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无为诗论
张无为诗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338
  • 关注人气:7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周刊》第351期

(2019-03-24 21:59:58)
标签:

诗歌周刊

分类: 中国诗歌流派网

 

《诗歌周刊》第351

原创: 诗观止 诗歌周刊 今天

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YgiBfW9YFXiTjrNMEBuU4A

《诗歌周刊》第351期

2019(351

   

 

特别报道

 

81位诗人获《诗歌周刊》

2018年度诗人提名

31位作者获《诗歌周刊》

2018年度批评家提名

《诗林》“中国诗歌流派展”

第二期推荐“发现”诗群作品

 

 

原创诗歌

 

山东石棉/诗八首

皮旦/诗八首

李飞骏/诗五首

养心兰/诗五首

拾荒/诗三首

古岛/诗三首

刘永军/诗三首

离若/诗三首

钱松子/诗三首

陕西姜华/诗二首

薛定谔的猫/诗二首

涛声/是煤油,让我们记住了饥饿

黄锡锋/一片叶子掉下来

姚夜/博尔赫斯

草山/老了

正月/感谢犹大

雷鸣/禅音

大漠风沙王峰/走过

鵎鵼/我被迫,退出我的身体和姓名

曹玉治/我异样的乡愁总是坐立不安

陈中明/时间的牙齿



 

微诗

 

黎落/微诗四首

尘凡无忧/微诗四首

澧有兰/微诗三首

沙漠/微诗三首

耿文/微诗三首

侯培云/微诗二首

岷江一苇/微诗二首

舟自横渡/微诗二首

关门雨/微诗二首

黄前/微诗二首

迎头浪/微诗二首

山东永清/微诗二首

哑榴/微诗二首

药药/观雨

断流枫/对联

花信风/桃花开的时候

气化散人/春风不吹牛

涛声/共享单车

黄玉生/二十四史

一面镜子/葬礼

 

 

中国诗歌版图•江苏扬州篇(下)

 

扬州诗歌略图/组稿:宗荣明 撰稿:孙德喜

汪向荣/诗六首

王嘉标/诗五首

苏若兮/诗五首

钱素琴/诗六首

袁伟/诗四首

小南/诗五首

张庆/诗五首

向翔/散文诗四章

晓玉/诗三首

白云悠悠/诗五首

朱荣/诗六首

晴兮/诗三首

钱芳/诗二首

慧君/诗三首

宗荣明/诗五首

 

 

散文诗界

中国网络散文诗赛23期获奖作品

 

安康古月/玉门修辞

晓池微澜/湖水帖

谢新政/乡村的夜晚

姜华/衙门口

胡有琪/永定河

白炳安/青花瓷的诉说

荷花/雪花还未走出冬天

 

 

微群诗选

 

陈红为/情人节之夜

黑眸/清明雨

曹永红/又一个春天

沙柳清清/春分

乌吉斯格朗/一滴泪

蔚霐/雨水谣

漠漠/元宵节

缘圆/也说女人

崔志军/盗墓者

穆高举/天籁

张翠红/草原的夜

栗俊青/不信青春唤不回

 

 

诗歌评论

 

王恩荣/一个孤独的思考者

方世开/“新诗”百年,几个问题的思考

李威/诗评二则

 

 

博客诗选

 

李继宗/花开

秦歌/胭脂沟

董晓平/交代

 

特 别 报 道

1

81位诗人获《诗歌周刊》2018年度诗人提名

  截止2019310日,《诗歌周刊》2018年度人物评选共收到100多份推荐、自荐邮件和跟帖,经评委会初选,有81位诗人符合评选条件,获得《诗歌周刊》2018年度诗人提名,现将名单公布如下(按拼音排序):

