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中文语法 (一)

(2012-03-12 11:09:55)
标签:

转载

分类: 博文转载
原文地址:中文语法 (一)作者:酷溜酷溜

1 中文语法 
 一.语素和语素分类:   
语素是最小的语音语义结合体,是最小的语言单位。语素按音节分类可以分成:   
①单音节语素:如土、人、水、风、子、民、大、海等。   
②双音节语素,组成该语素的两个音节合起来才有意思,分开来没有与该语素有关的意义,双音节语素

主要包括联绵字、外来词和专用名词。   
A.双声,声母相同的联绵字:如琵琶、乒乓、澎湃、鞑靼、尴尬、荆棘、蜘蛛、踯躅、踌躇、仿佛、瓜

葛、忐忑、淘汰、饕餮、倜傥、含糊、慷慨、叮当、蹊跷、玲珑、犹豫等。   
B.叠韵,韵母相同的联绵字:如从容、葱茏、葫芦、糊涂、匍匐、灿烂、蜿蜒、苍茫、朦胧、苍莽、邋

遢、罗嗦、怂恿、螳螂、桫椤、倥侗、蜻蜓、轰隆、当啷、惝恍、魍魉、缥缈、飘渺、耷拉等。   
C.非双声叠韵联绵字:如蜈蚣、蓊郁、珊瑚、疙瘩、蚯蚓、惺忪、铃铛、奚落、褡裢、茉莉、蚂螂、窟

窿、伉俪、蝴蝶、笊篱、蹦达、蟪蛄、狡狯、狡猾、蛤蚧、蛤蜊、牡丹、磅礴、提溜等。   
D.外来词,由汉语以外的其他语种音译过来的词语。如干部、涤纶、甲克(夹克)、的士、巴士、尼龙

、吉普、坦克、芭蕾、哒爹等。   
E.专用名词,主要是地名、人和事物名称。如纽约、巴黎、北京、苏轼、李白、孔子、萝卜、菠菜、番

茄、红薯等。   
③多音节语素,主要是拟声词、专用名词和音译外来词。如:喜马拉雅、珠穆朗玛、安迪斯、法兰克福

、奥林匹克、白兰地、凡士林、噼里啪啦、淅淅沥沥、马克思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   
语素按组词能力划分,可以分成:   
①自由语素——前后都可以加上别的语素组成一个词语,还可以单独成词。如金——黄金、金条、白金

、金黄,布——帆布、布匹、布衣、粗布等。   
②不自由语素——只能在前面或者后面加上别的语素组成一个词语。如第——第一、第二、第三,老—

—老大、老二、老三,初——初一、初二、初三,子——桌子、椅子、盆子、李子、中子等。   
③半自由语素——可以在前后加上别的语素组成一个词语,但不能单独成词。如民——人民、民众、草

民、民意,食——食物、饮食、粮食、食品等。   
二.词和词的分类。   
词是由语素组成的最小的造句单位。   
从构成方式来看,可以分成:   
①单纯词:由一个语素组成的词,自由的单音节语素和所有的双音节、多音节语素都可以组成单纯词。

如:山、水、天、地、人、有、土、红、凑;仿佛、苍茫、蜈蚣、琉璃、参差、蹉跎;敌敌畏、阿司匹

林、萨克斯、麦克风等。   
②合成词: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语素组成的词。   
A.两个语素组成的合成词。其构成方式有八种:   
(1.并列式:由两个意义相近或相反相对的单音节语素组成。如生产、骨肉、道路、开关、得失。   
(2.偏正式:前一个语素修饰后一个语素。如火车、雪白、皮鞋、山芋、农药、火红、轮船、客机。   
(3.支配式:前一个语素支配后一个语素。如知己、动员、起草、提价、落水、开刀、拉锯、施工。   
(4.补充式:后一个语素补充说明前一个语素。如说明、看透、提高、开通、降低、打开、改善。   
(5.陈述式:有一个语素陈述前一个语素。如头疼、心虚、地震、雪崩、体弱、骨折、色弱、胆寒。   
(6.附加式:构成词的两个语素,有一个是不自由语素,分前加式和后加式。如老师、阿姨、第六。   
(7.重叠式:由两个相同语素重叠构成。如星星、仅仅、哥哥、滔滔、纷纷、渐渐、恰恰、粑粑。   
(8.名量式:前一个语素表示事物名称,后一个语素表示这种事物的单位。如车辆、纸张、人口、房间

、枪支、船只、书本。   


从词性来看,可以分成:   
①实词,有实际意义的词,包括:   
(1.名词:表示人或事物名称的词。有人物名词:如学生、群众、老头、妇女、同志、叔叔、维吾尔族

、酒鬼等;有事物名词:如笔、杉木、蜗牛、猎豹、奥托、棒球、战斗机、冥王星、思想、中学、物理

、过程等;有时间名词:如上午、过去、将来、午夜、三更、甲戊、世纪等;有方位名词:如东南、上

面、前方、内部、中间等。   
 
 
 
