钱,共银六十四两。遇闫,每名增加二钱六分六厘六毫六丝有奇,共增加银五两三钱三分三厘。康熙五十年正月奉文,在本县地丁银内扣留支给。遇有丁忧事故(父母死亡),酌加,年终造册报销。如遇会试之年,有进京会试文武举子,应给盘费。以及每岁孤贫口粮,俱准于地丁银内扣支,因岁无定额,俟每岁年底,另案造册报销。

雍正七年,对原收一五火耗银,实行耗羡归公,尽数解送布政司库。另对各官设立养廉。这是清政府为了杜绝贪污受贿的一项措施。

知县一员,全年养廉银六百两。县丞一员,全年养廉银一百二十两。盐大使一员,全年养廉银一百二十两。典史一员,全年养廉银八十两。每岁共应支养廉银九百二十两,原在征收的一五火耗银内扣支,支剩银两解赴布政司库。乾隆五十一年正月奉文,将耗羡银两全行解赴司库收贮,各官应食养廉,由州、县按季备具文领,赴布政司库请领给发。养廉银中无教谕,大概是因教谕署系清水衙门,与权钱交易无关。知县养廉银为俸银的13.11倍,县丞、盐大使的养廉银为俸银的3倍,典史的养廉银为俸银的2.216倍,也是根据权力大小来定的。

道光时,对春秋祭祀银等项有所增减。春季,文庙祭祀银一十六两,武庙祭祀银一十二两。春、秋、冬致祭厉坛银二两。均在本县地丁银内扣留。文昌宫春秋祭祀银一十四两,文庙秋季祭祀银一十二两,社稷神祠坛祭祀银六两,孟夏致祭常雩(祭神求雨)银二两,共银三十四两。赴司请领。额养孤贫九名,日支口粮银一分,按日垫发,候地丁银全数批解后,赴司请领。

资遣会试文武举人,每名给银四两六钱一分;由县垫发,赴司请领。

盐业产销管理

据康熙本《蓬溪县志·盐课盐税》记载:“明时蓬邑盐井共计三千七百余眼,每年止纳盐课银七百六十一两九钱六分四厘四毫,本县并无征收盐税银两。迨明末战乱,人民死亡逃散,井灶崩塌无遗。”经康熙时逐步恢复。据乾隆本《蓬溪县志·杂税课程》记载:“雍正八年(1730),有盐井七百九十六口。乾隆二十三年(1758),已达一千二百六十一口。并在本县实行定额征收盐税。”道光本《蓬溪县志·盐政志》记载:“原额盐井一千二百六十一,共征课羡银四百零三两五钱二分。原额行销陆引(从陆路销盐出境通行证)五百九十一张,共征税羡截银四百五十三两八钱八分七厘四毫。原额行销黔水引(从水路销盐到贵州通行证)三百三十四张,共征税羡截银二千九百六十两九钱一分。共计税银三千八百一十八两三钱一分七厘四毫,俱起运驿传成都盐茶道库收贮,听候拨支。”

《蓬溪续志·盐法》记载:“盐厘者,始于咸丰六年(1856),正盐以斤计,榷银(专卖税)一厘,故曰盐厘。设局于康家渡及合川,委员征之。余盐斤榷钱四,县征于灶,而移于局。县盐之起征,自四月始。”说明开始实行榷盐(专卖)法,官收官卖。“光绪三年(1877)更章,官运局始设……设局(盐厘局)于县城,曰‘蓬中’;于河边场,并榷前之栏江河,曰‘蓬西’。各委员司之,以征陆路之盐。巴盐担征钱九十,花盐六十。移康家渡局于洋桃溪(今射洪洋溪镇),榷上游之盐。鬻于官运之余,即化私为官之所征,所谓票盐者也。”这样,蓬溪就设立了两个盐厘局,蓬中盐厘局设于县城西街;蓬西盐厘局设于河边场,兼管遂宁拦江一带。两局以涪江为界,康家渡盐厘局移至射洪洋溪镇,就不管蓬溪了。盐厘局设厘员,就不是盐大使了。这两个局,就是民国时期“蓬溪盐场公署”与“河边盐场公署”的前身。

