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靖远人马兆玉
靖远人马兆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28
  • 关注人气: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近作五首

(2014-02-10 00:22:07)

安窝村看落日

 

黄昏越加倾斜——再斜,再斜

再斜那只鹊巢就掉下来了

 

天空在用老人的表情喝红茶。平静的样子

发不出一点声音。既是神,侧转耳峰

也很能听出:端茶具添茶水颤微微的手

            还有多少皮肉

            贴紧骨头,不被散架

吮吸茶水时,嘴唇上的皱折,自然收紧

又舒然松开的、一些细微的声响与过程

似乎:喝茶从来用不着手、茶具、和嘴唇

似乎:在这里

用嘴喝茶的人是最愚蠢的人

 

我的心悬起来了——黄昏再斜、再斜一点

那只鹊巢就要真地掉下来了

 

如果那只鹊巢真要掉下来

那么

最先接住它的是那只系着白围裙的花喜鹊

还是那个名叫安窝村的小村庄?

 

对一朵啤酒花花朵的简约描述

 

曲形花轴披有梦的细茸毛,八到十六节曲节

为一朵花命定仪态、风姿、个性火焰

 

每个曲节上生四个小花柱

再各一枚小萼片

她的萼基上藏有玉石白银不可换取的小子房

子房黄金色

——胶状、粘稠、裹有一层月色之膜

那是初子默默积累心底的蜜汁和香韵?!

椭圆形、恐走漏心思的花片,由外向内

丰厚地、紧紧地包裹着

 

这是对一朵花的简约描述

生有四片小嫩叶的花柄

把她,灯笼一样挂在柔软的藤蔓上

整日整夜,她的蚀骨之香说着她的寂寞与成熟

 

看着她,我实在想不出:

谁的吻,能让一朵花幸福一生……

 

一节黄麦草

 

貌似:

一节耕种的间歇,一节烟岚余香

无语内部,却藏有

飘动的鸽群、云霞、丛林托举的一只鸟巢

貌似:黄金睡眠——憨朴。厚重。无语。甜美

记忆的陈述,却阐明:

一粒可贵的麦种可以统领世间成熟的颜色

貌似:风雨的骨头,流水的筋,野菊花失神走失的魂

相互依偎,彼此映衬,却从提及

土屋低矮、篱墙简约、乡路弯曲、月光洁白

艾与茅草都是玉米与苦荞的老亲戚

貌似:时光、节令、繁育、生死……都是身外事

散解了一片纯情的黄土、一群人粗糙的掌纹和脸

——恬静,不及物的样子

叫人一辈子也感觉不到

收获里一直埋藏着疚心的艰难,和一种

刻骨的酸楚……

 

一朵蓝色的苦菜花

 

就把它当成一首诗吧!

把它一直用月光藏于内心

 

如果爱情在某个季节遇上了一场火焰

我的泥土,我的村庄,我要抱紧这朵蓝色的苦菜花

 

它:宁静淡然

与世无争的品质

 

可以为死者安梦;也可以为活着的人

慢慢疗伤

 

山葡萄记忆

 

菊花是一群鱼的眼睛

山药豆跷着脚尖在崖畔上喊谁的乳名?

——哦,山葡萄怎么这么酸!

 

穿堂风翻过门槛,钻出毛丫家的玉米地

——哎哟,地太软,鞋子拔不出来了!

一泡尿浇灭野火——甜玉米怎么这么粘牙

 

小花猫从粮仓上跳下来嫩冰草的午后

三瓣嘴的白兔子,红玛瑙似的胡萝卜

那只长有肉铃铛的老山羊:节节草和蒲公英

谁的儿歌最先抚平奶奶额头上的皱纹……

 

赤着身子奔跑的黄土喘着苦菜汁一样的乳香

一个猛子从河水里钻出来

刚刚学会嚼食秫秸的黑牛犊,突然

笑那睡在草捆边的二狗子

奶奶揭去扣头的大瓷碗他的脸上

糊了一脸玉米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