2 中文语法 
 (2.动词:表示动作行为及发展变化的词。有行为动词:如跑、唱、喝、敲、吆喝、盯、踢、闻、听、

摸;有发展动词:如生长、枯萎、发芽、结果、产卵;有心理动词:如喜欢、恨、气愤、觉得、思考、

厌恶;有存现动词:如消失、显现、有、丢失、幻灭;有使令动词:如使、让、令、禁止、勒令;有能

愿动词:如会、愿意、可以、能够、宁可;有趋向动词:如来、去、上、下;有判断动词:如是、为、

乃。   

(3.形容词,表示事物性质、状貌特征的词。有表形状的:如大、高、胖、瘪、细、壮;有表性质的:

如甜、好、香、漂亮、圆滑、机智、单调;有表示状态的:如快、浓、满、多、迅速、悄悄。   

(4.数词,表示事物数目的词。有确数词:如1、2、3、一、二、三、壹、贰、叁、二分之一、3.45;有

概数:如几、一些、左右、以下、余;有序数:如第一、第二、老大、老三、初九、初十。   

(5.量词,表示事物或动作的单位。有名量词:如尺、寸、里、公里、斤、两、辆、角、元;有动量词

:如把、次、趟、下、回、声、脚、幢、座。   

(6.代词,能代替事物名称的词。有人称代词:如我、你、它、她们、大家、咱们;有疑问代词:如谁

、什么、怎么、哪里、为什么、何以;有指示代词:这、那、那里、那边。

   
②虚词,没有实在意义的词。包括:   

(1.副词, 起修饰或限制动词或形容词作用、表程度或范围的词。有程度副词:如很、极、非常、太、

过分等;有时间副词:如已、刚、才、将、要等;有范围副词:如都、全、总、只、仅等;有情态副词

:如正好、果然、刚好、依然、全然、悄然等;有语气副词:如准保、确实、不、没有、岂、难道、尤

其、甚至、绝对等;有重复副词:如又、再、还、仍等。   

(2.介词,用在名词、代词或名词性词组前边,合起来表示方向、对象等的词。如:从、往、在、当、把

、对、同、为、以、比、跟、被、由于、除了等。
   
(3.连词,连接词、短语或句子的词。如和、同、跟、不但、而且、只要、而且、与其、尚且等。   
(4.助词,附着在别的词后面、独立性差、无实义的一种特殊的虚词。汉语中有结构助词:如的、地、

得、所等;有时态助词:如着、了、过等;有语气助词:如呢、吧、吗、哟、哩、呀、啥等。
   
(5.叹词,表示感叹或者呼唤答应的词。如啊、哎、哦、噢、哼、呸、唏、呀等。  
 
(6.拟声词,模拟事物的声音的词。如哗哗、轰隆隆、淅淅沥沥、咚咚、噼里啪啦、哗啦啦、滴答、喔

喔、旺旺、喵喵、唧唧、叽叽喳喳、啪啪等。
   

③汉语中的一词多义多用现象。
如(1.他怎么还不来呀? (2.下回我还来。 (3.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三.短语和短语的类型 
 
短语,也称词组,是词和词组合成的语言单位。根据其构成方式可以分成:  
①并列短语,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名词、动词、形容词并列组成的短语。如老师和同学、调查研究、培

养和提高、万紫千红、理直气壮、丰功伟绩、是非黑白等。
  
②偏正短语,词和词按修饰关系构成的短语,由定语或状语加中心词组成。如我的老师、一个顾客、伟

大的人民、世外桃源;小心观察、更加坚决、突然发现、非常壮观、相当迅速。
  
③动宾短语,词和词按照支配关系构成的短语,由动词和宾语组成。如吃晚饭、盖房子、歌唱祖国、顾

全大局、关心集体、饱经风霜、理清思路等。   

④动补短语,词和词按照补充关系构成的短语,由动词或形容词加上补语组成。如看明白、想得太多、

送出去、住一宿、说两句、红得发紫、害怕得要命、好得很、傻呆了、漂亮极了。
   
⑤主谓短语,词和词按照陈述关系构成的短语,由主语和谓语组成。如心情舒畅、人声鼎沸、春光明媚

、好人一生平安、月儿弯弯照九州等。   

⑥介宾短语,由介词加上宾语组成的短语。如从山中来、向沙漠进军、为人民服务、因下雨中止、在教

室、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等。
   
⑦复指短语,由两个所指意思基本一致的词构成的短语。如故乡四川、伟大领袖毛泽东、酒仙李白、智

多星吴用、小明他们、天王刘德华等。 
 
 
 
3 中文语法

 ⑧连动短语,由动词或动词短语连用而成的短语。如踢球去、领书去、画蛇添足、守株待兔、买菜回来

、打靶归来等。 
 
⑨兼语短语,由一个动宾短语和一个主谓短语套合构成的短语。如叫你不要讲话、让他把话说完、引狼

入室、请君入瓮、引人入胜、使羊将狼、放虎归山等。
  
⑩特殊短语:
(1.“所”字短语。如所讲的、所见、所想、所不愿看到的等;(2.“的”字短语。如我们的、看见的

、婆婆妈妈的、匪夷所思的等;(3.能愿短语。如能看见、会说话、愿意听命、可以出发、宁可缺席等

;数量短语,由数词和量词组合成的短语,如一群、一条、一箩筐、两趟、四十年。   
按照语法功能,短语可以分为名词短语、形容词短语、动词短语、主谓短语、介宾短语等。