《蓬溪续志·盐法》又载:“票盐既榷,贩者多绕越而行,以冀偷漏(贩私盐逃税)。”于是,设卡于茶店子、富垭口、分水岭(今新星乡)、里坝铺、高坟嘴、任隆坝,又添设于吉祥寺、小高岩、白塔寺以遏之(查禁没收)。据《蓬溪近志·盐政》记载:“蓬溪票厘,清末迭次增加。光绪二十五年(1899),巴盐一担完厘钱一百八十文,花盐一担完厘钱一百五十文。至辛亥(宣统三年1911),已增至巴盐担完厘钱六百四十文,花盐担完厘钱五百八十文。”

《蓬溪近志·物产》记载:“井灶烧水花盐以草,巴盐以炭(煤炭),近水利巴盐(煤炭由水路运来成本低)近山利花盐。巴盐水常咸,其淡者,则耗炭过多,仅堪为花盐耳,蓬莱镇、大堰场、河边场、水观音(今智水),皆巴九花一、天福镇亦然。常乐场则巴八花二、若上、下河街(各设有一盐垣)、文井场、锣锅场,则尽花盐也。”按:巴盐均提去了胆水,与花盐成色不同。

石城的修建

清代初期,县城的城墙仍沿用明代建的土城。因年久失修,土城倾圮殆尽。乾隆时仅存旧址,已算不上是城墙了。嘉庆二年,知县敬大科始于旧址上改建石城。敬大科带头捐出养廉银三百两,城中绅士、耆旧,均踊跃捐输,以为建筑并购置枪炮、火药、刀矛之用。择期十一月二十五日兴工。东南两方,依山势修建,墙高一丈六尺(清代营造尺,一尺等于0.32米,此为5.12米),宽一丈二尺(3.84米);西、北两方,傍水修建,墙高一丈八尺(5.76米),宽一丈三尺(4.16米)。周长七里三分,计六百五十九丈五尺(2110.4米),穿城(直径)一里八分半。城墙上垛口九百六十一个,每隔2.3米就有一个垛口。炮台三座,城门厚实,均用铁皮包,巨大铁钉钉。

工程刚进行了一年零四个月,除西门尚未竣工,其他三门,基本完成。东曰迎旭门、南曰来薰门、西曰金华门、北曰承恩门。嘉庆四年三月,敬大科就被调去署理屏山知县,这已是他第二次被调走。蓬溪知县由李炘署理,继续进行这项工程。李炘续修西门与四座门楼,并颜其额。东,“紫气长凝”;南,“仰望京华”;西“地接瑶池”;北“平临斗极”。嘉庆六年四月,当敬大科再次回任蓬溪知县时,石城已巍然高耸,焕然一新了。

黄金伟于嘉庆六年仲冬所撰的《重建石城碑记》,详记此项工程,并称:“是役也,贤侯(对知县的美称)之功德高深,直与蓬山并峙,溪水同流矣!”

李炘除续修城墙外,还创建了鳌峙堰,把城河的水关起来,解决了保卫城墙与人们生活用水的大问题。此外,其他善政也多,胥仁禧有《李炘鳌峙堰碑》、奚大壮有《心湖李公治蓬御寇略》记其事。敬大科与李炘,都是知县中政绩卓著的代表。

书院与义学

清代蓬溪县学,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学校志》记载:“县学额取八名,廪生二十名,增生二十名。二年一贡(向乡试与国子监推荐人材)。武童岁试额八名。”

