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下时报网赵汗青
天下时报网赵汗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9,875
  • 关注人气:1,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血染虹桥】赵汗青著(长篇连载之三十六)

(2018-10-18 07:33:25)
标签:

历史

文化

赵汗青

分类: 血染虹桥(长篇连载)趙汗青著

 

虹河附近一带都属于淮河以北山区。在南宋时,也有一些责任心较强,把国防事务挑到自己肩膀上来的边防将领王亚福、居仁等,在虹河以南掘了不少沟渠地堑,种植了很多树木,希望以此来限止金军铁骑入侵的马足;这种单纯防御性的战略措施本来就是消极的。到了“隆兴和议”以后,这里成为双方使节相互交聘的要冲。南宋政府为了表示“睦邻敦好”的诚意,单方面地砍去树林,填平沟渠,企图消除金方的嫌猜,确保主动权操纵在对方手中的所谓“太平”,再加上二百余年来,南宋和元朝政府腐败,武备废弛,未砍去的树木早被人视为利薮,芟伐殆尽,未填平的沟渠也早已涸干堙塞,无济于事了。于是这最重要的边防地带变成了不设防的状态,恢复了一片大平原的本来面目,最有利于铁骑的驰骋。

平安赶到前线的时候,正好看到虹桥桥头堡周围的燕骑将要利用这个有利于他们的地形向纵深方面发展。形势确乎是危急的。平安既没有去招呼溃败的士兵,也不去解救在敌军包围中的徐真,他凭着长期战斗的经验,立刻判断出谁占领和保持了这座桥头堡,谁就会取得这个局部地区战役的胜利。平安不假思索就催动坐骑。挥舞着两根共重六十斤的铁锏直往桥头堡的敌丛中冲杀过去。他连对自己的部将和亲兵们也没有打个招呼,因为他了解,在这个严重关头,主将的意志就是全军的号令,他主将的马首所瞻就成为全军突击的方向。他自己冲到哪里,全军就会跟上来和他一块儿冲锋、搏杀。他腾云驾雾般地冲进敌阵,被马蹄掀起的泥土尘埃既遮蔽了他的视线,也遮蔽了燕军的视线。他们好像隔开一道尘雾的屏障,在他还看不清楚对方的真面目时,四、五条铁槊已经一齐向他搠来。他用铁锏奋力一格,就势把铁槊都揿压在地上,只听得“格嘣”两声,两条铁槊齐齐地折断了,还有一条也因为受到的压力过重,猛然脱手堕地——这一回合的战斗,他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力,使他迅速地获得胜利。直到那时,他才看见满面灰尘的燕军拎起半根铁槊,或者空着双手,一齐拨转坐骑逃走。

平安乘势飞追上去,陈晖、马成两员大将紧紧护卫在他左右侧。马成挥舞长刀,一有机会,就腾出手来,彀弓搭矢,连连把敌骑射下马来。那边陈晖骤马上前,补上一槊,把坠马的燕军牢牢地钉在地面上。当他抽出带血的槊尖时,这边马成早已抢着大斫刀,迎住好斗的敌骑厮杀起来了。

他们这一组三员主、偏将好像从重霄之上穿入阵云的飞将军,以掣电走雷的速度,急驰飞奔,远的箭射,近的锏打枪挑,大刀斫杀,一连杀死了十多名燕军,逼退了其余的燕军,霎时间就把他们的万丈气焰压了下去。

他们发挥了战将们在一场肉搏战中能够发挥的最高效能。

桥头堡狭窄的地面上,麇集着这么多的人马,大家都施展不开手脚,于是双方不断地向两翼展开。这时平安的全部亲兵都已赶到,撤下来的防河部队也重振旗鼓,返身回来战斗。这一部分部队刚才因为缺乏统一的号令和指挥,在敌军的压力下,被迫撤离阵地。现在得到主将的驰援,又有生龙活虎般的五百名亲兵做他们的拄心骨儿,他们顿时勇气倍增,返身搏杀。这时徐真也从敌军的包围圈子里脱身出来,重新部署了进攻。

燕军背临着河,要退回去已不可能,只好拼死格斗,才能死里逃生。双方战鼓大震,喊杀声四起,展开了势不两立的剧烈的决战。

亲兵们不但用双手,用兵刃和敌军搏斗,他们还利用骤马疾冲的冲刺力,冲击敌军,把他们连人带马一下子就挤坠入河。这是一种简单有效、因地制宜的搏杀方式。他们从较远的地方觑定一个目标就猛冲上来,一些猝不及防的燕军被他们冲坠河中了,也有的亲兵因为去势过猛,勒不住坐骑,自己和被他冲撞着的燕军一起坠河,也有的燕军有所准备,乖巧地把马头一拎。躲闪过亲兵的冲刺,反而转身到他背后,借他疾冲时留不住马蹄之势,轻轻一挤,就把他挤入河中。