   
四.句子和句子分类。
句子是由词或短语构成的语言单位,能表达一个相对完整的意思,能完成一次简单的交际任务,在语音

上有一定的语调,表示陈述、疑问、祈使、感叹的语气,在书面上用句号、问号、感叹号表示出来。   
句子按照结构方式可以分成:
   
1.单句,不可再分析出分句的句子。包括:   
①主谓句(由主谓短语构成的句子),如今天‖星期五。她‖身份特殊。赵州桥‖[非常]雄伟。(桥的

)设计‖[完全]合乎(科学)原理。等等。
   
②非主谓句(由其他短语或单个词构成的句子),如蛇!好漂亮的彩虹呀!快一点吧!禁止吸烟!去吧

。嘿!等等。 
 
③特殊单句,句式特点比较特殊的句子。主要是:   
(1.把字句:用“把”(或“将”)将动词支配的对象提到动词之前的一种句型。把字句在结构上有:

“把+宾语”作状语。语义上,把字句表示主动。主语是施动者,发出动作,处置某一对象。处置的对象

是指定的或已知的事物。如:   
A 我们把豹子打死了。   
B 你简直把我吓死了。   
C 不要把自己做的坏事赖在别人身上。
   
(2.被字句:用介词“被”组成介宾短语作状语,并且表达被动语义的句子。被字句的典型格式是:主

语+被+被的宾语+动词短语。语义上,被动句表被动。主语是还艘动者,接受动作。如:   
A 凶手被警察抓住了。   
B 小鸟被他们吓跑了。   
C 玻璃杯被小王子打碎了。
   
(3.连动句:用连动短语充当谓语的主谓句,其主要特点是:连用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动词或动词短语

共同陈述一个主语;动词或动词短语之间有先后、目的、方式或手段关系;两个动词或动词短语之间没

有语音停顿,也没有关联词语。如:   
A 他上街买书去了。   
B 他拿了东西走了。   
C 他们正下河游泳呢。   
D 小李今天坐电车回家。
  
(4.兼语句:用兼语短语充当谓语的主谓句。其主要特点有:它的谓语由一个动宾短语和一个主谓短语

套接而成;动宾短语中的动词通常是使令性动词。如:“叫、让‘派、使、请、教、劝、命令、禁止、

任命、号召、选举”等等。有是还用“有”。如:   
A 我请周恩来同志来解释。   
B 你让他下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C 蔚蓝的天宇中正有一群大雁飞过。

   
附:[兼语句和主谓短语作宾语的区别]:   
(1).区分第一动词。兼语句中第一个动词一半是表使令、要求的,它所支配的对象是人;主谓短语做

宾语的第一个动词,一般是表感知的(看见、发现、知道等),表心理活动的(想、认为、希望、觉得

等),表意见的(主张、证明、表明、说明、标志等),它所支配的对象是一件事(人物连同他的动作

行为)。  

2.复句,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分句组成的句子。包括:   
(1)一重复句,只有两个分句的句子。主要有八种类型:   
(1.并列复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分句分别陈述几种事物,或者几种事情,或一种事情的的几个方面,

分句之间是平行相对的并列关系。主要关联词语是:既……又……,还,也,同样,不是……而是……

,是……不是……,同时,一方面……一方面……,有时……有时……,有的……有的……。如:   
 
 
 
4 中文语法 

①它既不需要谁来施肥,也不需要谁来灌溉。
  
②我们不是要空话,而是要行动。  
 
③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也是七步。
   
(2.承接复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分句,一个接着一个的叙述连续发生的动作,或者接连发生的几件事

情。分句之间有先后顺序。常用关联词语有:就,便,才,又,于是,然后,接着,首先(起初)……

然后……,从而。如:   
①他们俩手拉着手,穿过树林,翻过山坡,回到草房。   
②起初他们问我个人的情况,然后又问到有关革命形势的一些问题和镇头市敌驻军的动静。   
③吃过了饭,老秦跟小福去场里打谷子。
   
(3.递进复句,后面分句的意思比前面分句的意思进了一层,分句之间是层进关系。常用的关联词是:

不但(不仅、不只、不光)……而且(还,也,又)……,尚且……何况(更不用说,还)……,况且

。如:   
①这种桥不但形式优美,而且结构坚固。   
②桥的设计完全合乎原理,施工技术颈是巧妙绝伦。   
③他这样胆小的人尚且不怕,我还怕吗?
  