蓬溪书院建设,始于明代,建有蓬莱书院、石鱼山书院二处。清代则建有二十一处。现据道光本《蓬溪县志·学校志》与《蓬溪续志·学校》依建成年代先后列于后:一、环溪书院,在西街(今下河小学内),嘉庆六年(1801),知县李炘建。李炘有《建环溪书院置买学田记》记其事。嘉庆二十三年(知县吕肇堂移建于北门外学署之右(今武装部),徐建永有《移建环溪书院记》。奚大壮有《环溪书院并义学记》。二、蓬山书院,在蓬莱镇(今大英县),嘉庆二十年,知县吕肇堂建。三、饮和书院,在县西八十里白土坝(今红江镇),嘉庆二十四年,知县吕肇堂建。原名凤山书院,道光四年,知县孔昭焜改名“饮和书院”。四、玉山书院,县东南一百六十里玉溪口(今潼南境),嘉庆二十五年知县吕肇堂建。五、集义书院,县东南二百一十里太和场(今潼南境),道光元年(1821)知县吕肇堂建。光绪十三年(1887),周龙山、屈溪禀县,移建于场左小巅禹庙之侧。六、潜德书院,县东南一百六十里金堆寺(今潼南境),道光三年知县吕肇堂建。七、里仁书院,县北云台观(今文井镇玉台村),道光十二年(1832)建。八、明月书院,在明月场,道光十七年建。光绪十七年(1891),迁于场后之燕窝嘴。九、崇文书院,在常乐场。嘉庆十七年,周家政、胡之升邀八十一家醵钱(集资)兴会,至道光二十七年(1847)始建。十、乐育书院,在常乐场净室堂之两庑。十一、象山书院,在石板滩(今大英县象山镇),咸丰元年(1851),钟瑞廷诸人建。钟瑞廷有《象山书院碑记》记其事。十二、龙翔书院,县东南一百四十里龙德场(今潼南县新华乡)。咸丰三年募建,其基为樊、唐、李三姓捐施。十三、云龙书院,县东南一百六十里古溪场西(今潼南县古溪镇),嘉庆中,夏建寅等偕乡先进集资创会,于咸丰三年始建。遂宁举人夏璜有《云龙书院记》记其事。十四、储英书院,在米心溪(今潼南县境)。同治八年(1869),蒋承琦等捐建。十五、凤山书院,在玉峰场(今大英县玉丰镇),同治十年建。曾昭大施得宇沟田一契,以助膏火(捐出得宇沟的田产作为学田,其出租所得作为常年办学经费)。十六、明德书院,在蓬南场之桑麻沟(今旌忠乡)。光绪五年(1879),蒲姓合族建。蒲含发,蒲合川共捐产稻百挑之田,以资寒士肄业膏火。十七、经义书院,在河边场(今大英县河边镇)西南二里许之河上沟。先是张秉谦诸人建经义斋。光绪七年(1881),秉谦之子张蓬山、梁丙寅,叶应筠、邵昌恒等募资就原地建书院。张蓬山有《经义书院月课会记》、钟瑞廷有《经义书院记(学规附)》。瑞廷及子永定、王汝霖、耿济瀛、杨培秀皆尝掌教,而唐慎修、朱钟琼募金佃田,以备文课奖资。十八、隆道书院,在任隆场,光绪九年,李维均、罗炳墀募建。知县宋家蒸有《隆道书院碑序》记其事。十九、文明书院,在蓬南场后,光绪十年募资建。知县周学铭有《文明书院记》记其事。二十、崇德书院,在隆盛场(今大英县隆盛镇),光绪二十一年,李世霖倡建。二十一、凤鸣书院,在小潼场(今鸣凤),知县张其仁之封翁(受皇帝敕封的父亲)竹轩助金创设。光绪二十二年(1896),知县周学铭修建。

除书院外,有义学。县城内外有二处,其他在小潼场、任隆场、黄泥场、蓬南场、古溪河、高坪镇、米心溪、玉溪口、太和场、太平场、槐花铺、锣锅场、明月场、大石桥、康家渡、蓬莱镇、河边场十七场,计共义学十九所。嘉庆二十二年知县吕肇堂,道光十七年知县宋灏陆续添设。

《蓬溪续志·学校》又载:“县境义学,旧有十九所。历年添设者五:上河街、下河街、板桥场、隆盛场、大堰场也。光绪二十二年冬复增设于西乡之观音场(今大英县五方乡),总为新旧义学二十五所,其修脯(办学经费)各筹于本境。而岁之孟冬,由县考择行学皆修(品学兼优)之士以为之师。”