尽管剧战还在进行,形势显然扭转过来了。大明官军部队完全控制住桥头堡,把原来占据在那里的燕军从东,西、南三个方向赶开去。浮桥上的燕军看见桥头堡被夺,他们的通道已被卡断,无法登陆,就抢着、挤着、挨着,混乱地退回北岸,只有零星的船只和木筏还在继续载运人马过河。但是登陆点都被官军控制住了,难以上去。孙成当机立断地从主将身边离开,率领一部分训练有素的弓箭手,面对河岸,瞄准目标。他手里的红旗一挥。弩弓齐发,神箭到处,就有一批燕方人马滚落河去。船只失去了篙手,滴溜溜地在河心乱转,筏子大幅度地向左右摇摆倾仄,把中箭和没有中箭的人马一起晃进河里去。也有个别燕军力持镇静,站稳身体,用盾牌挡住箭矢,竭力保持筏子的平衡,还想抢渡上岸来援救南岸被围的战友,但是他们挡不住孙成这一批弓手一再瞄准,向他们施射,最后一个个都被消灭在筏子上、河中心。

燕军增援的路线被卡断了,官军的后续部队却源源不绝地从后方开上来。聚在北岸的燕军既不能渡河,他们的箭矢又够不到南岸,只好瞪着眼睛干着急。

这时残存在南岸的燕军虽然好像落入陷阱中的困兽般勇猛搏斗着。但在人数上已居绝对的劣势。他们被优势的官军切成一段段、一块块,再也没法把残存的力量集合起来。他们就几个人围成一团,背靠着背,和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官军战斗着。他们的衣甲上已经溅满了自己和敌人的鲜血,有的受了七八处、十多处的创伤,血从创口里涌出来也腾不出手来包扎一下,有的兵刃已经残缺不全。面临着如此迫近的死亡,他们还是毫无惧色地为了保护自己、掩护战友,为了保卫这个面临生死关头的燕王而战斗。有时他们一刀把官军砍死在地上,一枪把官军挑下马来,就欢呼一声,表示他已经捞回本钱,死而无憾了。有时他们英勇地抉围而出,沿着河岸疾驰,又受到前面敌军的拦击。看看前后受敌,实在无法脱身时,就迅速地卸下衣甲,连人带马涌身向河中一跃,企图泅水回去。追上来的官军,站在河岸边,一阵乱箭,一连串的血泡浮上水面来,结束了他的英勇的生命。

桥头堡周围的燕军已被全部歼灭了。

虹河南岸猖獗一时的燕军已被全部肃清了。

第一个战役是经过激烈的艰苦的战斗才分出胜负的。富有经验的平安一上手就掂得出对方的斤两,好像他掂得出手里的兵器的斤两一样。战士们也同样掂得出对方的斤两,一致感觉到这是一场沉重的战斗。但是现在他们已有一个轻快的间歇了。

这时已是辰、巳之交。晴朗的天空中没有一片浮云,太阳高高地照在战场上,一切曾经被黎明前的黑暗、被在紧张战斗中产生的激动心理状态、被震耳的擂鼓声、被铺天盖地的尘埃所遮盖起来的敌、我双方形势,现在清楚地呈现在战士们的眼前了。

战士们首先看到的是战场上遗留下来的大批人马的尸体,有敌方的,也有我方的,由于服装上的区别,一见就可以辨别出来。他们有的早已断了气,伤口的血已经凝成紫色、褐色、黑色。有的还在喘最后的几口气,在他们的已经失去神采但还没有闭上的眼睛里流露出生存者无法理解的表情。还有人发出嘶哑的嗬嗬声,向战友或向敌人乞求一口水,这口水对他是这样重要,这些英勇战斗过的勇士已经把生命力集中在小小的一点上,他只需要一口水。

可是生存着的战士们也同样需要这宝贵的一口水。

几棵孤伶伶的树木和一些临时搭制起来的掩蔽体,虽然把它们的影子清楚地投在地面上,可是战士们很少有机会得到它们的荫蔽。热辣辣的太阳直射到他们身上,一身铁甲好像火烤着一般,贴在他们的皮肉上。他们的皮肤像要裂开来,他们的喉咙干渴得像要冒出烟。可是这种苦热、干渴的感觉只有在一场紧张的搏斗结束以后才开始感觉到。现在趁着这休战的片刻,他们纷纷涌到河滩旁舀水喝。有的战士身边没有带舀水的铁碗、铁壶,又来不及找到其他的器皿,就迫不及待地用双手掏起不干净的水来,大口地喝着,然后奔到垂死的战友面前让他尝到一口余沥。他们牵着的马匹比他们更灵活地伸长头颈或者涉游到河水里埋下嘴巴畅快地痛饮一场。这似乎是补充了人和马在一场紧张的战斗中所流失的开水和血,给他们带来无上的享受。有的战士索性找一块石墩坐着,掏出身边带的干粮,和水一起吃起来。

解决了生理上最大的需要以后,这才去观察战场的全貌。他们看到在虹河中燕军架起来的浮桥虽然有几处中断了,但并没有遭到完全的破坏,有的燕军正在把它连缀起来。他们看到失去驾驶者的木筏和船只仍在河心中淌着,仍有一部分奋不顾身的燕军想尽办法要把它们用挠钩钩回来,企图重新利用它们。他们特别看到河北岸仍然挤着那么多跃跃欲试的燕军,不但没有撤退的迹象,反而得到后方的增援。企图重新渡过河来。

把这些看到的现象联系起来,他们清醒地想到,一场激战并未告终,他们现在得到片刻的畅快的享受只不过是在两场热闹的戏剧中间的幕间间歇罢了。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告之作者,违者必究)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