(4.选择复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分句,分别说出两件或几件事,并且表示从中选择一件或几件。分句

之间就构成选择关系。常用的关联词是:与其……不如……,宁可……也不……,或者……或者……,

不是……就是……,要么……要么……,或许……或许……,可能……可能……,也许……也许……。

如:   
①作为一个有骨气的男儿,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   
②我们宁可挨批评,也不能昧着良心去搞假呀!   
③武松这一去,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别无选择。
  
(5.转折复句,后一分句的意思不是顺着前一个分句的意思说下去,而是作了一个转折,说出同前一分

句相反、相对或部分相反的意思来。分句之间构成转折关系。常用的关联词有:虽然(虽、尽管)……

但是(但、可是、却、而、还是)……,但是,但,然而,只是,不过,倒,竟然。如:   
①他小小年纪,胆量可不小啊。   
②虽然我一见便知是闰土,但又不是我记忆上的闰土了。   
③我们几个苦口婆心地给他讲道理,他竟然一句也没听进去。
   
(6.假设复句,前一个分句假设存在或出现了某种情况,后一个分句说出假设情况一旦实现产生的结果

。两个分句之间是一种假定的条件与结果的关系。常见的关联词语是:如果(假如、倘若、若、要是、

要、若要、假若、如若)……就(那么、那、便、那就)……,即使(就是、就算、纵然、哪怕、即便

、纵使)……也(还、还是)……,再……也……。如:   
①如果老王不能前去,那就让我去吧。   
②即使天塌下来,这件事也得继续做完。   
③谁如果要鉴赏我国的园林,苏州园林就不该错过。
   
(7.因果复句,前面分句说明原因,后面分句说出结果,可分为说明因果和推论因果。说明因果一个分

句说明原因,另一分句说明由这个原因产生的结果,因和果是客观事实。常用关联词有:因为(因)…

…所以(便)……,由于……因而……,因此,故此,故而,之所以……是因为……。推论因果一个分

句提出一个依据或前提,后一分句由此推出结论,结论是主观判定的,不一定是事实。常用关联词有:

既然(既是)……就(那就、便、又何必)……。如:   
①我们主张积极的思想斗争,因为它是达到党内和革命团体内的团结使之利于战斗的武器。   
②哥哥嫂嫂既然扔开他像泼出去的水,他又何必恋恋不舍呢?   
③几房本家大约已经搬走了,所以很寂静。   
④由于病魔缠身,两次体检未通过,他只好第二次踏进补习班的门槛。
  
(8.条件复句,前一个分句提出一个条件,后一个分句说明这个条件一旦实现所要产生的结果,分为充

分、必要、完全等三种类型。常见关联词语有:只要……就……,只有……才……,除非……才(不)

……,无论(不管,不论)……都……。如:   
①衣服只要干净整齐,越朴素穿着越称心。   
②只有具备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胆识,才能昂首阔步于成功的大道之上。    
 


汉语语法

研究汉语结构规律的学科。它包括词、短语、句子的结构规律。

汉语语法概述
 
构词
 汉语的词是用方块字记录下来的。有的词只有一个音节,用一个字记录,这就是单音词。有的词有几

个音节,用几个字记录,这就是多音词。比如“学而时习之”,说出来是5个音节,写下来是5个汉字,语

法上是5个语素,同时又是5个词。古汉语里单音词占绝大多数,所以古人习惯上把字既当作书写单位,也

当作语言单位,不加分别。从现代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古汉语里的多音词,主要是双音词,所占比例很小。单纯的多音词多数是所谓联绵字,由两个字组成

,其中每个字不单独表示意义,如“玲珑、造次、披靡、觳觫”。合成的多音词是由几个单音语素组合而

成的。有多种组合方式:①并列式,有的是近义组合,如“道路、商贾、风云、牺牲、爪牙”。有的是反

义组合,如“长短、存亡、昧爽、缓急、成败”。这些词往往在原有的字义上有所引申,如“爪牙”指

党羽,“昧爽”指黎明。少数词有偏义现象,如“缓急”指急,“成败”指败。近义组合的方式现代还在

应用,反义组合的方式现代很少用了。②偏正式, 如“匹夫、门人、生民、附庸、燕居”。在古汉语里,

偏正式组合多半是名词,动词不多。现代汉语里除名词外,动词也不少,如“回忆、后悔、迷信、误会

”。古代有一些偏正式名词是大名加小名的组合,如“帝喾、城濮、祖乙、母辛、鸟乌、虫蚁”,这种特

殊的偏正结构,汉代以后就少见了。③动宾式,如“司寇、牵牛、惊蛰、知音”。这一类词在先秦时代

多数属专有名词,如官名、星宿名,汉代以后逐渐多了起来。近代并且不限于名词,如“起草、效劳、出席

、担心”。④主谓式,如“冬至、秋分、地震、耳鸣、胆怯”,这一类词为数极少,在先秦语言中更属

罕见。有些双音形式,原来是由两个单音词组成的短语,到后来逐渐变成双音词。如《孟子?公孙丑上》

:“冉牛、闵子、颜渊则具体而微。”这里的"具体"指具备大体,即大体相似。现代汉语的"具体" 是一

个词,与“抽象”相对。又如《汉书?苏武传》: "女为人臣子, 不顾恩义,畔主背亲。"这里的“臣”对

“主”而言,“子”对“亲”而言,“臣子”是并列的两个词。现代汉语的“臣子”只是一个词。
  汉语里很少构词性质的前缀、后缀。秦代以前,少数词带有类似词缀的标记。有些名词前边带“有