书院二十一所,义学二十五所,几乎覆盖了全县,热心于兴办书院与义学的吕肇堂、李炘、宋灏、张其仁、宋家蒸等,皆为政绩卓著的知县。

科举取士

综合《蓬溪县志》康熙本《选举年表》、乾隆本《选举年表》道光本《选举志》与《蓬溪续志》、《蓬溪近志》的记载,整个清代,全县共有进士六人,人数比明代略有减少。但有举人六十四人,恩贡生二十五人,岁贡生一百一十九人,拔贡生七人,副贡生四人。合计二百一十九人,则大大超过了明代。另有武举二十三人。

六名进士简介如下:

一、蒲心豫,字则立,号有亭,乾隆甲子科(1744)解元(全省乡试第一名举人),乙丑科(1745)三甲第112名进士。历任山东青城县、观城县、湖南麻阳县知县。为官清廉自守,所至均有循吏名声,解组(最后一任移交官印)时,行李萧然,人皆叹仰。著有《归林集》诗赋行于世。

二、王旭龄,康熙壬子科举人王许之孙,癸巳恩科举人王飞鲲之子。字东升,号书山。乾隆甲子科(1744)举人,辛未科(1751)三甲第123名进士。任湖北房山县知县,有惠政,卒于官。贫不能治丧,士民感其德,为醵金资助,扶榇归里。闻者皆叹其清德。

三、蒲文甲,乾隆乙酉科举人蒲心浩之子,乙丑科进士蒲心豫之胞侄。初名剑芳,字震东。嘉庆戊午科(1798)举人,辛酉科(1801)三甲第76名进士。授内阁诰敕房中书舍人。历充方略馆纂修,实录馆分校,文渊阁检阅。稽查六部事务,军机处行走。著有《清平诗集》。

四、奚大壮,乾隆庚寅恩科举人继徽之子。字安止,自号雨谷。嘉庆戊午科(1798)举人,乙丑科(1805)二甲第89名进士。补湖北应城县知县。兴学育才,纂修县志,采办铜斤,赈灾平乱,皆有功。督抚交章保荐,奉旨,垂询官声。嘉庆二十二年(1817),撰升兴国州知州(从五品)。后以父疾,乞归养,囊装萧索,称贷以行。因知县李炘大有庇于蓬,为作保障纪之(即作《纪心湖李公治蓬御寇略》)。提学聂铣敏重其名,聘掌墨池书院。著有《文集》、《诗集》、《制义》、《试帖》、《雨谷时文》,编纂《应城县志》等,共二十三卷。

五、蒲预龄,同治丁卯科(1867)举人,戊辰科(1868)二甲第73名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辛未(1871)授编修。

六、何兆熊,字云帆,同治癸酉(1873)科举人,甲戌科(1874)三甲第53名进士,授礼部主事,后升郎中。

全省历科乡试中拔头筹者(第一名举人,俗称解元),蓬溪有四人。杨兆龙,康熙壬子科(1672)解元。梁再灏,康熙庚午科(1690)解元。蒲心豫,乾隆甲子科(1744)解元,次年中进士。徐建永,道光乙酉科(1825)解元。

清代蓬溪举人、贡生中,在外地为官任职的,有以下人员。

布政司参议一人(王许,从四品)。知府一人(李坤,从四品)。同知二人(郭际遇、朱坦能、正五品)。员外郎一人(纪大经,从五品)。知州一人(林光棣,从五品)。主事一人(吴思璘,正六品)。州同一人(郭尚仪,从六品)。府教授二人(蒲荐馨、杨兆伦,正七品)。知县十九人(杨荧白、梁再灏、杨舟、余藻、任铎、王履坦、蒲心浩、奚继徽、青文典、杨荣魁、李恩庆、李复庆、王镛、杜思柔、李维均、陈鼎、夏光鼎、曾世礼、梁寿珉,正七品)。中书舍人一人(钟瑞廷,从七品)州判三人(朱子勤、朱灏、王寿萱、从七品)。经历一人(蒲合成,正八品)。县丞四人(尚文、林沐勋、何其大、熊应华,正八品)。州学正三人(杨兆龙、熊祥谦、李树勋,正八品)。盐大使二人(杨希淦、曾世礼,正八品)。教谕十七人(陈鉴、杨大成、蒲有壬、任文、冯淳、王爱甲、蒲心谦、薛瑞、杨特升、庞敬、戴章甫、戴清珍、李敦培、李少白、胥仁禧、刘照藜、谭溶,正八品)。吏目三人(陈嘉谟、何致中、刘新民,从九品)。巡检一人(李国照,从九品)。州训导四人(王秉毅、陈启鹏、景大魁、钟永定,无品级)。县训导二十四人(周家政、曾世骥、马步青、白补衮、蒲念祖、何清涟、王止善、杨文言、奚仁哲、白居晟、杨居义、谢湛、唐元达、朱学魁、杜永昌、杜琛、周思渊、朱晖吉、曾子均、王文炳、梁仲舒、尹绍先、杨极、康际虞、无品级)。典史三人(邓毓南、朱芾、罗开端,未入流)。共计九十五人。

