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晓岚写的因果故事-神鏡照心

(2010-03-17 20:14:59)
标签:

如来藏讲堂

圆镜

殿阁

因果

乡试

朱介

杂谈

分类: 阅微草堂笔记

神鏡照心

 纪晓岚写的因果故事-神鏡照心

朱介如言,尝因中暑眩瞀,觉忽至旷野中,凉风飒然,意甚爽适,然四顾无行,迹莫知所向,遥见数十人前行,姑往随之。至一公署,亦姑随入,见殿阁宏敞,左右皆长廊,吏役奔走如大官将坐衙状。中一吏突握其手曰:君何到此?视之,乃亡友张恒照。悟为冥司,因告以失路状,张曰:生魂误至,往往有此,王见之亦不罪,然未免多一诘问,不如且坐我廊屋,俟放衙,送君返,我亦欲略问家事也。入坐未几,王已升座,自窗隙窃窥,见同来数十人,以次庭讯,语不甚了了,惟一人昂首争辩,似不服罪,王举袂一挥,殿左忽现大圆镜,围约丈余,镜中现一女子反缚受鞭像,俄似电光一瞥,又现一女子忍泪横陈像,其人叩颡曰:伏矣。即曳去。良久放衙,张就问子孙近状,朱略道一二,张挥手曰:勿再言,徒乱人意。因问顷所见者业镜耶?曰:是也。问影必肖形,今无形而现影,何也?曰:人镜照形,神镜照心,人作一事,心皆自知,既已自知,即心有此事,心有此事,即心有此事之象,故一照而毕现也。若无心作过,本不自知,则照亦不见,心无是事,即无是象耳。冥司断狱,惟以有心无心别善恶,君其识之。又问神镜何以能照心,曰:心不可见,缘物以形,体魂已离,存者性灵,神识不灭,如灯荧荧,外光无翳,内光虚明,内外莹澈,故纤芥必呈也。语讫,遽曳之行,觉此身忽高忽下,如随风败箨,倏然惊醒,则已卧榻上矣。此事在甲子七月,怪其乡试后期至,乃具道之。

【译文】

朱介如说:一年夏天,他中了暑,一时头晕眼花。恍惚之中,忽然来到一片旷野之中。清风飒飒,绿草如茵,十分快爽。举目四望,渺无人迹,竟迷失了方向。

 

忽然,他发现前方有数十人在走动,便姑且跟随他们后边。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处官府,那数十人走了进去,朱也随着走进去。

 

只见殿阁宏伟,厅堂宽敞,正殿的左右两侧都有长廊,一些吏役模样的人,正在忙碌奔走,来去匆匆,似乎是在为某大官升堂审案做准备工作。

 

这时候,忽有一吏役走来握住他的手说;  “老朋友,您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朱仔细一看,认出是已经过世的老友张恒照,他这才省悟,自己是到了阴曹地府了。便向张告诉自己因迷路来到这里的经过。  张恒照说:“生魂迷路,误入阴司,这样的事倒也常有。阎王爷就是看见了,也不会责怪,但免不了要讯问几句。为了少找麻烦,你不如暂且到我那廊屋里去坐坐。等阎王爷退丁堂,我再送你回去;也顺便问问我家里的情况。”朱点头称是,便被领进廊下的堂屋里。

 

刚坐一会儿,便听堂鼓轰鸣,皂役齐声呼吓,阎王爷已经升堂了。

 

朱介如禁不住好奇地由窗户眼向堂上偷看。只见刚才一路同来的数十人依次受审。阎王问些什么,他们答了什么,己听不清楚了。只见其中的一个人,他伸直脖子,昂着头,似乎是与阎王争辩,很不服罪。只见阎王把衣袖一挥,那大殿的左侧忽然出现丁一面大圆镜,直径足有丈余。那大圆镜中,顿时呈现出一名妇女被反绑着双手,正在受人鞭挞的场面。忽而,镜中又像电光似的一闪,镜中又出现一名妇女流着眼泪,忍受着被人强暴的场面。  那人看了,  立刻脸色苍白,趴在地上磕头,口称  “伏罪!”  阎王使命人将他拉下去。

 


     过了很久时间,审判才算终结。等阎王退了堂,吏役们散去,张恒照又来到堂屋,与朱介如说了一会儿话,也打听了家里的情况。朱把所知道的略说一二。张恒照听了不免叹息,摆摆手说;  “算了!不要再说了。不知道想打听打听,听了又无端地给人增添烦恼!”

 


    朱岔开话题,问道;  “刚才公堂上所显示的那画大镜,大概就是所谓的‘业镜”吧?”张恒照说:  “是的。”朱介如又问;  “镜里的影象,必象它的原形。  现在根本没有原形,怎么会出现影象呢?”张恒照说。  “人间的镜子只可照出人的外表形貌,而神明的镜子却可以照出人的内心世界.人每做一件事,他自己的心里都是非常明白的,也就是说,有心去做每一件事,都可能在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只消用  ‘业镜’  一照,  一切都会一目了然,  原形毕露。如果是无意中做了一些过失,  自己心中本来就没有这种印象,任凭‘业镜’如何去照,也看不见有什么影子。这是因为心中不存在这件事,  ‘业镜’  自然显不出影像来。阴间断狱,主要便是根据有心或无心来判断善恶。这一点你是应当认识清楚的。”朱又问:“神镜何以竟能照见人心呢?"

 

张恒照说;  “心,虽然是不可见的。但任何事物都可能在.心中留下了形迹。人死后体魄虽离,而性灵却是存在的。神识不灭,犹如荧荧灯火,永照不熄。照外没有遮蔽,照内则虚灵通明。这样,内外晶莹透澈,虽是极微细的事物,也会很清楚地显现出来。”张恒照说罢,便拉着朱走出来。他只觉得身体忽高忽低,忽上忽下,犹如一片随风飘摇的败叶。倏忽之间惊醒过来,却是躺在家里的床上.

 

这故事发生在乾隆甲子(公元一七四四)午七月,正是乡试开考期间。我曾纳闷朱介如为何来迟,他就绐我说了以上这个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