”,如《尚书?汤誓》:“有夏多罪,天命殛之。”《诗经?小雅?巷伯》:“豺虎不食,投畀有北。”在《

诗经》中,有些动词前边带“言曰、聿、于”,它们在语音上有密切联系,可能属于同一来源。如《周南

?葛覃》:“言告师氏,言告言归。”《小雅?采薇》:“曰归曰归,岁亦莫止。”《大雅?文王》:“无念尔

祖,聿脩厥德。” 《邶风?燕燕》:“之子于归,远于将之。”但这些标志用得并不普遍,而且在秦汉以

后大部分消失了。使用时间较长的是“有”,多用于朝代名,如“有唐、有宋”之类。形容词和副词后边

有带“然、尔、而、若、如”的。如《列子?汤问》:“杂然相许。”《论语?阳货》:“夫子莞尔而笑。

” 《诗经?齐风?猗嗟》:“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论语?乡党》:“訚訚如也。”这里边

只有"然"字的应用一直延续到现代,如“井然、 茫然、枉然、猛然"等。汉代开始出现的名词前缀“阿

” 也一直沿用至今,古代有“阿母、阿兄”,现代方言里有“阿爸、阿哥”。

 现代汉语里最常见的是名词后缀"子、儿、头"。这些原来都是一般的语素,在构词过程中逐渐虚化,

位置趋于固定,意义逐渐抽象,语音也变成轻声,在普通话和某些方言里“儿”已经不成为一个独立的

音节了。我们可以比较“菜子、莲子”和“桌子、刀子”,“女儿、健儿”和“花儿、亮儿”,“额头、

葱头”和“舌头、看头”,“和”字前面的例子里的“子、儿、头”是一般语素,“和”字后面的例子里

的“子、儿、头”是构词的后缀。这种虚化现象是长期历史演变的结果。词缀 "子"在上古已经出现了,

例如《礼记?檀弓下》:"使吾二婢子夹我。""儿"在唐代开始产生,例如金昌绪诗:"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

啼。”“头”的出现比“儿”略早一些,可能产生于六朝。例如《水经注》:“沔水有物如三四岁小儿

……常没水中,出膝头,小儿不知,欲取弄戏, 便杀人。” 现在也还有一些语素正在虚化的过程之中,

如“教员、议员、演员”的“员”, "公家、作家、行家"的“家”,“博士、志士、名士”的“士”,“

对手、猎手、能手”的“手”,“懦夫、脚夫、屠夫”的“夫”。这些可以称为类后缀。

  现代汉语以双音词占优势,不过在最常用的词中单音词仍占相当大的比重,特别是动词。古代双音

词中的联绵字,有一部分已经逐渐淘汰,如“侘傺、觳觫、栗烈”之类。现代沿用的联绵字有的是上古遗

留下来的,如“从容、参差、磅礴”等,有的是中古及近代才出现的,数量不很多。   汉语词汇中有

一部分是借词,其中有些很早就出现了,如“葡萄”是西汉时借自西域的词。佛教传入中国,东汉魏晋

时代流行很快,从此汉语中出现许多来自梵语的借词,如“菩萨、罗汉、比丘、刹那、伽蓝”等。近百

年来,由于翻译欧美书籍,又增添了不少借词,如“沙发、可可、芭蕾、坦克、尼龙、幽默、苏维埃”之

类。同时,还引进了好些日语词,如“主观、动机、义务、企业、有机、手续”等。
  词类  汉语的词可分为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介词、连词、助词、语气