另有武官。守备一人(李学诗),参将一人(郭太平),千总一人(郭定甲),把总一人(尹中美),教官二人(陈鸿翥、覃怀瑾)、汛防二人(何大春、熊重洋),汛经制一人(胥应鼎)共九人。据《清史稿·职官志》记载:“总兵、参将、游击将军、守备、把总、无品级、不定员”。

以上文武官员,共计一百零四人。

邑人著述

蓬溪举人、贡生、进士,均为名流,或当官,或授徒,皆有著作问世。但无功名的人中,也不乏名士,其中一些人也有著述。现将清代凡有著述成书成卷者,列于下。

杨兆龙,著《杨兆龙诗集》;蒲心豫,著有《归林集》;奚继徽,著有《琴轩诗草》《鹤鸣草堂文集》;蒲文甲,著有《清平诗集》;奚大壮,著有《雨谷诗集》《雨谷文集》《制义》《试帖》《雨谷时文》;张昌泽,著有《学庸贯义》《会川制义》;张瑶,著有《琼山增订画谱》;蒲丙南,字癸济,著《存几希集》;杨希淦,著有《味鸥山房文集》四卷、《陇头吟》二卷;钟瑞廷,著有《易学探源》二卷、《易象显微》八卷、《学人要语》一卷、《道德经辑要》一卷、《阴符经注疏》一卷、《守寨方略备览》一卷、《兵法阵法纂要》二卷、《龙溪诗草》二卷;庞际超,著有《绿秀山房诗草》;张秉谦,著有《孽海慈航》《南宋忠义录》《立天维集》《懿训日钞》《亨吉斋垂裕集》六卷、《宗谱》三卷、《姓氏韵编》一卷;熊祥谦,著有《熊广文遗稿》二卷;聂金魁,著有《塾师觉后篇》、《敦本诗辞》;戴浚祥,著有《御贼方略》《印谭诗草》;刘炳廷,著有《刘氏文征》《藜照山房诗草》;王袞,著有《匏庵志异》二卷、《抱犊山房诗草》二卷;但立传,著有《经堂诗草》一卷;全纯煦,著有《学源统宗》、《医学探源》、《脉学探源》、《伤寒、金匮恒解》;杨义宣,著有《云栈诗草》四卷;钟永定,著有《养正诗选》六卷、《百孝诗图注》二卷、《百忠诗图注》一卷、《养正试帖》二卷、《龙溪诗草后集》四卷、《龙溪骈文》一卷、《续千字文》一卷、《孝经音注》一卷、《钟氏家礼》一卷、《钟氏续谱》十一卷、《砭俗韵言》一卷;陈鼐,著有《出塞吟》《南村诗集》;钟永猷,著有《鹤鸣书屋诗草》二卷;杨应祥,著有《倚竹窗诗草》四卷;梁仲舒,著有《樨香馆诗钞》、《英灵集》;钟永绍,著有《柳溪诗草》二卷、《龙溪千字文》一卷、《帝王歌谱》一卷、《忍让俗歌》一卷、《琴谱》一卷;杨家谟,著有《兰香诗集》;叶茎九,著有《问心斋诗钞》、《问心斋文钞》各一卷、《宗谱》二卷;吕怀嶲,著有《皇玉诗草》、《杜林挈要》;叶松涛,著有《柏塘诗钞》一卷、《柏塘文钞》一卷;黄和平,著有《心田诗草》;李克臣,著有《如璋诗稿》四卷;梁用光,著有《颐园诗文稿》二卷;但煦炎,著有《霍峰诗遗》一卷;曾宪庸,著有《南丰诗草》;曾世礼,著有《容园诗存》二卷、《容园文存》二卷、《嘉陵文征》二卷、《任黄合钞》一卷、《曾氏礼挈要》一卷;叶绍文,著有《鹤山碎墨》五卷、《续谱》四卷;萧宗藩,著有《训女篇》一卷;何成思,著有《回天要诀》一卷;叶光玖,著有《训子遗嘱》一卷;尹贞吉,著有《书法津梁》一卷;唐代俊,著有《石琴山房画谱》二卷;刘克全,著有《耕读家训》一卷;钟瑞浚,著有《书谱》十册;廖遇隆,著有《萃香文集》二卷;陈奕端,著有《养正诗钞》一卷、《北京医案》一卷、《关圣觉世经注证》一卷、《戒淫辞》一卷、《章甫遗集》四卷;周智端,著有《伤寒六经定法》一书。

