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香港为何会有个著名景点宋王台

(2018-08-27 07:41:38)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赵汗青

情感

香港为何会有个著名景点宋王台

 

赵汗青

 

宋王台(宋皇台)是香港的一个著名景点。

宋王台在香港的旧启德机场之客运大楼(土瓜湾)原来的位置上,原来有一座高度35米的山峰,名叫“圣山”,它的周边约606米,三面环陆地,东临九龙湾。

1278年,历史上,南宋末年,蒙古军队大举南侵,攻占了临安。宋度宗之长子恭帝被俘,而度宗另一儿子益王则被朝臣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等人拥立为帝,、端宗,其弟被封为卫王。凶悍的蒙古大军依旧穷追不舍,结果两小末代皇兄弟端宗赵昰和赵昺被元朝军队相逼南逃避难,被迫流亡。在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等人护送下,他们经过海路先后途经泉州、潮州、惠洲、广州等地,最终逃至九龙官富场(即今九龙城附近),在此建立行宫。残酷的蒙古大军仍死缠不放,继续追逐到底。故他俩与随行官员经浅湾(即荃湾)、秀山等地再次逃亡。途中,途经香港九龙半岛的一座山。他们曾到了山上一块估计约有300公吨的巨岩休息。后来,他们遇上飓风,端宗沉溺得病,最终在碙州(香港大与山)驾崩。卫王随即继位,是为昺帝,随后转至新会崖山。祥兴二年(1279年),汉奸张宏范率水陆两路直逼崖山。南宋残军与元军在新会崖门海域,展开了一场历时20多天的大海战,双方投入兵力数十万,动用战船2千余艘,最终宋军全军覆没,丞相陆秀夫背著年仅9岁的皇帝赵昺蹈海殉国,赵宋王朝就此灭亡!

张宏范立碑於崖山,上刻“张宏范灭宋於此”。后有人在碑上加了一个“宋”字,变成了“宋张宏范灭宋於此”,活脱脱地勾画出了这个汉奸的丑恶嘴脸。宋王朝就是亡於汉奸之手啊!

(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新会县志》) 宋军的连环船阵就系在这海中的奇石上。明代《崖山志》记载:“张公世杰用铁索自崖山贯奇石而锁之,以遏元师者也。”但最后宋军大败,丞相陆秀夫背负帝昺在奇石边蹈海殉国。要研究这场海战的确切位置,奇石留给了后人最重要的方位标志。奇石还成为宋朝灭亡的物证,郭沫若作有“崖门一石兴亡史”(《访新会》)、“危石犹存宋帝踪”(《崖门》)等诗句。 这奇石是“奇”,被越传越神奇,慢慢变成是陆秀夫背帝昺登上奇石之上跳海。我们设身处地思考,当时有没有这种可能和必要。这显然是民间传说,文艺作品强调渲染,树立高大形象,似乎这样可以更悲壮动人、更显英雄气概。

再后来附近的民众在那块可以容纳50多人的巨岩上,刻上“宋王台”三个汉字。

明代成化时,广东提学佥事赵瑶看了奇石刻字后,作《登崖山观奇石诗》:

忍夺中华与外夷,

乾坤回首重堪悲。

镌功奇石张宏范,

不是胡儿是汉儿。

但也有传闻宋王台其实是皇的代替字,改名的原因是因为本地人不想激怒元朝的皇帝,所以碑的本身是皇字而非王字。另外亦都有一传闻说再一开始就是宋王台,并没有改变。

早在19世纪末期,有人在宋王台圣山采石作建筑材料,对宋王台古迹构成威胁。立法局华人议员何启支持九龙城居民发起的保存宋王台运动,1898年8月15日在立法局提出动议,要求政府立法保存宋王台古迹。1899年,立法局通过《保存宋王台条例》,禁止在宋王台圣山采石。在20世纪初期,政府接受中国籍商人的捐款,环山筑成石基,建成一个公园。这块巨岩下面平滑,一半枕在山顶生成的大石上;其余一半空虚,祇由一颗小石卵支撑。