词、叹词、象声词等类。

  现代汉语同古汉语相比,各类词都有部分成员新陈代谢,这是语言中常见的现象。但介词和语气词几

乎全部更换,这一现象值得注意。上古汉语介词常见的有“于(於)、以、为、与”,由于数目少,往往一

词多用,有时不免表意含混。在现代汉语里,代替“于”的有“ 在、向、给”等;代替“以”的有“用、

把”等;代替“为”的有“被、对、替”等;代替“与”的有“和、跟、同”等。现代汉语里出现的“于

、以、为、与”,多半是在成语或者带点文言色彩的语句里。介词的不断丰富,在中古已经明显地表现

出来了,现代汉语的介词都是由动词演变而来。如"被",在先秦两汉时用作动词,表示"遭受"的意思,后边

接名词宾语。如《史记?高帝纪》:“高祖被酒。”后来出现了“被”与动词组合的形式,如“被杀、被

诛”之类。到了南北朝时期,“被”常用来引进施事名词,如《世说新语?方正》:“亮子被苏峻害。”这

里的“被”已经是介词了。这种“被”字句逐渐广泛运用,在近代和现代汉语中,动词用法的“被”基

本上已经消失。又如“把”,原来也是个动词,是“握”的意思。如《战国策?燕策》:“左手把其袖。

”一直到唐宋还有动词的用法。如韦应物诗“把酒看花想诸弟”,苏轼词“把酒问青天”。后来才逐渐演

变为介词。现代汉语里有些介词还兼属动词,如“在、对、给、比、到”等。
 
 语气词或称助字、助词。
 古代表示陈述语气常用“也、矣、焉、耳”,表示疑问语气常用“乎、邪(耶)、哉、与(欤)”,表

示感叹语气常用“哉、夫”,有时也用“也”,表示祈使语气常用“矣、也、乎”。有时连用两个语气

词,如“也夫、也哉、也耶、也欤、乎哉、矣乎、焉耳、焉哉”,有时连用三个语气词,如“焉耳矣、

也乎哉、也欤哉”。大都是在陈述语气之后加上疑问或感叹语气,而重点在疑问或感叹。语气词一般用

于句末,有时也用于句中,表示停顿。现代汉语普通话常用的语气词有“的、了、吗(么)、呢、吧、

啊”。“的”表示事情确实如此,“了”表示出现新的情况,多用于陈述句。“吗”表示可疑,多用于是

非疑问句。“呢”有两个,一个用于特指疑问句和选择疑问句,一个用于非疑问句表示确认事实。“吧

” 表示半信半疑,常用于疑问句,有时也用于祈使句。“啊”用来增加感情色彩,它的变体有“呀、哇

”等。这些语气词也可以连用,如“的么、的呢、的吧、的啊、了么、了呢、了吧"。“呢”和“啊”叠

用写作“哪",“了”和“啊”叠用写作“啦”,“吗”原来也是由“么”和“啊”合成的,现在“么”

已经很少单用了。
 
代词由繁而简,这又是古今汉语演变的一个方面。
上古第一人称代词有“吾、我、余、予、朕、台、卬”等。第二人称代词有“汝(女)、若、尔、而、

乃、戎”等。第三人称代词有“彼、夫、其、之”等。指示代词,近指用“此、兹、斯、是、若、之、

时”等,远指用“彼、夫、其、尔”等。疑问代词中,“谁、孰”主要是问人,“何、曷、奚、胡”主

要是问事物,“恶、安、焉”主要是问处所和事理。中古以后逐渐淘汰了一些,如“台、卬、戎、时”

等,同时又增加了一些,如“身、侬”(第一人称)、“渠、伊”(第三人称)、“底” (疑问代词)等。

形式的多样或者由于书写异形,或者由于方言异读。随着时间的推移,语言日趋于规范化,现代汉语(

普通话)的代词在数量上明显减少,读音和书写形式也统一了。人称代词主要是“我、你、他、咱”,

指示代词主要是“这、那”以及由它们派生的“这儿、那儿、这么、那么”等。疑问代词主要是“谁、

什么、哪、哪儿、怎么、 怎(么)样”。这些疑问代词除了表示疑问之外,还可以用来泛指或虚指,如

“谁也没有来过”、“谁先到,谁买票”、“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好就买什么”。
 
古汉语有词类活用现象。
最常见的是形容词、名词、数词活用作动词。这种活用的标志是带上了宾语。如《史记?留侯世家》:“

然上高此四人。”“高”,形容词,用作动词,意思是说皇帝尊重这四个人。《史记?项羽本纪》:“范增

数目项王。”“目”,名词,用作动词,是“看”的意思。《诗经?卫风?氓》:“士也罔极, 二三其德

。”“二三”, 数词,用作动词,是“改变”的意思。形容词、名词用作动词,有时含使动(致动)的意

义。如《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能富贵将军者,上也。”“富贵将军”是“使将军富贵”的意思。

《史记?项羽本记》:“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王我”是“使我为王”的意思。不及物

动词用作及物动词,也可以表示使动的意义。如《史记?项羽本记》:“项伯杀人,臣活之。”“活之”

是“救活”的意思。形容词、名词用作动词,有时含有意动的意义,就是以为如何如何。如晁错《论贵粟

疏》:“是故明君贵五谷而贱金玉。”"贵五谷"即“以五谷为贵”,“贱金玉”即“以金玉为贱”。《战

国策?齐策》:“孟尝君客我。”“客我”即“把我当客人看待”。   现代汉语同古代汉语的差异,表

现在词类上还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量词的普遍化,二是动词时态范畴的出现。   在上古汉语里,数

词多与名词直接组合,或在名词之前, 如“五犬、十羊”; 或在名词之后,如“弓一、矢百”。也有

在名词后边用上数词再带上原来的名词或表示事物单位的词的,如“牛十牛、马五匹”,但比较少见。

中古以来,表示事物单位的词逐渐丰富,它们与名词有特定的选择关系,而且作为数词与名词的中介而

存在。于是普遍出现“五只狗、三朵花、十匹马、几封信”之类的用法。这样,一种区别于名词的语法范

畴──量词就形成了。同时,表示动量的词,如“番、遍、次、下、回、顿”等也广为运用。

 现代汉语动词的时态,是用附加时态助词表示的。
时态助词“了、着、过”原来都是实词。“着(著)”在先秦文献中是个动词,意思是“附着”,如《

左传?庄公二十二年》:“风行而著于土。”汉代开始,“着”也用在别的动词后边作为补语,但没有改变

词性。如王充《论衡?雷虚篇》:“今钟鼓无所悬著。”南北朝以后,动词后边的“着”逐渐虚化,出现

了新的用法。如《敦煌变文?维摩诘经讲经文》:“初闻道著我名时,心里不妨怀喜庆,”“道著”是“

说到”的意思,“著”的词性近似助词。再往后,到了元明时代,就完全变成时态助词了,如《水浒?第

二十五回》:“只见武大挑着炊饼担儿,正从那条街上来。"由于有了"着"、“挑”和“来”在时间上发

生了“同时”的联系。“了”原来也是动词,是“完结”的意思。如《晋书?傅咸传》:“官事未易了也。

”后来出现“了”的虚化用法。如《敦煌变文?欢喜国王缘》:“夫人闻了,又自悲伤。”又如《水浒?