四部县志

清代蓬溪共修成四部县志。

第一部书为康熙本《蓬溪县志》,蓬溪知县潘之彪修纂,成书于康熙十一年(1672)。康熙七年,潘之彪任蓬溪知县,深感蓬溪县情无史志可以查阅,决心修志。几年来广搜博采,储备资料。十一年,其友人华阳山人蒋超给他带来明代曹学佺著《蜀中广记》,其中载有唐代杨炯所作《遂州长江县先圣孔子庙堂碑》与其他有关蓬溪的史料。潘之彪据此与历年所搜资料,汇集成篇,自己作了序,并请蒋超作序,刻印成书。这就是“潘志”。康熙二十四年(1685),蓬溪知县周甲徵重校此志,略有变动,删去原序,加上自己作的序,刻印成书。这就是“周志”。康熙四十八年(1709),徐缵功任蓬溪知县,“潘志”与“周志”已在兵火中遗失。他先后从庠生何梦熊家与岁贡生杨其谠家找到“周志”与“潘志”的刻印本,两相对照,发现周甲徵“仅继刻潘诗数首而已”,而“周特将潘与蒋太史(超)两序改窜成文。且云:潘志遭兵燹后,百不得一,非我采猎不得传。未免掠美。今削周序,而仍将两原序录入。非敢彰周之过,实不忍设潘之功也。”徐缵功据二志进行增补,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修成。全书分上下两卷,列有建置沿革、分野、形胜、风俗、土产、城廓、山川、古迹、八景、学校、祠庙、陵墓、关梁、丁粮、盐课盐税、废迹、新建、县治、名宦列传、人物列传、忠孝、烈女、仙释、附记、录异、官守年表、科贡年表、例贡、流寓、艺文等三十九目。这就是现存的潘之彪修纂、周甲徵重校、徐缵功增补的康熙本《蓬溪县志》。

第二部是乾隆本《蓬溪县志》,蓬溪知县谢泰宸、教谕黄澈修纂、潼川府知府张松生删定并作序,成书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潼川府知府张松孙修成《潼川府志》后,依次亲临所属八县,督促修志。对蓬溪,檄令知县谢泰宸、教谕黄澈编修。二人网罗鱼猎、旁搜广采,修成初稿。复经了张松孙花两个月时间,亲手删定成书。张松孙,谢泰宸分别作序。报请省学政钱樾审定后付梓。志体仿《汉书》,先大纲,而分列细目。依照《潼川府志》,以土地、人民、政务三大纲,目以类聚。全志八卷,卷首列凡例,天文分野图、蓬溪舆图、城池图,共列疆域、山川、桥梁、沿革、城池、公署、场镇、古迹、寺观、土产、官师表、名宦、选举表、忠孝、烈女、人物、仙释、风俗、杂记、书院、学校、祀典、贡赋、仓储、杂税课程、兵事等目。