在香港日治时期,启德机场需要被扩建成两条交叉跑道。在1943年1月9日,由日本的宇津木法师领导祭祀,然后经多次爆破,炸毁了整块巨岩,连带在宋王台后方的珓杯石名胜亦一并炸毁。工程尚未完工,日本已宣布投降,由港英政府把岩石残骸整修,重刻宋王台三字,移到新建的宋王台公园展览,在1960年开放。现在所见到的尺寸是原来的3分之1。随著机场已经迁往赤鱲角,近年有消息传出,香港政府计划把宋王台迁移回原址,并建造假石,回复原貌。

战后初期,在香港居住的宋室后人会在宋王台附近的酒楼举行祭祀,并在会场摆放宋恭帝及宋帝昺的画像。

此外,昰昺二帝南逃期间,帝昰母杨太后(并非宋真宗的杨淑妃,而是宋度宗的杨淑妃)以爱女晋国公主同行,后堕海溺毙,尸身找不回,於是为其铸造金身,葬於今九龙城区,人称“金夫人墓”,后来由於该址兴建了圣三一堂,“金夫人墓”也随之湮没。

九龙宋皇台遗址碑记宋王台公园有一石碑刻有《九龙宋皇台遗址碑记》,碑文如下:

  宋皇台遗址在九龙湾西岸,原有小阜名“圣山一者。巨石巍峨,矗立其上,西面横列元刻‘宋王台’榜书,旁缀「清嘉庆丁卯重修」七字。一九一五年,香港大学教授赖际熙吁请政府划地数亩,永作斯台遗址,港绅李瑞琴赞襄其事,捐建石垣缭焉。迨日军陷港,扩筑飞机场,爆石裂而为三,中一石摩崖请字完整如故。香港光复后,有司本保存古迹之旨,在机场之西南距原址可三百尺,辟地建公园,削其石为长方形,移实国内,藉作标识,亦从众意也。考台址明、清属广州府新安县,宋时则属广州郡东莞县,称‘官富场’。端宗正位福州,以元兵追迫,遂入海,由是而泉州而潮州而惠州之甲子门,以景炎二年春入广州。治二月,舟次於梅蔚,四月进驻场地,尝建行宫於此,世称「宋皇台」。或谓端宗每每慈息於石下洞中,故名,非所知矣。其年六月,移跸古塔。九月如浅湾,即今之荃湾也。十一月元兵来袭,乃复乘舟迁秀山。计驻於九龙者,凡十阅月焉。有宋一代,边患迭兴,西夏而外,抗辽、抗金、抗元,无宁岁。洎夫末叶,颠沛蒙尘,暂止於海水筮一隅,图匡复兴。后此山,君臣所践履者,同为九州南尽之一寸宋土,供后人凭吊而已。石刻宜称‘皇’,其作‘王’,实沿元修宋史之谬,於本纪附二王,致误今名。是园曰‘宋皇台公园’,园前大道曰‘宋皇台道‘’,皆作‘皇’,正名也。方端宗之流离播粤也,宗室随而南者甚众,后乃散居各地,赵氏谱牒,彰彰可稽。

  抑又闻之圣山之西南有二王殿村,以端宗偕弟卫王囗同次其地得名。其北有金夫人墓,相传为杨太后女,晋国公主,先溺於水,至是铸金身以葬者。西北之侯王庙,则东莞陈伯陶碑文疑为杨太后弟杨亮节道死葬此,土人立庙以祀昭忠也。至白鹤山之游仙岩畔,有交椅石,据故老传闻,端宗尝设行朝以此为御座云。是皆有关斯台史迹,因并及之,以备考证。

一九五七年岁次丁酉冬月,新会简又文撰文,台山赵超丹书(宋室后人)。而选材监刻,力助建碑,复刊行专集,以长留纪念者,则香港赵族宗亲总会也。

一九五九年香港政府立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