  阿登、阿天一、白象小鱼、班琳丽、包尘、宝昌、北方雪狐、曹三娃、草帽、草屋、成小二、楚木、大连点点、大漠风沙王峰、灯木、范蓉、方世开、孤山云、关门雨、贵州张世德、郭金牛、行顺、何小龙、黄六七、黄锡锋、黄玉生、江苏刘季、静夜听雨、卡卡、雷文、李栋的独轮车、李飞骏、李虹辉、澧有兰、辽东天赖、刘郎、刘频、刘思承、刘炜、龙玉薛、泸州曾一、马结华、马维驹、梦兮、皿成千、南国杜鹃、皮旦、气化散人、沙漠、陕西姜华、神青赶、沈慧琳、施义、拾荒、叔苴妹子、宋煜、孙成龙、涛声、王登学、王海云、王全安、韦笳、围围、我是阿色、西木、小北、小雪人、许剑桐、严小妖、杨祥军、养心兰、姚夜、一面镜子、易巧军、逸鸥、袁文章、正月、钟磊、舟自横渡、朱建业、邹黎明。

  

说明

1、这是第一次公布提名名单,如发现有不符合评选条件者,此前已推荐而遗漏者,以及不同意被提名的诗人,请跟帖提出或发邮件至hqchf@sina.com邮箱;

2、尚有很多符合评选条件的作者,因未收到推荐或自荐,而无缘提名;

3、有些被推荐的作者,经查在诗歌周刊和诗日历发表的现代诗作品数量未达到提名要求而未被纳入提名;

4、被推荐的《诗歌周刊》年度人物评委未列入提名;

5、已当选的往届《诗歌周刊》年度诗人本届取消提名。



 

评委会

 

 

主任:

韩庆成(《诗歌周刊》主编)

 

委员:

张无为(《诗歌周刊》副主编、赤峰学院文学院教授)

曹 谁(《诗歌周刊》副主编、《大诗刊》主编)

宫白云(《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

陈红为(《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群组主编)

老家梦泉(《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博客主编)

梁树春(《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副主编)

忘了也好(《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编辑)

张二棍(《诗歌周刊》2013年度诗人)

陶 杰(《诗歌周刊》2014年度诗人)

山 月(《诗歌周刊》2015年度诗人)

李不嫁(《诗歌周刊》2016年度诗人)

薄小凉(《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

宗小白(《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

 

 

往届年度诗人

 

2013年度诗人张二棍

 

2014年度诗人陶杰

 

2015年度诗人山月

 

2016年度诗人李不嫁

 

2017年度诗人薄小凉

 

2017年度诗人宗小白

 

2017年度诗人山东石棉

 

 

2018年度人物评选启事

 

 

  《诗歌周刊》2018年度人物评选,分三个奖项分别进行。2018年度诗人评选,将延续2017年度评选办法,推选一至三位。2018年度批评家评选,将保持20162017年度评选办法,推选一位。2017年度的第五届致敬诗人评选,评委会主任先后提名两位诗人,第一位诗人因评选存在巨大不确定性,内部讨论时,最后时刻放弃提名;第二位提名诗人因个人原因未在有效时间内回复。为保持年度和届数的一致性,评委会决定《诗歌周刊》第五届致敬诗人空缺。2018年度评选第六届致敬诗人,延续往届评选办法推选一位,由评委会主任提名人选,交评委会审议决定。现将2018年度诗人、年度批评家推选细则公布如下:

  1、被推选人不限性别、年龄、国籍,年度诗人候选人须在2018年《诗歌周刊》或《诗日历》累计发表诗歌作品15首以上(含15首,重复不计,下同),年度批评家候选人须在《诗歌周刊》或《诗日历》发表诗歌评论4篇以上;

  2、推选分两组进行,第一组为《诗歌周刊》、《诗日历》编辑推选;第二组为读者推选(含自荐)。推选请注明被推选人姓名以及作品在《诗歌周刊》、《诗日历》发表的期数,发至邮箱:hqchf@sina.com。推选截止时间为2019310日;

  3、由《诗歌周刊》、《诗日历》编辑团队和历届年度诗人组成评审委员会,投票决定当选人选;

  42019410日(《诗歌周刊》创刊日)前后,在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微信(《诗日历》)、博客,同步网络发布评选结果。适当时间,举办2018年度诗人、年度批评家和第六届致敬诗人颁奖典礼;

  5410日前后的《诗歌周刊》,将把2018年度诗人、年度批评家、第六届致敬诗人列为封面人物,发布年度人物简历、当选感言、当选作品、访谈,以及由20位诗人、批评家、编辑分别撰写的评荐词。《诗日历》也将分期发布上述内容。

 