第四回》:“行了几步,又望见一家酒旗儿,直挑出在门前。"由于用上"了"、"闻"和“悲伤",“行”和“

望见”,在时间上发生了“先后”的联系。“过”出现比较晚,到宋代才多起来,如《朱子语类》:“而

今只是那一般合看过底文字也未看,何况其他。”除了上述"了"表示完成态,"着"表示持续态(进行态),

“过”表示经验态之外,现代汉语动词还有短时态(尝试态),如“你说说,我听听”;可能态,如“说得

清,听不懂”。

  现代汉语的词可以分为实词和虚词两大类:能够单独充当句法成分的是实词,不能单独充当句法成

分的是虚词。实词和虚词各包括若干次类.


  实词里边有几个附类值得注意。方位词是比较特殊的名词,它虽然有一般名词的某些特点,但是经

常附着在别的词语后边,组成表示处所或时间的名词或短语,如“屋里、国外、开会前、假期当中”。非

谓形容词跟一般形容词一样,能充当名词的修饰语(大型屏幕、初级中学),但是不能做谓语。趋向动

词除了有一般动词的特点之外,还经常用在别的动词或形容词后边充当补语,如“拿来、寄出、说下去

、热起来”。动词“是”在意义上表示判断,在功能上起着联系主语和谓语里主要成分的作用。助动词

从一个方面看,有点象副词,用来修饰动词或形容词,从另一个方面看,又象是主要动词,拿后面的动词

做它的宾语。有时候能单独充当谓语,如:"我会”,“谁敢?”
 
 虚词的作用表现在“ 连接”和 “附着”两个方面。连词的作用是连接,有的连接词或短语,有的连

接分句。列表如:


 介词的作用是附着在别的词语(主要是名词或名词短语)上边,组成介词短语,用在句中表示施事(

“被他”)、受事(“把他”)、范围(“关于这件事”)、时间或处所(“在昨天晚上、在桌上”)

、根据(“凭这个” )、 比较(“比他”)、目的(“为工作”)、起点(“从此”)、方向(“朝

前”)等。

  结构助词里边,“得”的作用是引进表示结果或程度的补语。“的”的作用是附在别的词或短语后边

,组成“的”字短语,如“我的、教书的、从前方回来的”,在句子里的功能与名词相当。“地”的作

用与“的”相似,组成“地”字短语,如“慢慢地”、“轻易地”,在句子里的功能与副词相当(“的”和

“地”是书面上的区别,语音相同)。

 叹词和象声词是特殊的词类。一般习惯把它们划归虚词,其实它们并无连接或附着的作用,不跟句子

里别的词语发生关系。   句法  汉语的基本句型是主语在前,谓语在后。感叹句有时候改变这种次

序。古代的例子如:《尚书?牧誓》:“逖矣,西土之人!”《论语?子路》:“野哉,由也!”现代的

例子如:“得了吧,你!”“好难见啊,你这位科长!”疑问句也有类似的例子。古代的如:《礼记?檀

弓上》:“谁与,哭者?”现代的例子如:“吵什么呀,你们?”“跟谁学的,这是?”

 在有宾语的动词谓语句里,一般次序是动词在前,宾语在后。但是在古代汉语里,如果宾语是代词而句

子是疑问句或否定句,宾语在动词之前。如《论语?里仁》:“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之”是“见”的宾语,前置。《论语?子罕》:“吾谁欺?欺天乎?”“谁”是“欺”的宾语,前

置。在现代汉语里,如果宾语表示周遍性的事物,位置在动词之前,并且动词之前常有副词“都”或“

也”。例如:“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他忙了一天,一件事儿也没办成。”

 动词性谓语是说明事实的过程的,事情的过程往往同施事、受事有关。古汉语的主语表示施事或受事

,用的动词相同,一般没有虚词作标志。如《庄子?胠箧》:“鲁酒薄而邯郸围。”这里的“围”是“被

围”的意思。《史记?春申君传》:“而吕不韦废。”这里的“废”是"被废"的意思。表示被动意义的句

式是逐渐形成的。①用“为”或“为……所”加在动词前边,如《庄子?天下》:“道术将为天下裂。"《

汉书?霍光传》:“卫太子为江充所败。”②动词后边用“于”,如《论语?公冶长》:“御人以口给,屡

憎于人。”③动词前边加“见”,如《孟子?梁惠王上》:"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④最后产生的是

