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曼
天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4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雨放歌

(2015-07-17 11:05:08)
标签:

随笔

   
       这场雨,千呼万唤始出来。
       俗语中,人生四大喜事有“久旱逢甘霖”一说。是的,两个月滴雨未落,庄稼早已无比干渴。虽然在此之前,旱归旱,但天气并不炎热。立夏、小满、芒种、夏至相继过去,有的只是春日的温度——风旭旭日丽丽,以致在山中买了别墅的一个朋友也一日日推迟了进山避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想这小城夏日春暖,山中必是冷寒嗖嗖的了。
       华丽的翻转就在小暑这天。气温跳高,骤升十度。此后几天,气象台连续发布高温橙色警报。太阳白花花的耀人眼目,尤其是中午以后,热气烫人,闷热的天气直接把人送入火炉烘烤模式。如是者几日,对一场雨的渴求便水落石出的浮现了。看预报,再看预报,在眼巴巴的盼望中,一场暴雨终于遂人心愿如期而至。
       雨是夜半时分来的。香梦沉酣,未曾谋得雨声。清晨开窗,房前屋后一片哗哗之声不绝,像是从廊檐跌下数道瀑布。玻璃窗像刚出浴的美人脸,凝脂着水,珠圆玉润。早饭过后,雨势不减,雨声喧哗淹窗漫屋。掂得一本书,临窗诵读,窗外亦是雨声朗朗,俨然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了。院中一棵经年的桂树,一株刚植的芙蓉。桂树华盖如伞,风摇嫩梢,雨濯绿叶。想起古诗中“雨打疏桐”的凄凉,大约是秋雨纷纷的时候。而夏雨的爽是沁人心脾的,有着西北汉子的粗犷、豪情、干脆和狂放。
       火热的日子来了骤雨,清凉倒是清凉。只是那揭天倒灌之势猛烈,需要淡定舒婉才能与之扣弦相和。这样的时候,适宜读读经典。王安忆的《长恨歌》正看到花团锦簇的“三小姐”一节,被雨声阻滞,便掩上了,待有日光照耀的时候再读——那是有着悲剧结局的开始,一段大繁华。王安忆写的冷峻,我却读的绝望。这绝望,倘遇着大雨必要衍生出悲情来,是我不喜的。世界上许多东西需要对比才能够保持常态和平衡。而阳光能让阴霾变得明媚,“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那苍苔,雨里观望便显凄清,而在日光下,她即是前世的忧伤,我却是今生的明丽。相看两不厌,如此便甚好。
       雨打轩窗,读读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再看看刘禹锡的竹枝词。那诗文是一张又一张老照片,颜色虽然泛黄了,然意境至美。大雨荡涤,心中的尘埃一点一点甩落。文字唯美,与千余年前的大师耳鬓厮磨。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知音难觅,我是千年后的晚生后学。这仲夏的雨,他们经历无数,心里必然也有过刻骨铭心的秋凉和暑热。
       只是,无论古人还是今人,不管暗淡还是明丽,每一个日子,都要一程程走过。生活不会总是晴天,也不会天天雨脚。也许明天雨过天晴,收起温软的烟罗,天气会更加炎热。但炎热是考验,也是历练。是不冷不热五谷不结的考验,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历练。
       愿我们百炼成钢,在出炉的淬火中,对一场雨放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