《诗歌周刊》年度人物评审委员会

201915

 

 

2

31位作者获《诗歌周刊》2018年度批评家提名

  截止2019310日,《诗歌周刊》2018年度人物评选共收到100多份推荐、自荐邮件和跟帖,经评委会初选,有31位作者符合评选条件,获得《诗歌周刊》2018年度批评家提名,现将名单公布如下(按拼音排序):

阿依古丽、大畜、大河原、戴云山、复活、古不为、古岛、黄土层、冀卫军、江苏哑石、雷鸣、李明春、梦的门、潘志远、齐凤池、秋水岸、群言堂笔、蛇珠、世宾、孙建军、陶发美、王恩荣、王居明、徐敬亚、玄荒、杨光、幽林石子、岳维栋、云朵、翟永立、张雷。

 

说明

1、这是第一次公布提名名单,如发现有不符合评选条件者,此前已推荐而遗漏者,以及不同意被提名的作者,请跟帖提出或发邮件至hqchf@sina.com邮箱;

2、尚有很多符合评选条件的作者,因未收到推荐或自荐,而无缘提名;

3、有些被推荐的作者,经查在诗歌周刊和诗日历发表的诗歌评论作品数量未达到提名要求而未被纳入提名;

4、被推荐的《诗歌周刊》年度人物评委未列入提名;

5、已当选的往届《诗歌周刊》年度批评家本届取消提名。



 

往届年度批评家

 

 

2016年度批评家陈仲义

 

2017年度批评家耿占春

 

 

《诗林》“中国诗歌流派展”

第二期推荐“发现”诗群作品

 

 

 

【简介】

 

  “发现”诗群,系中国诗歌流派网《发现》(原《新作时评》)栏目推介的诗人群体。本栏目因在诗坛率先“发现”余秀华而颇具声名,中国诗歌流派网和《诗歌周刊》也因此成为国内最早向全国重点推荐余秀华的媒体。栏目创办五年来,以从草根诗人中“发现”新人为唯一愿景,先后发现、推出张二棍、陶杰、山月、李不嫁、石棉、刘郎、薄小凉、阿色、宗小白等实力诗人。

  “发现”诗群有几个共同特点,一是相近的诗性追求;二是以“直白的诗意”为特征的美学风格;三是作者被推荐时均以中国诗歌流派网为发表作品的主要平台,是典型的新媒体诗人;四是他们被推荐后大都引起传统媒体和诗坛关注,不少诗人此后获得多种诗歌奖项。

 

 

【作品】

 

青衫集

 

薄小凉

 

 

他一定是善饮的

但只浅醉,微醺

他的绿栅栏一定是最矮的

但木门是闭着的,灯是开着的

他常常若有所思。但当他观望我时

我一定是慌乱的:

他有一双狡黠的眼睛,并

俯下身来

 

我以为他要吻我

他只是迷人的

一笑。背过去的手

拿着一枝小桃花,也不是

给我的

 

气死啦,气死啦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男人

更可爱,更可恨

可我爱着他们

可恨的那一部分

 

 

风继续吹

 

余秀华

 

 

懒于提及命运了,抹掉下一个拐弯的标记

那些颠沛流离无法多重复一次:这不能对抗的虚无啊

只有苍山依旧,在黄昏的水面留一次倒影

 

而我爱的,一直有一种永恒的危险

在梦里看见的那些弯曲,与泯灭保持了恰好的警惕

也如这孤独,保持着对人世的谨慎

 

在风口翻开口袋,还有摇曳的半截蜡烛

该照亮什么由我选择了

但是我仅仅对它的火焰出神:这却不是我离去的方式

 

一些花还在开,如同谣言,也如同谎言

风如果吹不到我的伤口和痛楚

又何需一直吹

 

 

禅院饮茶记

 

李不嫁

 

 

恕我是个俗人,不参禅,不礼佛

平日里不习茶道

松树下耗去一下午大好时光

方顿悟,投茶入沸水,即地藏王菩萨

只身一人,赴汤蹈火入地狱,去救度鬼魂

 

恕我以茶代酒

敬这位长相奇崛的兄弟

因他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恕我还在人间活着,使他继续受折磨

因他还说道,地狱中只要还有鬼一个,就永不成佛

 