用“被”的句式,已经是汉代以后了,如《世说新语?言语》:“祢衡被魏武谪为鼓吏。”这种句式一直保

留到现代。

 在动词谓语句里,如果不止一个动词,动词可以有多种关系。以古代汉语为例,有并列关系,如《论

语?子张》:“君子尊贤而容众。”有修饰关系,如陶潜《归去来辞》:“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有动宾关系,如《左传?庄公十年》:“惧有伏焉。”有连动关系,如《史记?项羽本纪》:“项庄拔

剑起舞。”有递系关系,即兼语式,如《木兰诗》:"送儿还故乡。"现代汉语的动词谓语里同样有这种情

况。但现代的动词谓语句里最值得注意的是动词常有多种连带成分,形成多层次的动词短语,形式比古汉

语繁复。试以结果补语为例,先秦时期动词很少带结果补语,汉代才比较多见,以后广泛流行,沿用到现代

,所表达的意义更加多样,形式也更为灵活。补语可以是说明主语的,如"我吃饱了” ;可以是说明宾语

的,如“ 我已经看完了上册";可以是说明动词的,如“看准了方向”;可以是说明动作的次数或时间的,

如"读了两遍"、"读了三天"。用结构助词“得”连接的补语,始见于唐宋之际的白话,现代汉语里广泛运

用。连动句和兼语句在现代汉语里也得到进一步发展,并且往往互相套叠。连动中套兼语,如“我马上

发电报催他回来”;兼语中套连动,如“他让我留下来整理记录”。

 现代汉语里有一种广泛运用的动词谓语句,就是用“把”字把代表受事的词语引到动词前边去。这种

句式开始出现在唐代,除用“把”外还用“将”。在唐诗里有时一联之中一句用“将”,一句用“把”。

例如:“如将月窟写(泻),似把天河扑”(皮日休诗)。后来用“将”的越来越少,现代只用“把”

了。这种句式原来只是连动式,“把”和“将”的意义比较实在,后来逐渐虚化,变成了介词。这种句

式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补语发展的影响,因为补语和宾语都需要靠近动词,如果动补结构比较复杂,

后边再带宾语就不方便了。
 
 名词谓语句,如果是肯定句,在古代是不用系词的(否定句用“非”)。古汉语里典型的结构是在主

语后边用“者”,句末用“也”。如《庄子?逍遥游》:“南冥者,天池也。”也可以单用“者”或“也”

,如晁错《论贵粟疏》:“粟者,民之所种。”《庄子?德充符》:“夫子,圣人也。”“者”、“也”都不

用的,如《资治通鉴?汉纪》:“刘备,天下枭雄。”加进系词“是”字的句式,大概在战国后期已经产生

。马王堆出土的帛书中有一幅根据天象判断吉凶的占书,当中有“是是帚彗”、“是是竹彗”、“是是

蒿彗”等句子,这些句子里的第二个“是”字显然是系词。这幅占书是汉初人抄录的,原书为战国后期楚

人所著。现代汉语使用“是”字就十分普遍了。"是"字后面的名词对主语的语义关系多种多样。首先是

认同和归类,前者如“鲁迅是周树人的笔名”,后者如“熊猫是熊,不是猫”。这是汉语和别的语言相同

的,但是象下面的例子就比较特殊了:“初中一是算术,初中二是代数”,“人家是丰年,我们是歉年

”,“人是衣裳马是鞍”,“山坡上全是栗子树”。

 主谓谓语句古代汉语里就已经有了,例如《论语?公冶长》:“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

耻之”;《史记?老子韩非列传》:“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孟子?告子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这里的“之”、“其”、“所”都可以视为这种句式的标记。

现代汉语里的主谓谓语句,固然有有标记的,例如:“老张,他肯帮助人,人也愿意帮助他”;“事不

过夜,这是我们公约的第八条”;“可我有我的工作呀,整天这么着,那算怎么回事!”可是没有标记

的也很多,例如:“二华这家伙,人不错”;“她跟爹妈一样,小事心粗,大事心细”。   以上略述汉

语的基本句式,也就是所谓单句的结构。句子分单复,来源于西方的语法学传统。印欧语系语言靠词语

形态的帮助,分别单句和复句比较容易。拿书面语来看,汉语则议论文字还不难分别单句和复句,因为

复句的几个分句常常用连词衔接。日常谈话里边很少用连词,因而往往难于决定某一语段是一个复句还

是几个单句。关于断句,中国有中国的传统,古人所说的“句”,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可能是复句里的

一个分句,也可能是一个单句,还可能只是一个单句的一个部分。中国旧时的断句,主要依据词语的长

短,也就是诵读的方便。这可以用黄侃的话做代表:“文以载言,故文中句读,亦有时据词气之便而为节

奏,不尽关于文义。”黄侃曾经拿Hanyuy01《马氏文通》里引来做区别句和读的例子的一段《孔子世家

》加上他自己的断句,断得较长;《马氏文通》的划分句读也跟现在分别句和分句有出入。这就说明区

别句子的大小繁简,中国和西方的传统很不一样。


转下页。。。中文语法(二)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