第三部为道光本《蓬溪县志》,蓬溪知县吴章祁、徐杨文保修纂,教谕盛大镛、周荣晋、县丞顾照江、武镇、盐课大使冯沣兰、席荣、典史于伟协理。成书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道光二十二年底,吴章祁任蓬溪知县,欲了解县情,遍寻《县志》不得。后多方搜求到乾隆本《蓬溪县志》。阅后,深感此志修志后已达六十年。这期间,可入志的事物,不知凡几,不可任其随时间而流失。遂于道光二十四年二月,在文昌宫成立修志局,首先捐廉俸以为倡导,为修志筹集资金。同时,撰写成《重修蓬溪县志启》、《重修蓬溪县志采访事略》,在全县广为张贴,发动县人提供各项资料。修志局分修、采、编人员,有教谕、县丞、盐大使、典史、以及恩贡生、廪生、生员、增广生等三十五人。道光二十五年,志已修大半,吴章祁因病逝于任所。徐杨文保接任知县,继续进行修志工作,于年内完成。全书分十六卷,凡例之后,列有疆域志、山川志、堤堰志、星野志、建置志、公署志、城池志、户口志、田赋志、仓储志、盐政志、物产志、职官志、政绩志、学校志、选举志、兵防志、武功志、祀典志、风俗志、忠义志、孝友志、烈女志、行谊志、人物志、仙释志、古迹志、寺观志、坛庙志、金石志、祥异志、艺文志等三十二目。卷帙浩繁,资料翔实,蔚为大观。

第四部是《蓬溪续志》,蓬溪知县周学铭总纂,知县罗祯(署)、田耀焜(署)、教谕张朝镛、县丞端秀、典史丁家杞襄纂。成书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光绪二十一年,周学铭任蓬溪知县,因感蓬溪已有三部县志,时隔五十余年,户口增加,人文蔚起,时移事易,变化多端。急需增辑补修,以免久而失传。之后两年中,对所有设施,亲作记录, 又多方寻访耆旧,了解记闻,均有简编记述。乃设立修志局,并亲撰《蓬溪募修县志启》,广发辖区各地张贴。为统筹修志款项,统一装订若干募捐册,交中、东、西三乡团保募捐。全县六百八十一团,每团募集一千二百文,以敷应用。修志局编辑有:举人熊祥谦、刘永茂,拔贡生钟永定,岁贡生杨应祥,廪膳生曾世礼,附学生何中权、张蓬山七人。采访人员有训导尹绍先,副贡生刘泽洋,拔贡生唐际虞,岁贡生李承敬,以及廪生钟永绍等十一人,庠生梁秉寅等三十人,监生唐代珍等二人,文童张鸿逵等十一人,共计五十八人。光绪二十三年冬,周学铭调离蓬溪。先后继任知县罗桢、田耀焜相继续修,于光绪二十五年成书。周学铭、田耀焜分别作序。全书十四卷,总目十四项,细目四十五项。这部志书的特点是,对前三志已载有的资料,不再重复纳入,而是续记续录。一切从道光二十五年写起,故称《蓬溪续志》。