 

浮尘记

 

阿色

 

 

杨絮飘飘

哭了一夜的青楼女子

变换了自己的发式

走下楼来

 

透亮的露水 搭着草叶

没有记住面容的男子

早已骑马远去

 

现在

我们来看她藏匿于裙下的双脚

一点点搬动

五月的阳光

 

一些杨絮 迈入我的店门

店门外

种着一棵快要红了的桑椹

 

 

玉门关的风

 

陶杰

 

 

我在一首诗中写道

春风一吹到玉门关就变成了秋风。

也许还有太阳,一出来

就有夕阳的味道

不必担心,人来到玉门关并不会

一下子变老,但你身上

叮叮当当的饰物会突然哑掉

一些花花绿绿的念头

会像晚年一样黯淡下来

你从人群里走出来,我们

变成我,沙变成沙漠

在玉门关,比沙漠辽阔的风

拧成一股向你吹来

然后,带着你的体温

吹向东西南北,吹向那些

正在枯萎的事物。你还看见

有一阵风直接吹进泥巴黑暗的内心

闪电般照亮一粒正在发芽的种子

 

 

入林记

 

张二棍

 

 

轻轻走动,脚下

依然传来枯枝裂开的声音

北风迎面,心无旁骛地吹着

倾覆的鸟巢,倒扣在雪地上

我把它翻过来,细细的茅草交织着

依稀还是唐朝的布局,里面

有让人伤感的洁净

 

我折身返回的时候

那丛荆棘,拽了一下我的衣服

像是无助的挽留。我记得刚刚

入林时,也有一株荆棘,企图拦住我

它们都有一张相似的

谜一样的脸

它们都长在这里

过完渴望被认识的一生

 

注:本首因作者同期有组诗发表而未选用。

 

 

澄明的秋天

 

宗小白

 

 

澄明的秋天让我开始学习

赞美。赞美一群蚂蚁

搬运树上落下的果子

赞美一阵秋风晃动树叶

布谷鸟“不古不古”的啼叫

那些不合时宜的言论

松针一样落在寂静的山林里

赞美秋光透过密林

洒在几株低矮的灌木身上

它们老得掉光了叶子

为一旁更小的野花

让出

薄薄的光阴

 

 

一瓶酒

 

石棉

 

 

一瓶酒摆在酒柜上

从没想过喝掉它

只想陪着它,在这里度过

近乎密封的一生

 

十年之后只剩半瓶,百年之后

只剩下一滴……

这无人打扰的过程

它走得缓慢、无声无息

 

为它除去灰尘,抵挡

丰收和落日。若想爱

它只能爱我

若想死,它只能死在幽深的瓶底

 

若想奔放一点,若想热烈

现在,还不到时候——

人间还没准备好,我还没为剧变

写下壮烈的檄文

 

 

还乡记

 

刘郎

 

 

杨树和槐树都是光秃秃的

榆树也是,泡桐也是

我站在村子中间,向上看

 

天也是光秃秃的。

没有云,没有鸟飞过

没有非落不可的雪

 

只有麦苗是绿色的

只有它的绿新鲜、饱满

自村子四周,向远方蔓延开去

 

看不到边的绿啊

看不到边的荒凉与繁茂

 

 

迷路

 

山月

 

 

你老是在繁华的城市中心迷路

即使每一条路都有姓名

每个岔道口

都指明了方向

即使来去匆忙的陌路人

有别于另一堆陌路人

你,迷路

你回不到那个熟悉的小镇子

那里存在着许多未被命名的路带你回家

你记住了它们

却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在你的记忆中

它们总是不能被喊住

所以调皮地向外使劲儿蜿蜒

 

 

形而上的父亲

 

小易大人

 

 

不要,不要再

用意义伤害,父亲。

这个又老,又瘦的

中年男人。不能背负太多

我想送他一条小河

清洗伤疤。可怜的

父亲,可怜的中年男人。

又老,又瘦,还驼背

是谁野蛮地把他

压成一张弓

揉成一座悲苦的大山

他有血,有肉

有硬朗的骨头

他和你我一样

可触摸,可拥抱

可以听见我们

喊他爸

 

阅读 24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