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曼
天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4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夜微醺

(2015-06-24 22:09:08)
标签:

随笔

 

牵强的说,这是一次文学的聚会。

  这个仲夏的夜晚,天空布满了乌云。月,是必定看不到的了——虽然如今,即是晴朗夜晚,也很难看到几十年前明亮的月。雾霾,常常使月在混沌的气层之上,以含混不清的表情,表达对未来日子的忧心忡忡。

  爱好文学的人喜欢与天接近与地接近,其实说到底更愿意接近的是自然。爱的是溶溶月,点点星、凉爽的风与熹微的天光。不是矫情,是率性,是但愿天人合一的大融合。本来都围坐在门外,四面来风,正好可以举头望天空,低头话文学。只是天不作美,开始是细细的雨,若有若无的,濡上皮肤一星半点来,像瀑布跌落时开放出的水沫子。后来雨点渐大,滴滴豆雨纷乱地抛下,水泥地面上立刻洇出一个个铜钱大的圆来。大家手忙脚乱地避向楼上的雅间去(不管食客是否风雅,客房一定要冠一字的,也不知支撑它的文化底蕴何在)。当然,无论是自然界的风雨还是人生之风雨,如果有屋檐可以躲一躲,为什么不呢,这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也是世事洞明者的机变之需。

菜上四道,在文学的闲言碎语中,酒亦启封,浓香四溢。有人说,文人的酒宴,常让局外人眼馋。心中柔软的的感情一旦被调动起来,饮酒就像饮情一般欣然。先喝为敬,礼让诸贤,在一片表扬与自我表扬中,大家觥筹交错,由上位到末位,满满一桌子人相致相敬。本来预备总量控制不超过两斤酒的,十几轮过去,已经开启的是第五瓶。但见个个粉面含春,人人腮颊带赤。斗室之内笑声激越,光影摇颤。谈笑劝酒之声像浪花,渐漾渐高,一波波,形成浪潮。开始还是有中心的倾听,三杯酒下肚渐次便松散了,三三两两,各说自笑,哓呼噪杂,甚是热闹。在这样的场合下,李白是话题中必不可少的,有人吟着“斗酒诗百篇”的诗句,一仰脖子干掉一大杯酒,似乎酒真的能碰撞出火花造就出灵感来。也有聪明的,趁人不备把门前的酒偷偷倒掉了,换上一杯开水,这就成了满桌皆醉我独醒的智者,与清醒之中看着他人眉眼旸涩趔趔趄趄,感觉甚是好笑。满桌杯盘狼藉,只有几个火红色的酒瓶是最终的胜利者,它们稳稳当当的占据着桌面之山头,纹丝不动,像几束燃烧的火苗,映着七八张红彤彤赤霞色的脸。酒巡已毕,饭亦入肚。而主人热情仍炽,邀请大家趁着酒兴卡拉OK狂欢去。此提议得到应和,众人兴致愈高。于是呼朋唤友,引伴而出。

  走在最前面的我,出了门发现地面还是干的。看起来我们进屋后,雨并没有真正下起来。但是酒足饭饱之后打算离开时,雨脚却又赶着来了,冰凉的雨滴与流淌着酒精的炙热肌肤接触了,便有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鲜明。我推起娇小的电动车——以前是凤凰牌的,后来换了小鸟。记得当时有好记性的诗友细细打量新车之后笑道;“凤凰涅槃变小鸟了。”虽然,于进化论来说,凤凰即使涅槃也绝对不会变成小鸟——毕竟,除了三十年河东转河西以及盈亏的相互转换,任何物种的基因突变都需要科学支撑,并不是毫无来由的猜想。但就事论事,此凤凰变鸟之说,是诗情丰沛的极好想象。

打开电门,夸张的来了句谁要送啊!大言不惭的样子好像我的坐骑是奔驰250,值得大肆炫耀的。话音刚落,马上便有一女友欺近前来,高大的身子向下一矬,一屁股坐在后座上,道:搭我一程,赶紧,赶紧。我诧异之余颇感好笑,要知道女友是白领贵族,夫妻二人每人一辆私家车。老公是沉稳的宝马,她是轻俏的本田。素日开着小轿车风光无限,如今却要蜷在单薄的电动车后面,且遭受着冷雨之欺。我想这样于她,委屈是必定的,在我眼里,她是落难的灰姑娘了。但她素来豪爽不拘小节,我也不必有鸡肠之叹。于是,我右手一旋,车子滋溜一声,摇摇摆摆斜射进路灯的昏黄里。后座的她抓紧我的衣服,随着车行渐稳,她紧张兮兮的手渐渐变得自然放松,她解释说:“有些醉了。赶紧回家吧。”

  终于明白女友紧张,原是觉得醉了,怕热情的挽留让自己盛情难却,去与不去,在这两难之间选择,还是不去为好。

 迎合着我们归家的心情,雨是越下越大了。雨,仿佛与路途中这些晚归者有道不尽的缠绵似的。不到五百米,我感觉到雨水已经亲密地流了满脸,刘海上开始滴下水来,像倒挂的钟乳石上,不紧不慢滴落的潮湿的时光。衣服湿透了,它紧紧的贴着肌肤——把寒意透彻的传递给了我的感官。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女友:要穿雨衣吗?不等女友回答,我又豪壮的道:不穿也罢,反正淋湿了。此时已经把避雨的通权达变抛诸脑后了——有雨衣不穿却要雨中夜行,这必是书生的呆意起了。而呆子书生的心头有着万丈豪情,仿佛雨不是阻挡我们回家的罪魁,而是知己,此时正和我们相伴相行。

  淅沥的雨声像私语,解除了路途的寂寂无声。送她到家,我复回程。路灯下,雨脚斜斜,织了一张亮晃晃的网,携着满身水气的我,在这张经纬分明的网上风雨兼程。

  回到家中,已是十足的一只水鸭子了。灯光下,裸露的肌肤上,水色粼粼。想到此时另外几个朋友不知身陷何处,或许正在K歌房里铁马叮当放声嘶吼—在浮想联翩里,我也仿佛正置身其中,和她们共享着这雨夜里延续的欢歌笑语。

 

 

2015623日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天
后一篇:震颤的白杨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天
    后一篇 >震颤的白杨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