新建与重修寺庙

清代新建寺庙,略多于明代。据乾隆本、道光本《蓬溪县志》与《蓬溪续志》记载,标明建于清代的,列举于下。

一、文昌宫,清代前期,同明代,以梓潼宫为文昌宫,每年祭祀文昌帝君均于此进行。乾隆本《蓬溪县志·祀典·礼仪》记载:“文昌宫,在治东石鱼山。”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均进行了补修。嘉庆二十三年(1818),知县吕肇堂,将环溪院移建于文庙右侧,于书院旧址建文昌宫(今西街原县中处),每年祭祀文昌帝君也改于此。二、三元宫,在上河街原工商联处,建于清初。三、三圣宫,在西街,傍西门倚山建立,创建于嘉庆时。四、濂溪宫,在上河街原建设局处,嘉庆年间建。五、南华宫,在上河街原芝溪粮站,嘉庆年间建。六、天后宫,在中河街今赤城镇政府,嘉庆年间建。七、万寿宫,在原下河街小学,嘉庆年间建。八、龙神庙,在石鱼山下今赤城榨油厂处,道光二十四年(1844)知县吴章祁建。吴章祁有《新建龙神庙碑记》记其事。九、东岳庙,在三路口原商业局,建于清代。十、南岳庙,在上河街原榨油厂,建于清代。十一、药王庙,在东街原公安局,建于道光元年(1821)。十二、财神庙,在南街今税务大厦,建于清代后期。十三、曾子庙,在西街中段原县中球场外,建于清代后期。十四、五显庙,在上河街今实验中学南侧,建于清代后期。十五、瘟主庙,在东街原矮子桥石梯中段东侧,建于清代后期。十六、火神庙,在东街丰泽庙内,建于清代中期。十七、吕真君庙,在丰泽庙后,建于清代中期。十八、衙神庙,在今北街工商局后,原称萧曹祠,建于清初。十九、泰山庙,即厉坛,在电影院原河边出口处,建于清初。二十、白蟾寺,在石龙山下,今看守所。乾隆十二年(1747),处士张云彪因拾金建修。二十一、盐神庙,在茶店子后山,建于清代后期。二十二、奎星楼,在石鱼山梓潼宫前,乾隆五十四年(1789)建。杨特升有《石鱼山奎楼记》记其事。二十三、鳌峙阁,即今奎阁,嘉庆六年(1801)知县李炘建。二十四、红庙子,县西北五里,建于清初,道光二十四年(1844)重修。二十五、灵芝寺,县北五里,建于清代。二十六、什圣庙,县东四里,建于清代。二十七、观音寺,县东八里,今上东,建于清代。二十八、佛光庙,县南五里,建于清代。二十九、胡家观,县南十五里,康熙八年(1669)建。三十、壁山庙,县北三十里,今新星,建于清代。三十一、观音寺,县北三十五里,今文井,乾隆五十二年(1787)建。寺有灵泉,人称“一碗水”。三十二、仙鹤庙,县西北三十五里,今新胜,建于清代。三十三、峨眉寺,县西北三十里,今槐花,嘉庆五年(1800)建。三十四、文武官,县西南四十里,今大石镇。旧为梓潼宫,供奉文昌帝君,雍正二年(1724),又塑立关帝像,因改名文武官。三十五、明月文武宫,建于清代。三十六、文井文武宫,建于清代。青于蓝有《文井场重修文武宫字藏记》。三十七、锣锅文武宫,建于清代。道光十八年(1838),增塑故川北总兵朱射斗像。三十八、护国寺,县西四十里,乾隆三年(1738)建。三十九、龙华寺,县南五十里,雍正七年(1729)建。四十、净德院,县南一百里,康熙五十六年(1717)建。四十一、高洞庙,县南一百一十里,今三凤镇高桥,道光八年(1828)建。邓志禹有《高洞庙记》。四十二、观音寺,县南一百二十里,今荷叶乡。建于清代。四十三、灵木寺,县南一百二十里,乾隆二十四年(1758)建。余崇年有《创修灵木寺碑》记其事。四十四、黄土观,县东南一百五十里,旧仁和乡(今潼南境),雍正三年(1725)建。四十五、文峰阁,县东南一百六十里,玉山书院前,旧天仙观废址(今潼南境),道光十七年(1837)建。四十六、金堆寺,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境),康熙五十二年(1713)建。四十七、慈光寺,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境)乾隆年间建。四十八、鲁溪寺,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境),乾隆十二年(1747)建。四十九、金龟寺,县东南二百里(今潼南境),康熙年间建,乾隆时重修。五十、乾明寺,县西一百五十里,今大英隆盛镇永前,康熙五十六年建。五十一、盘陀寺,县西一百六十里,雍正十三年(1735)建。“大雄宝殿”匾为县丞高大业书,杨大成有《盘陀寺记》。五十二、南府君庙,今大英县蓬莱镇,道光七年(1827)建,李新蜀有《南府君庙碑》记其事。五十三、观音寺,县西一百八十里,今大英五方乡,康熙五十一年(1712)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